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591章 他真的很乖(1)
  “妈妈~~”小相宜抱着苏简安的腿,一边撒娇一边奶声奶气的哀求道,“要妈妈。”

  西遇也是一脸期盼的看着苏简安。

  两个小家伙很少这样。

  以往苏简安或者陆薄言要出去的时候,两个小家伙都是开开心心的和他们说再见,答应会乖乖在家等他们回来。

  唯独今天,两个小家伙突然要跟着苏简安一起走。

  大概是因为一早起来,家里的气氛就不同寻常。

  再加上陆薄言前脚刚走,苏简安和唐玉兰后脚也要跟着走,家里顿时一个大人都不剩,两个小家伙会很没有安全感。

  苏简安蹲下来,耐心的和相宜解释:“妈妈要去看佑宁阿姨和穆叔叔,你和哥哥乖乖在家等妈妈回来,好不好?”

  小相宜摄取到一个关键词,眨巴眨巴眼睛:“宁……姨姨?”

  苏简安笑了笑:“对,妈妈要去看佑宁姨姨。”

  “唔!”小相宜更加用力地抱住苏简安,“要姨姨!”

  哎,主意变得真快。

  苏简安无奈的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相宜也要去看姨姨吗?”

  小相宜似乎是听懂了,天使般精致可爱的小脸上满是认真,点点头,用力地“嗯!”了一声。

  苏简安实在不知道找什么理由拒绝小家伙,松口道:“好吧,带你们一起去。你们认识一下一诺和念念也好。”

  小相宜似乎知道妈妈答应了,高高兴兴的扑进苏简安的怀抱,笑得格外开心。

  刘婶见状,说:“太太,那我上去收拾一下东西。”

  苏简安“嗯”了声,顺便交代钱叔准备好车。

  徐伯想了想,提醒道:“太太,多带几个人一起去吧。”

  两个小家伙出生后,如果不是很有必要,苏简安尽量避免带他们出门。

  一个是因为他们还小。

  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康瑞城。

  康瑞城这个人没有底线,做起事来又极其的丧心病狂,如果他知道苏简安带着两个孩子出门,他指不定会做出什么。

  徐伯明显也有这个意识,所以特地嘱托苏简安多带几个人。

  苏简安点点头:“好,徐伯,麻烦你来安排一下。”

  一切都安排妥当,要出门的时候,苏简安还是给陆薄言发了一条消息,说她带着西遇和相宜一起去医院了。

  陆薄言很快回复过来——

  注意安全。

  接着又发了一条——

  我在开会。

  苏简安不想让陆薄言分心,没有再回复,抱着两个小家伙上车,让钱叔开车,揉揉两个小家伙的脸:“我们要去看念念和一诺咯!“

  “唔!”

  西遇和小相宜都表现的十分兴奋。

  此时,已经是九点多,一波浓雾笼罩着整座城市,让城市多了一种朦胧感。

  穆司爵才从沉睡中醒过来。

  昨天晚上,他彻夜辗转难眠,有睡意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却也只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醒了。

  天已经大亮。

  全新的一天,如约而至。

  原来昨天发生的一切,对今天没有任何影响。

  不过,今天天气不好,有雾,很浓很浓的雾,像要把整个世界都卷进一股朦胧中一样。

  尽管如此,阳光还是穿透雾气,一点一点地照下来,试图驱散这股浓雾。

  穆司爵看着窗外,一时间竟然走神了。

  昨天晚上,所有人都离开,念念也睡着后,病房里只剩下一片安静,而外面,是漫无边际的黑暗。

  穆司爵的心就像被人刺了一刀,开始一阵剧烈的疼痛。

  冥冥之中,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张牙舞爪而来,好像要吞噬他。

  很长一段时间里,穆司爵都觉得,他的人生没有明天了。这种孤寂而又沉重的黑暗,将永远伴随着他。

  直到后半夜,念念突然醒过来要喝奶,他才被一股力量狠狠敲醒——

  他在想什么?

  念念是许佑宁拼上性命生下来的,他是念念唯一的依靠。

  最重要的是,念念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他竟然想让一个孩子跟着他过暗无天日的生活?

  如果这样的想法被许佑宁知道了,许佑宁这一辈子,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无论如何,为了念念,他都要清醒而且振作。

  而振作起来的第一步,是好好休息,为明天的挑战做准备。

  想着,穆司爵渐渐有了困意,没过多久就真的睡着了,直到这个时候才醒过来。

  第一件浮上穆司爵脑海的事情,除了许佑宁,还有念念。

  许佑宁依然沉睡着,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念念倒是醒了,小家伙乖乖躺在他的婴儿床上,小手握成拳头放在脑袋边上,看见穆司爵,笑了笑,“啊~~”了一声,像是在和穆司爵打招呼。

  穆司爵的唇角微微上扬了一下,瞬间感觉好像有什么渗进了他心里。

  他抱起小家伙,和小家伙打了声招呼:“早。”

  念念突然扁了扁嘴巴,哭了起来。

  穆司爵没想到小孩子是这么善变的,手忙脚乱的问:“念念,怎么了?”

