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585章 沈越川的远见
  ""="()"="()">

  两个小时后,沈越川接到一个电话。()

  “你刚才托我调查的事情,有眉目了。”电话那头的人有些疑惑,“不过,这个苏韵锦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啊,你怎么突然要查她的事情?”

  “你只需要把你查到的告诉我。”沈越川的声音里透着疏离和警告,“不该问的不要问。”

  “k。”那边的人换上一副专业的口吻,“调查显示,江烨去世后,苏韵锦选择遗弃她和江烨的孩子,因为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根本没有能力抚养一个新生儿。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的亲哥哥想要跟她争夺这个孩子的抚养权,企图用孩子威胁她。”

  沈越川按了按太阳穴:“这些我都知道,说点我不知道的。”

  “……遗弃了那个孩子之后,苏韵锦的抑郁症并没有好转,甚至更严重了。当年苏韵锦的心理医生隐约跟我透露,送走那个孩子后,苏韵锦一直在做恶梦,梦到小男孩回来找她,说永远不会原谅她——这是苏韵锦的抑郁症无法好转的最主要原因。”

  沈越川微蹙起眉头:“还有呢?”

  “还有就是,她放弃了自己的孩子,但是苏洪远并没有放过她。那个时候苏韵锦背负着巨|大的债务,每天都接到无数的追|债电话,她的精神一度频临崩溃。苏洪远提出条件,只要苏韵锦肯跟他回国,并且隐瞒她生过孩子的事情,他就可以替苏韵锦把这笔钱还了。你应该想到了吧,苏韵锦被追|债什么的,都是苏洪远在背后动的手脚。”

  沈越川的薄唇蹦出两个字裹着冰层的字:“卑鄙。”

  “你说苏洪远吗?”电话那端的人“啧啧”了两声,“还有更卑鄙的呢,想知道吗?”

  “说!”

  “苏韵锦当时已经和苏洪远断绝关系,她当然不会答应苏洪远的条件。后来,医院起诉了苏韵锦,逼得苏韵锦只能拖着抑郁症去找工作。但是苏洪远在背后使绊子,苏韵锦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沈越川沉默着不说话。

  “最后,还是替江烨主治的医生介绍,苏韵锦才有了一份在咖啡厅当服务员的工作。我查了一下,工资不高,百分之九十被苏韵锦用来还欠款了,但是那点钱对那笔巨额欠款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再加上抑郁症,那段时间苏韵锦过得很糟糕。”

  沈越川的手在沉默中时候收成拳头,因为握得太紧,他的指关节一节一节的变白,“最后呢?”

  “这么糟糕的日子,大概持续了小半年吧。然后,就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什么事?”沈越川问。

  “苏韵锦突然跟一个男的在一起了,那男的叫萧国山,g市人,和苏韵锦一样是留学生。苏韵锦和他在一起后,他不但替苏韵锦还清了债务,还帮苏韵锦解决了苏洪远。之后,他带着苏韵锦去了澳洲,还和苏韵锦生了个女儿,就是萧芸芸。”

  沈越川沉吟了片刻才问:“她为什么会和萧国山在一起?”

  “不清楚,这个可查不出来。”电话那端的人停顿了片刻,接着说,“不过,那样的情况下,苏韵锦和萧国山在一起的目的不是很明显吗——萧国山有钱,可以帮她解决眼前的困难啊!而且后来,在苏韵锦那个圈子里传的说法也是这个,人人都说苏韵锦背叛了江烨,利用了萧国山的感情……”

  “够了!”沈越川突然厉声喝道,“你不知道别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不要擅自妄加揣测!”

  “……”那端的人像是被沈越川吓到了,半晌才弱弱的问,“沈特助,你没事吧?”

  沈越川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又在太阳穴上按了一下:“抱歉。”

  “噢,没关系。不过,你调查这件事,陆总知道吗?”

  “是我的私事,他不知道。”沈越川叮嘱道,“如果他没有问起,不用特地跟他提。”

  其实,陆薄言知道他和苏韵锦的关系,所以再让陆薄言知道他在调查苏韵锦,也没什么所谓。

  但是,那几个月应该是苏韵锦人生中最艰难的岁月吧,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我知道了,那先这样。如果你想看更详细的,我给你发了一封邮件,你回头可以看一下。”

  “谢谢。”沈越川挂了电话,电脑右下角跳出来收到新邮件的通知,发件的正是刚才跟他通话的人。

  他知道邮件里是什么,所以,根本没有勇气去看。

  沈越川关闭了邮件通知,想了想,连电脑也关了,走到客厅的阳台上去抽烟。

  今天做检查的时候,老特地叮嘱过他,不要抽烟,酒也尽量少点碰。

  可是有些时候,除了可以渗入肺腑的烟,没有什么可以将他从失落的深渊中拉回来。

  尤其是在他知道自己和萧芸芸没有可能之后。

  他只需要一支烟的时间,之后,他就可以恢复清醒的备战状态。

  两天后,沈越川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出来,他下班后直接去了医院。

  这一次,不见苏韵锦。

  因为沈越川已经提前跟老打过招呼,结果出来后,先不要让苏韵锦知道。

  面对厚厚的一小叠检查报告,沈越川看不懂也没兴趣看,直接问:“我还有多少时间?”

