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乱世纵歌 > 第四章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踏入青铜门的第一步,苏瑾寒第一印象便是大。

  大而空旷除了能呼吸到幽闭多年的空气便一无所有,当真是一览无遗。

  至于之前的想象纯粹多余,没有残暴虚弱的巨龙又或是出乎意料的枷锁封印,一个身着白衣的身影用着无可挑剔的礼仪跪坐在正前方,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这个自称钱塘君的男子眉目如星,鼻勾如月,唇红齿白的一脸书生相,看起来就像苏瑾寒在大楚诗会上所见过的的文人骚客。

  倘若腰间再环玉佩囊,手上拿着把用簪花小楷写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折扇,说是浊世而来的翩翩公子也不为过。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完美无缺之人,却出现在洞庭湖下幽深的宫殿里还亲切地问候你时,任谁都觉得诡异,甚至毛骨悚然。

  然而男子却并未觉察到苏瑾寒的警惕,而是继续温和的看着他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这是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教我的一句诗。如你所想,我不是人类,这首诗我也是过了很多年才明白。对了,你可以称呼我为钱塘君,我知道你此行有众多疑惑,但遗憾的是我有故事你却无酒,我只能回答你一些简单的问题。”钱塘君一脸歉意地说道。

  看着面前的男子,苏瑾寒有着千言万语想问,比如湖下异动,进来时的熟悉感,二十八星宿阵法等等问题,可当他想起门口的雕文画壁时,他意识到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门口的画壁是真是假,你是不是真的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苏瑾寒缓缓地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眼神希冀地看着他。

  钱塘君看着认真的苏瑾寒,觉得有些出乎意料。

  “一半一半,我杀了些人但并没有那么夸张,这是两族多年的宿仇,你应该坦然去接受。”钱塘君轻描淡写地解释道,但不知为何却在最后强调着让苏瑾寒一个普通的少年去坦然接受这段血腥的历史。

  于钱塘君而言,这就好像面对着一个盖世魔王,然后他反来问你为什么杀人一样好笑,钱塘君看着这个故友只觉得陌生了起来,但想到如今的他却又释然。

  “你叫我坦然接受,我怎么接受,那是活生生的人命啊”苏瑾寒愤怒地看着他,只觉得后悔来到此地。

  钱塘君心里暗自想到,你也懂得什么是生命吗我的老朋友啊钱塘君一脸头疼的看着他当真无奈,不断揉着自己太阳穴苦笑。

  两人的谈话尚未开始多少,突然一阵地动山摇,整个青铜宫殿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门口青铜制的人鱼长灯的烛光在摇晃下斜成乱束,灯油轻轻地炸出了平静多年的第一道声响。

  钱塘君皱着眉站起身来“青铜城快要毁掉了,你跟我赶快出去。有什么话日后再说。”

  说完一双大手便向苏瑾寒抓来,提起苏瑾寒向外飞去。

  “等等,怎么就要毁掉了,你跟我一起出去,不行不行,放你出去那世界都要毁灭了。”苏瑾寒被夹在身下不停地摇头大叫。

  “别闹了,我就这最后一点真元了。出不去我俩都得死。青铜宫殿的坍塌意味着护体法阵的结束,你进来时误打误撞的破了二十八星宿阵,又打开了青铜门,当年设计青铜宫殿的那人早就算好了,一旦禁制打破宫殿便会自毁来彻底阻止我返回人间。你刚刚破的只不过是二十八星宿的迷阵之部,现在它才算是真正的被唤醒。”钱塘君鼓荡起体内残存的真元,突然止步看着前方灭世之景色。

  只见之前的四方墙正从青石板铺的地面上拔出,剧烈的灵力波动振荡着青铜宫殿。

  此时倘若冰湖上有人便能看见从东方苍龙七宿的角位起,依次连接亢、氐、房、心、尾、箕,从东方起,西方落。周天二十八星宿串联成线,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星辰之力被勾引以超越光速的速度直射洞庭湖面。

  龙兴年间史上最大的一次星辰勾引正在发生与此同时四方强者皆观望着神迹的出现。

  帝朝观星楼上,身着玄黑沧海龙袍,头戴紫金帝冠的身影缓步走来看着风云变幻的东南方向,

  “朕的帝朝终究还是藏着些不为所知的秘密啊来人,持朕口谕,通知钦天监的人还有帝国影卫替朕好好查查,予洞庭郡守李天年铜节允以调兵,冠军侯姬离持右才虎符辅佐给予军事支持,必要时允许先斩后奏之权。”说完,大楚帝王挥手示意众人退下,独自倚拍着沉香阑干,手指发白地紧握着

  “楚亡周兴,祸起东南。龙兴龙亡,天命当此。百世惊变,乱世纵歌”楚帝子离想着前朝烈王国师死前的一段话,心中沉重。

  他看着敬仰的三朝国师苍老的脸,在床榻前听完最后一段观星预言。

  一段段观星预言见证着楚伐百越的凯旋,平息江南士族的叛乱,见证着帝朝的崛起盛世,可最终它终究迎来结局,同时带来的还有紫微帝星的转移恶讯,大楚覆灭的谶言。

  他试着欺骗自己,可随时间的推移,帝国的衰弱腐烂他比谁都能感受到,那从根基起的腐烂气息是大楚梦魇的开始,而他,看见了结局却无法阻止正在发生的一切。

  冰湖上勾连的星辰之力穿透过冰层,从四面八方汇集到湖底青铜宫殿里,力量分明地分成两股。

  一股加速着宫殿的坍塌,另一股则负责给二十八星宿阵力量,四方墙像瞬间被激活一样绽放出耀眼的圣光在四象位上困住钱塘君二人,一道巨大的结界形成并同时在不断缩小,向下方的青铜宫殿方向迫近。

  它试图困死并埋葬他们

  短短时间里,苏瑾寒已经感受到那迫人的压力,在有限的时间倘若无法挣脱便可能沦落成肉饼的结局同时被埋葬在倒塌的青铜宫殿下,永难见天日。

  身旁的钱塘君神色无比严峻

  “他是故意放你进来的,我身为钱塘江龙王,江水不灭,龙王不死。千年前他无法彻底杀死我,于是造了这座宫殿困住我。可宫殿的力量在岁月里会不断衰弱,我身有伤势始终难愈。这是它最后一搏,趁我虚弱时设局放你进来并同时激活阵法的全部力量,一箭双雕。”钱塘君苦涩地回头看着苏瑾寒笑了笑。

  “退开吧,小子,他算得这么清楚,可他终究忽略了一点,我不是一个人,倘若他只是打着我的主意我可能会放弃,毕竟已然困了这么多年。

  但如今我只能玩命了,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我可不想给老友开了扇鬼门关呢。”斜射的阳光打在钱塘君白皙的脸上,他喃喃地说着最后一句。

  原本清澈的双眼突然变成一黑一白,身边的苏瑾寒能够感受到此时他高大身躯里可怖力量的爆发。

  他的衣袖振荡地猎猎生响,一阵龙吟从嘴里发出,那不羁的狂傲此时才真正展现出来。

  不知为何苏瑾寒却只觉得似曾相识,在某一段幽暗的岁月里他亦是如此,无畏而勇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