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龙图案卷集 > 65【灭城之谋】
  赵普因为小四子的一个小玩笑,大难不死,躲过了一次蓄谋已久的阴险暗算。

  另外,这次除了了好运脱险之外,还得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对方虽然死了很多人,而且袭击者都被抓了,但是他们应该并不知道赵普没受伤。”展昭提议,“不如将计就计。”

  包拯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看来九王爷是那个暗中操纵者的心腹大患,如果觉得计谋得逞,对方势必进行下一步计划,我们就可以一网打尽。”

  “意思是让我装死?”赵普问,“这倒是不难。”

  “可是……”包大人想了想,似乎又觉得有一点点不妥,“王爷位高权重,万一这消息传到边关,会不会军心不稳?”

  众人都皱眉——这倒是。

  “不怕。”欧阳道,“我可以派人通知一航,他有办法处理。”

  “放心。”赵普摆了摆手,“边关一带传我的死讯不知道传了多少回了,赵家军就算看到我的尸体都不会相信,除非我爬起来告诉他们我真死了。”

  众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这事情得从长计议,而且要逼真的让人相信才行!”包拯说着,站起来,“开封府外面一定有人等消息,我这就进宫去,一方面跟皇上报个平安,一方面……这条计策要皇上配合。”

  众人都点头。

  包拯站起来,出门前不忘对展昭说,“展护卫,连夜带人抓黄氏翁婿去,还有啊,别忘了演戏演全套,带公孙先生一起去将所有草药都带回来,就装作个研究解药的样子。”

  展昭自然明白,和白玉堂一起,带着公孙上黄府“抄家”去了。

  说实话,展昭来开封府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带人抄家呢,不过黄府里边早已人去楼空,黄员外和曹剑已经收拾细软逃走了。

  其实包拯早就安排了眼线盯着这两人,他们乔装成农妇的样子,准备连夜溜出开封,只可惜刚出城门就被逮了回来,关押在了开封府的大牢里。这两人一念之差,虽然说家人被绑架遭威胁情有可原,但毕竟谋害赵普又知情不报,一旦赵普真的死了那可能会导致天下大乱,可谓罪大恶极!

  “抄家”进展顺利,众人回到开封府,发现整个衙门都被禁军团团围住,欧阳少征亲自带人镇守,整个开封,似乎突然进入了一种莫名紧张的状态,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开封府门口停着一辆马车,虽然刻意低调,但这派头,看得出来,赵祯微服出宫来了。

  进了开封府,就看到院子里放了好些东西,赵祯坐在院子正中央的石凳子上,腿上坐着小四子,两人似乎正聊天呢。

  赵普这几天得低调,哪儿都不准去,只能在府里眯着,正和天尊下棋。

  众人进门,看到赵祯在也有些惊讶。

  赵祯笑着道,“朕特地来跟小四子道谢的,他可是保住了大宋江山,奇功一件,朕要好好赏他。”

  公孙哭笑不得,这次的确也真是走了不知道什么好运,如果不是小四子用白绸子把赵普的新亭侯绑得跟只兔子似的,赵普也许真的不会注意到绸子上有毒,一不小心中招了的话,的确是天塌大祸。

  赵祯继续逗小四子,红九娘走出来跟公孙说姚青吃了药了,现在睡着了。

  公孙进去看她,留下院子里众人继续商量下一步。

  “赵元佐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赵普问正调派人手的邹良。

  “暂时没有,不过太平山一带似乎有人马聚集。”邹良从腰间抽出了一张地图来,摊平在石桌之上,“东山一带夜晚也有人发现大量的光亮,似乎有不少人举着火把经过,但后来又消失不见。”

  “太平山和东山么……”赵普摸着下巴,“一个西边一个东边,有点意思。”

  赵祯一手托着下巴靠在石桌上,一头捏着小四子胖乎乎的胳膊,问,“哪里来的那么多人?不是军兵,难道是土匪?”

  “别忘了上次杏儿她们那样子的人。”展昭提醒,“目照国还有个桃花娘娘没抓住呢,她似乎善于控制人变成傀儡为她卖命。”

  “目照国。”公孙从房间里走出来,“这个名字真是越念越拗口。”

  “公孙啊,青姨怎么样?”展昭有些担心。

  “没事,被打了一掌毒掌,殷侯用内力帮她驱毒了,喝了药已经睡下,大概明天早晨就能醒。”

  展昭才松了口气。

  “目照……”白玉堂自言自语,“如果是改成同音的木和兆,岂不是个桃字?”

  众人愣了愣,都皱眉开始想——真的,目照国,岂不就是桃国?

  “难道真的跟当年的张美人有关系?”赵祯沉吟,“这桃花债够疯癫的。”

  这时,南宫纪走了进来,低声在赵祯耳边说了几句。

  “哦?”赵祯忽然笑了,“按耐不住了么?还是想来探探虚实?”

  众人都看他。

  赵祯微微一笑,“赵元佐明天竟然要进宫来面圣。”

  众人都愣了愣。

  “他进宫?”包拯皱眉,“上朝么?他至少二十年没上过朝了吧,突然来?”

