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龙图案卷集 > 81【一不做二不休】
  潘老三正纳闷什么朋友,掌柜的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下边一个伙计急匆匆跑上来,“潘爷,大掌柜的,展昭来了。”

  “什么?”掌柜的一惊。

  潘旭微微一摆手,冷笑一声,“以展昭的本事自然能查到这里,叫手下们都放聪明点,该收起来的东西都收起来。”

  手下赶紧吩咐办事,掌柜的就问潘旭,“三爷,您要不要躲一躲?”

  “躲什么?”潘旭冷笑了一声,“展昭赶来我有什么不敢见。”

  说完,快步往楼下走去,倒是忽略了白玉堂这茬。

  白玉堂站在门边听完了,皱眉——展昭是兵行险招,大模大样进来,这样会打草惊蛇。

  小四子也在门后听到了外边的对话,仰起脸看白玉堂。

  白玉堂看了看他……先带着小四子离开?不能把展昭一个人留在这里吧。

  正有些为难,小四子拽了拽白玉堂的衣摆。

  白玉堂有些不解地看他。

  “猫猫可聪明了。”小四子仰着脸说。

  白玉堂蹲下跟他对视,“然后呢?”

  小四子笑眯眯,“我们去对面等他吧。”说着,一指窗户对面开着的客栈窗户,到了那里,他们就能跟展昭反一反,刚才展昭看他们,现在他们看展昭。

  白玉堂微微一笑,想了想,低声跟小四子说,“走之前还要搞清楚一件事情。”

  小四子歪个头。

  “等我一会儿。”白玉堂出门,顺手关门。

  小四子站在门口等了他也就数到五左右的一小会儿功夫,白玉堂就回来了,拿了那盒子很贵的“云片糕”,藏好了烟枪,让小四子挂着自己的脖子,一跃出了窗户……顺手一带,窗门落下。

  果然,下边不少人跑出来,白玉堂带着小四子进了展昭刚才所在的客栈,再望向戏园,就见展昭带着黑虎,大踏步走了进去。

  这里人多,看到老虎,惊得众人四散逃窜。

  展昭背手拿着剑,四处望了起来,平日和气的脸上,可是没了笑容。

  展昭整天挂在嘴边的笑容一旦收敛,脸色也冷下来,还是和往日大不同的。

  论长相,展昭面窄鼻高,眉眼给人的感觉,不是白玉堂俊美得邪、也不是公孙清秀得傲、更不是赵普霸道的狂,而是属于他的纯良干净。

  展昭有一双干净的眼睛,以至于同样的日光下,他的眼睛看起来更亮,清澈有水光,所以才会觉得他人好。他目光所到之处,柔和而温良,嘴角含笑可不是赵普的坏笑也不似白玉堂偶尔的冷笑,他是从眼底泛出来的笑意,看得人开心欢喜。

  但是当这一切都消除,展昭严肃的脸,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气质,俊美以及……沉静。

  四外打量的时候瞟了对面楼上一眼,就见白玉堂站在窗边对他点了点头,展昭心放下。

  他带着黑虎站在了戏班子的大堂,客人跑了一半,展昭心中有数,拿着忘忧散的人应该都跑了,伙计们也估计都把东西收起来了。

  抬头,看到潘老三从楼上下来,展昭知道自己目的达到了,潘旭没有发现白玉堂和小四子。

  其实,刚才事出突然,下一步该怎么走,展昭还没有想好。

  但是看到潘旭,展昭就觉得无名火起。

  一感受到自己那股莫名的火气,展昭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凡事物极必反,比如说来暗探,露了马脚就会打草惊蛇。同样的道理,如果打草惊蛇过了头,有多张扬就搞多张扬,那说不定对方就掉以轻心了……法子有,就看演得好不好了。

  想到这里,展昭突然手背在身后,做了个翻过来的动作。

  白玉堂微微皱眉,展昭先给他看了个手背,又一翻手,给他看了个手心……什么意思?

  小四子被白玉堂放下后,白玉堂全副心思都在展昭身上,可不管他了。

  小四子蹦跶半天看不见,太矮了,只好跑去搬凳子,爬上凳子来,展昭动作也做完了,白玉堂低头想心思。

  小四子左右看了看,问白玉堂,“之后怎么办啊?”

