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昭等人在陆雪儿的带领下,到了屠云峰的山脚。

  站在山下仰起脸看,众人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屠云峰究竟是有多高。

  萧良仰着脸,仰得脖子都酸了,直接朝后边栽倒,被身后的展昭接住。

  赵普皱着眉头,“这山也太难攀了吧?有些离谱!”

  欧阳也点头。

  众人面面相觑。

  包延一个劲摆手,“哎呀不要上去,看着就危险!”

  太师和包大人难得很同步地点头。

  天尊瞧了瞧身边的展昭和白玉堂,两人正仰着脸望着山峰呢,也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总之,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与此同时,众人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像是有什么人在叫,声音由远及近。

  “散开!”

  展昭突然喊了一声,赵普一拽公孙闪到一旁。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众人看清楚了,一个人正从山上掉下来。

  “要死了!”欧阳喊了一声,心说这下来不摔成肉饼了?

  庞煜和包延就是一闭眼。

  不过那人摔到快接近地面的时候,突然被挂住了一样,往上一弹,随后,又掉下来,众人才看清楚,原来身上有绑绳。

  如是弹了几下,最后就见那人“嘭”一声,摔到了地上,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看着山顶,边喘气。

  他腰间有一根绳索,已经崩断了,手上有攀山的工具,看着样子功夫不错——可见是想爬山上去,但是失败了。

  众人都看着他。

  陆凌儿凑过去,用脚尖踢了踢他,“哎,小鬼,你怎么上去的?”

  陆凌儿叫“小鬼”是有理由的,那是个看着十六七岁的少年,穿着一件驼色的衣服,身上都是登山的装备,也不知道他哪儿拾掇的,样子挺怪异。

  这少年眉清目秀的,长得是不错的,大眼睛重眉毛娃娃脸,还有一头红色的头发。

  众人都下意识地看了看欧阳少征,好像!

  欧阳搔了搔头,不解地看那少年。

  身边,龙乔广问他,“私生子?”

  欧阳一脚踹他。

  龙乔广拍着裤子上的鞋印,嘀咕,“不觉得很像么?不是私生子也是兄弟什么的或者是失散多年的那什么……”

  “那什么你个头!”欧阳少征撇嘴,问那少年,“你谁啊?”

  公孙上前检查了一下他的胳膊腿,发现没摔伤。

  少年站了起来,拍着身上的尘土,见众人问,就道,“我叫屾岘( shēnxiàn)

  众人都愣了愣,歪头,“神仙?”

  “不是啦!”少年跺脚,“双山屾,山见岘!”

  众人都皱眉——怎么名字这么怪的啊?

  倒是一旁的陆天寒微微皱了皱眉,“姓屾?”

  天尊和无沙也对视了一眼,脸上神情有些奇妙。

  展昭和白玉堂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一点,纳闷,姓屾怎么了?

  “你怎么上去的?”

  这时,陆雪儿开口问他,“上去很危险的,你家里大人呢?”

  屾岘转眼看她,本来脸上没什么好气,不过看了一眼之后傻眼了,随后捧脸,“哇!神仙姐姐!”

  陆雪儿眨眨眼。

  一旁白夏眯起眼睛。

  “姐姐嫁人了没?”屾岘凑过去就问。

  陆雪儿伸手一搂白玉堂的胳膊,指了指他,开口,“我儿子!”

  !!屾岘张大了嘴,良久,问白玉堂,“你介不介意有个比你小的爹……噗……”

  话没说完,白玉堂一脚踩他面门,把他踩对面山壁上了。

  众人一咧嘴——哎呀!好痛的感觉!

  展昭摇头——这就叫作死啊!

  欧阳也点头——色字头上一把刀!

  屾岘揉着流鼻血的鼻子,扁嘴看着白玉堂。

  一旁陆雪儿笑眯眯挽着白夏的胳膊,道,“我相公。”

  白夏斜了那少年一眼。

  少年蹲在山下画圈圈,“讨厌,大美人果然都嫁人了……”

  这时,就听展昭问他,“你一个人爬上山去干嘛?”

