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621章 一辈子还是个未知数
  &nb离开医生办公室后,苏简安一直没有说话,陆薄言一路上也只是牵着她的手。;&nb&nb电梯,陆薄言才扳过苏简安的身体,让她面对着自己:“简安,相宜的哮喘不是你的错。”

  &nb苏简安还是难以接受,摇了摇头:“虽然不会危及生命,但是这种病会对她以后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成长的过程中,她会失去很多东西。”

  &nb顿了顿,苏简安抿着唇接着说:“她是我生下来的,不是我的错,能是谁的错呢?”

  &nb小相宜来到这个世界不到五天,这之前她一直没有小儿哮喘的先兆,今天早上才突然呼吸不过来。

  &nb也就是说,她的哮喘,很有可能是从胎里带出来的。

  &nb苏简安想,一定是她怀着小相宜的时候有什么没做好,才会让这种疾病缠上女儿。

  &nb陆薄言低低的叹了口气,尽力安抚苏简安:“医生说发病原因不明,意思即是:这是一件很偶然的事。如果按照你的逻辑追究责任,那么追究到底,应该是我的责任。”

  &nb苏简安不明所以的愣了一下,过了片刻才明白陆薄言的意思,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别开玩笑了。”她现在根本没有那份心情。

  &nb陆薄言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妈应该过来了,听听她怎么说。”

  &nb苏简安心里却始终像悬着什么,“嗯”了声,跟着陆薄言往套房走。

  &nb陆薄言没有猜错,唐玉兰已经在套房里了,可是她进来的时候,套房内只有两个护士在看护两个小家伙,陆薄言和苏简安不见踪影。

  &nb至于那两个小家伙,只有西遇醒着,小相宜还睡得很香,小脸嫩生生的,一呼一吸都清浅安静,让人不忍惊扰她的美梦。

  &nb唐玉兰抱起小西遇,压低声音问护士:“他爸爸和妈妈去哪儿了?”

  &nb护士想了想,还是如实说:“早上相宜突然不舒服,去做了几项检查。现在,陆先生和陆太太应该在邱主任的办公室了解相宜的情况。”

  &nb“我孙女不舒服?”唐玉兰忙走到小相宜的婴儿床边,摸了摸小家伙熟睡的小脸,“难怪这个时候还睡着呢。她哪里不舒服,严不严重?”

  &nb护士并不知道具体情况,正为难着怎么回答,陆薄言和苏简安就回来了。

  &nb唐玉兰抱着小西遇疾步走过去,“相宜怎么了?什么情况?”

  &nb“妈,你先不要着急。”陆薄言抱过西遇,示意唐玉兰不要担心,“小儿哮喘,没有太大的危险,医生会尽力治疗。就算无能为力,也只是会对相宜以后的生活有一些影响。”

  &nb“……”

  &nb“妈妈,对不起。”苏简安低着头,声音里满是愧疚,“我们今天早上才发现相宜不对劲。检查后,医生说相宜的发病原因……不明。”

  &nb“发病原因不明?”唐玉兰仔细咀嚼着这几个字,突然说,“那会不会是隔代遗传呢?薄言的曾祖父,就是从出生就患有小儿哮喘的,据说是遗传。”

  &nb苏简安想起主任的话:有可能是隔代遗传。

  &nb她就像寻到一线希望,忙问:“妈,曾祖父最后怎么样了,哮喘有没有治好?”

  &nb“有缓解,但是没有根治。”唐玉兰的语气还算轻松,“不过啊,老人家也平平安安的活到了八十多岁才离开,自然而然的生老病亡,跟哮喘没有半分关系。”

  &nb苏简安稍稍松了口气:“平时呢,哮喘对曾祖父的生活有没有什么影响?”

  &nb“这个的话,我就是听薄言的曾祖母说的了。”唐玉兰笑着说,“影响肯定有,但也仅限于不能做太激烈的运动。这就直接导致了上体育课的时候,别人被体育老师训得死去活来,你们的曾祖父就坐在树荫下吃着老冰棍乘凉。除了这个,基本没有别的什么影响。”

  &nb说完,唐玉兰才疑惑的看向苏简安:“简安,你刚才跟我道什么歉呢?”

  &nb陆薄言无奈的摸了摸苏简安的头:“她觉得相宜的哮喘,是她的错。”

  &nb唐玉兰忍不住笑出声来,疼惜又无奈的看着苏简安,说:

  &nb“你现在的心情妈理解。当初我怀薄言的时候,他爸爸就告诉过我,薄言不知道会不会遗传哮喘。我就一直担心到薄言出生,后来医生检查薄言没事,我才算松了口气。只是没想到,这个哮喘会隔代遗传到相宜身上。傻孩子,这不是你的错,如果真的要怪,只能陆家祖上了。”

  &nb苏简安受了什么惊吓一般,忙忙摇头:“这怎么可以!”

