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阵法已经融合,却是各自停止运转,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

  君修言拿出那枚灰色的玉符,递给白蔷,“妹子可有什么良策?”

  谈起自己改良玉符阵法的话题,君修言立刻放下帮石天轩攻略后宫的‘闲事’,开始一门心思办起这件提升自己实力的‘正事’。

  白蔷是元婴期的道修,虽然这玉符阵法用的是魔修的手法,但是所谓最了解你的永远都只会是你的对手,一向与魔修为敌的道修应该也会对此有所心得。

  “阵法停止运转?会不会是缺少沟通的媒介?我试试看。”白蔷接过那枚灰色玉符在手上反复看了几遍,伸出手指虚空里比划推演了几下,就从腰间的扣带里拿出一支小巧的朱笔,细致的在玉符表面上写写画画起来。

  笔尖无墨,然而君修言细看过去,发现白蔷走笔却暗含规律。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小玉符的表面,手下笔走龙蛇,不多时额头上就渗出了细汗。

  道修一脉的阵法是通过不同的符文传达天道奥义,以达到最终效果。通常比魔修所布置的那种依靠灵石外物自身灵气维持的阵法所能维系的时间更加长久,不过却对精神力与手指的力道与精准度要求严苛。

  看白蔷的样子,此时她画的这个阵法,等级应该不低。

  君修言第一时间就掏出一枚御风回身符捏在手里,倘若白妹子失败,他也好护住两人。

  “小哥儿,我问过啦,那驼马队……”阿头高着嗓子走过来,被君修言示意了一个噤声,立刻捂了嘴安安静静站在一边。大点其头的表示自己可以先等着。

  “成了,兄长。”白蔷朱笔也没收,献宝似的把手里已经变成深红的玉符递了过去,“若我所料不错,兄长这张符中所含的两个阵法均是雷火属性,且威力不相上下。之所以两个阵法融合之后停止运转,其实是缺了一个转冲灵力的阵法。所以小妹就用我们‘幻兽宗’的‘通灵阵’加以补充维系,果然成功了。”

  “下次试验前记得做好防护准备,万一失败也要能保证不会伤到自己。”

  石天轩可是就在旁边,当着他的面让他家的妹子因为帮自己搞科研受伤了,他还不找自己拼命?

  “知道知道,兄长真是啰嗦。”白蔷挥了挥手,一脸的期待:“我们继续说这个玉符阵法——这玉符中的转冲阵法并不一定拘泥于‘通灵阵’,只要是具有回转灵力功效的阵法都可以替代。不过兄长要是眼下没有什么可用的魔修阵法,我可以把‘通灵阵’教给你。”

  说到最后一句,白妹子的眼里晶光闪闪。

  君修言觉得要是把白蔷放到现代,她一定是个尽职尽责且教学**强烈的万能班主任。

  道修教魔修东西,这已经不是跨专业了,这分明是跨系别的节奏。

  他很想说回转灵力功效的阵法他手上的玉简里有好几个,可是被妹子晶光闪闪的眼睛盯的浑身发毛,君修言一时间没有来得及接话。

  “教阵法?这个简单,我跟……我跟你兄、长很熟嘛,我来教!哈哈。”石天轩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十分及时的补充了他们语言上的空档期。

  刚听到原来白姑娘的武道团的下一个目的地也是克瑶寨的消息,跑来套近乎的石天轩正好听到妹子正在跟禽兽魔修提什么学阵法的事。

  哼,这个禽兽魔修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了萌妹子,我就偏偏不让他如愿。

  阵法嘛,宗门里他也看过几本,到时候指东打西乱说一通,想来这个魔修也不会懂道修的手段,蒙他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我可是把宗门藏书全看过一遍了,阵法这种小事,本专家不在话下。”石天轩笑嘻嘻的站在白蔷对面带着些腼腆的笑的像朵花,“你兄长学阵法的事交给我吧。”

  忽悠人也请专业一点,你们剑气宗上下都是剑气修者,精通阵法的更是没有,整个宗门里有几本基础剑阵就不错了,哪儿来的阵法专家?

  君修言早把石天轩眼里藏着的小心思看的清楚,对他的聒噪熟视无睹,对站在旁边的阿头略带歉意的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个驼马队啊,他们也是要到克瑶寨的,然后我们团长就说哇……”阿头显然被自己的‘偶像’带着歉意的眼神又补了一针鸡血,他激动的开了嗓子滔滔不绝地说起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

  石天轩的嗓门不是不大,但他没到辟谷期,也不好意思光明正大的从玄铁戒里取水喝,所以还是有点儿渴的,此时他声音稍微带了点哑,稍稍偏低。阿头这激动的大嗓门一开,瞬间把石天轩的声音盖了个严严实实。

  “驼马队用他们拉的货当抵押,四六开,武道团收四成,然后带上他们一起去克瑶寨,团里的补给也要共享给他们一份,”阿头事无巨细的说着,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石天轩,“你是个大高手,但是也要吃喝补给的,有红衣贵客在,你可别耍什么小花样,否则你的驼马队……哼。”

