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白夏这次千里迢迢请来众人,除了过寿之外,主要是为了查一件怪案,而这件案子,就跟刚才企图绑架他的乾老三有关系。

  “这乾门和我百家,有接近上百年的恩怨。”白夏见白玉堂微微挑起眉头,显然是不解——为什么有整儿仇敌,却从没听白夏提起过。

  白夏说着,看了看天尊、殷候还有无沙,“其实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二位前辈应给比晚辈更加清楚。”

  殷候和无沙都点了点头,天尊难得的也点头,这件事情他竟然没忘记。

  众人都看着三位老头,那意思——谁说?

  三人对视了一眼,最后殷候和天尊都看无沙……霖夜火也伸手拍了拍无沙胖鼓鼓的肚皮,那意思——你说啦。

  相比起天尊健忘、殷候话少,无沙和尚开朗和蔼很多,再加上慈眉善目的口才也好,于是就开始讲,“说到这乾门啊,先问你们一个问题。”

  无沙卖了个关子,众人都点头——问呗。

  “这江湖武林,分哪两边啊?”无沙没头没脑来了一句。

  众人愣了愣,展昭问,“正邪两边?“

  其他人也点头,看无沙。

  无沙笑了笑,指了指天尊和殷候,无奈道,“就是因为他俩,才莫名其妙变成了正邪两派!”

  众人都不解。

  霖夜火纳闷,“不是正邪两派那是哪两派?”

  “当然是黑白两道了啊。”无沙提醒。

  众人想了想,好像有点道理。

  公孙摸下巴,“的确哦……正邪两派用的是好人和坏人的分法,可黑白两道就不同了,更象征身份。白道也可能有坏人,黑道则也可能有好人,是不同的分法。江湖人的话,从身份地位上分更确切,比从单纯分好人坏人要好。而且正和邪的定义因人而异,有很多所谓正派只不过是属于白道而已,实则行很邪。”

  无沙满意点头。

  “乾门跟黑道有什么关系?”白玉堂问。

  “一百年前,本来中原武林是黑白两道并存的,势力也差不多。白道的代表人物是十大门派,也就是当年的十大高手。”无沙道,“其中以天山派最为著名,因为第一高手是天尊。而黑道也由很多门派组成,其中群龙之首,就是乾门。”

  “于是乾门的功夫和天尊一样高么?”展昭好奇。

  “当然没有,当年能和天尊打成平手的也就殷候而已。”无沙摇头。

  霖夜火瞄着他,“你当年排第几啊?”

  无沙嘿嘿笑了笑,掐霖夜火的腮帮子。

  霖夜火赶紧弹开,捂住脸照镜子——讨厌!拽歪了怎么办。

  “不过乾门当年的确是实力雄厚。乾门的历史也比较悠久,百年前已经统治黑道差不多二十多年难缠邪少,老婆强制试婚TXT下载。乾门是代代相传的,传到现在是第四代在管理。”无沙算着辈分。

  “可是没听说过啊。”展昭有些不解,“如果乾门真的那么有势力,为什么整个黑道都几乎已经没落……”

  “就是。”霖夜火也纳闷,“都没听过中原武林有黑道。”

  “就是因为当年的一点宿怨了。”无沙叹气,“话说当年众英雄在屠云峰争夺天下第一的时候,乾门的人也来参加了。只不过他们不是为了夺第一,而是为了夺白月林的财产。”

  众人都忍不住皱眉,赵普端着茶杯正品茶呢,反正江湖事跟他没多大关系,他这次主要是来吃喝玩乐的。听众人聊到这儿,就问,“那岂不是来打劫的?”

  “可以这么说。”无沙点头,“本来我和殷候看着呢,白月林不可能被乾门暗算,只不过……乾门做得有些过了,得罪了一个人。”

  众人都不解——得罪谁了?

  “白月云。”没等无沙说完,白夏帮着回答了一声。

  “白月云?”展昭想了想,“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我也听过!”公孙插了一句。

  赵普好奇看他,那意思——你对江湖人都有研究?

