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龙图案卷集 > 第682章 【目的不明】
  readx;  无论是江湖比武还是沙场比拼,兵刃相接前的对峙阶段,可以直接看出双方战力的差距。

  就好比现在。

  高河寨别院大门口宽阔的空地上,高河寨的高手陆续走出来,站了不少在门前。

  而与他们几步之遥的地方,是大概两百左右的皇城军兵马,还有欧阳少征和龙乔广。

  双方人马都不多,皇城军分成两边站立,一边一百。

  皇城军都是欧阳少征的兵马,他带了也有两年多了,其中一百都是高手,另一百是龙乔广帮着训练过的弓箭手。

  两边的屋顶上,站了大概有八个影卫,暗地里还有一些人马,人数不多。

  不过即便是这样,双方隔着街道一站,还是能明显地感觉出气势的差距。

  高河寨虽然高手不少,但扁盛没出来。

  而欧阳少征和龙乔广都是带惯了兵马的,通常好的将领都有个特点,哪怕只有他一个人站出来,身后都感觉跟着千军万马一样……骑在马上可能更可怕一些,反正站在平底气势也不弱。

  后边的酒楼里,围观的人不少,食客们也不是傻的,不少练武的都知道情况不妙——高河寨跟皇城军对上了。

  楼上,展昭靠着桌子望了望下面,摇头,“高河寨出来的看着都不是什么当寨主的料啊。”

  白玉堂也摇头——练武之人,气势是相当重要的。

  江湖人再怎么厉害也最多干掉过几个人打赢过几次比试,如果有人宰掉过上百人,那就算“杀人不眨眼”了,武将则不然。

  欧阳少征和龙乔广都是大漠上杀敌的,死在他们手上的人估计得上万算,不是说杀人多就了不起,毕竟将领杀敌也不都是靠自己,可在气焰上和杀气上,就是有一些微妙的差别。

  展昭皱眉,“哎呀,气势上差了一截,高河寨还有其他高手没有了?”

  白玉堂示意展昭看门口。

  展昭朝着大门口望过去,就见白木天和扁方瑞走了出来,还有另外几个副寨主。

  展昭扫了一眼,胳膊轻轻一撞白玉堂,低声道,“不是我说,并排站在一起往外走的时候,白木天比他们都要强一点的感觉。”

  白玉堂倒是有些替高河寨担心,“这打又打不得,一对一的话除非扁盛亲自出马,不然这里头没人能打得过欧阳少征……就算一起上,难听不说,龙乔广硬弓都带来了,今天就能拆了这座别院。”

  “他俩脑子好使还蔫儿坏,说话做事都不会吃亏。”展昭托着下巴,“高河寨有能对付他俩的人么?”

  ……

  扁方瑞对二人拱了拱手,“二位将军,不知何事得罪?”

  展昭摇头,“还是这句啊……扁方瑞没有想象中能干啊。”

  白玉堂则是观察了一下白木天的神态,微微地皱起眉头,伸手摸下巴。

  展昭问白玉堂,“怎么了?”

  “白木天的确对寨主的位子没什么兴趣吧。”白玉堂道。

  “说起来……”展昭突然好奇问白玉堂,“白木天有什么嗜好么?”

  白玉堂微微一愣,看展昭。

  “人总有点什么喜好,白木天平时有表现出对什么特别感兴趣么?”展昭好奇。

  白玉堂想了想,摇头,“大概我没留意过,不过他好像是没什么明显的好恶。”

  ……

  欧阳听到扁方瑞的话,伸手一指那高高的通天擂,道,“开封城严禁私斗,更别说危险性这么高的通天擂了,拆掉。”

  展昭看四周围,就见聚集过来看热闹的,不少都是江湖人,表情各异,幸灾乐祸的居多。

  此时江湖各大门派汇聚,如果高河寨说拆就拆,那以后必然成为江湖笑柄……虽然这种行为很幼稚,但江湖人争来争去又没有俸禄拿,还不就是为了个面子么。

  但如果动手打起来……打输了更丢人,而且不好收拾。

  展昭和白玉堂默契地对视了一眼——欧阳和龙乔广是有备而来的,高河寨要怎么应对?如果这场面都能给顺顺利利糊弄过去,那的确是人才了!

