|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724章 许佑宁哭了(5)
  洛小夕再看向穆司爵,才发现穆司爵的神色过于平静了。

  不,不是平静。

  这是一种期待落空之后,掩饰得很好的失落。

  洛小夕的心脏就像被蜜蜂蛰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的刺痛。

  穆司爵要失望过多少次,才能这么熟练地把失落粉饰得这么平静?

  对别人而言明明是锥心刺骨的事情,穆司爵却已经习以为常。

  许佑宁再不醒过来,穆司爵就要麻木了吧?

  洛小夕无法想象穆司爵麻木的样子……

  穆司爵走到病床前,摸了摸许佑宁的脸:“佑宁,你真的听得见吗?”

  “……”许佑宁毫无反应。

  洛小夕在一旁干着急,忍不住支招:“穆老大,你握住佑宁的手!我的感觉不会出错,佑宁刚才确实动了一下,连念念都感觉到了!念念,快告诉你爸爸是不是!”

  洛小夕说完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傻。

  念念根本不会说话,她这么说,跟在穆司爵的伤口上撒盐有什么区别?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大概只有给穆司爵和许佑宁独处的空间。

  洛小夕指了指外面,有些生硬的说:“我去帮简安找一下季青。”说完不等穆司爵说话就出去了。

  偌大的病房,只剩下穆司爵和许佑宁,还有一脸天真懵懂的念念。

  穆司爵握住许佑宁的手,轻声说:“佑宁,如果小夕说的是真的,你再动一下,一下就好。”

  一下,对他而言,就是全世界最灿烂的希望。

  只要许佑宁动一下,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坚信许佑宁会醒过来。

  可是,许佑宁就像要他彻底死心一样,一下都没有再动。

  她的手被他托在掌心里,绵软无力,经不起任何风雨。

  穆司爵不愿意放弃,继续握着许佑宁的手。

  然而,到最后,许佑宁的手连一丝要用力的迹象都没有。

  “……没关系。”穆司爵若无其事地把许佑宁的手放回被窝,语气里有一种习以为常的平静,“不管你什么时候醒过来,我都等你。”

  顿了顿,又说:“但是,你不能让念念等太久。念念一直在长大,你太晚醒过来,会错过他的成长。”

  穆司爵没有告诉许佑宁,他拍下了念念长大的全过程。

  宋季青说过,有时候,许佑宁可以听见他们说话。

  他总要找一样东西来唤醒许佑宁苏醒的欲|望。

  念念的成长过程,无疑是最好的诱饵。

  宋季青带着几个医生护士,一帮人几乎是冲进房间的,但是看见穆司爵平平静静的坐在床边,表情无波无澜,他们就知道,又是空欢喜一场。

  苏简安和洛小夕随后走进来。

  洛小夕不死心,强调道:“佑宁刚才真的流了一滴眼泪,我和简安都看见了。”

  宋季青示意洛小夕冷静,走过去拍拍穆司爵的肩膀:“你起来一下。”

  穆司爵抱着念念起来,让宋季青帮许佑宁做检查。

  宋季青仔细检查了一番,转头看了看其他医生护士,说:“你们先回去。”

  苏简安和洛小夕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

  她们心知肚明,宋季青这样的反应,代表着许佑宁刚才那滴眼泪,不能说代表任何事情。

  许佑宁不但没有醒过来,甚至连要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苏简安第一次知道,有一种失望,会在一瞬间凉透人整颗心脏。

  叶落还在房间,见大家都沉默,她走过去拉了拉宋季青的袖口:“怎么样?”

  宋季青光是开口都觉得残忍,说:“佑宁状态好一些的时候,有可能可以听见你们说话。她刚才应该是听见了。但是,她还是不能醒过来。”

  洛小夕忍不住问:“我们没有办法帮帮佑宁吗?”

  “我们一直在尝试各种办法。”宋季青无奈又有些抱歉,“但是,还没有发现哪个方法对佑宁有帮助。”

  “……”

  一时间,整个病房都陷入沉默。

  最终还是穆司爵打破沉默,说:“季青,你先去忙。”

  “好。”

  宋季青点点头,带着叶落一起出去了。

  念念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许佑宁身边踢着小脚,乖巧听话的样子,让人心疼又心生喜欢。

  洛小夕已经很久没有流过眼泪了,这一刻,却莫名地眼角发酸。

  穆司爵倒是平静,说:“你们不用觉得遗憾。”顿了半秒,云淡风轻的说,“我习惯了。”

  “……”洛小夕看着穆司爵故作平静的样子,突然觉得泪腺要被引爆了。

  穆司爵看向苏简安,问:“能不能帮我把念念送回家?我晚点回去。”

  苏简安当然不会拒绝,点点头说:“好。”

  她抱起念念,拉着洛小夕出去,让穆司爵和许佑宁独处。

  穆司爵表面上习以为常、云淡风轻。但实际上,他还是要花一些时间才能接受这种事情吧?

