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论修真男主的可攻略性 > 139、第一三八章 陌天
  139、第一三八章 陌天

  青鸾齐飞,白鹄展翅,赤霞金光的奇景铺满了澹台宗上空。

  灵兽与异景皆是澹台宗花了大手笔人工所成,也只有这种大型的隐世宗门才有这财力物力去举办一场合籍大典。

  举行合籍大典的澹台宗大门直至琼海仙岛中央的天仙殿前,早用金红色的华丽宝石铺成一条宝光熠熠的新人道。

  道路两旁树立起四角龙子幡,与飞天金凤旗子,在边上用金色丝线镶出牡丹图案,旗幡两旁整整齐齐站着澹台宗的低阶弟子,这些女修都穿着粉色宫装,身姿婀娜,垂在两肘的纱质飘带随风飞舞,自有一番高门大派的仙家气魄。

  雪殿前的位置是一方白玉高台,分别在南北两方摆放了这对新人几位长辈的坐席,而正中央则是一面巨型大鼓。大鼓的两面上飘着长长的绸条,镶嵌着用东珠和彩贝做的装饰。

  巨鼓四方角上摆着四种姿态不同却栩栩如生的金质莲灯。四盏莲灯的灯芯闪出一道一道小臂高的金光,即使天色还亮着也能远远看到。巨鼓的鼓顶开起一朵巨大的花冠,从那花冠上垂下的金色花梢蜿蜒而下,在鼓面中心行程一龙一凤的祥瑞图案来。

  一身黑衣的人影远远站在云层之上把这些尽收眼底,银白色的眼中一片死寂,看不出任何情绪,半晌,才开口说道:“这里有两个真仙阶的,药都下好了吗?”

  “已经下好了,就在敬天巨鼓上的天灯之中,待得他们点起天灯,药粉便会发作。”另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半空中,仔细去看那张毫无掩饰的脸,竟然是同龙勋一齐消失的魏子清。而再看先前开口的那人,不是龙勋还能有谁。

  “等到天灯燃起,你们就将这群人一网打尽。”龙勋开口说了一句,然后又压低了声音继续施令:“务必找到帝魂碎片,以及,石天轩。”

  “其他人?”魏子清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一双眼睛又望向下方众人。

  “其他人先留着,鬼宗又不是没有地方关人。”龙勋哼笑一声,脸上的表情是从来没有过的死寂,像是完全没有任何生气一样。

  “我们一会儿行动,还望大人不要以身涉险。”魏子清身边走出一个带着面具的瘦弱男人。那男子身形单薄,身穿一件绣着竹叶纹理的暗红色长袍,显得文弱体虚,若不是他此时浮在空中,根本就看不出一丝修者的模样,反而像是个多病的文弱公子一般。

  “十一,你上次诈死逃过一劫,这回休养的如何?”龙勋一双银白的眼睛看了一眼文弱男子,话里依然是死寂一片。

  这文弱男子赫然就是之前石天轩等众人以为死透了的第十一监察使。

  “自然能好好设下一局棋子来。”第十一监察使自手中摸出一枚半黑半白的玉石棋子,在手指中握了一下,再松开时自手中飞出一黑一白两只蝴蝶,然后飞快的没入云层外不见了踪影。

  第十一监察使藏在面具后的声音顿了一下,有些斟酌的出声道:“大人用了火魔教前教主的身体,使神魂能暂时摆脱困神大阵,得来于此亲掌乾坤,可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究竟有何不妥尚还不知,还请大人小心为上,一切以自身安全为主。”

  “十一,你的话有点多了。”用着龙勋身体的人开口,语气里带着威严:“无论如何,我陌天的事情,都在我自己手里。”

  第十一监察使在原地站了一会,拱了拱手,没再出声。

  “我已让人在天仙殿前备好了退路,你们不必担心。”陌天叹了口气,还是说道:“帝魂碎片十分重要,必须将之凑齐,否则天道轨迹就会混乱。”

  放眼看去,他周围站着的,并不只有魏子清和十一监察使,身穿黑衣的众人都将身形掩盖在云层中,只是不时能感受到众人之中不小心流出的一丝异常平稳强大的气息。

  这里竟然每个人都有着令人恐怖的修为,虽没有大成期那么可怖,却几乎全是合体巅峰的水准。

  “大人,敬天巨鼓上的天灯点燃了。”一个略微矮胖的黑衣人出声禀告了一句,然后说道:“是否现在就着手去对付那群围着琼海仙岛的海兽群?”

