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186章 只要你听话,就不会有事
  表面上,许佑宁和沐沐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道别。

  因此,康瑞城没有产生任何怀疑。

  他看了看时间,意识到再不出门,可能就来不及了。

  可是,许佑宁和沐沐似乎没有分开的打算。

  康瑞城蹙起眉,不耐的催促道:“好了,几个小时之后就会回来,走吧。”

  许佑宁和沐沐都心知肚明,再这样下去,康瑞城势必会起疑。

  他们……真的要道别了。

  许佑宁点点头,尽量维持着自然而然的样子,跟着康瑞城出门。

  沐沐也笑嘻嘻的,若无其事的跟着康瑞城和许佑宁往外走。

  大宅门外停着一辆黑色路虎,车牌号码十分霸道,很符合康瑞城一贯的作风。

  车子的驾驶座上坐着东子。

  东子按照他和康瑞城的计划,早早就把车开到老宅的门口,看见许佑宁和康瑞城出来,忙忙下车打开车门。

  康瑞城颇为绅士的扶着车门,示意许佑宁先上去。

  许佑宁也不知道为什么,心跳突然加速,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先上车。

  康瑞城随后坐上来,就在许佑宁身边。

  许佑宁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持续膨胀,她下意识的想拉开自己和康瑞城之间的距离,却又考虑到异常的举动会引起康瑞城的怀疑,只能强迫自己保持镇定。

  康瑞城自然而然的系好安全带,状似不经意的偏过头看了许佑一眼,视线锁定许佑宁的锁骨,蹙起眉:“少了点什么……”

  许佑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明所以的看着康瑞城:“什么?”

  “少了一条项链。”

  尾音刚落,康瑞城就自顾自拿出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条做工非常精致的钻石项链,在黑色的盒子里面闪闪发光。

  许佑宁对珠宝首饰没什么兴趣。

  但是,职业的原因,各大品牌推出当季新品的时候,她会习惯性的去了解一下,哪怕不入手也要大概知道,以备不时之需。

  她想了很久,还是想不起来她在哪个品牌的宣传杂志上见过这条项链。

  难道不是一线品牌的项链?

  没道理啊——康瑞城这种人出手,一般都是一线品牌啊。

  康瑞城曾经说过,物质方面,他永远不会委屈自己,更不会委屈她。

  许佑宁暗自琢磨了好久,答案呼之欲出的时候,康瑞城已经把项链挂到她的脖子上。

  她在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下意识地按住项链——

  直觉告诉她,这条项链没有那么简单。

  “不要动!”康瑞城的声音十分强势,却又不失绅士的温柔,“我帮你带上,一定会很好看。”

  “……嗯。”

  这一声,许佑宁犹豫了好久才勉强发出来。

  她已经不能反抗了。

  就算这条项链有什么猫腻,她也是骑虎难下了。

  康瑞城的动作十分利落,很快就帮许佑宁戴上项链,末了又帮她调整了一下,终于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好了。”

  许佑宁心里不好的预感不但没有消退,反而越想越觉得古怪。

  她低头看了看锁骨上的挂坠,假装做出疑惑的样子,说:“这个长度不太合适,太低了,还可以调整吗?”

  “……”康瑞城没有说话。

  许佑宁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愈发浓烈,她不再等康瑞城的答案,自己动手想解开项链。

  可是,事情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容易。

  这个项链就像与生俱来就圈在她的脖子上一样,怎么都取不下来,更别提调整长度了。

  她甚至想不起来,康瑞城是怎么给她戴上去的。

  许佑宁攥着链子看向康瑞城,神色已经变得嗔怒,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康瑞城不以为意的样子,淡淡的说,“放心,只要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它就是一条普通的项链。”

  “……”

  许佑宁一下子听出康瑞城的言外之音——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这条项链就会变成一个致命的武器。

  至于什么是异常情况——

  只要陆薄言和穆司爵有什么异常的动静,或者许佑宁接触到了穆司爵,在康瑞城看来,都算是异常情况吧。

  康瑞城的防备升级到这个程度的话,陆薄言和穆司爵的计划,会受到很大的阻碍。

  可是,许佑宁不能流露出担忧。

  这种时候,她只能流露出对康瑞城这种做法的不理解和愤怒。

  许佑宁摇摇头,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康瑞城:“你不相信我?”

  康瑞城看着许佑宁,轻声安抚道:“阿宁,你冷静一点。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陆薄言和穆司爵。”

  许佑宁觉得可笑,嗤笑了一声,扯了扯脖子上的项链:“这个东西呢,你打算怎么解释?”

