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028章 永久的伤痕,烙在身上
  方恒知道,他提出的这个问题很残忍。

  许佑宁和孩子,相当于穆司爵的左右心房。

  失去任何一个,穆司爵都需要承受一场撕心裂肺的疼痛。

  可是,如果给穆司爵时间考虑,他一定会因为无法抉择而拖延。

  这么拖下去,孩子无法存活,许佑宁康复的几率也会越变越小。

  穆司爵必须承受这样的疼痛,才能在鲜血中看见曙光,找到活下去的希望。

  方恒把手放到穆司爵的肩膀上,语气有些沉重:“我会回去告诉其他医生。我们会以保住许佑宁作为第一目标,并且朝着这个目标制定医疗方案。至于其他的,我们就顾不上了。”

  穆司爵听得懂方恒的言外之意。

  直到这一刻,他和许佑宁的孩子还是健健康康的,他还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

  可是,许佑宁开始治疗后,孩子会慢慢失去生命。

  就算孩子的生命力足够顽强,可以陪着许佑宁度过一次又一次治疗,他也难逃被药物影响健康的命运。

  到最后,他还是无法来到这个世界。

  孩子明明是无辜的,可是如果想让许佑宁活下来,这个无辜的小家伙就必须付出代价。

  不管穆司爵付出什么代价,都无法避免这个尖锐残酷的结果。

  方恒见穆司爵一直不说话,忍不住再次向他确认:“司爵,你不会再改变主意了,对吗?”

  他回去后,就会针对保住许佑宁而制定医疗方案,如果穆司爵临时要改的话,肯定来不及。

  相较于世间的一切,时间才是最奢侈的东西,特别是在病魔面前。

  他们绝对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穆司爵缓缓闭上眼睛:“方恒,你们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方恒知道,穆司爵还是不肯面对事实,不肯死心。

  如果可以,穆司爵还是希望同时保住许佑宁和孩子。

  可是,实在太难了,包括他在内的医疗团队成员,没有人敢挑战这么高难度的游戏。

  站在医学的角度,这种情况下,他们能保住大人小孩的其中一个,已经是万幸。

  穆司爵还要保孩子的话,方恒怕整个团队都会分心,到了最后,他们连许佑宁都留不住。

  方恒叹了口气,语气里更多的是无奈:“穆小七,对不起,我们……真的做不到。”

  穆司爵的眼睛闭得更紧了,好像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血泪斑斑的世界,他根本无法直接面对。

  不知道过了多久,穆司爵才缓缓开口:“我知道,我不会再改变主意。”

  方恒点点头:“既然这样,我走了。”

  他顺手替穆司爵关上大门,在手下的带领下,离开公寓。

  方恒属于骨骼比较清奇的年轻人,一般人以话少为酷,他却喜欢反其道而行之,哒哒哒说个不停,却一点都不讨厌。

  可是今天,他从穆司爵的公寓出来后,竟然一直在沉默,一声都不吭。

  这太反常了!

  手下“咳”了声,试探性的问:“方医生,你是被七哥虐了吗?”

  方恒闻言,不知道为什么抬头看了眼天空。

  已经是凌晨了,喧嚣了一天的城市终于感觉到疲累,渐渐安静下来,巨|大的夜幕中浮现着寥寥几颗星星,勉强点缀了一下黑夜。

  “唉——”方恒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承认道,“是啊,被虐了,而且被虐得很惨。”

  他被什么和许佑宁之间的曲折虐到了。

  手下完全不知道方恒话里的“内涵”,忍不住八卦:“方医生,七哥怎么虐了你啊?”

  方恒意味深长的看了手下一眼:“相信我,知道七哥虐待我的方式,对你没有好处。”

  “……”

  方式,方式……

  一时间,手下忍不住就想多了。

  方恒倒是没有意识到他的话很容易引起误会,潇潇洒洒的上车离开公寓。

  方恒的车子消失在长街上的时候,穆司爵还站在公寓的阳台上。

  穆司爵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变得非常不喜欢黑夜。

  看着天色暗下来,他总是忍不住怀疑,漫长的黑暗会不会就此淹没人间,光明再也不会来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担心,他开始在漫漫长夜里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想要一夜好眠,他只能依赖安眠药。