  念念当然不会回答,自顾自地哭得更大声了。

  穆司爵毫无头绪,正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周姨推开门进来,说:“念念应该是饿了。”

  “饿了?”穆司爵脱口问,“怎么办?”

  周姨显然没想到穆司爵会问出这么……蠢的问题,怔了一下,扬了扬手中的牛奶瓶,说:“当然是给念念喂奶啊!”

  穆司爵这才意识到他的问题有多无知,示意周姨把牛奶瓶给他,说:“我来。”

  穆司爵一个大男人,肯定不够细心,周姨并不放心让他喂念念。

  但是,许佑宁深陷昏迷,穆司爵要一个人照顾念念,很多事情,他也必须习惯。

  周姨还是把奶瓶递给穆司爵,说:“你试试。”

  周姨明显不太放心,一直在旁边盯着穆司爵,视线不敢偏离半分。

  穆司爵先是让小家伙喝了点温水,末了才把奶瓶送到他嘴边。

  念念乖乖张开嘴巴,咬住奶嘴,一个劲地吮|吸,没多久,满满一瓶牛奶就见了底,他却还是不愿意松口,咬着奶嘴不放。

  周姨忙忙制止,说:“别让念念养成不好的习惯。”

  穆司爵强行把奶嘴拔出来,小家伙也不哭不闹,反而满足的叹息了一声:“啊~”

  周姨见念念这么乖,总归是高兴的,笑呵呵的拿着奶瓶出去了。

  吃饱喝足后,念念开始在婴儿床上动来动去,时不时“哼哼”两声,一副要哭的样子,但始终也没有哭出来。

  穆司爵只当小家伙是不愿意一个人呆着,把他抱起来,小家伙瞬间安静了,一双酷似许佑宁的眼睛盯着穆司爵直看,好像要记住这是他爸爸一样。

  穆司爵对上小家伙的视线,感觉他胸腔里的那颗心脏,突然变得坚|硬又柔软。

  坚|硬,是因为接下来还有很多需要他面对的事情,他不得不打起精神。

  而所有的柔软,都是因为怀里的这个小家伙。

  穆司爵摸了摸小家伙的脸:“别怕,爸爸会保护你。”

  小家伙动了动小手,在穆司爵怀里笑了笑。

  穆司爵把小家伙放到许佑宁的病床上,小家伙也不闹,只是乖乖的躺在许佑宁身边。

  穆司爵突然想起许佑宁的猜测——

  有一天,许佑宁抚着小腹,说:“司爵,如果这个小家伙能和我们见面,他一定很乖。”

  穆司爵半信半疑,挑了挑眉:“你怎么知道?”

  许佑宁笃定的说:“我怀着他这么久,他基本没有让我难受过!”

  穆司爵看着沉睡的许佑宁,笑了笑:“你猜对了。”

  小家伙“哼哼”了两声,似乎是要搭穆司爵的话。

  穆司爵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指着许佑宁说:“念念,这是妈妈。”

  “嗯……”

  小家伙抿着唇动了动小手。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来。

  穆司爵不知道是谁,只是说:“进来。”

  随后,苏简安推开门,和唐玉兰抱着两个小家伙进来。

  西遇和相宜都很喜欢穆司爵,看见穆司爵,兄妹两不约而同地跑过来,一边很有默契的叫着:“叔叔!”

  穆司爵抱住两个小家伙,摸了摸他们的脑袋。

  西遇的观察力比较强,一下子发现了念念,指着念念“唔?”了一声。

  苏简安走过来,解释道:“西遇,这是念念弟弟。”

  小西遇眨巴眨巴眼睛,重复了一遍妈妈的话:“弟弟?”

  “对,弟弟。”苏简安强调道,“你是哥哥,以后要照顾弟弟,知道吗?”

  小西遇当然没有听懂,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对念念的喜爱,低头就亲了念念一口。

  相宜平时最擅长的就是模仿西遇,看见哥哥亲了念念,屁颠屁颠走过来,“吧唧”一声也亲了念念一大口。

  念念看着两个哥哥姐姐,只是眨巴了一下眼睛,并没有排斥的意思。

  唐玉兰见状,欣慰的笑了笑:“几个孩子将来一定能相处得很好。”

  “这样最好了。”苏简安说,“以后他们几个人,可以互相照顾。”

  “是啊。”唐玉兰转而说,“简安,你在这儿看着念念和两个小家伙,我和司爵聊聊。”说完,示意穆司爵跟她出去。

  穆司爵一向敬重唐玉兰这个长辈,跟着她走到了客厅。

  唐玉兰看着穆司爵,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关切的问道:“司爵,你还好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