  苏简安关上房门,对一直待在客厅的周姨说:“我们带念念先回去。”

  周姨有些担心的问:“司爵呢?”

  “他让我们先回去。”苏简安示意洛小夕帮忙拿一下念念的东西,说,“走吧。”

  周姨虽然不太放心穆司爵,但还是跟着苏简安走了。

  在许佑宁的事情上,他们帮不上穆司爵任何忙。就算她进去找穆司爵,也只能说几句没什么实际作用的安慰的话。

  这样的话,穆司爵已经听了太多,周姨也不想再说。

  所以,不如让穆司爵一个人消化。

  套房里,只剩下穆司爵和许佑宁。

  穆司爵坐在病床前,一瞬不瞬的看着许佑宁,神色十分平静,深邃的眸底隐藏着一股坚定。

  他不知道许佑宁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他只知道,他会一直等下去。

  ……

  另一边,苏简安和洛小夕已经抱着念念到了楼下。

  司机已经把车子开到住院楼的后门。

  洛小夕冲着苏简安和周姨摆摆手,说:“我先走了。”

  “嗯。”苏简安叮嘱道,“路上小心。”

  洛小夕笑了笑,亲了亲小念念:“小宝贝,阿姨走啦。”

  周姨逗了逗念念,说:“跟小夕阿姨说再见。”

  念念看着几个大人,一脸又懵又萌的表情,往苏简安怀里躲。

  洛小夕摸了摸念念的小脸,说:“我们念念还小呢。不过,最迟再过八九个月,就会说再见了。”

  苏简安想起西遇和相宜。

  两个小家伙好像才来到这个世界没多久,转眼就已经学会走路,学会叫爸爸妈妈了。

  不用过多久,他们就要上幼儿园了。

  苏简安的语气更像是感慨:“小孩子长得很快的。”

  一不留神,他们就长大了。

  所以,在他们还小的时候,再多的陪伴都不为过。

  洛小夕上车后,直接走了。

  周姨上了苏简安的车,和苏简安一起带着念念回丁亚山庄。

  钱叔开车很快,没多久,车子就停在穆司爵家门前。

  周姨把东西递给出来接她的佣人,对苏简安说:“简安,你辛苦了。念念给我吧,我带他回去。”

  回来的一路上,一直是苏简安抱着念念。

  苏简安很喜欢小家伙,看小家伙也没有睡,说:“周姨,你回家休息一会儿,我抱念念去跟西遇和相宜玩。”

  周姨知道西遇和相宜很喜欢念念,当然不会拒绝,笑着说:“不会打扰到你就好。”

  “不会。”苏简安说,“今天周末,我和薄言都休息。”

  周姨点点头,说:“那我一会再过去接念念。或者你给我打个电话,我就过去。”

  “嗯。”苏简安示意周姨放心,“我可以照顾好念念。”

  周姨这才放心地下车了。

  回家家门口,苏简安抱着念念下车,快步穿过花园,走进别墅内。

  西遇和相宜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陆薄言陪着他们在客厅玩游戏。

  苏简安远远就出声:“西遇,相宜,看看谁来了。”

  两个小家伙听见苏简安的声音,齐齐回过头,看见苏简安抱着念念。

  “弟弟!”

  相宜尖叫了一声,几乎是蹦起来的,下意识地就要朝着苏简安跑过去,没想到跑得太急,自己把自己绊倒了,“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小姑娘委委屈屈的“哇”了一声,眼看着就要哭出来。

  苏简安抱着念念,一时帮不了小姑娘,只好憋着笑。

  最后还是陆薄言一把抱起相宜,指了指苏简安的方向,说:“去看看弟弟。”

  小相宜瞬间忘了哭,屁颠屁颠朝着苏简安跑过去,抱着苏简安的腿:“弟弟。”

  苏简安抱着念念坐到沙发上,示意相宜:“过来跟弟弟玩。”

  相宜看着念念,忍不住摸摸念念的小手,又摸摸念念的头,眸底全都是满足。

  不一会,西遇也过来了。

  西遇直接“吧唧”一声亲了亲念念,作势要抱念念。

  苏简安当然不敢让西遇抱念念,只好把念念托起来,放到西遇怀里,西遇用双手环住念念,看起来就像是抱住了念念一样。

  但实际上,苏简安承受了念念所有重量。

  这是唯一一个既可以让西遇抱到念念,又能保证念念不会受伤的办法。

  相宜见状,也凑过来,奶声奶气的说:“要抱抱。”

  苏简安以为小姑娘要人抱她,正想着该怎么办,相宜就趁着西遇松开念念的时候,一把抱住念念,笑嘻嘻的亲了念念一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