  “不是啊!白月云应该是最有名的巫医!”公孙道,“我有很多她留下来的医书,另外,她还是当年最有名的巫蛊师,据说早年被苗部巫神收为弟子,擅长巫术尤其巫咒之术。我以前看过一本她留下来的咒文手抄稿,可惜太过深奥,几乎看不懂。”

  展昭也点头,其实很多江湖人都听说过白月云的名字,相比起白月林,她可是有名多了。

  “他俩是什么关系?”白玉堂以前也不觉得这著名的女巫跟自家太爷有什么关系。

  “他是你太爷一奶同胞的妹妹。”白夏道。

  白玉堂惊讶。

  “其实她能成为这么好的巫师,跟她的血统也有些关系。”白夏轻描淡写地说。

  “白月林和白月云感情非常好的。”殷候似乎记得比较清楚,印象也深刻,“白月林一辈子最疼的就是这个妹妹。而且白月云从小练习巫蛊之术,一直与世隔绝,说她不食人间烟火也好,不懂人情世故也罢,总之就是很孤僻很难相处,只和白月林亲近。”

  众人点头。

  “于是乾门不长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无沙叹气,“白月云趁着屠云峰云开峰现的时候,上了山峰,在原本被云雾遮挡的一处隐蔽山崖上,写了一条咒文,诅咒乾门代代衰落,无法立足于江湖。”

  众人嘴角抽了抽——这……也太狠了。

  “于是,乾门真的就一代一代地衰落了下去,再不复当年辉煌。”无沙很无奈地一摊手,“关键是那条咒文被写在了看不到的地方,于是一百年也擦不掉,所以诅咒一直都在。”

  众人都有些哭笑不得,这白月云的确是不通人情世故甚至有些恶毒了……冤有头债有主么,乾门的第一代得罪了她,她诅咒人家一百年……这个,报复得有些狠了。

  “也就是说,乾门的人这次是来消除诅咒的?”白玉堂问,觉得可以理解,这次如果消不掉那岂不是还要等一百年?可为什么要绑架他爹?

  “可白月云的咒语就算找到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消除的。”无沙有些担心。

  “这倒是重生之农妇肖瑶。”天尊点头,“那丫头的本事到了几乎炉火纯青的地步,我们当年都不敢惹她。”

  “只有妖王不怕她。”殷候想了想,看了看小四子。

  小四子正被陆雪儿抱着,吃一个雪梨。

  陆雪儿别看是映雪宫公主,江湖地位高,在家却完全是个小鸟依人的小女人,白夏说话的时候她就在一旁哄小四子,偶尔含情脉脉看看自家相公,看得出来,恩爱的不得了。

  见众人望过来,小四子捧着半个雪梨,也腮帮子一鼓一鼓看着众人。

  众人想了想,都摇摇头……不太可能,小四子毕竟太小了,应该不会银妖王当年的本事。

  “那消除诅咒要怎么做呢?”展昭问,“是用其他的咒文还是只是把咒文擦了……说起来,诅咒这种东西真的存在?会不会就跟老鸦谷命案里头的灰骨魔镜似的,只是毒药造成的假象?”

  展昭一句话,正喝茶的公孙突然顿了顿,似乎是走起了神。

  赵普问他,“怎么了?”

  “嗯?”公孙抬头看,然后摇了摇头,“没……”

  “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乾门的衰落与那条咒语有关系?”白玉堂对咒语之说还是有所保留,更何况是一下子诅咒了一百年这么邪门!

  “嗯,乾门从此之后,再没有出过绝顶的高手了。”无沙给出了一个也不知道算不算合理的理由,“另外,乾门的后代,几乎没有活过六十岁的。”

  众人都一愣,“这么短命?练武之人的话,不应该啊。”

  “对啊!除了天尊和殷候这样的天才,通常练武之人的武功要上了六十,内力深厚了才渐渐步入高手的行列,可以说乾门的那几代人,都是在最好的时候突然死了。另外,他们的运气貌似也不好,似乎一直走背字很不顺。乾门的人对这条诅咒深信不疑,祖上曾经传下话,只有低调地过日子才能保住乾门的命脉……等到了一百年,云开峰见的时候,一定要消除那条诅咒,然后重新壮大乾门!”

  “说了半天……”白玉堂问,“为什么绑架我爹?”

  “那些乾门的脑子有病!”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陆雪儿终于开口了,“他们说祖上传下来的方法,要用白家后人的血抹掉那道咒语才能消除诅咒!”