  小四子挪了挪屁股,爬到桌子上,望外瞧。

  展昭伸手抱他回来放到腿上,“看什么呢?”

  小四子仰起脸,问展昭,“猫猫,小良子有机会再跟扁肆打一架么?”

  展昭和白玉堂都略惊讶地看小四子,“这个时候?”

  小四子点头,“现在人多呀,小良子要赢回来当然趁现在!”说着,他又撅个嘴,“再说小良子本来就没输!”

  展昭和白玉堂都挑眉瞧着小四子,还真是向着他家小良子啊,护短这点应该是随公孙。

  ……

  展昭问白玉堂,“如果你是高河寨弟子,你会怎么做?”

  白玉堂想了想,认真回答,“立刻退出门派。”

  “咳咳……”

  展昭还没乐,小四子先被逗乐了,让茶水呛了一口,小拳头捶着胸口直咳嗽。

  展昭边给小四子揉揉背,边瞧着白玉堂——你竟然学会逗闷子了,你说你是不是假扮的?

  众人正聊着,就见小四子突然一抬头,“小良子来啦!”

  展昭和白玉堂往窗外张望——没来啊……

  就在两人疑惑的时候,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一起回头,只听到“嘭”一声大门打开,一群小孩儿涌了进来,正是萧良和那刘家五兄弟,后头还有天尊殷候公孙赵普,以及……南宫纪和戈青。

  展昭和白玉堂都纳闷——这俩好像不在常规编制里边,怎么跑出来了……

  只是还没等两人疑惑完,就见最后,赵祯穿着一身便服,溜达进来了。

  展昭和白玉堂又对视了一眼,一起转脸看赵普。

  赵普一摊手。

  赵祯难得出宫一趟,再加上有热闹可看,因此心情甚好,靠着窗户往外望了望,问,“怎么样啦?高河寨准备怎么对付朕的两元虎将?!”

  赵祯话刚说完,就见欧阳少征和龙乔广突然一起打了个喷嚏。

  展昭和白玉堂再去看赵普。

  赵普接着摊手……表示他也没辙。

  事实上,赵普也不想趟这浑水,不过既然食君之禄自然要为君分忧,赵祯不想武林人气焰太甚也是有道理的。可眼下这局面的确是进退两难,特别是高河寨的人……不打没面子打起来捅娄子。

  ……

  扁方瑞以及高河寨其他几位弟子也很无奈,虽然很想处理好这件事,争取寨主之位,但苦无对策,实在是想不出法子来。

  最后,扁方瑞看了看白木天。

  白木天站在人群之后,脸上表情倒是轻松,显得并不关心此时。

  赵普瞄了一眼,不解问白玉堂,“其他人都一脸凝重,你兄弟怎么一脸的事不关己?”

  白玉堂耸了耸肩,“他对寨主之位没兴趣吧。”

  赵祯好奇地问,“这里面有白少侠的兄弟?”

  一旁,小四子跟他说,白木天是白玉堂的远房亲戚,边指给赵祯看是哪一个。

  赵祯看了一眼之后,“嗯”了一声,也没做什么评价。

  不过白玉堂和展昭却是很在意赵祯那个“嗯”的发音,总觉得有那么点儿意味深长的意思在里头。

  白玉堂想问问赵祯对白木天的看法,正想着怎么开口,就见小四子挽着赵祯的胳膊问,“皇皇,他是坏人么?”

  赵祯托着下巴,轻轻地笑了一声,道,“是好人坏人这一时半会儿朕是看不出来,不过么……”

  赵祯轻轻一扬眉,“他对这寨主之位,可不是没兴趣啊。”

  白玉堂微微一愣。

  展昭也惊讶——白木天早说了不参与帮主之争,难道是假的?

  白木天似乎是引起了赵祯的注意。

  这位大宋皇帝好好地打量了一下下面的众人,随后问展昭,“这高河寨的寨主扁盛,是世外高人么?”

