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942章 苏简安的发现
  穆司爵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他睁开眼睛,昨天晚上的梦境浮上脑海。

  “爸爸,你和妈妈为什么不要我?”

  孩子悲恸的哭声历历在耳。

  穆司爵心里一刺,努力地回想梦境中孩子的样子。

  悲哀的是,他什么都记得,却唯独不记得孩子的样子。

  他记得孩子的哭声,记得孩子的控诉,却记不住孩子长什么模样。

  这是孩子对他的惩罚吧?

  换做是他,也不愿意让这么不称职的爸爸记得自己的样子。

  穆司爵突然觉得自己不仅可笑,还格外的悲哀。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苦笑,片刻后,若无其事的起床。

  不会有人知道穆司爵做了一个关于孩子的梦,更不会有人知道他在梦中是如何翻天覆地的难过。

  吃完早餐,穆司爵吩咐阿光和司机准备,他要去公司。

  穆司爵出门前,周姨叮嘱道:“小七,不要加班到太晚,早点回来,我等你吃晚饭。”

  穆司爵看了看手表,“我六点回来。”

  “好好。”周姨苍老的脸上爬上一抹欣喜,摆摆手,“上班去吧。”

  阿光全程围观下来,一度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上车后,阿光忍不住问:“七哥,你今天不玩命工作了啊?”

  穆司爵没有理会阿光的问题,径自问:“昨天交代你的事情办好了?”

  阿光毫无压力的拍了拍大腿,“放心吧,都按照你的吩咐办好了!”

  穆司爵打开笔记本电脑,边查收邮件边问,“说说我今天的行程安排。”

  看着穆司爵公事公办的样子,阿光有些恍惚。

  一|夜之间,穆司爵仿佛变回了不认识许佑宁之前的穆七哥,神秘强大,冷静果断,做事的时候没有任何多余的私人感情。

  阿光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长长地叹了口气。

  穆司爵看了阿光一眼,视线很快又移回电脑屏幕上,声音淡淡的,“有事?”

  “七哥,以前吧,我觉得你这样才是正常的。可是,现在我觉得你这样都不正常啊。”

  “七哥,这是为什么呢?”

  阿光很苦恼的样子。

  不过,他是个聪明boy,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他觉得以前的穆司爵正常,是因为他习惯了冷硬无情的穆司爵,好像穆司爵天生就是这样的,他不会有第二副面孔。

  许佑宁像一首插曲,突然在穆司爵的生命中响起,让穆司爵变得有血有肉,有笑有泪,情绪也有了起伏。

  因为许佑宁,穆司爵偶尔也可以变成一个很接地气的普通人。

  有了许佑宁,穆司爵的神色里才有了幸福的神采。

  不管是站在兄弟还是工作伙伴的立场,阿光都更希望穆司爵呈现出后一种状态。

  可是,一|夜之间,穆司爵又变回了以前的样子。

  穆司爵没有理会阿光的问题,发给他一封邮件,吩咐道:“把苏氏集团最近的每一笔生意都查清楚。”

  一年前,苏氏集团差点被陆薄言收购,后来是康瑞城横空出世,暗中资助苏氏集团,成了苏氏集团的ceo。表面上,苏氏集团度过了难关。

  可是,阿光很清楚康瑞城利用苏氏集团做了什么。

  阿光“啧”了声,“七哥,你准备对付康瑞城了吗?我就说嘛,姓康的孙子把周姨伤成那样,你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

  穆司爵蹙了蹙眉,“阿光,你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的?”

  阿光脱口而出,“以前佑宁姐也很爱说话啊,怎么不见你嫌弃?七哥,你这是赤|裸|裸的区别对待!”

  穆司爵的目光骤然冷下去,“停车!”

  阿光猛地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七哥……”

  穆司爵再三强调过,不要再无端端在他面前提起许佑宁,除非许佑宁哪天变成了他们的目标人物。

  阿光早已默认穆司爵和许佑宁是一对,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反目成仇了,说话也忘了分寸。

  他该怎么谢罪,穆司爵才会原谅他?

  阿光正想着,车子已经应着穆司爵的声音停下来。

  穆司爵命令阿光,“下车。”

  阿光知道,他已经彻底触怒穆司爵了,再怎么辩解都没用,懊丧的下车。

  他奇怪的是,许佑宁对穆司爵的影响,已经大到这种地步了吗?

  上一次许佑宁逃走,穆司爵也很生气,可是他偶尔调侃几句并不碍事啊,这次怎么就踩雷了?

  司机也被穆司爵的铁血吓到了,阿光下车后,小心翼翼的问:“七哥,我们……就这样走了吗?”

  言下之意,就这样抛弃阿光吗?

