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723章 许佑宁哭了(4)
  苏简安的意思是,第二个人唤不醒穆司爵的温柔。

  穆司爵的温柔,从来都是许佑宁一个人独享。

  “……”洛小夕不说话,表面笑嘻嘻,内心哭唧唧。

  苏简安想了想,接着说:“而且,我觉得,不管什么时候、不管遇见什么人,你都不会真的移情别恋,喜欢上除了我哥以外的男人。”

  洛小夕不服气:“何、以、见、得?!”

  苏简安条分缕析的说:“据我所知,人在年轻的时候,会很容易喜欢上一个人。但是,你在大学里二十出头、最多人追求你的时候,都没能忘记我哥,更何况用情更深的后来?”

  “……”洛小夕为自己叹了口气,决定挽回一下尊严,强调道,“不过,你哥也很好,我满足了。”

  苏简安从小在苏亦承的呵护下长大,洛小夕不说,她也知道苏亦承很好。

  她笑了笑,说:“我哥要是听见你的话,会很欣慰。”

  洛小夕冲着苏简安眨眨眼睛:“我有办法让你哥更欣慰哦~”

  “……”苏简安不太确定地问,“你说的,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洛小夕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如果你没理解错的话,应该是吧。”

  苏简安看了看许佑宁,又看了看念念,果断决定终止这个话题。

  洛小夕的目光也落到许佑宁身上。

  她轻轻把念念放到许佑宁身边,说:“佑宁,我们带念念来看你了。”

  念念好像感觉到了妈妈在身旁一样,歪过头,小手突然抓住许佑宁的衣服,轻轻“啊”了一声,似乎是在和妈妈打招呼。

  苏简安看着小家伙的动作,还是想告诉许佑宁一些什么:

  “佑宁,念念长大了很多。听周姨说,他的身高超过很多同龄的孩子。我和小夕都觉得,念念是遗传了你和司爵。”

  洛小夕点点头,接上苏简安的话:“而且,不用过多久,念念就会叫妈妈了。佑宁,你一定要在念念叫第一声妈妈之前醒过来啊。”

  “……”许佑宁一如既往,不为所动,毫无反应。

  洛小夕故意吓唬许佑宁:“念念每一天都在长大,你迟一天醒过来,就会错过一天念念的成长。不管错过念念什么,都会成为你人生永远的遗憾。你不想遗憾越来越长,就早点醒过来,这是唯一的办法!”

  洛小夕话音落下,许佑宁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念念“哇”一声哭了。

  苏简安和洛小夕差点手足无措。

  她们都是有孩子的人,当然不是没有见过孩子哭。

  但是,她们很少看见念念哭。

  一直以来,念念都太乖巧了,几乎不会哭闹,像个大孩子一样懂事。

  不管是苏简安还是洛小夕,都是第一次听见小家伙哭得这么委屈。

  最后还是苏简安反应过来,抱起小家伙,呵护在怀里温柔地哄着。

  不管是西遇和相宜,或者是诺诺,都很吃苏简安这一套。

  念念平时也很喜欢苏简安抱他。

  但是今天,苏简安怎么哄都没用,小家伙反而越哭越厉害了。

  苏简安不知所措到向洛小夕求助:“小夕,怎么办?”

  洛小夕脑子转得很快,想到什么,示意苏简安:“把念念放回去试试。”

  苏简安不解:“放回去?”

  洛小夕指了指许佑宁身边的位置,也就是念念刚才躺着的位置,说:“这儿。”

  苏简安似乎明白了什么,让小家伙躺回许佑宁身边。

  小家伙“呜”了一声,看起来委屈极了,一睡下来就抓住许佑宁的衣服,终于缓缓平静下来,过了好一会才不再哭了,小手抓着许佑宁衣服的力度也变得更大。

  苏简安和洛小夕莫名地有点想哭。

  念念虽然还小,但是他应该知道许佑宁是他妈妈,是给他生命的人。

  因为许佑宁不能陪在他身边,所以小家伙平时很乖,不会哭也不会闹。

  但是,既然来到了妈妈身边,小家伙还是希望可以亲近妈妈。

  平时,苏简安和洛小夕会因为念念的乖巧而很疼小家伙。

  但此刻,苏简安是心疼。

  念念才不到半岁,正是可以任性哭闹的年龄,他本来可以不用这么乖的。

  苏简安正心疼着,洛小夕就拉了拉她的手臂,声音里满是焦急:“简安,简安,快看!”

  苏简安茫茫然看向洛小夕:“看什么?”

  “不是看我,看佑宁,佑宁啊!”洛小夕激动得差点跳起来,“佑宁是不是哭了?”

  佑宁哭了?

  确定不是念念哭了吗?

  洛小夕最近想的太多,大脑已经开始混乱了吗?