  “不是上朝。”赵祯道,“说是最近身体不好,有些想念开封和皇宫,想来和太后叙叙旧什么的,大概就是串个门的意思。”

  “小心有鬼。”赵普不太放心,“他身边不知道有什么人,如果这事真跟他有关系,单独跟他见面太危险了。”

  “上次弄个什么怪物夜袭,这次又出来个鬼手。”包拯也有些担心赵祯的安全。

  “天尊呐。”赵普突然将棋子往一旁推了推,“我认输啦。”

  欧阳少征和邹良在一旁看到了,都抽了口冷气……论下棋赵普从来没输过。

  赵祯也惊讶——莫非天尊棋艺惊人?

  天尊瞄了赵普一眼。

  “呵呵。”赵普端着茶杯有些狗腿地坐在天尊身边,给他奉茶,“您老人家棋艺精湛啊。”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呦,赵普原来也是会拍马屁的啊,嘴还挺甜。

  天尊含笑瞧他,接了他递过来的茶。

  赵普乘热打铁,“宫中有上好的碧螺春呐,太后还珍藏了两坛百年老窖,您老人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明天进宫喝几杯?”

  众人望天,心知肚明……赵普故意输给天尊哄他开心,顺便说好话求天尊进宫住两天,明日赵元佐进宫,万一有什么阴险手段,有天尊在,自然不怕出事。

  赵祯一听就知道赵普想什么了,赶紧也笑着请天尊进宫去住两天,他要好好招待,就当谢谢他上次抓住刺客。

  天尊喝了口茶,道,“我去倒是没问题,不过么……有个人其实更加合适点。”

  众人都眨眼——比天尊更适合?

  正说话间,就见院子后头姚青休息的那间屋子门一开,殷侯溜溜达达地走了出来。

  天尊对一旁赵祯使了个眼色。

  赵祯微微打了个愣神,天尊的意思……似乎是让他们去找殷侯。

  虽然殷侯的身份和跟展昭的关系,在座众人都心照不宣,可理论上,殷侯只是展昭的“表哥”,没人会刻意去指明他的身份。

  天尊让众人请殷侯进宫,其中自然有他的道理,论武功两人不相伯仲,相反,天尊是名门之首,而殷侯则是邪教之主,对付歪门邪道,殷侯的确可能比天尊更有经验些。

  赵祯也不用赵普耍花腔了,起身走到殷侯身旁,恭恭敬敬请他进宫喝酒。

  殷侯起先还有些纳闷,心说个小皇帝挺有闲情逸致的,还请自己喝酒?

  展昭给他解释了一下情况,殷侯想了想,很爽快地点头答应,边还看了天尊一眼。天尊挪到白玉堂身边,说想吃宵夜。

  坐了一阵子,赵祯回宫去了,殷侯答应明早就过去,其他人也各忙各的,白玉堂就问展昭,“为何你外公去比我师父更合适?”

  展昭也想不通,于是两人去问正跟小四子排排坐,一人一碗吃汤圆的天尊。

  天尊见两人问,就道,“还记得那只隼么?”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

  “那老鬼认识的乱七八糟的人比我多得多,而且貌似记性比我好一点点。还有啊,他毕竟是你的亲戚。”天尊说着,一指展昭,“你人在公门,让赵祯欠你外公个人情,以后不好为难你。玉堂又不吃公家饭,,我之前在皇宫救过他们一次,已经给他好处了不需要再多,不如让给你,日后好办事。”说完,吃了最后一个汤圆,站起来揉揉肚子,提着也同样揉肚子的小四子往院子里走,“走小四子,教你打一套太极拳消食。”

  天尊带着小四子打太极去了,倒是留下展昭和白玉堂面面相觑。

  展昭小声问白玉堂,“天尊平时稀里糊涂是装出来的么?”

  白玉堂无奈,毕竟他的年龄只有天尊的一个零头,以他当年叱咤风云的经历,有神鬼莫测的能为也不奇怪……倒是天尊会特意为展昭着想,这点还真出乎白玉堂的预料,看来,天尊很中意这只猫啊。不过也不奇怪,这猫人见人爱。

  次日清晨,殷侯吃了早饭就和包拯一起进宫了,天尊起了个早,和小四子一起站在院子里伸懒腰,拿着个杯子,仰着脸“咕噜咕噜”漱口。

  “哈啊……”紫影打着哈欠走进来。

  正在水井边洗脸的展昭见他两个黑眼圈,好奇地问,“你昨晚没睡啊?”

  “没啊,那么多犯人要审问,你们开封府的衙差都不会审犯人的,比师爷还斯文。”紫影抱怨。

  展昭一惊,“你不是严刑逼供去了吧?大人最讨厌人严刑逼供了。”

  “放心。”紫影眨眨眼,“我下手很轻的。”

  “那有没有问出什么来?”白玉堂问。

  “没,对方手脚很干净!”紫影一摊手,“什么都问不出来。最惨就是黄员外和曹剑,还求我们去就黄瑞云和黄老妇人,还说黄瑞云怀了孩子什么的。”

  “说起来。”展昭也觉得有必要去找找,“这个黄瑞云既然是假的,那真的上哪儿去了呢?

