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443章 收拾行李,跟我走
  穆司爵亲手操办,许奶奶转院的事情不到两个小时就全部妥当了。

  两个小时后,老人家从普通的单人病房转到了私人医院的豪华套间,厨房客厅一应俱全,家具全是干净悦目的暖色调

  如果不是那股淡淡的消毒水,老人家甚至不敢相信这是个病房。

  阿光嘴甜,一口一个外婆叫得格外顺溜:“外婆,你安心在这里养身体,七哥跟院长打过招呼了,费用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那几个臭小子吓到了你,费用肯定是他们负责”

  许奶奶笑了笑,看向穆司爵:“穆先生,你费心了,很感谢你。”

  许佑宁接着外婆的话说:“七哥,耽误你这么久太不好意思了,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来就可以,你走吧。”

  穆司爵深深看了许佑宁一眼,目光中饱含危险和警告,许佑宁耸耸肩,潜台词俨然是:就你,老娘没在怕

  许佑宁确实不怕,越是危险的时候,她越能保持镇定。

  穆司爵眯了眯眼,跟许奶奶道别,随后带着阿光离开。

  许佑宁迫不及待的“嘭”一声把门关上,无畏无惧的神色蓦地变得沉重。

  如果时光倒流回几个小时前,她一定不问阿光那些问题。

  这样,她就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能已经暴露,可以继续自以为是的留在穆司爵身边,直到不得不离开的时候。

  可是大概是上帝不想让她好过。

  许佑宁慢吞吞的走回病房,被外婆训了一顿:“佑宁,你刚才太没有礼貌了,怎么说穆先生也是你老板。”

  “他只是个老板,但不是个好老板”许佑宁愤愤不平,“否则他就不会袒护那个王毅了”

  许奶奶是最了解许佑宁的人,她拍了拍许佑宁的手,语气沉重而又豁然:“佑宁,算了吧。”

  许佑宁愣了愣,错愕的看着外婆:“外婆,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昨天的事情不是一个玩笑。就算真的是玩笑吧,也得有深仇大恨才敢开那么大的玩笑。”许奶奶笑了笑,“但既然穆先生亲自出面解决这件事,我就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让穆先生这种人欠一个人情,相信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佑宁,我相信他以后会好好照顾你。”

  “”许佑宁硬生生忍住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外婆委屈自己,只是为了让她得到一块免死金牌。

  可是,她的真实身份一旦被揭开,就是她有十块免死金牌,穆司爵也不会放过她。

  晚上,许佑宁接到康瑞城打来的电话,她敷衍的应答着,一副又累又心不在焉的样子。

  没多久,康瑞城的声音中就透出不满:“阿宁,你怎么了”

  “我外婆不舒服住院了。”许佑宁低低的说,“如果有什么事,你让别人来完成,我不在状态,多半会失败。”

  片刻的沉默后,康瑞城只说了句:“照顾好你外婆。”然后就挂了电话。

  许佑宁松了口气。

  这时候康瑞城再给她下达什么任务,她有所行动的话,穆司爵一定不会再等了,她的身份很快就会被揭穿,紧接着就是对她的全面追杀。

  推了康瑞城,穆司爵至少会觉得她还有利用价值,她还能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

  没错,身份有可能已经暴露的事情,她不打算告诉康瑞城。

  按照康瑞城一贯的作风,这么好的一枚棋子走错了路数,他一定会榨干她最后一分价值,能救就把她救回去,不能救的话,就任由她自生自灭了。

  康瑞城可以自私,她为什么不能为自己自私一次

  这一刻开始,她的命,就真的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接下来几天,许佑宁一直没有离开医院,也不管外面的事情。

  也许是穆司爵吩咐过,没有人来找许佑宁处理什么,她全心全意在医院照顾外婆,只有外婆睡着的时候才会去外面溜一圈。

  阿光隔一天就会送一些水果过来,极少重样,说是穆司爵特地让人送过来的进口水果。

  “佑宁姐,你放心照顾外婆。”阿光说,“外面的事情有我呢”

  许佑宁知道一个处理外面的事情有多累,对阿光有着无限的感激,忍不住问他:“阿光,你有没有被最信任的人欺骗过”

  阿光想了想,摇摇头:“还真没有。虽然说我现在的生活环境不太单纯,面对的人也是龙蛇混杂,但要说欺骗背叛什么的,还真没有过,我只见过最讲义气的人是什么样的”说着忍不住笑了笑,“不可思议吧,我觉得我认识的人都挺善良可爱的,包括七哥”