  白玉堂靠着窗棱想了一会儿,做了刚才展昭的手势,问小四子,“这姿势什么意思?”

  小四子眨眨眼,“再做一遍看。”

  白玉堂翻手。

  小四子摸着下巴,“就是翻手么。”

  白玉堂盯着手看了一会儿,“哦……这么个意思。”

  小四子更不明白了。

  “你先坐着。”白玉堂把他从凳子上抱下来放到了桌边让他喝茶吃点心,“我很快回来。”

  小四子点点头,就见白玉堂又从窗户出去了,到了对面戏园子的屋顶上。

  ……

  潘旭往楼下走,他也不知道展昭为什么来,对他的买卖知道多少……

  说实话,潘旭也知道赈灾队伍来了壆州,所以这几日都尽量低调,要不是要补充物资他都不想回来。这次他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在山庄住两天赶紧出远门,熬到包拯他们走再回来就安全了,实在没想到无巧不成书,救了薛白琴的竟然就是展昭。

  展昭视他如眼中钉,潘老三自然心中有数,不过说到谁更讨厌谁,潘老三暗自冷笑——彼此彼此了。

  不过潘老三这个时候不能跟展昭正面交锋,一来他是更名换姓,被包拯发现了他装死逃避牢狱,绝对是死罪。另外,展昭太聪明,会坏了他的大事。

  “原来是展大人。”潘旭走了下来,脸上带着笑容,“这么有空,不用赈灾来看戏么?”

  展昭皱眉看他,“潘旭。”

  “我想展大人认错人了,在下名叫潘亮,排行老三所以人称潘老三。”潘旭淡淡一笑,“潘旭是谁?”

  展昭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开口,“你化成灰我都认得,别装了。”

  潘旭倒是微微有些吃惊——在他记忆之中,展昭是个十分冷静,聪明到根本弄不清楚他在想什么的人。可现在的展昭眼神冷酷,含着怒意……

  “呃,展大人。”戏班子掌柜的过来说,“您真的认错人啦,这位三爷是我们这儿的常客,叫潘亮不叫潘旭。”

  展昭冷眼看了看他,“他是常客,不是老板么?”

  伙计一惊,潘旭没等他开口,大笑了起来,“展大人真是有趣,难道我长得像你的朋友?”

  展昭有些佩服,昨晚上都没装,今天就装上了。不过潘旭怎么回事他心里清楚,这人是死活都不会承认自己是潘旭的,死无对证,他却可以找出几十几百个手下来编一段过去,跟那个开封府的潘旭彻底抛开关系。

  以展昭对潘旭的理解,这次如果处理不好,可能前功尽弃,他会有多远跑多远,再想抓他就更难。而且这人野心勃勃,绝对不会只是卖忘忧散赚钱那么简单,一定还有其他阴谋。

  “不影响展大人看戏了。”潘旭对掌柜的说,“改日再来捧场。“

  潘旭刚要走,展昭就对那掌柜说,“我上二楼看看。”

  潘旭微微皱眉,掌柜的赶紧拦住,楼上有熟客都在吞云吐雾呢,这会儿估计叫都叫不醒,如果展昭上去撞了个正着那不是麻烦了么。要收拾也是要时间的,于是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展昭见他拦阻,也不等他废话,伸手一把推开,伙计一个趔趄,掌柜的也惊讶——这展昭看起来很好讲话的样子,怎么脾气这么暴躁?和传说中的不同啊。

  “唉。”

  潘旭拦住展昭,心中纳闷——展昭气疯了不成?从昨晚上的晚宴见面到今天,这人莫非性情大变了?还是因为跟风落岩感情太好,到现在还在怀恨?

  潘旭知道展昭重感情,重感情的人,容易感情用事,一旦被愤怒冲昏头脑很容易变傻,失去判断能力。

  潘旭倒是很乐于看到展昭这点变化,看来,他之前做的最坏预期并没有出现,以展昭这样横冲直撞,根本斗不过自己。

  “展大人,这里不过是个戏班子,上边都是他戏园子的贵客,有的还是女客,你这么上去,掌柜的好难做的。”潘旭笑问,“说起来,展大人究竟来戏园子查什么?”

