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91章 不忘相思
  隔天,苏简安醒过来已经十点多。 陆薄言早就去公司了,她吃完早餐后无事可做,想起很长一段时间没去看唐玉兰了,于是开了车去紫荆御园。

  唐玉兰和一帮太太正在家里高高兴兴的打麻将。

  唐玉兰热衷慈善,而做慈善之外的时间,她也安排得满满当当:打麻将、园艺、上美容院、茶楼。兴趣来了的时候,她甚至会报名跟团去旅游。

  所有人对她的印象都是:慈祥又热爱生活的太太,气质和品味都非常好,笑起来更是好看。

  所有人都以为,这样的一位老太太,她的一生必定是富足惬意,没有经过大风大浪。

  可苏简安知道,就在她认识陆薄言的前一个月里,陆家发生了巨大的变故身为知名律师的陆爸爸突然车祸身亡。

  深爱的丈夫溘然长逝,唐玉兰大受打击,几乎要一蹶不振。

  后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带着陆薄言住进了苏简安外婆的老宅,于是就有了陆薄言和苏简安的初见。

  苏简安只知道唐玉兰最终走出了生活的阴霾,带着陆薄言去美国开始全新的生活。她边照顾陆薄言,也给自己找到了另一种和以往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这么多年过去,她不紧不慢的变老,变成了一个善良又可爱的老太太。

  在苏简安的记忆里,唐玉兰永远是笑着的,眼睛里布满祥和,连眼角的纹路都让人觉得舒心。

  “妈。”她叫了唐玉兰一声,“我回来了。”

  “简安”唐玉兰又惊又喜,擦了擦手站起来,对一帮牌友说,“我儿媳妇来了。停一停,给你们介绍介绍。”

  介绍完了,太太们当然是夸唐玉兰好福气,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儿媳妇,还懂得时不时来看看她。

  “我十几年前就相中的儿媳妇人选,肯定错不了。”唐玉兰让别人帮她继续打麻将,拉着苏简安到了客厅,“简安,你不上班吗今天”

  苏简安告诉唐玉兰,她这几天在公司帮陆薄言忙周年庆的事情,要下周才去上班。

  唐玉兰笑着点了点头:“挺好的。这快中午了,你想吃什么,妈给你做去。”

  苏简安难得过来看唐玉兰,哪里还好意思让她忙活:“我来吧。你去跟王太太她们打麻将。”

  唐玉兰早就听徐伯说苏简安手艺了得,陆薄言那么刁的胃口都被她征服了:“也行,让王婶帮你忙,多做两个菜。今天我要留王太太她们吃饭,让她们看看我儿媳妇有多厉害。”

  苏简安笑着“嗯”了声,挽起袖子往厨房走去,唐玉兰笑眯眯的走回麻将桌前:“中午你们都别走了,我儿媳妇下厨,你们尝尝她的手艺。”

  “哟,还会做菜呢。”王太太打出去一张牌,“听说是苏家的女儿啊,按照她的年龄和家境,难得啊。我那个儿子,找了个没长大的公主在家里供着,整天挑剔这挑剔那,看着就生气。”

  唐玉兰笑着把牌推下去:“和了”

  王太太瞪了瞪眼睛:“玉兰,敢情你这儿媳妇旺你啊。打了一个早上都没见你和牌,她一来你就和了。”

  唐玉兰看了眼厨房门口:“别说,我这儿媳妇没准真旺我们家。”

  和苏简安结婚之后,陆薄言的变化她都能看到。现在,她只希望陆薄言能因为苏简安而放下十几年前的那一切。

  厨房内,苏简安正在切西红柿,手机突然在围裙的口袋里响了起来,她擦干手拿出来一看,居然是陆薄言。

  “徐伯说你去妈那儿了”电话一接通陆薄言的声音就传来。

  “嗯,吃完早餐我就过来了。怎么了吗”

  陆薄言说:“你查一下邮箱,看有没有收到一封设计稿邮件。”

  苏简安打开邮箱,确实在未读邮件里看见了一封扫描上来的几张服装设计稿件。

  她有些疑惑:“这是礼服的设计稿”

  “嗯。”陆薄言说,“挑一个你喜欢的款式,回复设计师。如果都不喜欢,叫她们重新设计。”

  “我先看看吧。”

  苏简安挂了电话,一共5张设计稿,其中一张抹胸款式的礼服,她几乎是只看了一眼就怦然心动。

  她回复设计师就要这个款式,又给陆薄言发了条短信说她挑好了,陆薄言应该是在忙,没有回复。

  苏简安把手机丢回口袋,继续切西红柿。

  十二点多的时候,六菜一汤上桌,色香味俱全,完全不输给任何一家的厨师做出来的菜,几位太太交口称赞,又对唐玉兰表示了一通羡慕嫉妒,更羡慕她有陆薄言这样的儿子,在商场上眼光好,挑儿媳妇的眼光也一样好。

  这些话多多少少都有恭维的意思,唐玉兰只是一笑而过,让她们多吃菜。

  饭后,太太们又喝了茶才走,唐玉兰拉着苏简安闲聊:“简安,你和薄言这段时间怎么样”