  “阿宁,我不需要向你解释。”康瑞城的声音温柔不再,目光渐渐失去温度,只剩下一种冰冷的铁血,“陆薄言和穆司爵是我的敌人,今天晚上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们一定会有所动作,我不应该采取措施吗?”

  许佑宁越听越觉得可笑,唇角的哂谑又深刻了几分:“你所谓的措施,就是在我的身上安装一个定|时|炸|弹吗?”

  她猜到了,按照康瑞城一挂的习惯,她脖子上的那条项链里,藏着一枚体积虽小,杀伤力却一点不小的炸|弹。

  炸弹一旦爆炸,不会造成大范围的伤害,但是,她必死无疑。

  至于康瑞城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

  他宁愿毁了许佑宁,也不愿意让穆司爵把许佑宁带回去。

  他猜到陆薄言和穆司爵会有动作,如果陆薄言和穆司爵的计划成功了,许佑宁脱离了他的控制,他就引爆炸弹。

  他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让其他人得到。

  许佑宁的确想逃跑,但是,她还是觉得康瑞城的方法很可笑。

  康瑞城口口声声说爱她,又说他这次只是想提防陆薄言和穆司爵。

  如果他想提防陆薄言和穆司爵,明明有千百种防备的方法,为什么要在她的脖子上挂一颗炸弹?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不相信她吧?

  又或者说,他所谓的爱,根本就是虚伪的。

  真的爱一个人,就应该想尽办法让她幸福,哪怕给她幸福的人不是自己,也根本无所谓。

  真的爱一个人,是怕她受到伤害,而不是想伤害她。

  康瑞城这种带着毁灭性的爱,太可怕了。

  可是,康瑞城并不觉得他这个举动有任何不妥,理所当然的说:“阿宁,我希望你可以理解我。”

  许佑宁冷笑了一声,怒视着康瑞城,一字一句的说:“我没办法理解你!”

  “……”康瑞城皱了皱眉,并没有示软,语气反而变成了警告,“阿宁,这种时候,你应该听我的话!”

  “不要叫我听你的话!”许佑宁的怒火瞬间喷薄而出,几乎要将整个车厢都点燃,怒斥道,“你在怀疑我,有什么资格叫我听你的话!?”

  就算康瑞城没有怀疑她,他也是杀害她外婆的凶手。

  他到底有什么资格,要求她听他的话?

  “我说过了,我怀疑的是陆薄言和穆司爵!”康瑞城气场全开,迎上许佑宁的目光,试图把她的气焰压下去,逐字逐句的强调道,“他们开始行动的时候,只要你不配合他们,只要你来找我,你就不会有事!我已经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

  许佑宁是真的生气了,不但没有畏惧康瑞城的目光,唇角的笑容反而越冷漠了。

  她没有退让,眸底的怒火反而烧得更加旺盛。

  康瑞城见状,只好做出妥协,语气软下去:“阿宁,你应该……”

  “不需要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许佑宁笑容里的冷意仿佛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吐出来的每个字都像要结冰,“你连自己应该怎么做都不知道,你没有资格教我!”

  “……”康瑞城不愿意再解释了,点燃了一根烟,看着车窗外说,“总之,只要你不靠近穆司爵,就不会有事。”

  许佑宁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

  车厢本来就狭窄,康瑞城抽烟的话,车厢内的空气就会变得污浊。

  她怀着孩子,不能呼吸这种空气。

  许佑宁并没有犹豫,伸手按住车窗的按钮,试图把车窗降下来。

  康瑞城听到声音,目光瞬间变得凌厉如刀,转回头来,看见许佑宁真的在摇下车窗。

  她不知道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吗?

  康瑞城的双眸一下子充满杀气,攥住许佑宁的手把她拉过来,怒吼道:“你在干什么?”

  降到一半的车窗倏地顿住。

  许佑宁看着康瑞城,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东子倒是反应过来了,忙忙关上车窗。

  刚刚吹进来的风还没来得及换掉车内的空气,车厢又变成了一个封闭空间,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烟味。

  许佑宁的心情不是很好,挣扎了一下,要康瑞城松开她。

  可是,康瑞城没有那个打算。

  许佑宁怒视着康瑞城,心底的火气更旺了。

  东子察觉到车内的气氛越来越僵硬,硬着头皮出声解释道:“许小姐,你刚才那个样子……太危险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