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龙图案卷集 > 第448章 斩鬼剑
  赵祯走出御书房,站在院中,仰起脸,眼看着空中的那一道惹眼的裂缝碎裂成冰渣坠落。

  不止赵祯在看,开封城的百姓也在看,众人此时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天空会裂开?某种天谴么?

  然而……伴随着半空中盘旋的海龙发出的一声长鸣,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裂缝之中窜了出来……湛蓝无云的天空中,一红一白两个身影同时追着黑影而去。

  赵祯仰着脸看了一会儿就回头,看已经被公孙包扎好了手伤,站在自己身后看天空的南宫。

  做皇帝的,一生都在招揽人才,希望人才能为他卖命。所谓的卖命,是建立在买命的前提下的……然而人命是不能也不应该买卖的,所以想有人为你卖命本身就是一种荒唐的想法。

  那究竟是什么让别人心甘情愿为你奉上性命呢?连普通人都很难,更何况是身怀绝技的武人,亦或是心高气傲的侠客?

  赵祯将视线从南宫身上收回——南宫纪会为他死,除了他的职责之外,还因为这几十年在一起的情义。人命真的很贵,二十多年的深厚情义才能换来赴汤蹈火和舍生忘死。所以妄图去用名和利收买一个高傲的江湖人,是多么愚蠢的事情啊。

  展昭和白玉堂的身影已经超出了赵祯的视线范围,很多会功夫的侍卫都上了屋顶继续看。

  赵祯看着天空——练武之人追求的究竟是什么呢?特别是像展昭和白玉堂那样高手,又或者是天尊和殷候那样的圣人,他们在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赵祯因为认识了天尊和殷候,又因为好奇他们能教出展昭和白玉堂这样的人,而对武林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听了很多江湖故事之后,问过南宫纪,像殷候、天尊他们那些经历了那么多痛苦背负了那么多债的人,还有什么追求么?

  南宫答不上来,不过戈青倒是给了他一个答案。

  这个天山派的小徒弟告诉他,天尊曾经在天山之巅的破天石上写下过一句话,也是他给天山派的唯一训诫,“练武之人,身死,而心在、心死、则志永存。”

  据说小戈青每晚睡觉说梦话都在念这句,赵祯也是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开始,放弃了招揽江湖人的想法……

  就好像今天展昭和白玉堂救他的命,捉拿那个刺客一样,他们追求和维护的,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与皇权名利,一点关系都没有。

  ……

  那个黑色的人影快速往皇城外的方向逃窜。

  展昭和白玉堂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追赶。展昭就像是一只鹞鹰一样在空中掠过,白玉堂则是几乎贴着开封城的屋顶像游移在墙上的影子一样,两人的速度显然快于那黑影,因此越追越近。

  开封城百姓不少因为仰着脸看而摔得四仰八叉。

  好多人都意识到这是又有高手犯事儿了,于是纷纷往城外跑,去看打架。

  赵普的一众影卫们也紧随而去,但是众人的轻功要紧跟前方两人实在是太费劲了。

  紫影追了一路,边对身旁赭影道,“展昭真他娘不是人啊,这种轻功完全不讲道理!”

  赭影也跟得费劲,那一头黑影和白影也没好到哪儿去,好几次差点从房顶上掉下去。他俩跟的是白玉堂,如果说展昭的燕子飞是玄妙,那相对的如影随形就是最普通的轻功加上最快的速度和最纯正的内力……没那点儿本事的人要追赶的接过就是自己的脚绊死自己。

  最后,几个影卫都放弃了,停下喘口气再追。

  此时,就见展昭已经一跃窜到了那黑衣人的前方,站在城门最上层一根高高的旗杆上,那黑衣人在城墙前的屋顶上停住,一眼看到前方的去路已经被展昭挡住,就回头。

  可白玉堂已也经站在了他身后不远处的屋顶上,拦住了后路。

  黑衣人似乎并不想跟二人交战,一转身想从左边走,但是左边的城墙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霖夜火刚才就在城门口的位置,早就等着了。

  黑衣人又往右方撤了一步,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右侧的一座塔尖上。

  众影卫都吐舌头——赵普什么时候到的?