  “我们一直挺好的。”苏简安说,“妈,你放心,我们就算偶尔吵架也不会闹得太厉害。再说,平时我们其实没什么好吵的。”

  唐玉兰似是想起了往事,叹了口气:“我和薄言爸爸年轻的时候,想赚很多钱,住更大的房子,开更好的车。他爸爸突然走了我才醒悟过来,没有什么比平安健康更重要。现在,妈只希望你们能好好过一辈子。不用大富大贵,不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平安健康的过好这一辈子就好。”

  每次提起陆薄言的父亲,就有一股悲伤浮上来盖住唐玉兰眸底一贯的笑,苏简安突然想到,会不会陆爸爸的车祸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由于不确定,她也就不敢问唐玉兰,而唐玉兰说的希望她和陆薄言好好过一辈子她并没有把握。

  她和陆薄言还没开始过日子,就已经先商量好了离婚的事情。尽管这些日子他们谁都没有再提,但是她有预感:她和陆薄言不会像唐玉兰所希望的那样平平顺顺。

  但是为了能让唐玉兰安心,她只能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们一定会的。妈,你不要操心我们。”

  “你们的事情啊,心也没用。”

  唐玉兰揉了揉肩膀,笑得无奈。

  她不了解别人,但苏简安和陆薄言她是清楚的,他们虽然很听她的话,但有些事他们一旦决定了,恐怕她去阻拦也不会有用。

  苏简安决定结束这个话题,跑到沙发后去给唐玉兰按肩膀:“我知道怎么按摩可以放松肩膀,我帮你。”

  不一会,苏简安收到陆薄言的短信回复:我下班过去,等我。

  这时已经将近四点,唐玉兰看着太阳不大,换了身衣服去花园除草,苏简安也拿着工具兴致勃勃的跟着她出去。

  于是陆薄言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苏简安戴着大大的遮阳帽蹲在花圃边,用工具熟练的除草翻土,和唐玉兰有说有笑。

  唐玉兰先注意到陆薄言,笑着放下小铲子:“薄言回来了啊,那我做饭去。”

  “妈,我”

  苏简安话还没说完就被唐玉兰按住了:“中午已经是你做了,晚上你就尝尝妈的手艺。”

  唐玉兰回厨房后,陆薄言走过来,苏简安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遮阳帽真的很大,衬得她的脸更加的小巧,额头沁出的薄汗黏住了几缕头发,双颊因为热而透着浅浅的红,看得陆薄言忍不住想下手揉一揉她的脸蛋。

  苏简安被陆薄言看得有些不习惯:“我脸上有什么吗”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把手上的泥土都带到了原本干净无瑕的脸上,鼻尖上。

  陆薄言蹙了蹙眉:“蠢死了。”

  他拿开她的手,拇指在她的脸上来回拭擦。

  苏简安皮薄,沙子磨得她的脸有些痛,忍不住抓着陆薄言的手:“会破皮的,你轻点。是觉得你老婆太漂亮了吗”

  陆薄言笑了笑:“我只看到我老婆自恋。”

  虽是这么说,但还是减轻了手上的力度,苏简安这才发现他们的距离很近很近,他熟悉的气息又萦绕在她的鼻息间。

  如果是以前,这么亲密的距离,他们都会尴尬,她会想逃。

  但现在,他们之间那种自然而然是怎么回事连替她擦脸这种事,陆薄言都像已经做过千万遍一样。

  很快地,她的脸已经干净如初,陆薄言收回手:“好了。”

  苏简安觉得都是因为陆薄言她才蠢到往脸上抹泥土,于是抱起陆薄言手臂用他的衣袖又擦了擦脸:“谢了。”

  擦完她就想跑。

  陆薄言眼明手快的攥住她的手,将她扯进怀里圈住她的腰,看了看沾上泥土污迹的衬衫袖口:“你故意的”

  这是,苏简安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厨房,头皮一麻唐玉兰看得见他们,一直都看得见

  她挣扎了一下:“你先放开我,妈在厨房呢。”

  陆薄言勾了勾唇角:“她会很乐意看见我们这样。”

  苏简安瞪他:“流氓我帮你擦干净,先放开我。”

  唐玉兰能看见,确实也不能闹得太过,陆薄言放开苏简安,跟着她走到墙角的水龙头前。

  她开了很小的水,沾湿指尖,轻轻擦拭着他袖口上浅浅的泥污:“对了,我之前一直想问你,妈为什么不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她一个人住在这里,有什么事我们根本不知道。”

  陆薄言沉默了片刻

  “她跟我爸结婚后一直住在这里,所有的家具都是她和我爸一起挑的,花园是他们一起设计的。在国外那几年她不能请人打理房子,回来后也不愿意请人,自己一点一点把房子恢复了原样。她说过这辈子不会住到第二个地方去。”

  苏简安恍惚明白过来这座房子对唐玉兰的意义。

  只要还住在这里,她就能寻到丈夫的痕迹。

  这么多年,她笑着生活,好好的过每一天,并不代表她已经忘记陆爸爸了。

  恰好相反,她从不忘相思。

  就在苏简安走神的时候,陆薄言勾了勾唇角:“而且,妈搬过去跟我们住的话,你就要和我住一间房。简安,这件事你想多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