  &nb唐玉兰笑了笑,轻轻拍了拍苏简安的肩膀:“妈跟你开玩笑呢。”

  &nb陆薄言顺势牵住苏简安的手:“听见了?不是你的错。”

  &nb苏简安抿着唇,神色总算缓和了一点:“那以后该怎么办?”

  &nb“当然是请人仔细照顾我的小孙女啊。”唐玉兰看着小相宜的目光充满疼爱,“以后她偶尔会难受一下,但只要我们细心照顾,她就能健健康康的长大,所以你们别太担心了。再说了,现在的医疗手段比几十年前先进了那么多,医生没准能治好我们家小相宜的哮喘呢。”

  &nb苏简安这才想起,他们还可以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医生身上。

  &nb她神色里的忧虑终于慢慢的消退下去,点了点头。

  &nb这时,小西遇也已经在陆薄言怀里睡着了,歪着头靠着陆薄言的胸口,浅浅的呼吸着,模样看起来惹人疼爱极了。

  &nb唐玉兰让陆薄言把小家伙放到婴儿床上,又说:“你和简安的早餐我都带过来了,在外面餐厅放着呢。趁着还热,你们去吃了吧,西遇和相宜我来照顾。”

  &nb三个人的分工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陆薄言带着苏简安出去吃早餐,唐玉兰留在房间内看着两个小家伙。

  &nb餐厅。

  &nb吃东西的时候,苏简安的食欲明显没有以往好,陆薄言给她热了杯牛奶,问:“还在想相宜的事情?”

  &nb苏简安点点头:“我在想,如果医生无能为力的话,怎么才能把哮喘对相宜的影响降到最低。”

  &nb陆薄言蹙了一下眉,半建议半命令的说:“简安,这件事,我们应该交给医生——他们比我们专业。我到公司就让越川联系专家。至于你——手术后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别想太多了,先养好身体。”

  &nb苏简安抬起头看向陆薄言,他深邃的眸底依然有一股让人坚信的力量。

  &nb就好像以前,每每遇到事情,只要想到陆薄言,只要陆薄言出现,她就知道,会没事的,陆薄言会替她解决难题。

  &nb她突然感到安心,“嗯”了声,喝光陆薄言递过来的热牛奶。

  &nb以前她的那些难题,陆薄言可以毫无压力的解决。女儿的难题,他解决起来应该会更快更利落。

  &nb她只需要相信陆薄言就好。

  &nb早餐后,陆薄言出发去公司。

  &nb一到公司,他就把相宜的情况毫无保留的告诉沈越川。

  &nb末了,陆薄言说:“你联系一下儿科专家,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只要在小儿哮喘这方面权威就可以。不管他们提出什么条件,统统满足,只要他们来给相宜会诊。”

  &nb“我忙完手上的事情,马上就办这件事。”沈越川的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相宜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抱过那个小家伙,漂亮可爱的像个小天使,她明明应该在万千宠爱下健康成长,怎么会有哮喘。

  &nb陆薄言蹙着眉心,无奈的说:“隔代遗传。”

  &nb“……”沈越川沉默了片刻,“这属于不可控因素,你和简安都无能为力。对了,西遇没事吧。”

  &nb“暂时没事。发现不对的话,会安排他也做检查。”顿了顿,陆薄言才接着说,“相宜有哮喘的事情,不能让媒体知道,医院那边你打点一下。”

  &nb沈越川点点头:“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nb“还有就是——”陆薄言说,“联系专家的事情,你可以问问芸芸。她毕竟在医疗界,怎么找到一个专业权威的医生,她应该比你更懂。”

  &nb沈越川愣了一下,吃力的挤出一抹笑:“你不知道吗,最近……我都尽量对她避而不见。不见她,我才能清醒的认识到她是我妹妹。可是一见到她,我的思想就会失控。……我不喜欢自己失去控制的样子。”

  &nb“你能控制自己多久?”陆薄言一针见血的说,“你们是兄妹——这个真相迟早会被揭穿。你不可能一辈子都对她避而不见。”

  &nb沈越川扬了扬唇角,这一次,他的笑意里多了一抹苦涩。

  &nb片刻后,他叹了口气:“我倒是希望,我可以一辈子对她避而不见。”

  &nb陆薄言蹙了一下眉:“什么意思?”

  &nb沈越川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膀:“没什么意思。没别的事,你回自己办公室吧,我要忙了。找医生的事情,如果需要芸芸帮忙的话,我会找她的。”

  &nb陆薄言没有察觉到沈越川的异常,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nb很久以后,回想起这一刻,陆薄言才明白沈越川的言下之意。

  &nb沈越川是想说:

  &nb他有没有一辈子,还是个未知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