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155章 别打我老婆主意(1)
  陆薄言和苏简安安顿好两个小家伙,墙上的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九点。

  陆薄言牵过苏简安的手:“饿了吗?”

  苏简安每到生理期都没胃口,但是今天忙活了一个早上,肚子真的有些饿了。

  她点点头,把两个小家伙交给刘婶,和陆薄言一起下楼。

  厨师已经准备好早餐了,两份非常地道的英式早餐,另外还给苏简安准备了一个水果拼盘。

  苏简安没什么胃口,正餐没吃多少,水果倒是吃了不少。

  家里的水果都是当天新鲜送达的,天气的原因,难免有些凉,陆薄言考虑到苏简安肚子不舒服,并不想让她吃太多。

  可是,苏简安对餐盘里的黄豆和考番茄之类的,实在提不起任何食欲,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陆薄言,无声地哀求他。

  陆薄言怎么都无法狠心拒绝苏简安,最终还是妥协了,说:“明天让厨师给你熬粥。”

  “唔!”苏简安高高兴兴的吃了一小块柚子,“好!”

  两人吃完早餐,穆司爵和白唐也来了。

  穆司爵还是一身黑衣黑裤,好看的脸上一片冷肃,一举一动间,隐隐透着一股冷冽的杀气。

  这样的穆司爵,似乎天生就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像极了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

  难怪当初许佑宁没有信心,不敢想穆司爵会爱上她。

  出乎苏简安意料的,反而是白唐。

  苏简安以为白唐和陆薄言应该是同龄人,没想到,白唐比陆薄言年轻很多。

  白唐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头亚麻色的齐耳卷发,发型打理得十分讲究,五官有一种精致的立体感,皮肤竟然比一般的女孩还要细腻。

  这样的白唐,居然是警察?

  这跟苏简安熟悉的警察形象实在相差太远了。

  白唐穿着一身质感上乘的休闲装,脚上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非常干净新潮的贵气,再加上长腿宽肩的好身材

  放在娱乐圈,他就是备受追捧的小鲜肉。

  放在人群中,他就是活脱脱的大男神一枚。

  也许是因为年轻,白唐俊朗的眉眼间挂着一抹桀骜不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种不服管理的叛逆少年。

  根据苏简安的经验,这种人,要么有过人的能力,要么有傲人的家世背景。

  很不巧,白唐两样都占了。

  所以,他酷炫狂霸拽,一点都不奇怪。

  苏简安琢磨了一下,觉得越川应该警惕白唐。

  白唐这种类型正好是芸芸会花痴的。

  苏简安不知道的是,她琢磨白唐的时候,白唐也在注意她。

  白唐从高中开始环游世界,脚印覆盖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

  他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其中不乏五官令人惊艳、身材令人惊叹的绝世美女。

  可是,他第一次见到苏简安这样的。

  苏简安很美这一点几乎可以在全世界达成共识。

  不过,在这个各种科技高度发达的年代,美好的样貌并不是匮乏资源。

  真正把白唐惊到的是,苏简安是那种第一眼就让人很惊艳的类型。

  不仅仅是因为苏简安精致的五官,还有她身上那种干净优雅的气质,高贵却并不高冷,反而让人觉得十分温暖。

  白唐想了好久,终于想出一句贴切的话可以形容苏简安苏简安是一个会让人幸福的女人。

  他想不通的是,这个世界这么普通,怎么会诞生出苏简安这么美好的人?

  纳闷了一会,白唐又觉得庆幸。

  上帝创造了苏简安,也创造了陆薄言。

  大概只有陆薄言这样的男人,才够资格把苏简安娶回家吧。

  除了陆薄言,白唐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和苏简安站在一起的时候不会让人产生揍他的冲动。

  这么看来,一些媒体形容陆薄言和苏简安是天生一对,是有道理的。

  想到这里,白唐不由自主地露出赞同的表情,点了点头。

  穆司爵注意到白唐在走神,不用想都可以猜到,是因为苏简安。

  白唐从来没有见识过陆薄言对苏简安占有欲,自然也不知道,他再这么走神,下次见到苏简安就是几十年后了。

  穆司爵用手肘撞了撞白唐,一招正中白唐的肋骨。

  白唐猝不及防挨了一下,感觉就像跑步的时候突然岔气了,捂着疼痛的地方惨叫了一声,恨恨的瞪着穆司爵,压低声音质问:“穆七,你是不是故意的?”

  “蠢。”穆司爵风轻云淡的表示,“我是在救你。”

  “本少爷老子我才不需要你救,你丫就是故意的!”白唐凶神恶煞的瞪了穆司爵一眼,一秒钟后,又切换回平时风流帅气的样子,优雅绅士的走向苏简安,“很高兴见到你,我叫白唐白色的白,唐朝的唐。”

  “我知道,”苏简安笑了笑,“薄言跟我解释过你的名字。”

  “”

  白唐以为自己听错了,苏简安说的是陆薄言和她解释过他的名字?

  也就是说,苏简安也对他的名字了产生误会了?

  白唐觉得,那些凡夫俗子误会他叫白糖没什么,可是苏简安是他心中的女神啊。

  他的女神不能误会他的名字啊!

