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乱世纵歌 > 第十一章 何必奔冲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间。
  “千户大人,您都是当下炙手可热的大人物了。怎么还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我是我,莫家是莫家。大人何必玩这无意义的文字游戏来试探莫家的态度呢”

  坐在驴子身上的莫彦从腰间摸出了酒葫芦,仰天喝了口后轻笑道。身上浓浓的酒气,领口上带着点酒渍,看上去是一路骑驴一路饮酒过来的。

  “不不不,称呼莫家是对莫家的尊敬。玉京十二世家之一的莫家,这可是每一个大楚人都会俯首示以敬礼的。公子,还是莫要错怪了我的好意。”司徒云空转动着手中的玉扳指,一脸真挚地说道。

  莫家,这个在自己身上打下了一辈子烙印的家族,在莫彦心里却是百感交集。

  十二世家里每个世家都各有锋芒,姬家把持军政大权,玉家则垄断了整个帝朝的财富贸易,富可敌国,可尽管如此,天下的百姓对他们都只是毁誉参半的评价,唯独莫家除外。

  这是一个自大楚朝开朝起的功勋世家。首代家主莫无忌自开朝太祖起兵起便跟随征战,大大小小战役皆是骁勇善战。燕山一役,为救出被敌军围困的太祖,更是自毁洞虚境实力。通过燃烧修为来硬生生为君王杀出一条血路。

  推翻了雄踞北方的北燕统治后,莫无忌自知终身修为难以寸进,多年征战暗疾不断,跟随起义只会是累赘。于是悄然告别军营,从此隐居山林。

  之后多年,北燕虽亡却更有南方妖族的肆意侵略。为了开万世之太平,立国不久的大楚穷尽国力开始了一场与妖族的十年征战,史称诛妖。而在十年的征战中,一队自称是燕云十八骑的小队脱颖而出。凭借着个个几乎接近洞虚的单兵实力,强势刺杀了妖族多族的高级将领。

  在太祖的一番调查后,燕云十八骑神秘的面纱向世人揭露。十八人皆是出自燕地莫家一脉,子侄叔伯关系。

  原来退隐的老将并未懈怠而是在死前将毕生修道经验,攻伐之法教授于这些晚辈。

  十年后,大楚步入盛世,战事皆熄。这之间燕云十八骑亦是伤亡惨重,只余下几个年纪稍轻的晚辈。太祖为了报答莫家世代恩情从此将皇城禁军金吾,千牛两卫皆付交予莫家掌管。太祖亲笔“千古国士”挂予莫家中堂。

  毫不夸大的说,莫家所率禁军便是帝王的最后一道依仗,而也因此君臣从此生死相依。莫家世世代代效忠于皇室,步入了玉京十二世家之列。

  到了前朝,烈王的莫名死亡直接导致了皇室的衰微,莫家势力亦是有所缩水。虽说仍在十二世家之列,但依然步入了下坡路。

  至于嫡系出身的莫彦,自小收到家族忠君观念的熏陶从五岁起便拜入了帝朝自办的稷下学宫修道,自身杰出的天赋二十年间便步入了出窍圆满之境,离洞虚大能只差一步之遥。

  如今,这是他从学宫结业后加入影卫的第三年,虽说每次任务都是完美完成,但其离经叛道的性格,处事方式却是常常为朝野文官所弹劾。比如多次酗酒过度而错过任务执行期,又或者诛杀反贼时贪污了对方的美酒之类。

  没有人会天生热爱一份不由己的使命,没有谁应该自出生起就必须承担起所谓的义务责任。忠君却不喜高居庙堂,处江湖之远又何尝不能为君分忧

  没有回复司徒云空的话,莫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喝着闷酒。

  “莫公子,我不会妄自揣度莫家的态度,但我却关心你个人在这场游戏中的态度。”这句话,司徒云空并未当面说,而是通过秘卫特务常用的压音传声的方式讲给莫彦听。

  说完,司徒云空转身露出一脸和善的微笑,向过来迎接的林学民三人微微作揖。

  “下官洞庭郡守李天年参见北镇抚司千户大人,我等恭候大人多时。”为首的一身青蓝官袍李天年率先还礼开口。与此同时,向骑在驴上的莫彦再揖示礼。

  “诶,李兄何必如此谦礼。你为一方郡守,我虽为千户,但你我实为平级。彼此皆是大人才是。这是稷下学宫的翘楚,现如今是帝朝影卫的莫彦。”一脸谦和的司徒云空介绍道。

  “今日考虑到是帝朝隐秘机务办理,故唐突邀请二位大人来下官寒舍一会。如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大人见谅。”一边的林学民向二人致礼后,领着众人进了林府。

  尾随其后的赵长信见还未来得及搭话,有些心急,背后的军服隐隐有点汗湿。

  几人到了会厅,林学民招待下人上了些糕点茶水。姗姗来迟的苏瑾寒三人向各位拜了个礼就退到屏风后旁听等待。

  “此次我和莫彦前来乃是受陛下之令分别代表悬镜司和帝朝影卫来查探异变之事。其中李大人所查询记录的相关事宜我在来时的路上已然一一看阅。李大人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退在屏风后的苏瑾寒看着司徒云空好奇地小声说道“这就是传闻中狠辣的千户大人吗看上去挺和蔼的啊。和声和气的。”

  钱塘君不屑地瞥了瞥苏瑾寒“看见他拇指上戴的玉扳指没分分钟都可以要了你的小命”

  “没什么特别啊,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扳指而已啊。”

  “那是一件灵器,虽然以前那玩意是道器级别的,但是经历过那场战争后实力十不存一了而已。灌入真元,扳指可以变化成刀枪剑戟任意形态,虽说灵器级别没多强但胜在出其不意,杀几个星照境跟玩一样。”钱塘君撇撇嘴说道。

  “道器,灵器,很强吗”修道没多久的苏瑾寒好奇问道。一边的林若筠也是无知地看着他。

  “修行者并非人人都具有血脉肉身天赋,为了弥补战斗时的缺陷往往都会在星照境界后借助命星之力和炼器师来打造本命武器。小丫头之前身上的那块玉符就是法器级别,往上就是灵器,道器,仙器之类。对于我来说,没到仙器级别,你俩就是拿着道器在我身上随便砍都砍不伤我的。”

  “至于你们吧,看水平,契合度高的修行者,一件法器就能干掉你们。”钱塘君边说边戏谑地看着苏瑾寒。

  想起自己在洞庭湖下想用一把普通的朴刀割开钱塘君的皮肤取血,苏瑾寒一阵羞愧尴尬。

  “这两天我派人下去查探了下洞庭湖,除了发现一堆青铜废墟一无所获。”李天年补充道。

  考虑到如今局势的复杂变化,悬镜司这边千户大人的亲来。李天年意识到这件事背后的凶险异常,有意想暂息事端,静观变化。

  却不曾想,刚来的司徒云空似有准备般如此强势“哦是吗李大人可能不知道,做我们这行,可是细心当头。一个细微的地方往往能发现敌人致命的缺陷。此事,不急,不急。我们悬镜司还得好好查查。”

  “那是,那是。李某一介文官出身自是比不上悬镜司来得权威。大人教训的是。”李天年看着司徒云空看似和蔼亲切的样子,陪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