  展昭看了看潘旭,“我听说,有人在这里卖忘忧散。”

  潘旭心中暗笑——几年不见,展昭倒是越来越傻了,看来他是想抓住自己的罪证,然后置自己于死地。

  潘旭笑展昭傻的同时,倒是也松了口气,他看来只知道忘忧散的事情,而且也没什么证据,并没有想过别的。就算今天真被他查到有忘忧散,自己也能推得一干二净,这戏班子早说了不是属于他的,他只是客人。

  展昭早就看到潘旭算计的神情了,他也没计较潘旭眼中那一丝的轻视,他觉得自己傻就对了,要的就是这效果!另外,不知道白玉堂好了没有。

  正在想,就听楼上一阵喧哗。

  众人仰脸望过去,只见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一手托着个烟灯,一手拿着一盒子的忘忧散,边吞云吐雾,边胡言乱语。他下楼的时候,一眼看到了潘旭,指着潘旭就嚷嚷,“老潘,你店里的东西就是好啊,自从有了你,我这日子,比以前逍……逍遥了十倍。”

  展昭暗自挑了挑嘴角……乖耗子,会意快啊,真聪明!

  掌柜的惊得脸都白了,赶紧上去扶住他顺便阻止他说话,“二爷,您是不是喝多啦?”

  “呵呵。”那位二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正经还挺二的,嚷嚷着,“老三,以后你有什么糕啊,我都给你运,用我的船,保管你把这好东西,散到天涯海角……朝廷也没法抓住你!”

  展昭点着头听他说。

  潘老三此时脸都白了,真想一刀砍了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就在这时,外边王朝马汉带着大批的衙役过来了,欧阳少征还带了些人马,都到了戏班子门口。

  刚才白玉堂“咻”一声出现在两人眼前,就说了声,“带人去戏班子!”,就“咻”一声没影了。

  等众人到了戏班子门口,就见展昭抬手一挥,“都带回去。”

  众人面面相觑——都?

  衙役们一向听展昭的,于是纷纷动手抓人,戏班子里无论是客人、戏子、掌柜的、包括那还晕乎乎的二爷。

  欧阳少征跑进来,一眼看到潘旭了,多年没见,欧阳差点没认出来。

  潘旭此时也皱眉,只能强自镇定,因为他自己就算被抓走了,还是可以脱身,但是眼前出现了欧阳少征,就表示之后还有赵普,当然了,还有更让人头痛的包拯和庞吉……全天下最难对付的几个人都在这儿,麻烦不小。

  潘旭看了看被抓走的二爷,心中有气,没想到被这蠢材给坑了,他可不知道,其实一切都是白玉堂搞的鬼,当然了……是会了展昭的意。

  欧阳少征看了展昭一眼,那意思——潘旭也抓起来?

  展昭点点头。

  欧阳咧嘴笑,他想这么干很久了,亲自用锁链将人给锁上了,带走。

  之后,展昭吩咐人,全城严加搜查那些吃忘忧散的瘾君子,搜到了全部带回衙门。

  别说,还真找到不少。

  展昭本来只想试探就怕打草惊蛇,没想到结果来了个大刀阔斧全城轰动,他背着手走出戏园子,有些担心,不知道回去跟包大人解释自己的用意,会不会被说冒险。

  “猫!”

  展昭回头,肩膀上被小四子拍了一记,就见白玉堂站在他身后,手上抱着小四子。

  展昭笑了笑,白玉堂将小四子放到了小五背上。

  展昭有些好奇,抱着胳膊问他,“你怎么让那个二爷傻兮兮跑下来捣乱的?”

  白玉堂淡淡一笑,“天山派内家功夫里边有一门类似于摄魂术的内功,当然没有你魔宫那个心魔的摄魂术那么厉害,不过那位二爷吃忘忧散吃得本来就稀里糊涂的,所以让他中招不难。”

  “嗯……”展昭满意地点了点头,“够机灵的么!”

  白玉堂一本正经问,“机灵有没有奖励?”

  展昭愣了愣,刚才那股子不痛快的劲儿早没了,依旧是那么笑眯眯的,轻轻松松不紧不慢没什么讲究地抬手一搭白玉堂的肩膀,“说,要什么奖励?!”