  “……”陌天正要开口,突然神色一凛,沉声说道:“赶开它们,依照计划全力对付澹台宗众人,不准放过任何一人逃脱。”

  “是!”随着他话音落下,众人齐齐行礼,而他们行礼的对象已经远远化为一道暗色光芒朝着天仙殿的方向赶去。

  “你为什么不说,如果凑不齐,你的四魂就会消散……”第十一监察使看着刚才还站着人的空荡云海,喃喃自语道:“陌天老大,我们绝不会让你就这么消散的!!”

  他的话落在魏子清耳朵里,神色木然的魏子清垂在身侧的那双手颤了颤,最终还是放在腰间的长鞭上,随着众人从天而降,杀入澹台宗——

  “这个地方有古怪,君你小心些。”石天轩抽出背上的‘十方灭’握在手里,与君修言背贴着背站在一片灰色的群山之中。

  方才两人刚走到殿门附近,君修言刚察觉出不妙,还没来得及闪开,就发现两人脚下已经升起一只暗色光圈,随即眼前的景色就天翻地覆,视线重新清晰之后,便已经是眼前这一方灰茫茫的风景了。

  “你也小心。”君修言说话间就准备在两人周身放上一个掩息阵,刚一抬手,就突然闷哼一声,撞在石天轩后背上。

  石天轩一下子急了,一手持着‘十方灭’护在两人身前,扯着君修言朝后方的灰色岩石处退去,两人后背靠着岩石,变成并排面向前方的样子。

  “君,你怎么了?!”石天轩看着咬牙勉强站着的君修言,一双眼睛里全是心急火燎。

  “他怎么了,还要问本座才是。”熟悉又带点不同的声音响起,石天轩立刻扭转视线对上突然出现在眼前不远处的来人,定睛看去,立刻叫出来人的名字:“龙勋?!”

  “他,不是。”君修言抬眼对上对方银白的眼睛,眼睛微眯:“外来者,终于肯出来了。”

  “外来者?不知道我的好徒孙是什么意思。”用着龙勋身体的陌天轻描淡写的挥手击开了石天轩劈砍过来的剑气,脸上死寂的表情此时带了一些兴致:“按辈分讲,龙勋是你的师尊,我就是你的太师父,何来‘外来者’一说?”

  “用着钢笔字,还一定要杀了主角,又教那两个废物傀儡说什么‘升级经验’,此时却不敢承认了?”

  君修言的手指已经不自然地扭曲起来,他立刻切断了神识与龙凤尊的联系,手指一张将不受控制的龙凤尊捏在手中,手掌间亮起一团月光般的银色元气。

  “承认如何?不承认又如何?你能拿本座怎么样?”陌天一双银白的眼睛恍若实质的盯上了君修言握着龙凤尊的手掌,丝毫不带感情的开口:“把帝魂碎片给我。”

  “给你如何?不给你又如何?你能拿我们怎么样?”君修言同样的话反击回去,手中的银光更加灿然,死死地将装着三枚帝魂碎片的龙凤尊握在手中,用元气禁锢住,而心脏中,三颗行星飞快的运转着,补充着本体巨大的消耗。

  石天轩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悄悄抵上了君修言的后背,注入一股纯净的佛修能量。

  虽然杯水车薪,但是他绝对不会让君一个人顶住所有压力。

  “交出帝魂碎片和石天轩,你是我的徒孙,自然留你一命。”陌天全身上下升腾起巨大的黑色雾气,将他的衣摆鼓荡起来,极大的威压朝着两人袭来,一时间,除了两人背后的灰色岩石外,其余的山石全部在同时碎裂成渣。

  “你要走天道剧情,又怎么会留我?真是笑话!”

