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乱世纵歌 > 第十八章 逆鳞
  “只是,只是什么还不从实招来”司徒云空瞥了眼面色苍白的林学民,回头大声呵斥赵长信。

  “有话好说,何必如此剑拔弩张,司徒大人,赤血军亲卫自是军中精锐,其忠君之心更是明鉴,这是无可置疑的。赵大人,你说是吧”看见场面形势不对,李天年赶忙插了句嘴,暗地里瞪了赵长信一眼以作警示。

  赵长信听了有些迟疑,听李天年的口气显然是以君王相压了,倘若此时轻易向悬镜司折服,一来折了军中威严骨气,二来扫了忠君之心。除此之外,将此事公报必会引来林学民的敌视。三方势力的压力,让他不得不思量一二。

  抬头看着司徒云空阴郁的脸,赵长信只感觉一阵山雨欲来之势。前段时间过于早的表现投诚,此时招致大祸。本来就已表现投诚之意,此时众目睽睽之下还要驳司徒云空的颜面,不止是前途未卜,想起司徒云空的狠辣传闻,大汗瞬间淌湿了他的背襟。

  棋差一招,步步是险

  “皇室,皇室衰微是大势。天高地远,他们管不到我。至于军中,反正将军也已经不待见我了,与其被贬做个夫长跟着炽手可热,权势滔天的悬镜司岂不更好。”看着旁边的人潮,赵长信心中打定了主意。

  “启禀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我赤血卫刚来之日,曾有调查到异象发生当日,林府千金恰好就在洞庭湖上玩闹,并且还跳下了水。我们本想展开线人调查,但是林大人交代不想让我等牵涉林府家眷。所以赤血军对此事便并未过多调查,我们听了林府千金的陈述后加上李大人的力保,我等也放松了警惕,可是,可是属下却没料到此事竟然与前朝有如此大的干系”

  “是这样吗林大人。”司徒云空严肃地看着林学民说道。

  “确有此事,林某林某无话可说,任凭大人责罚。”

  “兹事体大,你身为朝廷命官包庇亲属,知法犯法。林大人,枉我还如此关照你,你当真令本官失望”司徒云空装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做足了戏痛骂道。

  人海里,一些人窃窃私语,看着前面低头不语的林学民指指点点了起来。他们忘记了这个县令大人曾经对他们做的点滴美好,而是抱怨起了这该死的异象和前朝之事再次搅乱了他们安逸的生活。

  “这大人,会不会是前朝的奸细啊”

  “我看这家人来了我们昆阳不久,平日里看上去慈善的模样没有像上一任县令肆意妄为,我还以为是个好官造福了我们昆阳。哪想到,背地里也是包庇亲属的狗官,我怀疑啊,他们就是前朝的奸细,早有目的来的。怪不得临时空降了过来。”

  “人心不古啊,我老头子算是看透了。”

  窃窃私语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苏瑾寒看见林若筠愈发难看的脸色,回头大喊着“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老爷只是关心小姐,大家不要这样。”隐隐里话语中已然带了一丝哭腔。

  有些人,给予了物质的满足然而在心灵里却终究是一片荒凉的沙漠。人为己活,舍己为人者,曾有几何

  “小姐的供词里说了些什么”

  “虽有目睹,但入湖后因混乱被乱石击伤昏迷了过去。被林家所养的义子所救。此外,其义子亦参与了此次事件,并有所见闻。”

  “那我要带贵府千金和你的义子回我悬镜司调查,你可有意见林大人。”

  “不可以小姐不能回悬镜司调查,小姐重伤刚好没多久,若你悬镜司施以严刑怎么办”苏瑾寒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对司徒云空说道。