  “噗。”小四子坐在黑虎背上,见着两人这样忍不住就笑。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你出门总共带了几件衣服?”

  展昭眨眨眼,没闹明白什么意思,回答,“五六件。”

  白玉堂点点头,“已经咬破了三件,于是就剩下两三件你准备把后摆拴起来围在腰上么?”

  展昭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回头摸了一把后摆,才注意到,路两边的人都似乎忍着笑看他。

  展昭这气,差点忘了,边不满地看晃着尾巴的小五,“这老虎不知道什么毛病,喜欢咬人衣服后摆!“

  “确切地说是咬你的衣服后摆!”白玉堂纠正,“你见过它咬别人么?”

  展昭皱眉,“这说明什么?”

  白玉堂摇头,表示不知道,“不过这总不是办法吧?”

  展昭无奈地看了看小五。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壆州府的衙门口,包拯正在门口,展昭对白玉堂眨眨眼,那意思——我先办正经事,办完之后再说。

  白玉堂点了点头,展昭到包拯面前,“大人,我……”

  包拯伸手拍了拍展昭的肩膀,“展护卫聪明,比本府想得深远,做得好!”

  展昭眨眨眼——就这样?

  “展护卫的确好计。”庞吉也走过来,对展昭夸赞了一番,夸到他天上有地下无,之后就跟包拯一起办正事去了。

  临走,包拯还往展昭手里塞了张银票,“去买两件新衣服,别总穿着没后摆的,他们该说我扣你俸禄了。”说完,走了。

  展昭站在原地——发生什么是了?

  白玉堂问他,“怎么个情况?”

  展昭回过神,将银子抛上天又接住,“谁知道呢,反正有钱买新衣裳了……在这之前么……”

  说着,展昭蹲下,拍了拍小五的鼻子,“你干嘛总扯我衣裳后摆?”

  “什么后摆?”这时候,公孙从府门里走了出来。

  “爹爹。”小四子跑过去扑住,公孙顺手抱起来捏了捏……这娃越来越沉了,只长肉不长个儿呀,一天比一天圆滚滚。

  “公孙,你给人看病,能给老虎看看病么?”展昭指着小五问,“他老咬我衣裳后摆。”

  公孙皱眉看了看展昭的衣裳,“只咬你的?是只咬蓝衫,还是红蓝两色的都咬?“

  这一下倒是把展昭问愣了,报废三件都是蓝色的……不知道红色的它咬不咬。

  众人回府衙,展昭进屋拿了他那套红色的官府出来换上,这几天就穿蓝衫了,很久没穿官府,官府要是咬了倒是没事,有官家给重做的。

  他在小五面前晃来晃去晃了好几个圈,但是小五没搭理他,自顾自跟小四子逗趣。

  “难道他喜欢蓝色的?”展昭惊讶。

  “老虎应该是分不太清楚颜色。”公孙似乎有不同见解,摇摇头,“猫也好,老虎也罢,都是通过气味来分东西的,甚少用眼睛,两件衣服味道不同么?”公孙说着,拿起展昭那套蓝衣服闻了闻,又拿着展昭换下来的红色官服闻了闻,微微皱眉。

  公孙让小四子也闻。

  小四子把脑袋闷在衣服里闻了一会儿,抬头,官服有香樟木味道,那个蓝衣服味道怪怪的,好像有青草香。

  “青草香?”白玉堂第一次听说,拿过来闻了闻,当真,有一种雨后青草地的清新味道。

  白玉堂这会儿倒是明白了,为什么一开始就对展昭印象不错,是因为味道……男人身上不能香当然也不能臭,白玉堂对气味很敏感,通常味道不好闻他就会有多远躲多远,但是展昭身上有一股清新的味道,被小四子一点才明白……青草香。

  “这料子里应该染色的时候拼了甘草的。”公孙又闻了闻,“嗯,很特别。”

  “我的衣服都是红姨他们准备的,貌似是做了什么手脚,可以驱蚊虫什么的。”展昭从小到大都是几个姨给打理,他娘亲都没机会动手。

  小四子拿着蓝衣服在小五眼前晃了晃,小五的注意力就被吸引走了,最后张嘴一口,又咬住,扯下一块袖子来,接着晃尾巴。

  众人面面相觑。

  展昭摸了摸下巴,“奇了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