  屾岘瞧了瞧展昭,觉得长得挺顺眼的,起码比凶神恶煞的白玉堂顺眼,就道,“我要上山顶找点东西。”

  众人都不解。

  展昭问,“那你找到了没?”

  “我没上到顶上,可恶啊,就差了一点点!”少年捡起断了的绳索。

  赵普忍不住问他,“你爬了多久?”

  “昨晚上开始的!”屾岘一脸懊恼,“就差一点点,上边山峰突然回转了,好凶险!当年天尊真的飞上去的?”

  “是啊。”

  屾岘话说完,天尊点了点头,“那种突出的山石总共有十三块,你碰到的那块只是第一块,后边的更加凶险。从那里掉下来的人起码几百个,而且都是武林高手,你没死已经很命大了。”

  屾岘愣了愣,望着天尊,双眼上下打量了一下,看着他一头银色的长发,惊叫,“你是天尊!天尊我是……”

  天尊点了点头,“我知道,屾崎的后人么。”

  “嗯!”少年点头,“屾崎是我太爷,不过我只听过他的事情,没见过他,他老早过世了。”

  天尊微微皱眉。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众人也有些好奇,天尊难得那么清醒,连这么“老早”的事情都记得。

  白玉堂见陆天寒和无沙都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挺为难的样子,也有些疑惑,于是问陆天寒,“谁啊?”

  陆天寒犹豫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时,就听到身后山脚下传来了脚步声,与此同时,一个声音传来,“屾崎是百年前一个江湖人,黑道的,天分很高,武功也好,原本是黑道的希望,但是死在了一个人的手上。

  说话间,众人就看到几个江湖人走了上来,其中一个众人都认识,是乾悦,不过说话的并不是他,而是一个老头儿。

  那老头看着十分苍老,目测七八十岁吧,干瘦精悍,手里拿着一根蛇形拐杖,黑金质地,感觉十分古朴沉重。

  看到那拐杖,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

  无沙和陆天寒也是一挑眉。

  那个老头身后,跟着另一个年轻人,二十多岁年纪,背着一把刀,很沉稳的感觉。

  霖夜火歪着头看了看那蛇头拐杖,问他师父,“八怪里边的蛇老怪么?”

  无沙点了点头。

  “呵呵,不愧是火凤堂堂主,很有见识么。”老头笑了笑,“不过小朋友要懂规矩,要叫佘前辈。”

  在场江湖人都知道,此人姓佘,叫佘云,是当年江湖八怪里的一个,功夫非常好,也是武林至尊的级别,论年纪,百岁开外了。

  霖夜火笑了笑,没说话,也没叫他一声前辈。

  佘老头瞄了他一眼,突然冷笑了一声。

  随着他的笑声,就见他身后那年轻人突然一闪身……

  就一瞬间,那年轻人已经闪到了霖夜火跟前,背上的刀也到了手上,不言不语一刀向霖夜火砍了下来。

  霖夜火就站在山边,手上抱着他的小狗,没动弹,连瞧都没瞧他一眼。

  与此同时,就听到“当”一声巨响。

  那年轻人一刀,砍在了一个黑色的盾牌上……

  年轻人微微一皱眉,退后一步。

  盾牌缓缓移下,夙青挡在霖夜火前面,冷眼看着那年轻人。

  “冥盾……”那年轻人瞧了夙青一眼。

  夙青撤了盾,回到霖夜火身后。

  众人这会儿才觉得霖夜火有点火凤堂堂主的气派了……其实火凤堂那几个副堂主都是相当的干练能干的,霖夜火功夫也是好的,人也聪明,就是不知道性格怎么搞的,实在不靠谱。

  霖夜火抱着的那只小狗,扭脸看着那个年轻人,微微地皱着鼻子,呲出牙。

  众人失笑,这小狗,奶牙估计刚刚换掉,倒是脾气不小,知道护主人。

  霖夜火欣慰地蹭了蹭小狗,“哑巴你果然是爱我的!”