  就在黑衣人被困在屋顶上的时候,展昭脚下的开封城门四门打开,从城门外涌入大量的皇城军,几位年轻的将领分别领着四队人马将那座小楼围住,官兵们将附近的居民有序撤离。

  开封城门外,欧阳少征扛着他那根冰铁棍,走了进来,“老子第一天上任哪个触我霉头?!“

  将兵铁棍往地上一竖,地面震颤。

  火麒麟仰起脸看了看那黑衣人,笑了一声,“就你一个人?”

  黑衣人站在原地没动,看了欧阳少征一眼。

  欧阳乐了,指了指周围,“你自己挑一个吧。”

  众人明白欧阳少征的意思,不以多打少,这里那么多高手,让他自己挑一个来单挑。

  此时,所有人都看清了这个躲在“天空”中的黑衣人的真面目。

  这人并不是单纯地一身黑衣,在黑衣外,还照着一个“笼子”。所谓的笼子,是用黑色金属做成的铠甲。这套铠甲十分古怪,就好像是人骨一样,将人全身一层层扣住,又好像是被几只黑色的大蜘蛛给包住了一样。那人的脸部缠满了绷带,看不出长相,也罩着一个横向纹理的黑色头罩,所以感觉整个人都被关在一个人形的黑色铁笼子里。

  那人听到欧阳少征的话,抬起了头,站直之后,扫视四周。

  此人身高大概和展昭白玉堂他们差不多,从身形看年纪应该也差不多,内力很高,武功很邪门。

  远处屋顶上,殷候和天尊他们正看着,就见一把梯子出现在屋檐附近,公孙爬了上来。

  早就被小良子抗上来的小四子去拽他爹。

  公孙上了屋顶就问,“怎么样了?”

  “还没开始打呢。”陆天寒道。

  天尊拽拽殷候,“你猜他挑谁?”

  殷候无奈看了天尊一眼,“你看到那套盔甲了?”

  天尊笑嘻嘻点头。

  陆天寒也皱眉,“但是身材很明显不是兵蛛王。”

  “后人吧?”殷候问。

  天尊感慨,“哎呀,果然江山代有祸害出,一代新害换旧害啊,兵蛛王自己坏种,后人也不像好人啊。”

  “兵蛛王?”

  众人正聊着,赵祯也顺着梯子爬了上来,走到屋顶上,看远处,边问众人,“他是什么人?与我赵氏皇族有仇怨?”

  天尊瞧了瞧赵祯,见他神情严肃,就伸手拍了拍他肩膀,“别介意别介意,跟你赵氏皇族有仇怨的多了去了,不多他一个。”

  赵祯无奈地叹了口气,天尊这话说得还真不假。

  “看看他挑谁,大概就能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兵蛛王的后人了。”陆天寒道。

  天尊和殷候都点头。

  “他会挑赵普么?”公孙有些紧张,“他不是恨赵氏子孙……”

  赵祯也微微皱眉,那么多江湖高手,没理由让赵普去对敌,赵普是留着打仗的啊。

  殷候却是摇了摇头,“他如果真是兵蛛王之后,那么他只可能挑一个人……”

  话没说完,就见那黑衣人突然从身背后抽出了一样东西,就见是一把短剑。

  他伸手将短剑在空中抡了个圈之后竖在眼前,短剑的下边竟然落出了一把长剑……于是,他手中拿着一把古怪的剑,上下两头,上边短下边长,剑柄在中间。

  小四子坐在公孙腿上,好奇地问,“爹爹那种是什么兵器?”

  “嗯……”公孙歪着头,他没少在赵普军营走动,看过的兵器不少,但是这种还是头一次看见。作为一个外行人,公孙困惑地看着那个兵器,“这样不会伤到自己的么?”

  天尊被公孙这话逗乐了,殷候道,“这兵器也是兵蛛王的,两生剑。”

  “两生剑……”公孙念了一遍,正想问问这兵器什么来头……

  “爹爹你看呀。”小四子突然伸手一指前方。

  公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那黑衣人手中拿着剑,伸手对着一个方向,而在他正前方的,是站在城楼旗杆上的,展昭。

  众人都挑眉——他这是挑展昭来对战的意思么?