  重重的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以示威胁跟不满。

  有君修言给武道团压阵,阿头虽然也把石天轩这个能用飞剑的高手看在眼里,但多多少少也是敢对他流露出一些不满的,他弟弟刚才可是差点死在后者手里。

  这个用飞剑的高手只雇得起驼马队掌鞭,那也说明他是个没钱的。潜龙之野里凡是地位尊贵的高人都不是缺钱的,那也说明这个高手其实并不是地位崇高的‘高人’。

  “就是这样,小哥儿,我刚才让人把你跟令妹子的乌鲁铁牵过来了,就搁在咱们小队里。那驼马队因为有‘高手’,所以被团长插在咱们队,我还得安排人手去。要是还有什么觉着不舒服的地方,告诉我阿头。”

  说完这大个儿的光头队长还颇有深意的瞅了一眼石天轩。

  “你你你你你——”这该死的大个子!!怎么哪方面看都这么气人。

  石天轩郁闷的抓了抓头发,他是很想骂他个狗血淋头啊,可是萌妹子还在一边站着,话说到嘴边就卡了壳儿。

  “关于冲力阵法我已经有了不错的替代品,妹子和……石天轩,不必费神。”对于石天轩,君修言除了名字和‘你’之外实在没想到什么好称呼,又不想跟他牵扯过多用什么昵称,索性直呼其名了。

  “至于道修阵法,我亦是懂一点的。”这句话重点招呼的是石天轩,既然石天轩那么重视他的正宫娘娘,那么他不介意用一些能打击到痴汉的小手段:“素闻‘幻兽宗’知晓百家所长,且又精通各类辅助阵法,为兄也如雷贯耳。听说你们宗门战斗时多依靠灵兽魂魄,战术飘渺难测,然若遇上道修中攻击力最强的剑修一脉,不知妹子又要如何应对?”

  “剑修也分门别类的,”白蔷看了眼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石天轩,说道:“剑修有主修剑阵、剑诀、剑气三种。剑阵主增幅战力,我遇上之后只需以迷阵诱之,以困解困;修剑诀者则多半靠的是神兵之锐与自身体悟的剑法结合,攻击最高,我若遇上,便会挑选可使用分/身的控场型灵兽故布疑阵,伺机而动;至于剑气——”

  看这个石天轩刚才使飞剑的手段,虽然跟她印象中的有些不同,但能看出应该是剑修初期最基础的‘剑气凌霄’这一招,那么他应该是剑修中的剑气修者。

  “至于剑气修者,便是难也不难。”

  “哦?这有什么说法?”君修言起初只是想敲打敲打石天轩,挫一挫他的锐气,没想到白妹子却给他整出一段‘指点江山’出来,这倒让他听出了几分兴趣。

  “若是粗通皮毛,我便可用速度型的灵兽快速接近,快攻破之;若是修为精深,那多半便不予应战了。”

  白蔷摊了摊手一副‘我完全不想打’的模样:“剑气修者的剑气飘渺,攻击距离也远,施展时很难让人察觉,修为精深时,剑气连绵不绝,总会令对手应接不暇疲于应付。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们虽然攻击手段繁多,但是攻击力却并没有剑诀修者锋锐,而且凝聚剑气时也会有半息左右的停顿。”

  说白了就是嫌烦吧。

  君修言觉得自己的心情更好了。

  白妹子的评价真是一如既往的犀利。

  “对了,兄长,这个给你。”白蔷看了站在身边若有所思的石天轩一眼,光明正大的往君修言手里塞了一块硬邦邦的巴掌大小的木牌子。

  “刚才你一道玉符出手敲飞了飞剑,古波尔就来找我,希望我劝你当他们道渊行会的客卿。我觉得兄长初来乍到,有个名正言顺能拿得出手的身份,办事也能顺利不少。道渊行会这样规模稳定、多年不曾动摇根本的,在这里也算是一种实力的象征,每月给其客卿的福利也十分丰厚。况且客卿也只是需要在行会有极大危险的时候施以援手,其他时候完全可以不用理会他们,于是就替兄长你应了下来,这个是客卿的身份牌。”

  白妹子刚说了第一句,君修言就已经猜到最后一句了。

  说实话,道渊行会的客卿身份在潜龙之野里还真是有点分量的,白妹子站在自己立场上的分析也不是全无道理。不过,

  道渊行会的客卿需要在行会有危险的时候施以援手?

  ——呵呵。

  会有boss在炮灰要顺应天命领盒饭的时候跳出来给炮灰加戏么?就算是大型炮灰也还不够格儿。

  君修言觉得这个义务有一天要是真的执行起来,必然会十分微妙有趣。

  不得不说,无论是轩辕异还是自己,冥冥之中还真都是跟主角作对的命。

  “这个客卿我就先当着。”他笑着挑挑眉将那枚深绿色的木牌放在手里把玩了一会,饶有兴致的收进了红玉戒里:“妹子,我之前还真没想到,那个古波尔还有能力代表道渊行会邀请客卿。”

  “兄长是说……我明白了。”白蔷低头盯着鞋尖看了一会儿,仰起脸时已经笑靥如花:“小妹恭喜兄长当了道渊行会的客卿。”

  白妹子又要开始秀演技了。

  作者有话要说:白蔷(嘲讽技能满值):剑气修者攻击距离猥琐,攻击技能神烦,伤害低还是读条帝,我不想跟他们打

  石天轩(抱头蹲下):……

  君修言:哦呀哦呀,身上插满了箭呢,妹子真乃神助攻

  文文竟然入v了,作者君不胜惶恐,谢谢大家的支持,真的很谢谢~~鞠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