  “其实我昨天就先跟你们说了。”公孙给小四子洗好脸,搓面巾的时候说,“之前那具被烧焦的丫鬟的尸体,我修复了一下,尸体可能就是黄瑞云的。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公孙。

  公孙点点头,也很遗憾,“□不离十。”

  “黄员外要是知道亲生女儿已经死了,自己一直在帮凶手卖命,还弄了个几乎灭门的罪过,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态。”展昭摇头叹息,“真是无妄之灾。”

  这时候,辰星儿跑出来,“先生先生,青姨醒啦!”

  公孙赶紧跑进屋,众人也跟了进去。

  这会儿,床上姚青和红九娘正抱头痛哭呢。

  众人尴尬地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

  “昭,过来过来!”红九娘擦眼泪招呼展昭。

  展昭走过去,给青姨行礼,毕竟关系特殊,很是亲近。

  姚青的伤不算严重,她本想找殷侯,展昭说进宫去了。

  青姨皱了皱眉头,“有宫主在,应该不会出事。”

  “究竟怎么回事啊?”展昭搞不懂为什么青姨会去了缅国,还和目照国扯上关系。

  青姨告诉了众人,一段往事。

  当年她其实并不是失踪,而是去南缅一带办事时被人暗算,受了重伤。

  暗算她的是一个女人,功夫奇高,丝巾蒙面。

  等青姨苏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容貌竟然被改变了,她自己都差不多认不出自己来。之后,有个蒙面的女子告诉她,她中了毒,想要活命,就要为她办事。

  展昭等人都微微皱眉——那个莫非就是桃花娘娘?又想起鬼手那以假乱真的易容术,也许也是那桃花娘娘的手段。

  幸好,青姨当年跟殷侯学过移穴。

  她发现自己各大穴道都被扎了毒针,所以收人控制,于是就利用移穴,趁那人外出,悄悄拔掉了毒针,逃走。

  她逃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藏在深山的一个山洞里,由于她强行拔掉毒针导致中毒,最后不小心滚下山崖,不省人事。

  不过大难不死,青姨滚下山坡后,落到了缅国的境内,被缅国一位老郎中救了。那郎中给青姨解毒,解完毒后,青姨却是忘记了一些事情,郎中说是毒药还残留体内的关系,要彻底驱毒才能想起以前的事,而驱毒,至少要十年。

  姚青无法,只好留在深山做这个郎中的徒弟,她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却是记得眼前的事情,比如说那个害她的女人。

  老郎中告诉姚青,她所中的毒是醉心花的毒,醉心花奇邪无比,在缅国是禁止栽种的。

  就这样,姚青一边治病,一边在缅国生活……因为她功夫好,所以成立了个门派,后来还成了缅国的重臣。

  大概几年前,姚青体内的毒彻底清除了,在缅国也当了大官,缅王非常倚重她,在那里她也有很多门徒,就算想念中原想念魔宫,也没法回来。

  原本早前她想休息几日,回中原找殷侯。但是当时发生了件怪事——一个不知道怎么兴起的目照国,开始兴风作浪!目照国的军队能征善战,很快将南蛮一带的小部族全部吞并。而最令姚青奇异的是,她暗中抓到了一个目照国的女兵,发现她们是被毒针所控制,就跟当年的自己一样。

  于是,姚青对目照国特别留意。

  这次是听说目照国会派使者入开封,姚青才请了这个使者的职位,一方面她觉得目照国可能另有目的,另一方面,她想见殷侯和魔宫的兄弟姐妹们。

  “青姨,你知不知道那个蒙面人究竟是谁?”展昭知道了整件事的原委,大致是了解了情况,就追问。

  “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件事情你们一定要小心!”姚青道,“目照国所有的士兵都是女人,这些女人攻占一个城池的方法非常简单。她们没有统一的号衣也不穿盔甲,而是穿着平民百姓的衣服,陆续几天混进一座城池里。本来女人就不容易被人怀疑,而且穿着裙子很容易藏一些兵器在身上。等到人数聚集到一定多的时候,这些女人就会突然形成战斗力很强的军队,和外边的人里应外合,联手攻破城池。”

  众人都听得皱眉连连。

  “我之前派了很多人在开封周边暗探,发现最近的确有不少人失踪,还有大批外地人进入开封城。”姚青叹了口气,“我本来跟踪鬼手,想查探进一步的消息好帮助你们,可没想到被暗算了,还以为会送命。”

  “如果真能用毒针操控人,也就是说无论男人女人都能控制了。”赵普皱着眉头,“到时候要杀的就不是敌军而是城中百姓,对方坐收渔利……这一招够狠。”

  众人都点头——得找个良策来应对。

  “也许……”

  这时候,一直在一旁听着不说话的白玉堂突然开口,“线索一直都在,是我们忽略了。”

  众人微微一愣。

  展昭想了想,心领神会,“对!我们的确忽略了一些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