  “我等为陛下办事,此事关乎前朝更是重大。个人牺牲在所难免。你这小儿又懂什么”司徒云空淡淡地说道。

  “司徒大人,我可以接受调查。但是小寒才十岁,尚且年幼。还请大人体谅一二。问询之事我一人即可。”林若筠走上前来,不卑不亢地说道。眼角尚且还带着刚刚的泪痕。

  看着林若筠,司徒云空思忖,权衡了下轻重,考虑到影响的问题便应允了。

  “来人,将林小姐带回司里。由井一亲自负责调查审核下。可别怠慢了林大人的千金。”司徒云空指了指手下的指挥使说道。

  司徒云空麾下青龙卫由于转入隐秘工作,故统一以井为姓,按照地位排序。指挥使身为千户以下最大的官职自是排序为一。

  听到吩咐的井一,挥手示意了下手下的几个执行卫便要来拿人。

  “老爷,老爷,你快想想办法啊”苏瑾寒拉着冥思苦想破局的林学民手喊道。

  林学民额头上大汗淋漓,满脸痛苦地紧紧攥着手,鲜血欲滴。他很清楚此时若是当场抗争,自己和女儿将会遭受更大的灾祸。

  “你先别动,还有转机。你要是现在抗争,那就全完了。”钱塘君通过他心通将话语传了过来。

  “你那么厉害,为什么不上去救救小姐你不是总是自诩为龙王吗快去啊快去啊”苏瑾寒在心里喊道。

  “他们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我,这就是个局为了剪清异党而已。林学民和李天年走的太近了,估计是这两天被查了出来。事情的真相他们根本没有查清,只是栽赃嫁祸罢了。我现在出手保下没事,但是只会让波澜越来愈大。这只是场较量试探,你得沉住气。”

  “我等不了,你们就是自私”

  看见几个执行卫准备将林若筠带走,苏瑾寒冲了上去。

  “你们给我滚不准动小姐”

  苏瑾寒疯了一般的冲了上去,一阵铁拳招呼。

  猝不及防的执行卫受了一拳便被打飞几米之外。出拳如影,怪力上身,只见几个抵挡的执行卫纷纷被打飞落地。纵横间,竟无一手之敌。

  “喝”苏瑾寒搬起身边最近的千斤观赏石雕,“你们谁再敢接近一下试试看我说了,不准动就是不准动。小姐,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语末,苏瑾寒回首说道,语调严肃。

  “黄口小儿”一道疾影掠过,跳上了石雕。“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力气”身穿飞鱼服的一个执行卫高声说道。

  只见天上一颗幽蓝的星辰微闪,一道光柱大小的星辉降临了下来。执行卫跪在石雕上,手上燃起火红的光焰将真元肆无忌惮地释放了出来。

  霎时间,苏瑾寒只感觉身上的负担陡然间犹如山重。咔嚓一声,地面开始下陷了起来。四周地面出现了裂纹,苏瑾寒硬生生被压弯了脊梁,青筋开始暴露了起来。

  苏瑾寒咬着牙,单膝跪地。唇角已经开始流出了血液。难以承载的力量压迫着他的手臂,隐隐发出了骨裂的声音。身上的衣服已然破烂不堪。

  “小姐,你快走啊你你快走啊啊啊啊啊”苏瑾寒红着眼,目眦欲裂。嘴里不住淌着血,似要咬碎牙齿般苦苦支撑着,发出吼叫的声音。

  林若筠看着苏瑾寒一点点被压弯,跪在自己面前看着她。先是脊梁,再是头顶,整个人的身体蜷缩在了一起。双手压在地面上,直接用脊梁顶着身上的石雕,发出虎狼般的嘶吼声带着少年的哭腔。

  背上的衣服已然破碎,原本光滑的皮肤已是皮开肉绽。

  “不要打了住手,住手。我跟你们回去。呜呜”林若筠哭得梨花带雨,跪在地上哀求道。

  那一刻苏瑾寒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废物,看见自己喜欢的女孩跪在自己面前哀求,他心如刀割却无能为力的只能跪在地上哀嚎。像极了一个废物的猴子,不登台面。

  他的脊梁发出吱嘎刺耳的声音,像极了自己曾经无处依靠时居住的破庙木门的声音。他想起那一段苦涩冰冷的日子,自己蜷缩在神台前依偎着蒲垫的日子。他想起自己上街讨饭被人毒打的回忆。

  他不甘他不甘

  自己悲痛了一辈子。本以为苦尽甘来,却终究还是难逃命运的折磨。

  少年有梦,志在佳人

  谁动她一毫,我必如荒间野狗噬咬你一生我不是天上的巨龙,我只是卑微的野狗,谁与她为敌,那么,不死不休

  憎恨,极致的愤怒像洪水般涌上苏瑾寒的心头。他浑身灼热,感觉像是要焚化了一般。身上的红莲开始慵懒地绽放了起来。妖异的花纹从胸膛前逐渐开始扩散,脸上一朵红莲印记出现在额间。

  极致的高温散发了出来,大理石的石料从底部开始变得漆黑。石料内部焦化的声音像鞭炮一样。

  林若筠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的瞳孔突然变成了红色,妖异的花纹带着黑色的元气缠绕在他的身上,红到极致像岩浆一样炽热,又像血液一样流淌,带着点点黑气。

  谁也没有注意到,天边一颗极其遥远的红色星辰开始了第一次的颤动闪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