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716章 我会当成某种信号
  沈越川很混蛋——这一点萧芸芸比谁都清楚。

  可是,脑补了一下沈越川被揍的画面,她发现自己还是舍不得。

  不管沈越川怎么对她,她还是希望沈越川永远意气风发,飞扬不羁,无病无痛。

  苏简安抽了两张纸巾,想帮萧芸芸擦掉眼泪,看她委屈得像个孩子,像极了相宜哭闹时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洛小夕也忍不住了,从苏简安手里拿过纸巾,一边给萧芸芸擦眼泪一边笑骂:“没出息!”

  萧芸芸扁了扁嘴,眼看着又要哭了,洛小夕果断捂住她的嘴巴:“再哭你就成第二个相宜了。”

  说起相宜,萧芸芸才想起来苏简安还有两个小家伙要照顾,可是她和陆薄言都在这里,两个小家伙应该只有保姆照看。

  西遇倒还好,相宜很黏陆薄言和苏简安,这么晚留她一个人在家,小家伙会哭得比她更凶吧。

  萧芸芸擦了擦眼泪:“表姐,你们回去吧。”

  洛小夕想了想,说:“简安和薄言回去,我留下来陪你?”

  萧芸芸摇摇头:“这里睡不好觉,你们都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

  苏亦承凌晨的航班回a市,知道洛小夕在这里,他肯定会直接过来,而不是回家休息。洛小夕不想他那么奔波,点点头:“那我们明天再来看你。”

  萧芸芸尽量挤出一抹笑:“好。”

  离开前,陆薄言跟萧芸芸说了句:“好好养伤,其他事情有我们。”

  萧芸芸用哭腔“嗯”了声,下意识的想摆手跟苏简安他们说再见,却发现右手根本无法动弹。

  她愣了愣,心猛地沉到谷底:“表姐,我……”

  “只是骨折。”苏简安示意萧芸芸放心,“医生说只要你配合治疗,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不要太担心。”

  萧芸芸松了口气,心脏终于回到原位,“噢”了声:“那我睡觉了。”

  “晚安。”

  苏简安笑了笑,替萧芸芸带上房门。

  进了电梯,洛小夕才问:“为什么不告诉芸芸真相?”

  “我怕她一时间承受不了这么多事。”苏简安说,“先帮她解决红包的事情,至于右手……看她的恢复情况再告诉她吧。”

  洛小夕想了想,赞同的点点头:“这样也好。”

  三个人走到停车场,各自的司机都备好车了,洛小夕回头看了眼灯火通明的住院部:“芸芸一个人真的可以?”

  陆薄言看了眼不远处那辆白色的路虎,意味深长的说:“有人比我们更不放心。”

  洛小夕也发现沈越川的车了,突然想起什么,一脸笑不出来的表情:“你们发现没有?”

  苏简安“嗯”了声,摇摇头,示意洛小夕不要说。

  这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萧芸芸因为牵扯到林知夏而不愿意找他们帮忙,沈越川也宁愿承认他因为相信林知夏,所以才没有帮萧芸芸。

  沈越川和萧芸芸都没有说实话,他们应该是想守着秘密,避免以后尴尬。

  既然这样,他们最好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洛小夕心领神会,耸耸肩:“那我先回去了,好好睡一觉,明天还有件大事要干呢。”

  看着洛小夕的车开走后,陆薄言和苏简安也上车。

  苏简安歪了歪头,靠到陆薄言肩上:“我有点担心。”

  陆薄言顺势揽住苏简安,帮她维持着一个比较舒适的姿势,说:“越川会处理好。”

  “我不是担心红包的事情。”苏简安小声的说,“我是担心越川和芸芸,他们……”

  陆薄言的目光暗了暗,只是说:“这件事过后,越川不会再让芸芸受到伤害。”

  言下之意,她可以不用担心萧芸芸。

  苏简安知道疯狂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更知道看不到希望是什么感觉,沈越川可以保护芸芸以后不受伤害,可是这并不代表芸芸会幸福。

  一个人,她可以自己撑伞给自己遮风挡雨,可以专注的面对生活中的所有挑战。

  可是喜欢上另一个人之后,人会变得贪心,会想要有人陪伴,想要依靠那个人。

  当这些渴望无法满足,快乐就变成了奢求。

  苏简安希望萧芸芸不受伤害,更希望她和沈越川都可以快乐。

  但是,天意弄人……

  苏简安轻叹了口气,往陆薄言怀里钻了钻:“不管芸芸和越川最后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支持他们。”

  如果他们选择死守秘密,各自幸福,苏简安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现。

  如果他们做出另一种选择,她会帮他们排除前路上的困难和非议。

  这种事情上,陆薄言向来是以苏简安的态度为风向标的,平时说一不二杀伐果断的陆大总裁,这一刻连脑子都懒得动一动,只是说:“你支持的就是对的。”

  也就是说,苏简安支持的就是真理,他都支持。

  回到丁亚山庄,已经是深夜,苏简安脱了高跟鞋,轻手轻脚的走进儿童房。

  西遇和相宜在婴儿床|上,睡得正香,刘婶在房间里照看着他们。

  见苏简安回来,刘婶笑了笑,说:“今天西遇和相宜早早就睡了,不吵也不闹,特别乖,就像知道你们不在家似的。”

  苏简安欣慰的在两个小家伙嫩生生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回房间,陆薄言已经洗完澡了,她随口问:“我的衣服呢?”