  白唐皮笑肉不笑的看向陆薄言:“陆总这么忙,还要抽空解释我的名字,真是辛苦了。”

  “不客气。”陆薄言损人不带一个伤人的字眼,“我主要是不希望简安因为名字对你产生什么误会。”

  “呵呵呵”白唐干笑了两声,又转头看向苏简安,解释道,“我的名字乍一听确实很容易产生误会,但其实,我的名字很有纪念意义的!”

  苏简安维持着刚才的笑容,点点头:“这个我也知道。”

  “你又知道?”白唐琢磨了一下,认认真真的看着苏简安,颇为期待的问,“关于我的事情,你还知道多少?”

  “”

  苏简安发誓,她就知道这么多了。

  不过,白唐为什么这么问?

  苏简安一时转不过弯来,不解的看着白唐,不知道该说什么。

  “简安,不用理他。”陆薄言牵住苏简安的手把她藏到身后,警告白唐,“别打我老婆的主意。”

  “陆薄言,你真的很不够意思!”白唐看见陆薄言就来气,心有不甘的说,“我只是听越川说,你有喜欢的人,所以不近女色。我当初还纳闷来着,什么样的人才能让你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好青年清心寡欲啊?现在我知道了,我心里要是有简安这样的白月光,我也看不上别人!”

  陆薄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若有所指的说,“我老婆也看不上别人。”

  言下之意,白唐可以回家洗洗睡了,苏简安根本不可能看上他。

  白唐还是一个骄傲的少年,偏偏不信邪,挑衅的看着陆薄言:“你确定吗?你当初不敢公开你到底喜欢谁,不就是害怕多了我这个竞争对手吗?”

  陆薄言弧度分明的唇角浮出一抹哂谑的笑意:“简安十岁的时候,我就已经认识她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遇到对手。”

  白唐一脸惊奇:“为什么?”

  苏简安这么漂亮,陆薄言怎么可能没有竞争对手?

  陆薄言缓缓说:“那些人根本不能称为我的对手。”

  白唐这才明白,陆薄言的意思并不是他没有遇到过对手,而是那些人没有一个配得上当他的情敌。

  这种陆薄言式的狂妄,白唐见识过太多次,也太熟悉了。

  悲哀的是他还是没有办法破解。

  白唐决定把目标转移向苏简安,把手伸向苏简安,说:“很高兴认识你。”

  苏简安轻轻握住白唐的手,笑了笑:“我也很高兴。”

  白唐看着苏简安,无数撩妹技巧嗖嗖浮上脑海,他话锋突然一转:“我又后悔了。”

  苏简安意外了一下,不太确定的问:“后悔认识我吗?”

  白唐松开苏简安的手,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我家老头子说,你以前在市局上班的。如果我听我家老头子的安排,毕业后马上回国,说不定能在你和薄言结婚之前认识你。”

  苏简安装作没有听懂白唐的言外之意,笑着说:“现在认识也一样可以当朋友。”

  言下之意,不管她和白唐在什么时候认识,他们都只能是朋友。

  “”

  白唐挫败极了,心有不甘的看向陆薄言,总觉得陆薄言只是表面上风轻云淡,实际上他肯定很得意。

  这样子,真是讨厌到了极点!

  陆薄言不打算再理白唐,走到苏简安跟前,牵住她的手:“你回房间休息,我要去书房跟司爵谈点事情。”

  “我不累。”苏简安说,“我给你们煮咖啡?”

  如果是平时,陆薄言会很乐意。

  可是今天,他更愿意让苏简安多休息。

  “接待白唐和司爵的事情交给徐伯去安排就好。”陆薄言叮嘱苏简安,“你不要碰到凉的,回房间好好休息。”

  苏简安的确有些不舒服,但还没到不能行动的地步。

  不过,这种时候,她没有必要和陆薄言解释这些,乖乖点点头,看着他带着穆司爵和白唐上楼。

  陆薄言三个人进了书房之后,苏简安先去看西遇和相宜。

  两个小家伙已经被刘婶抱回儿童房了,都乖乖的躺在婴儿床上。

  苏简安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脸:“你们乖乖的,不要哭,我要去帮爸爸煮咖啡。”

  小西遇嘟了嘟嘴巴,把拳头放到嘴边,过了片刻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乖乖把手放下来,一双酷似陆薄言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看着苏简安。

  “一会儿见!”

  苏简安亲了亲两个小家伙的脸,转身下楼,直接进了厨房。

  她和陆薄言都喜欢咖啡,家里有全套的咖啡设备,想要煮出一杯口感上佳的咖啡,只是需要一包好咖啡豆而已。

  苏简安熟练的操作咖啡机,很快就煮出了三杯黑咖啡,放在托盘里,端上二楼。

  这一次,陆薄言关上了书房的门。

  看来,事情比她想象中还要严重。

  徐伯看见苏简安端着咖啡站在书房门口,不由得问:“太太,需要帮忙吗?”

  苏简安看了看徐伯,有些犹豫的问:“我这个时候进去,会不会打扰到他们?”

  她有这个顾虑,主要还是因为她不知道陆薄言和穆司爵在书房里谈些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