  许佑宁这次离开后,只有得知许佑宁其实知道真相的那天晚上,他睡过一个安稳觉。

  穆司爵一度以为,他或许可以摆脱安眠药了。

  现在看来,他还是太乐观了。

  抽不知道多少根烟,穆司爵终于回到客厅,拨通陆薄言的电话。

  这个时候,远在丁亚山庄的陆薄言刚刚回到房间,正准备躺下的时候,手机就猝不及防的响起来。

  陆薄言预感到什么,拿过手机看了看屏幕,果然,上面显示着穆司爵的号码。

  他走出房间,在外面的走廊上接通电话,却迟迟没有听见穆司爵的声音。

  穆司爵的时间观念非常强,从来都是直入主题,言简意赅。

  他不会浪费别人的时间,也不允许别人浪费自己的时间。

  这是他第一次拨通电话后,迟迟没有说话。

  陆薄言隐隐约约意识到,事情应该比他想象中糟糕。

  他没有催促穆司爵,只是维持着接电话的姿势,等着穆司爵开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穆司爵染着冬夜霜寒的声音低低的传来:“方恒要我做出选择。”

  陆薄言知道穆司爵说的是什么。

  方恒回国的时候,和刘医生了解了一下许佑宁的情况。

  听完刘医生的话,方恒当场就说,穆司爵需要在许佑宁和孩子之间二选一。

  这很残忍。

  但是,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

  陆薄言沉吟了两秒,缓缓说:“只要许佑宁好起来,你们还可以要孩子。但是,许佑宁只有一个,你一旦放弃她,就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许佑宁了。”

  陆薄言不用猜都知道,穆司爵一定会选择许佑宁。

  他之所以这么笃定,是因为他假设过,如果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他身上,他会如何选择。

  最后,陆薄言几乎没有经过任何考虑,下意识的选择了苏简安。

  西遇和相宜已经来到这个世界,日渐长大,他当然很爱两个小家伙。

  可是如果时间倒退回苏简安怀孕的时候,这样的危机降临到苏简安的身上,哪怕他见过两个小家伙可爱的模样,他还是无法用苏简安去换他们。

  当然,只是假设。

  现实中,陆薄言不会让那么糟糕的情况发生。

  就算真的发生了,他也会着手寻找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他要苏简安,也要孩子。

  想到这里,陆薄言突然明白过来,哪怕他想方设法帮穆司爵的选择找理由,也根本缓解不了穆司爵的痛苦。

  穆司爵和他一样,想同时保住大人和孩子。

  这个选择,会变成一道永久的伤痕,永久镂刻在穆司爵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穆司爵突然问:“他会不会怪我?”

  陆薄言知道,穆司爵说的是孩子。

  每一个生命,都弥足珍贵而且值得珍惜。

  穆司爵就这么放弃一个小生命,如果那个小家伙有意识的话,他当然无法理解爸爸的选择,甚至会心生不满。

  可是,穆司爵没有更多的选择了,他只能放弃自己的孩子。

  陆薄言不说话,穆司爵已经知道答案了,他笑了笑,挂了电话。

  陆薄言听见穆司爵的笑声,却没有从他的笑声里听见半分高兴的味道。

  实际上,穆司爵是在自嘲吧?

  陆薄言缓缓收回手机,转过身,看见苏简安站在房间门口。

  他意外了一下,走过去:“你还没睡?”

  苏简安摇摇头:“你还没回来,我睡不着。”

  陆薄言牵着苏简安回房间,带着她一起躺到床上,让她靠进他怀里:“在想许佑宁的事情?”

  苏简安“嗯”了声,声音里透出一抹担忧:“不知道佑宁现在怎么样了……”说完,几乎是一一种期盼的目光看着陆薄言。

  方恒离开康家的时候,给陆薄言发过一封短信,简单的把许佑宁的事情告诉他。

  陆薄言想了想,把短信的内容复述给苏简安,最后说:“简安,你一开始的怀疑是对的,许佑宁其实什么都知道,她这次回去,不只是为了把妈妈换回来,还想亲手替许奶奶的报仇。”

  苏简安的目光中多了一抹期盼:“司爵知道这件事,心情是不是可以好一点?”

  陆薄言看了苏简安一眼,很少见的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苏简安突然意识到不对劲,坐起来看着陆薄言:“发生了什么事?”

  陆薄言过了片刻才说:“以方恒为首的医生团队,需要针对许佑宁的情况做出治疗方案。可是,许佑宁的情况太特殊,司爵只能在许佑宁和孩子之间二选一……”

  默契使然,不需要陆薄言说下去,苏简安已经猜到他的后半句了,替他说:“司爵选择了佑宁。”

  陆薄言“嗯”了声,肯定了苏简安的猜测。

  苏简安的目光低下去,声音也充斥满失落:“虽然对孩子很不公平,可是,我可以理解司爵为什么这么选择。”

  “我们都可以理解。”陆薄言抱着苏简安躺下去,轻叹了一声,接着说,“可是,司爵无法原谅自己做出这样的选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