  穆司爵的声音冷得可以掉出冰渣来,“去公司。”

  意思很明显,不管阿光了。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眼阿光,虽然同情他,但是什么都不敢说,迅速发动车子,开往公司。

  阿光抓了抓头发,后悔莫及,只能拨通一个电话,叫人过来接自己。

  下午,穆司爵准时回老宅陪周姨吃饭,周姨问起阿光,他用寥寥几个字敷衍过去,明显不远多提阿光。

  周姨察觉到异常,叫来穆司爵的司机,询问怎么回事。

  司机说,早上去公司的时候,阿光跟七哥提了一下佑宁姐,被七哥赶下车了。

  周姨缓缓明白过来什么,交代道:“跟其他人说一声,以后,尽量不要在司爵面前提起佑宁了。”

  周姨习惯叫穆司爵“小七”。

  但是,除了阿光和陆薄言这些和穆司爵比较亲近的人,当着其他外人和手下的面,她是叫穆司爵名字的。

  许佑宁又一次成了穆司爵的禁忌,这个话题很快在手下的圈子中流传开。

  许佑宁”,这三个字就这么从穆司爵的生活中消失了。

  穆司爵的生活变得非常规律。

  他很早起床,两个小时晨练,陪着周姨吃过早餐后,去公司。

  处理完公司的事情,接着处理其他事情,没有应酬的话,就回家陪周姨吃饭。

  看起来,许佑宁的第二次背叛,似乎根本没有对穆司爵造成任何影响。

  有人调侃,七哥这是习惯成自然了。

  只有穆司爵知道,这一次,许佑宁对他的伤害是致命的。

  只要闭上眼睛,他的耳边就会响起孩子的质问——

  “爸爸,你和妈妈为什么不要我?”

  “爸爸,我好痛。”

  他想解释,想留住孩子。

  现实却残忍地告诉他,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长夜漫漫,穆司爵只能靠安眠药进睡。

  睡前,他总是想,今天晚上,孩子会不会到梦里找他,哪怕是质问他也好。

  事实是,再也没有过了,他枯燥而又孤冷地度过了一个晚上。

  早上醒来,穆司爵整个人空落落的,死寂笼罩着整个房间,令他产生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只剩下他了?

  但是,很快,世界就会恢复喧嚣。

  穆司爵恍惚明白过来,地球还在运转,但是,孩子不会原谅他,也不愿意再到他的梦中来了。

  过了三天,穆司爵终于愿意见阿光,这回阿光学聪明了,宁愿跟穆司爵说废话也绝口不提许佑宁。

  晚上,苏简安联系阿光。

  阿光很震惊,苏简安那可是女神级别的存在啊,怎么会关注他?

  事实证明,阿光想多了,苏简安这一通电话的目标是穆司爵。

  “阿光,回去后,司爵怎么样?”

  苏简安问得很直接。

  阿光那穆司爵的近况告诉苏简安,末了总结道,“七哥表面上看起来,挑不出什么不对劲,但是,根据我对七哥的了解,这就是最大的不对劲!不过,陆太太,你不要跟七哥说啊,不然他又要生我气了。”

  “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苏简安笑了笑,“我没有其他问题了,谢谢你,再见。”

  挂电话后,苏简安弹了弹手上的一张报告,叹了口气。

  陆薄言的视线从电脑屏幕移开,看了苏简安一眼,“怎么了,不顺利?”

  “嗯,司爵那边不顺利。我跟周姨约好了,保持联系,可是司爵什么都不愿意跟周姨说,阿光也不敢惹司爵了。”

  “幸好,我这边是有进展的!”

  说到最后,苏简安的语气又有了活力,顺便抖了抖手上的报告。

  这是她托人调查的,第八人民医院妇产科所有医生护士最近一段时间的考勤表。

  陆薄言不太理解,“简安,你为什么从医生护士的考勤开始调查?”

  苏简安神秘的笑了笑,然后缓缓解密:“我推测,如果佑宁真的是在第八人民医院检查出自己怀孕的,康瑞城一定不会让司爵发现这个检查结果,因为那段时间司爵在想方设法接佑宁回来,康瑞城知道司爵也想要佑宁。”

  “所以?”陆薄言示意苏简安往下说。

  “按照康瑞城的作风,他一定会把帮佑宁做检查的医生护士藏起来啊。”苏简安分析得头头是道,“所以,佑宁和我们呆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如果正好有医生请假没有上班,这个医生一定有问题!”

  陆薄言被勾起兴趣,离开办公座位,走到苏简安身边坐下,“你已经拿到医生护士的考勤表了,有没有什么发现?”

  “当然有!”苏简安用红笔把考勤表上的“刘明芳”三个字圈起来,笃定道,“这个医生很可疑!”

  陆薄言看了眼刘明芳医生的考勤时间,很快明白过来苏简安为什么怀疑这个医生。

  不是苏简安太聪明,而是,这个医生的考勤时间实在太……巧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