  穿透那股表面上的狠劲和利落,许佑宁看见了阿光内心深处的单纯,艰涩的笑了笑:“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一个你很信任的人背叛了你,你会怎么样”

  阿光认真的想了好久,却怎么也想不出个答案来,最后说:“我相信不会的。”

  “”

  许佑宁默默的在心底和阿光说了声“对不起”。

  她很快就要在他的单纯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了。

  十天后,许身体渐渐恢复过来,精神状态都比住院之前好了很多,主治给她做了一遍详细的检查后,准许许佑宁去办理出院。

  离开医院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累瘫的许佑宁躺在床上想,明天没有理由旷工了。

  躲了这么久,她也该回去面对穆司爵了。

  第二天,许佑宁破天荒的早早就从床上爬起来,吃了早餐正想出门,突然听见一阵熟悉的刹车声。

  她愣了愣,没多久,门铃声响起。

  打开门,不出所料,是穆司爵。

  他颀长挺拔的身躯立在门口,一身考究的休闲装,举止透着一股霸气和难以言喻的优雅,看过去不是一般的养眼。

  许佑宁的定力还算强,并没有被男色迷惑了心志,戒备的问:“你来干什么”

  穆司爵说:“收拾行李,跟我去个地方。”

  他越是随意,许佑宁就越是警惕:“去哪里”

  “哪来这么多问题”穆司爵不满的蹙了蹙眉,“去收拾行李”

  这时,许奶奶正好从房间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穆司爵,跟他打了声招呼,转头就训斥许佑宁:“穆先生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不知道请人家进屋坐坐。”

  “他不需要”说完,许佑宁就要把门关上。

  穆司爵轻而易举的挡住门,扬了扬唇角:“外婆,不用了,我来接佑宁。”

  许奶奶走过来:“你们要去哪里”

  “去外地一趟,一个星期左右。”穆司爵说,“这几天阿光会过来照顾你。”

  “穆司爵”许佑宁炸毛了,“我答应你了吗”

  “这丫头”许奶奶拍了拍许佑宁,“穆先生是你的老板,吩咐你做事是应该的,你哪能拒绝再说你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照顾我,也累坏了吧,去收拾东西跟穆先生走,就当是去外地旅游了。”

  “外婆,我不想去。你才刚出院,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

  实际上,许佑宁是怕,她怕这一去,她就再也回不来了。

  “你担心我干什么有孙阿姨和阿光呢”许奶奶笑得十分慈祥,叫孙阿姨给许佑宁收拾行李,又拍拍许佑宁的肩,“好了,放心去吧。”

  孙阿姨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就把许佑宁的行李箱拉出来了,许佑宁严重怀疑她和穆司爵是同一伙的。

  临走前,许佑宁抱了抱外婆:“我尽快回来。”

  “不用急。”许奶奶笑眯眯的悄声在许佑宁耳边说,“这可是你和穆先生单独相处的机会,急着回来干什么好好玩,外婆要的不是你回来,是你和穆先生在一起的好消息”

  许佑宁:“”

  一个小时后,许佑宁不情不愿的跟着穆司爵出现在机场。

  行李有专人帮他们办理了托运,走vip通道登机,坐上私人飞机后,新鲜的水果饮料任君享用,一路都是最高规格的待遇。

  可许佑宁开心不起来。

  她上一次坐上飞机,差点被穆司爵送给了康瑞城。

  这一次她和穆司爵离开,她总觉得还会发生什么事,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穆司爵看了看手表,提醒许佑宁:“要飞好几个小时,你可以睡一觉。”

  许佑宁偏过头盯着穆司爵:“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她多少有几分不安,既然身份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穆司爵什么都有可能对她做,她不得不防备。

  “你在担心什么”穆司爵似笑而非的问,“怕我吃了你”

  许佑宁很清楚穆司爵的种种手段,牵了牵唇角:“我倒宁愿你是要吃了我。”

  这样至少一了百了,她怕的,是穆司爵用另一种方法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事实证明,许佑宁想太多了,穆司爵是带她去度假的

  几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一个海岛上,许佑宁对这座岛闻所未闻,软件也无法定位正确位置,她断定这是一个私人海岛,被打造成了度假岛,忍不住啧啧感叹:“穆司爵,你也太壕了。”

  “海岛不是我的。”穆司爵指了指前方,“薄言的。”

  许佑宁循着穆司爵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见久违的陆薄言和苏简安。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