  白玉堂眉头就皱起来了,要放他爹的血?!

  “这是哪儿传出来的法子?”天尊连连摇头,“以白月云和白月林的感情,她绝对不可能将白家的后人置于危险之中!”

  殷候也架着腿说风凉话,“那帮乾门的人闹清楚了没有啊?这东西不能乱来啊,不怕到时候诅咒什么的变本加厉么?”

  无沙也点头,“是啊!”

  陆雪儿皱眉,“他们还敢?!”

  白夏赶紧揉揉她肩膀,让她消消气。

  展昭看了白玉堂一眼,白玉堂皱眉,这事情不简单。

  包大人和庞太师大致了解了其中的来龙去脉之后,有些不解,问白夏,“那需要本府查明破解咒语的方法?”

  众人都看了看包大人——这个,有些难为包大人了啊。再说了,说起咒术,恐怕第一个不相信的就是包大人吧!他一向不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

  包延也庞煜也都觉得难办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全文阅读。

  白夏摆了摆手,“自然不是了,其实巫蛊之术不过是个传说,谁知道呢……关键是,一个月前,出了一件怪案。”

  众人都一愣,敢情还没说到案子啊!

  包大人打起精神,“什么怪案?”

  “最早来找我们的其实不是乾老三,而是乾老大,也就是乾家大爷。”白夏道,“他第一次上门的时候,被娘子拒绝了……他就赖在门口不走,后来辰星儿和月牙儿哄他……我觉得他有些可怜,而且要求也不是多过分,于是就拿了个小碗,放了一碗血给他,让他带走。

  众人都有些意外地看白夏——白夏人不错么。

  白玉堂则是皱眉看白夏,那意思——幸好当年白月云只下了一条诅咒,如果她在外边下了一两百条,你不是把全身血都放给别人?!

  陆雪儿也点头,想起他相公手上的疤就心疼。

  “那……他们为何还要来?”展昭不解,血不够?

  “奇怪的就是……乾老大当天晚上就死在了客栈里,那碗血也不见了,只留下一个带着血迹的空碗。”白夏无奈。

  “有此种事?!”包大人也吃惊。

  “报官之后,仵作验尸,查不出死因,因此当时就有人传说,他是遭受诅咒而死。”白夏无奈,“于是半个月前,乾老二又来了。”

  众人微微皱眉——不是吧?

  白玉堂无奈,“你又给了人家一碗血?”

  白夏对他摆了摆手,“哎呀,其实就只有一小碗而已,人家苦了一百年了,没用的话让他们心安一下也好么,毕竟你太姑奶奶做得有些过分。”

  白玉堂皱眉,“那乾老三会再来……莫不是钱老二也死了?”

  “问题就在这儿了!”陆雪儿道,“钱老二功夫很好,回去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可第二天又死在客栈里了,关键是那碗血又不见了!”

  在座众人面面相觑。

  展昭摸了摸下巴,“如果目的是杀人,拿走什么不好,为什么单单拿走那碗血?”

  “也就是说。”赵普想了想,“凶手的目的要不然是为了得到那碗血,要不然就是为了不让乾门洗掉诅咒?”

  陆雪儿点头,“我们也这么想。”

  “乾老三之前来过一次了。”白夏道,“我们都好言劝他了,他要血没问题,但是不要着急,不然恐怕也会丢了性命。我们已经请了包大人还有天尊他们,过几天大家来了,就请他也来共商对策……可谁知道之前乾老三都明明被我们说服了,偏偏今天又来这招。”

  “乾门的人根本不相信我们白家的人。”陆雪儿道,“之前我就感觉这乾老三有些心怀不轨,还好在门口留了些机关和药粉,不敢被他们偷袭得手了!”

  “不如叫乾老三来问问吧?”展昭提议,“他干嘛突然改变主意铤而走险。”

  众人觉得可行,另外,公孙对那莫名其妙死去的乾老大和乾老二很感兴趣——查不出死因么?

  白玉堂倒是不关心那乾家三兄弟,他比较关心的是他爹——不管凶手是什么人,他得到了他爹的两碗血……要他爹的血干嘛呢?还为了那两碗血,杀了两个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