  陆薄言不动声色的顿了半秒,神色自若的说:“帮你拿了。”

  苏简安信以为真,放心的进浴|室去洗漱,没注意到陆薄言微微勾起的唇角。

  陆薄言帮苏简安关上浴|室的门,去儿童房看了看两个小家伙,算着时间回房,果然一走到浴|室门前,里面就传来苏简安夹着愠怒的声音:“陆薄言!”

  自从怀|孕后,苏简安很少再这么叫陆薄言了,她偶尔叫他的名字,多数亲昵无间的叫他老公。

  陆薄言也不意外苏简安突然连名带姓的叫他,靠在门边闲闲的问:“怎么了?”

  “你还问?”苏简安拉开门走出来,生气却束手无策的看着陆薄言,“你是不是故意的?”

  她洗完澡才发现,浴|室里根本没有她的衣服,她只能找了条浴巾裹着自己。

  陆薄言打量了苏简安一番,她额角的头发沾着小小的水珠,精致漂亮的脸像刚刚煮熟剥开的鸡蛋,饱满且不失柔嫩,分外诱人。

  他圈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把她带进怀里,“是,我故意的。”

  某人镇定坦然的样子,根本就是笃定了苏简安不能把他怎么样。

  苏简安生气了,真的生气了,威胁道:“你不怕我下次也不给你拿衣服?”

  陆薄言挑了一下眉:“不怕,我会当成某种信号……”

  苏简安秒懂陆薄言的意思,脸瞬间涨红,来不及说什么,陆薄言已经吻住她的双|唇,把她所有的抗议和不满堵回去。

  陆薄言太熟悉她的敏|感点了,把她控在怀里,逐一击破。

  没多久,苏简安就像被人抽走力气一样,软软的靠在陆薄言怀里,任由他索取。

  两个人,唇|舌交缠,呼吸相闻,这种仿佛用尽全力的热吻,像一种亘古的誓言。

  苏简安心底微动,不自觉的叫陆薄言:“老公。”

  陆薄言深深的和她交换气息,汲取她每一分甜美,过了片刻才不紧不慢的“嗯?”了一声,尾音磁性的上扬,仿佛要将人的灵魂都吸走。

  苏简安整个人浑浑噩噩,除了抱紧陆薄言,除了回应他,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陆薄言骨节分明的长指轻轻一挑,苏简安身上的浴巾蓦地松开,滑到地上,在她光洁细白的脚边卷成一小堆。

  “唔……”

  苏简安只觉得身上一凉,惊呼了一声,下一秒就有一双滚|烫的手抱起她,把她放置到熟悉的大床|上,迷迷糊糊间,她看见那张令她怦然心动的脸离她越来越近,最后,两片温热的薄唇碰了碰她的鼻尖。

  “简安……”

  陆薄言叫出从少年时期就刻在他心底的名字,低沉喑哑的声音里更多的是沉沉的爱的和宠溺。

  结婚这么久,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每天醒来看见苏简安的睡颜,他还是感到无比庆幸。

  庆幸遇见她,更庆幸当初答应和她结婚。

  否则,他不敢想象他现在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陆薄言心念微动,心脏突然变得柔软,吻了吻苏简安的唇:“我爱你。”

  苏简安微微睁开眼睛,混混沌沌中,看见陆薄言眸底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温柔。

  她笑了笑,双手绕上他的后颈,蜻蜓点水的吻了他一下,还来不及说什么,陆薄言就顺势含|住她的唇|瓣,夺过主动权,肆意加深这个吻。

  水到渠成,两个人水乳|交融,探索另一个世界里隐秘的快乐。

  夜色温柔,有些人的世界,这个夜晚静谧而又美好。

  但是对沈越川来说,这是他这辈子最糟糕的一个夜晚,比从苏韵锦口中知道他身世的那个夜晚还要糟糕。

  萧芸芸不想看见他,所以他从她的视线中消失,但是他并没有离开医院,陆薄言几个人离开的时候,他刚好从萧芸芸的主治医生办公室出来,了解到的情况不容他过分乐观。

  医生说,即是请来最好的骨科医生和康复医生,萧芸芸的右手,也还是有可能无法复原。

  如果萧芸芸知道自己的右手永久受损,她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想看见他吧?

  </>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唐玉谢谢您的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