  “目前来看,情况还算乐观,看不出你的身体有什么明显的异常。”扶了扶眼镜,说,“还有就是,你的身体素质比你父亲好很多。而且,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对这个病不再是一无所知。你懂我意思吗——你很有治愈的可能。所以,不要悲观。”

  沈越川点点头:“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你太客气了。”刚说完,放在电脑旁边的手机就响起来,他示意沈越川看来电显示。

  >

  是苏韵锦的英文名。

  “她应该是想问你我的检查结果。”沈越川说,“既然我没什么事的话,如实告诉她吧,我先走了。”

  说完,沈越川离开老的办公室,顺便去院长办公室谈点事情。

  他是打着处理公事的名号来医院的,什么都不干就回去,不用几次就会引起陆薄言的怀疑。

  眼下的事情太多也太复杂,最重要的是苏简安的预产期已经很近了,他的事情,能瞒多久就先瞒多久吧。

  沈越川到院长办公室的时候,还在和苏韵锦通电话。

  听说沈越川的情况还算乐观,苏韵锦松了口气,问道:“,越川知道结果了吗?”

  想了想,还是替沈越川撒了谎:“他还不知道,我正要他,让他来一趟医院。”

  “需要我过去吗?”苏韵锦的语气听起来不大放心。

  笑了笑:“应该不需要你特地跑一趟。越川是成年人了,而且他要面对的不是什么坏消息,他自己应该可以消化。”

  苏韵锦还想说什么,但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声突然响起来,她通过猫眼一看,门外站着萧芸芸。

  这下,她就是想去医院也去不成了。

  她匆匆跟说了声再见就挂掉电话,打开门:“芸芸,你过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万一我不在酒店呢。”

  “我下班后顺路过来的。”萧芸芸耸耸肩,“你不在没关系,我可以睡一觉等你回来啊。”

  苏韵锦无奈的笑了笑:“吃饭没有?没有的话,一起吃饭?”

  萧芸芸“嗯”了声:“吃饭的时候,我有事要跟你说。”

  苏韵锦已经有些猜到萧芸芸会跟她说什么了,到了餐厅点好菜,萧芸芸果然跟她提了要考研的事情,年轻的女孩一脸认真和固执,似乎是在告诉她,就算她反对也没用,这个研,她考定了。

  苏韵锦给萧芸芸夹了片牛肉,说:“考吧,不管你想考哪里的学校,国内国外,或者回澳洲,我跟你爸爸都支持你。”

  当初为了学医,萧芸芸一度和苏韵锦闹翻。

  所以这次提出考研之前,她已经做好长期和苏韵锦抗战的准备了。

  可是——苏韵锦这么轻易就答应她了。

  萧芸芸瞪大眼睛,毫不掩饰她的意外:“妈,你、你……?”

  “你觉得我肯定还会反对是吗?”苏韵锦不答反问,“芸芸,如果妈妈反对,你会放弃考研吗?”

  萧芸芸摇摇头:“应该不会,我已经决定考研,而且已经在复习了。”

  “这不就对了嘛。”苏韵锦说,“既然我反对也没有用,那何必再反对你呢?反正你本科都要毕业了,还不如让你继续研究这个专业。更何况,什么都比不上你喜欢和你愿意。”

  萧芸芸没有太多窃喜的感觉,相反,她很疑惑:“妈妈,我能不能问问你,你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想法?”

  “因为妈妈想通了一些事情。”苏韵锦看着萧芸芸,缓缓的说,“芸芸,我不愿意你将来更恨我。”他拆散沈越川和萧芸芸,已经给了萧芸芸最大的伤害了,她不想再做任何会让萧芸芸伤心的事情。

  萧芸芸摇了摇头,抿起唇角:“妈妈,其实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你不同意我学医,肯定有你的原因,再说我后来不是也没听你的话嘛,我们两扯平啦。”

  苏韵锦失笑:“小丫头。”

  听到这三个字,萧芸芸有些失神。

  在澳洲的时候,除非在家里,否则她说的都是英文。来到a市之后,她和同学之间也大多是用名字互相称呼。

  只有沈越川会叫她丫头。

  小丫头,死丫头,笨丫头……

  后来她上查过才知道,这两个字,带着一种**溺和保护的意味,像哥哥对妹妹那样。

  现在想想,沈越川还真是有远见啊,一开始就把她当妹妹!

  h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