  众人无语,真同情火凤堂那一群高手。

  邹良抚了抚额头。

  “别躲在盾牌后边。”那年轻人一闪身……又一刀。

  只是这次,刀没被冥盾挡住,而是一把黑色的破刀挡住了他。

  年轻人退后一步,皱眉,“破天刀。”

  只见此时,邹良拿着刀挡住了他刚才砍向霖夜火的一刀。

  霖夜火瞄了他一眼。

  赵普摸了摸下巴——邹良难得管一回闲事啊。

  这时,就见霖夜火拍了拍邹良肩膀,“哎,哑巴。”

  众人眨眨眼——又哑巴?

  “抱着哑巴。”霖夜火将小狗塞给邹良。

  众人嘴角抽了抽——到底哪个哑巴?

  霖夜火走到山边,笑着看那年轻人,问,“要不要再试试?”

  年轻人双手握刀,竖在眼前,目露凶光。

  乾悦和佘云也不去拦阻他,似乎是由得他挑战霖夜火。

  正在这时,那个叫屾岘的少年突然一闪,到了霖夜火跟前阻止那年轻人,“等下!”

  那人一愣。

  霖夜火也不解,这少年不是他们那边的么?

  这时,就见少年回头瞧了瞧霖夜火,笑眯眯问,“神仙姐姐?”

  霖夜火嘴角抽了抽,众人都忍不住“噗”了一声。

  随后,就见霖夜火蹦起来踩他,“姐你个头啊!老子是纯爷们!”

  就在霖夜火痛踩那没眼力的少年时……突然,一直在他身后的那个年轻人,一刀砍了过来。

  众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江湖人么?竟然用偷袭这么卑鄙的招都用?

  不过那一刀自然没砍刀霖夜火。

  那少年到了跟前,手中的刀却是不见了,微微愣了愣,抬眼。

  众人也回头,就见陆雪儿就站在那少年身边,手里拿着他刚才拿着的那把刀。

  少年微微皱眉。

  刚刚站起来的屾岘嘴角抽了抽——好高的内力。

  陆雪儿扬手,将刀甩到了佘云眼前,斜了那年轻人一眼,“在我映雪宫门口撒野?”

  “咳咳。”

  佘云终于是轻轻咳嗽了一声。

  那年轻人似乎也无喜怒哀乐,回到了佘云身边,伸手捡起了刀,站到佘云身后,神情平静。

  众人默默地看了白玉堂一眼,展昭也对白玉堂挑了挑眉——你娘功夫不错么。

  白玉堂干笑——自然啊,那是当年和你娘一起称霸武林的人。

  展昭摸下巴——不知道陆雪儿和他娘哪个厉害点。

  包大人一直在一旁看着,总觉得天尊和陆天寒的神情似乎有些异样,他见多识广,知道这里头可能有什么麻烦,于是就道,“本府已经看过了,不如回去吧。”

  就见天尊和陆天寒赶紧点头,那意思——赶紧走!

  无沙也就带着人走。

  展昭和白玉堂都不解——这来的人武功的确不错,可是佘老头不可能打过天尊他们,为什么好像有些忌惮似的。

  连公孙都看了赵普一眼,赵普一耸肩。

  “别急着走啊。”

  但是,佘云却似乎并不想放他们走,慢悠悠地说,“见到故人之后,难道不聊两句?”

  众人都好奇——故人?

  “怎么,你们当年不都是屾崎的好友么?”佘云慢悠悠地说着,看了看屾岘,“见到他后人,不寒暄两句?”

  屾岘这会儿正擦鼻血呢,见霖夜火瞪自己,赶紧凑到一旁,心说这人怎么这么凶啊。

  众人也看屾岘,这年轻人性格不怎么靠谱不过还蛮有趣的,别说,喜欢美女和满嘴胡说八道这点跟欧阳更像了。

  “对了。”

  这时,突然听佘云问展昭,“这位可是展昭,展大人?”

  展昭愣了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听说,展大人是殷候的外孙?”佘云笑呵呵问。

  虽然他笑得有些怪,不过展昭还是点了点头,只是……展昭刚刚一点头,就感觉背后恶风不善,透着一股子杀气。

  同时,传来白玉堂一句,“小心!”