  众人都看一旁正吃核桃的天尊和殷候。

  两位老神仙眨了眨眼,都一摊手,表示不认识。

  白玉堂略想了想,道,“他功夫的确是不错,一定要说缺点的话,就是人比较张扬,喜欢大排场。”

  赵祯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想法,跟小四子一起边吃点心边看热闹。

  ……

  与上边的悠闲不同,下边可是很紧张。

  扁方瑞显然是没辙了,于是看白木天求救。

  白木天见扁方瑞望向自己,就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众人都望他的方向。

  白木天看了看左右,道,“二位将军多虑了。”

  高河寨众弟子都不解地看着白木天。

  白木天道,“这个台子是我们寨主常用来练功的,不过因为太高了,所以通常都是晚上搭起来白天拆掉。他练功的时候弟子们也会上去跟他学功夫,这在高河寨是常态。到了别院其实也搭了好几回了,只是今天被注意到了而已……这架子搭起来拆下来用不了半个时辰,很方便。将军要是有需要那我们就拆掉,等需要用的时候再搭起来。”

  白木天话说完,再看高河寨的弟子们,一个两个也都笑着点头,看欧阳和龙乔广。

  欧阳和龙乔广对视了一眼——白木天脑子转的还挺快!他的意思是——这个架子搭起来本来就是要拆掉的,搭了拆拆了撘,是按照他们的需要随意来的,搭起来不是为了要跟官府对着干,拆下来也不是因为怕了官府的警告,总之……这事情是很平顺地就糊弄过去了,如果皇城军盯着不放,反而有小题大做的嫌疑。

  楼上,公孙道,“这算处理得很漂亮了哦!”

  展昭也点头,“嗯,算是滴水不漏了吧,也是目前能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

  众人都看赵祯。

  这位大宋皇帝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觉得很有意思。

  赵普问他,“你刚才让欧阳他们故意找茬?还是只是敲打一下?”

  赵祯托着下巴看赵普,“朕忘记了。”

  众人望天,看来事情还没那么容易结束……

  果然,就见欧阳微微地笑了笑,点点头,道,“既然你们有规矩常拆常撘,那之前的我们就不追究了。只不过你高河寨有高河寨的规矩,开封府有开封府的规矩……从今以后,这台子在皇城军和开封府的管辖范围内都不能搭设了。”

  高河寨众人都皱眉——欧阳少征这是得理不让人。

  龙乔广冷不丁插了一句,“江湖规矩再高,也高不过律法,这台子拆了我们才会走。”

  ……

  楼上,赵祯突然拍着桌子,“好有趣!”

  展昭叹了口气,白玉堂也端着杯子看赵普——你皇侄是生怕打不起来么?

  赵普继续摊手——我也没招啊,除了天大地大,不就是皇帝最大了么……

  再看高河寨众人的脸色,一个两个脸铁青。

  白木天看了看扁方瑞,与众人的含怒不同,他还是一脸的无所谓,那眼神像是跟扁方瑞说——干脆拆了得了!

  展昭等人又去看赵祯——他这样子像是想要当寨主么?

  赵祯微微眯起眼睛,摆了摆手,“在座诸位爱卿,如果你们是高河寨弟子,能不能想出法子应对?”

  在场除了赵普之外所有人都仰脸望窗外,那意思——谁是你家爱卿!别瞎套近乎。

  小良子问殷候和天尊要是他们遇到这种情况有什么办法。

  天尊和殷候表示一掌拍死欧阳和龙乔广。

  赵祯摸着下巴点头,所以捏柿子尽量挑软一点的比较好。

  展昭注意观察白木天的表情,按理来说,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被欧阳和龙乔广这样激怒,发火是正常,不发火反而显得不正常。

  展昭看了看身边的白玉堂。

  果然,就见白玉堂此时也没什么表情,不过看着白木天的眼神,却是充满了费解……他究竟是想要寨主之位还是不想要?如果想要,他身为副寨主争起来也是名正言顺,为什么要隐瞒?他究竟有什么目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