  君修言的胳膊都不正常的扭曲起来,他一咬牙,黑色妖甲接连亮起四道蓝色光环,将他全身固在其中,稍稍将那压力撑开一瞬,趁此机会,君修言双手齐齐握住龙凤尊,狠狠将之固定在身侧,微微弓起身,将视线与对方的银色眼睛对上。仔细看时,会发现君修言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条条血色暗芒。

  现在对方投鼠忌器,手中的这三枚帝魂碎片是唯一还能让他忌惮的东西,这一线生机要怎么把握,还要从长计议。

  无论是从共鸣着的帝魂碎片,还是从完全脱离他掌控的龙凤尊,君修言第一时间就知道来人的身份,更何况对方本就毫不打算隐瞒身份,张口就称轩辕异是‘徒孙’,也就只有火魔教初代教主,那个自称是‘陌天’的外来者了。

  “你是怎么知道‘天道后续’的?”陌天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个黑发黑甲姿容俊美近妖的徒孙,若有所思的把目光放在对方手上的银色光团上。

  那双白皙修长的手在内外都找上一层水一样凝缩而成的银光,将那手指衬得越发剔透如玉,甚至那光就像是那双手掌散发出的一样,像是摆放考究的精致装饰品。

  竟然让他多年没动过的心脏轻轻跳动了那么一瞬。

  “帝魂碎片告诉你的么?”陌天上前几步,皱起眉峰分析道:“帝魂碎片竟然连‘主角’这样的东西也告诉你了?真是有趣。”

  “你要是再踏前一步,帝魂碎片我便全部体悟吸收。”君修言开口说道,而听到这句话的石天轩暗暗咬牙,一双褐色眸子转了转,若有所思的超君修言眼中深深看了过去,不知道起了什么打算。

  陌天似乎完全没听到一般,又迈出一步。

  “吸收之后我便自爆魔胎,我说到做到。”帝魂碎片是可以被消耗的,这一点在君修言最开始修炼‘荒魂碎片’的时候就已经感受的到。眼前这个男人既然这么在乎‘帝魂碎片’,那么这么说就一定有效。

  不管这个有效期能维持多久,只要能僵持下来。

  君修言眼中的血色悄悄地积攒着。

  “没想到你还真是够疯的,轩辕异。”陌天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对方坚决的态度,倒是没再迈步:“我早该知道,能被‘天道后续’提及的人,不会简单。”

  他说完这句,反而难得的嗤笑一声,伸出一只手在君修言和石天轩两人所在的位置虚虚画了个圈儿,说道:“我在这里等着,你的元气总有消耗干净的时候,你跟我僵持,完全没有任何好处。”

  眼见着君修言的黑甲越来越黯淡,手中的银光也渐渐消散,陌天冷哼一声,身体化为一道残影,左手成爪朝着龙凤尊一挑一勾,那枚红玉戒自君修言牢牢握住的手中强硬的挣脱开来,甚至发出了一连串‘咔啪’的骨裂声。

  仿佛是忍受不住其中的剧痛,君修言闷哼一声紧紧闭上了眼睛,紧扣住牙关将声音没在声道之中。

  “佛佑!!”石天轩在陌天冲上来的那一刻掐准了时机在两人身前罩上一层宛若实质的金光罩子,那罩子并不像‘诸佛令现’那么声势宏大华丽,反而古朴的像是一层阳光。

  不过这层阳光却散发着正大佛性,稳稳不动安如山岳一般护在两人身前。

  然而此时,陌天已经将龙凤尊拿在了手上,两团白金色的帝魂碎片被他从中唤出,然后当即就抬手被他按进了自己的胸膛。

  “哼,虽然你们都是‘天道后续’里提及的人物,但不得不说过于依靠天道的你们,还不如我所炼制的傀儡。”

  “尤其是你,轩辕异。帝魂碎片在你手里这么久,你竟然还是这么一个废物,真是暴殄天物!”