  陆天寒低声道,“看来果真是没错了。”

  殷候和天尊都点头。

  公孙不解,“他为什么挑展昭来单挑?”

  “兵蛛王的后人就算要死,也一定会在死前跟展昭分个高下吧。”天尊道,“因为当年兵蛛王就是败在殷候老鬼手下的。如果当年他赢了,那天下第一魔头的名号应该就是他的了。”

  公孙听完惊讶,“有人在抢这种名号么?”

  殷候嘴角抽了抽,“好像谁稀罕这名头似的。”

  天尊忍笑,边问殷候,“你跟你家猫崽子讲过对付两生剑的方法没?”

  殷候一耸肩,其实众人也猜到了,以殷候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告诉展昭这种事情。

  “可是兵蛛王不见得没跟后人讲过当年跟你打的经验。”陆天寒看了看殷候,“那小子掌握了那么多种内力,就可见是有所准备。”

  “那又怎么样。”殷候无所谓地说了一句,“当年我打他老子的时候不是一样没准备?”

  殷候抱着胳膊,点头,“倒也是”随后又提醒殷候,“这个貌似不是儿子辈的吧?他死了有些年头了,估计跟你家猫崽子一样,是孙辈了。”

  殷候点了点头。

  ……

  而此时,对峙中的众人也看到了那黑衣人做出的选择,都疑惑。

  其实展昭、白玉堂、赵普、霖夜火,哪个都不好对付。

  众人都知道此人跟赵氏皇族有仇怨,因此都觉得他可能会找赵普单挑。

  赵普好久没打架了,这次兴致勃勃就想干一架。另外,刚才这小子行刺差点得逞还伤了南宫纪。虽说他跟南宫不像跟欧阳他们那么是把兄弟,但那也是从小一块儿长起来的好弟兄,这小子太阴险了赵普看他很不顺眼。

  可赵普连新亭侯都扛肩上了,那小子却选了展昭来单挑。

  九王爷心说——得!等展昭打完渣都不剩了,自己还怎么过瘾?

  一旁众多影卫则是松了口气,赵普打架倒是没输过,不过这份心操不起啊,还是让展昭解决了那怪人比较妥当。

  霖夜火蹲在对面城楼上,跟只小狗似的,双手托着下巴歪着头,“难道是展昭看起来最老实?所以他是看脸挑的人?”

  他所在的城墙下边,邹良抱着胳膊靠在墙边,看了看上方对峙的两人——从刚才展昭追黑衣人然后抄到他前边拦住他去路的身手,他应该知道展昭不是好对付的。

  白玉堂站在那黑衣人身后的地方,注意到的,却是与别人不同的细节——那黑衣人的站姿……

  白玉堂看到他手中的两生剑,就微微皱眉——因为他听过一个说法,两生剑是剑的克星。兵器和兵器之间有一种相生相克的说法,而对于练到至高境界的高手来说,内力或者功夫上的缺陷可以用兵器的相克来补足。

  会注意到这人的站姿,是因为白玉堂比任何人都了解展昭的功夫。作为练武之人,白玉堂自然也考虑过跟展昭过招的时候最好采取的是什么方法。作为武功接近的人,往往第一招的出其不意比所有都重要。白玉堂在经过多年对展昭的观察后,知道跟展昭对战的时候哪一种起势是让他最头痛,也是对自己最有利的……就是眼前黑衣人的这种站姿。

  于是,五爷得出的结论是,这黑衣人无论是谁,他早就研究过展昭的功夫,是有备而来的。

  展昭此时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无害,他打量了一下那黑衣人,无论是站姿、打扮、身上的盔甲以及那把惹眼的两生剑,都没有让展昭的视线停留,最终,展昭直视黑衣人头盔以及绷带缝隙之间的那双眼睛。

  两厢对视,展昭问,“怎么称呼?”

  黑衣人开口,是低哑的嗓音,“兵戊。”

  远处,殷候和天尊对视了一眼——果然。

  展昭又看了看他,随后淡淡一笑,将巨阙交到右手,左手握住剑把。

  众人都一愣,霖夜火摸了摸下巴,“展昭不是右手剑么?”