  苏简安满心怀疑,看向许佑宁——

  许佑宁的眼角,挂着一滴小小的、晶莹的泪珠。

  苏简安以为自己看错了,定睛一看,许佑宁确实是哭了!

  洛小夕又惊又喜,但更多的是兴奋,抓着苏简安问:“佑宁是不是能听见我们说话?”

  苏简安点点头,愣愣的说:“有可能。”她猛地反应过来,“我去找季青和司爵!”

  洛小夕还没挺清楚苏简安的话,苏简安已经转身冲出病房。

  洛小夕也顾不上苏简安了,蹲下来,用力地握住许佑宁的手,声音里满是抑制不住的激动:“佑宁,佑宁?”

  “……”许佑宁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她眼角的泪水只是一种假象。

  洛小夕不愿意轻易放弃,把念念的手放到许佑宁的掌心里,说:

  “佑宁,你感觉得到吗?这是念念,你和司爵的孩子。”

  洛小夕替许佑宁收紧掌心,就像是许佑宁握住了念念的手一样。

  念念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妈妈,一瞬间安静下来,“唔”了声,露出一个萌萌的满足的笑容。

  洛小夕看着小家伙,忍不住跟着笑出来,说:“佑宁,念念笑了。你一定要早点醒过来,不然我们就太心疼念念了。”

  念念从来没有体会过妈妈的怀抱和亲吻,所以,只是被妈妈牵牵小手,就已经很满足了。

  可是,这对普通的孩子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啊。

  洛小夕想了想,又强调道:“还有穆老大。”

  穆司爵跟许佑宁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误会和互相试探了。

  只有许佑宁回来后的那段时间,他们没有任何芥蒂,两人之间才称得上温馨甜蜜。

  但那也只是不到半年而已。

  现在,穆司爵不但要管理公司,还要一个人照顾念念和许佑宁。

  这已经不仅仅是让人心疼了。

  洛小夕根本无法想象穆司爵会面临这样的境况。

  “所以,佑宁——”洛小夕恳求道,“你努力一把,早点醒过来,好不好?”

  洛小夕不太确定是不是错觉,她尾音落下的时候,感觉许佑宁好像用力握住了念念的手。

  念念似乎也感觉到了,“唔”了一声,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

  “佑宁!”洛小夕几乎要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你听得到我说话,对不对?佑宁,你再动一下,就一下!”

  一下就好。

  哪怕只是一下,对他们和穆司爵而言,也是莫大的希望。

  洛小夕满心期待,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手上,想仔细感受许佑宁的力道。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许佑宁连一下都没有再动过,就好像刚才只是她的错觉,她白兴奋了一场。

  念念也渐渐安静下来。

  可是,洛小夕还是坚信许佑宁刚才确实动了。

  就算许佑宁动了是她的错觉,但许佑宁眼角的泪水是真的,她和苏简安都看见了!

  现在,洛小夕只希望穆司爵和宋季青可以快点赶过来。

  这时,苏简安刚找到穆司爵。

  穆司爵挂了电话,看见苏简安从病房跑出来,脚步和神色都是他没有见过的匆忙。

  他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了什么,苏简安已经看见他了,朝着他跑过来。

  穆司爵这才发现,苏简安脸上除了匆忙,还有激动。

  “司爵,”苏简安边跑边说,“你快回去看看佑宁,我去找季青。”

  “……”穆司爵预感到什么,感觉就像有什么在自己的脑海里轰鸣了一声,下意识地问,“简安,佑宁怎么了?”

  “你回去就知道了。”苏简安的唇角微微上扬,说,“我去找一下季青。”说完,直接进了电梯。

  穆司爵来不及提醒苏简安可以直接给宋季青打电话,迈开长腿,三步并作两步,走回套房,直接进了房间。

  然而,许佑宁还是躺在床上,双眼紧闭。

  穆司爵一颗心猛地往下坠,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

  失落太多次,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苏简安刚才那么兴奋又神秘,穆司爵以为许佑宁醒了,或者终于有了醒过来的迹象。

  但是现在看来,许佑宁还没有醒过来的打算。

  穆司爵忘了这样的心情重复过多少遍了。

  许佑宁每一次例行检查、每一次异样,他都期盼着有好消息。

  可是,希望到最后,往往落空。

  今天,大概也是一样的结果。

  洛小夕看见穆司爵回来,忙忙说:“穆老大,你过来一下。”

  穆司爵走过去,问:“佑宁怎么了?”

  洛小夕用最简单的话把刚才的事情告诉穆司爵,用一种期待而又激动的眼神看着穆司爵。

  “你说,佑宁哭了?”

  穆司爵目光微动,看向许佑宁,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对,我和简安都看见了,不信你看——”

  洛小夕说完才发现,许佑宁眼角的泪痕已经干了。

  刚才那滴突然流下的眼泪,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