  将两团帝魂碎片收进魂海之后,陌天冷笑着伸手将龙凤尊戴在自己左手的手指上,仿佛是欣赏了一眼这枚戒指优美的弧度,而后顺势一掌拍上了护着两人的那层金色光罩。

  “本座就让你看看,同样的东西,不同人用出来,究竟是多大的差别!”

  他的手掌随着这句话而涌现出来的是宛如天道的威势,比之通天海浪还要来的滔天千万倍。

  “白泽血祭,破碎苍穹!往生之道,开——”

  石天轩撑起的光罩稍稍延阻了半息还多一点才整个的碎裂开来,也多亏了这半息时间,君修言彻底将‘言灵咒诀’全部念完。

  他睁开的双眼中已经血红一片,石天轩看向那双血瞳,竟然发现那眼眶之中并不是什么光芒的颜色,而是真正的血液。

  盛满了血液的眼睛再也看不到眼白和眼瞳的构造,有血液顺着眼眶溢出,在君修言白玉的脸侧划出一道绝美的血痕,一直延伸到秀丽的下巴。

  “竟然妄想凭借血脉之力开出空间通道!”陌天的左掌中倏然飞出数柄金色的扇刃,朝着背后已经旋转开吞吐着云雾的黑色空间的君修言而去。那扇刃脱手而出,快速变化,每一柄竟都有一人大小,手掌一样厚,尖端却比饱饮鲜血的‘十方灭’还来得血气横生。

  “我的徒孙,你之前的血祭是隐藏的很好,本座的确毫无所觉,不过也就只到这一步了!”

  石天轩身为天道后续中的那一人,是可以留着,至于轩辕异,既然在天道后续中他还是要死,那么现在死不死效果都一样。

  “怎么可能让你得逞!!”石天轩的全身乍然变成完全的金色,仿佛一尊罗汉金像一般挡在君修言身前。

  “绝、对,不、会,让、你、动、他!”

  一把巨型扇刃直接插上他的右肋,他的身体忍着惯性狠狠地往前迎去,那扇刃‘噗’的一声透体而过,尖端在他后背蜿蜒出倒刺来,将伤口撕裂的更甚。

  然后是第二把。

  第三把。

  一直到石天轩用整个金身挡住了第四把扇刃,他的腿骨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咔嚓’一声碎裂开来,整个人跟着惯性朝后倒去。

  陌天的力量满含天道,巨大的惯性在没有石天轩的支持下,狠狠击在被他护在身后开启空间通道的君修言身上。君修言的妖甲根本抵抗不住天道之威,还没临身就已经呈蛛网一般破碎,随即从石天轩后背没出的刃尖狠狠地顺着胸膛钉了进去,将两个人穿成一处,被空间通道吞了进去。

  通道合拢,再无声息。

  陌天站在原地,脸上慢慢覆盖出一层寒冰。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语气里已经是死寂的冰渣:“又是你在从中作梗,付轻寒,你果然有异心。”

  剩余的扇刃像是巨大的金色飞鸟一样浮在陌天周身,他一挥手将扇刃全部抹除,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影就已经消失在原地。

  “要不是此行一举收获了两枚帝魂碎片,我需要立刻闭关修补,今日便一定不会留你。”

  那毫无感情的声音里带上了杀意,继而被山风席卷了干净。

  而那只右手,从头至尾朝外凌冽的散发出滔天剑意,与陌天整个人格格不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犹记多情】大人的地雷~~~么么哒~~~

  对于这略肥的一章,小天使们有什么要说的吗?【鬼畜脸盯】l3l4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