  展昭纵身一跃上了半空,低头,就见刚才还好好说笑的屾岘忽然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刺向自己……那动作奇快而且出其不意,要不是展昭轻功好,刚才估计就中招了。

  展昭落下,屾岘回身就要刺他。

  白玉堂一皱眉,刚想出手,却听天尊道,“饶他一命。”

  白玉堂微微皱眉,不过天尊开口,他自然是没出手。

  落到地上的展昭躲开屾岘刺过来的几刀之后,用脚挡开他几招,都没出手,最后一脚踩他肩膀,将他踹到了佘云身边。

  屾岘爬起来,拿着刀又要来,似乎是跟展昭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展昭不解,这少年功夫一般,刚才还笑眯眯没轻没重的,怎么这会儿突然好想变了个人,自己以前得罪过他?这情况不像是得罪那么简单了吧,倒像是杀父之仇似的。

  那少年还想来,不过被一旁的乾悦抓住了。

  乾悦劝他,“算了。”

  少年皱眉仇视着展昭,神情,有些像刚才对着那年轻人呲牙的小狗。

  展昭更不解了,问,“你干嘛要杀我?”

  “你是殷候的外孙?”屾岘盯着展昭,“殷候也长你这样么?”

  展昭皱眉,不解地看他。

  “你回去告诉你外公,让他保重身体,活久一点!”少年咬牙切齿。

  展昭不解,心说你废话么,外公身体好得很。

  “他要死的话,也要死在我手里!”少年双眉一挑,指着展昭,“总有天,我会让魔宫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说完,吐出嘴里一口血水,转身走了。

  众人都被他说愣了。

  特别是展昭。

  屾岘走了,乾悦叹了口气,对众人拱了拱手,转身也走了。

  佘云冷冷一笑,带着那年轻人一起离开,似乎目的达到,还挺开心的。

  白玉堂皱眉,拍了拍还发呆的展昭。

  展昭回过神来了,不爽,那少年什么情况。

  于是,展昭好奇地看天尊,“我外公怎么得罪他了?”

  天尊叹了口气,摇摇头。

  一旁无沙则是道,“说来话长了。”

  陆天寒一撇嘴,“都是那老鬼当年没处理好,无妄之灾啊。”

  说完,三个老头就走了。

  众人面面相觑——什么情况。

  展昭摸着下巴,一甩手,决定回去问他外公。

  ……

  “阿嚏……”

  此时,映雪宫公孙的房间里。

  殷候突然一个喷嚏,正在他对面的小四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会儿,殷候在桌子外边,小四子在桌子底下。

  这爷俩干嘛呢?找机关呢!

  殷候估计这油灯和凳子是有机关相连的,只是地上一层雾气散也散不掉,所以看不清楚。

  最后殷候蹲下四处摸了起来,桌子底下太爱,于是小四子钻了进去,跟殷候一起找。

  小四子翘着那只受伤的脚,一蹦一蹦的,本来就站不稳,突然对面殷候一个喷嚏……于是他一屁股摔地上了。

  殷候一惊,赶紧要进去扶他。只是桌子底,他人又高,蹲着还是撞了桌子一下……

  殷候一撞到桌子,伸手捂脑袋的同时,桌子一斜……那油灯往另一侧滑了下去。

  随着油灯的滑动,那凳子忽然往旁边一倾,随后地面传来卡拉卡拉一阵响声。

  殷候正纳闷……忽然,地上出现了一个大窟窿,就在桌子底下。

  小四子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屁股底下的地板就一空,他也“咻”一声,掉了下去。

  “小四子!”殷候喊了一声,跳进那个突然出现的地洞里,跟了下去……

  殷候和小四子刚刚下去,那桌子上已经滑到了一旁的油灯,忽然缓缓地移动了回来。

  随着油灯的移动,地面上打开的地板又升了上来,合拢……那个凳子也缓缓移动,回到了原位。房间里的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仿佛,没有任何事发生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