  邹良也不解。

  赵普靠着新亭侯,看了看白玉堂,就见白玉堂也有一瞬间的怔愣,但很快就放松了下来。

  “哈哈……”

  远处,天尊蹲在屋顶上拍手,“果然是亲生的!”

  赵祯和公孙都疑惑,“怎么了?”

  陆天寒道,“当年殷候就是用反手剑赢的兵蛛王。”

  公孙惊讶,“这样……也可以啊?”

  殷候笑了笑,“所谓的克星不过是让对方觉得别扭而已,那反制之道就是你想让我别扭,我就让你更别扭。”

  “可是……左右手互换不会不方便么?”赵祯问。

  “展昭和老鬼一样,穴位都可以移,换只手算什么。”天尊一挑眉,示意众人看前方。

  就见展昭突然一抬头,眼中的杀气看得众人心里“咯噔”一下,随后是寒光一闪,展昭竟然先出了剑。

  白玉堂微一挑眉,那贼猫果然注意到了兵戊脚的姿势,对付先发制人的最好方法自然就是,先发制人!

  陆天寒无奈摇头,天尊乐得直拍手,“好像!连表情都一样的……要命,好好玩!”

  殷候也有些感慨,都说展昭不像他,可是这外孙有时候一举一动甚至想事情的方法都跟他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展昭出剑前三招看得霖夜火嘴巴张得老大,这该多别扭啊,每一招都是反的。

  赵普歪着头觉得展昭连姿势都是反的,怎么看怎么别扭。

  果然,兵戊被展昭打了个措手不及,连着退了几步之后,展昭忽然一闪身,毫不客气地一脚……

  “来啦!”小四子一拍手!

  小良子蹦了起来,“展昭独创!踩脸脚!”

  再看,就见展昭一脚踩住了兵戊的脸,内力一送,兵戊飞出去多远。

  兵戊在空中几个翻滚之后,一躬身,剑插住屋顶的瓦片,退出去几步,单膝一点底,稳住身形,再抬眼看展昭,眼里杀气满满,显然……展昭满怀恶意的这一个下马威把他的脾气斗起来了。

  展昭将巨阙背在身后,含笑看了看不远处单膝跪地的兵戊,摆了摆手,“免礼免礼,刚见面干嘛行那么大礼。”

  ……

  赵祯和公孙就听到陆天寒忍不住“噗”了一声,天尊乐得捶屋顶。

  连殷候都张大了嘴一脸的惊讶——因为展昭说的几句挑衅的话,都跟自己当年说的一字不差。

  展昭的话音落下,众人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内力,以及极强的寒气四溢。

  霖夜火托着下巴点头,“喔,经不起挑衅哦。”

  赵普也好奇,展昭先发制人却不求速战速决,而是挑起对方的怒火,目的何在呢?

  “朕不明白。”赵祯转过脸问殷候,“展护卫这么做,目的何在?”

  “目的很简单……”

  殷候话刚说完,众人感觉到一股异常强大的内劲袭来,和兵戊的内劲碰撞后,瞬间飞沙走石。

  赵普和霖夜火都看展昭——好强的内力。

  殷候满意地点了点头,“将对方最强的能力激发出来,再赢他,才叫真正的赢。”

  殷候话音一落,就见展昭忽然双手舒展横剑于眼前,巨阙还鞘,平推向前,左手前、右手后、巨阙推到与眼睛持平的位置后,定住。

  众人惊讶——没见展昭用过这剑术。

  小良子突然跳了起来,一拽殷候,“老爷子,是不是那个!”

  殷候点了点头,“应该是……”

  赵祯和公孙同时问,“哪个?”

  “很久没见过了,号称天下第一剑术的斩鬼剑。”天尊说着,突然有些好奇,回头问殷候,“你不是说没教他么?”

  殷候抱着胳膊看着前方,良久,回答,“我的确没教过他。”

  陆天寒一惊“那他怎么会?”

  殷候想了想,道,“因为是亲生的吧。”

  众人都看着殷候。

  殷候无所谓地一耸肩,“反正当年我也是自己想出来的,就在他这点年纪。”说完,一笑,“看看哪套更厉害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