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装神弄鬼躲在万花楼,是觉得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展昭问刀邪。

  “一点而已,还有一点。”刀邪伸手轻轻拍了拍红色的铁石,“说实话,我这么大年纪了,真的没见过魔矿!这种矿只存在于传说中。这不么,我忍不住,就趁夜出去四处寻找,还真让我找到了当年的那口矿……”

  “魔矿就是这种药矿么?”展昭问。

  “哎呀,如今的后辈真是了不得啊,你们连药矿都知道,当真不简单!”刀邪忍不住赞叹。

  展昭和白玉堂则是对视了一眼——厉害又见识广博的那个,应该是公孙才对。

  “当然是不一样的了!”老头一笑,“这种药矿虽然稀有但是并不稀奇,喝两碗醒酒汤就好了,真正的魔矿,那是没解药的!就好比这两把刀,非要离开了它们,病症才会好,光喝解酒汤可没用!”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了点头——如果找不到魔矿就没法将两把刀拼回去,那么苏图录此次估计也是白跑一趟了。

  案子这样一来就算是破了,无论苏图录是不是就是当年的杨采生,杀死断刀门满门,嫁祸白玉堂,行刺赵普的,都是他。不管他是哪里人,包大人估计得拿他喂铡刀,到时候白玉堂估计真的要带他的尸体回去见天尊了。

  展昭望了望窗外的夜色——不知道赵普,能不能成功抓住苏图录。

  ……

  此时,在绛花楼琴阁的外边,赵普等人埋伏在一条小巷子里,看绛花楼的情况。

  此时绛花楼里一片漆黑,没有灯火没有人声,像是座空楼。

  公孙抱着胳膊很不满,因为被赵普强行扛来了,一来小四子丢了……当然了,展昭和白玉堂肯定会照顾好他。二来,也就是最遗憾的,他没见识到死去活来神功!

  赵普则是心安理得靠着墙站着等消息。

  过了一会儿,赭影探听消息回来了。

  “王爷,这绛花楼上下都是黑衣人,而且四通八达都是出口,逃逸很方便。”赭影回话,“苏图录在二楼,貌似养神呢,看着比之前见到的瘦了一圈。”

  赵普点点头,想了想,对紫影道,“你去衙门把那些兵马都带过来,别惊动四邻!”

  紫影点头,一闪身办事去了。

  公孙就好奇,“你要用那几百衙役堵住苏图录他们啊?”

  赵普微微一笑,“嗯,一个都不准放跑。”

  “可以么?”公孙有些担心,“那些黑衣人功夫很好还都会用带毒的暗器,衙役又不是官兵,官兵也比不上你平日那些功夫高强的军人,别伤亡惨重,那对不起包大人!”

  赵普有些想笑,“你书呆子就是书呆子,我能用窑姐把展昭白玉堂给堵上,还怕堵不住他几个蛮子?”

  公孙想想倒也是,就抱着胳膊耐心等看赵普给他上演一场用兵的好戏。

  没一会儿,公孙就看到紫影无声无息地将那两百衙役和一百官兵给带来了,赵普也不知道怎么安排了一阵子,几个衙役被分成组,官兵也被分成了小队,钻入这刀斧镇狭窄又多变的巷子里,各自待命。

  赵普还让人转移了附近几家的住户,一切都无声无息。

  公孙暗暗点头——别看赵普外表特别粗糙一人,打起仗来够仔细的啊!

  等安排妥当了,赵普抱着胳膊对欧阳少征一努嘴,那意思,让他上!

  公孙好奇,赤麒麟想来是赵家军的先锋官,他会怎么做呢?冲入琴阁还是带着影卫潜入?

  正纳闷,就见欧阳大摇大摆走到琴阁前边,双手一叉腰站在路中间,运用内力扯着嗓门对着楼上喊了一声,“苏图录,你爹我来了!”

  ……

  一句话,四周寂静无声,公孙皱着眉头扁着嘴看赵普。

  赵普觉得公孙这样子忒有趣,虽然小四子不是他亲生的,但毕竟养了那么大,有些举动爷俩一样那么可爱。就眯着眼睛小声凑到他耳边,“一会儿你好好听听,欧阳骂人从来不重复,而且还不用换气……”

  赵普话没说完,就听到欧阳少征一扯大嗓门,“苏图录,你亲爹在这儿呢,下来磕头啊,我让你娘看着你别到处乱跑,你娘一不留神锁链松了,你就带着你那帮狗崽子跑出来疯了?”

  公孙皱眉,看赵普,“这样也行啊?欧阳平日看也斯斯文文的呀。”

  赵普笑得特温和,“怎么不行?你不骂废了他怎么对得起边关被他们欺负过的老百姓?”

  “这倒是。”公孙也点头。

  原本,公孙以为只有蠢人才会中什么激将法,被骂几句就失去理智了,那不是笨蛋是什么?

  可他听了欧阳少征热身一样的一轮骂后,摇头——别说人了,佛爷都忍不得,欧阳也太缺德了,那张嘴关键时刻比赵普损多了。

  赵普见公孙脸都揪起来跟个包子似的,就逗他,“我十六岁那年第一次战辽王四十万大军,欧阳当年也十六岁,头一回当先锋官,他差点直接把辽王骂吐血了。”

  “他怎么骂的?”公孙好奇。

  “辽王问他,‘娃娃,你是谁?嘴巴毛都没长齐就出来学人打仗?’”赵普回忆了一下,“大概就这一句。

  “那欧阳怎么回答?”

  赵普搔搔头,“欧阳说,我是你娘姘头,你也甭叫我,我没你那么丑的儿子,谁让你像你妈了!没出息。”

  ……

  公孙咧嘴,“缺不缺德啊他……”

  赵普摆摆手,“其实欧阳骂人归骂人,他未必知道是什么意思。”

  “怎么说?”公孙纳闷。

  “欧阳将门之后,他爹是跟着我那龟孙子爹打江山的……”话没说完,公孙伸手掐他耳朵,“要死了你,怎么说自家亲爹的!”

  赵普让他掐着也不反抗,这书呆子手上没多大劲,就是嘴巴厉害点而已,接着说,“欧阳家里头有个特别特别厉害的厨娘,每天就跟临街三姑六婆,还有菜场那些卖菜的摊贩吵架。欧阳嘴欠啊,人吵他就学呗,学到后来学出这一身绝技!”

  正说话,就听到二楼上窗户一开……嗖嗖嗖几声,至少十几个黑衣人,披着斗篷朝各个方向飞了出去。

  赵普冷笑一声,“果然。”

  公孙看着那些黑影一落到房顶上,四周围就好多黑影一起窜了上去,一时间分不清楚谁是谁了,有几个黑影就往远处跑……赵普冷笑了一声。

  就见刚刚窜上墙的黑影一闪身又下了屋顶,就剩下墙上孤零零刚才落上去的十几个,随后一阵“嗖嗖”声,有弓弩手放箭,那几个黑衣人中了箭从屋顶上摔了下来,被活捉。

  公孙一下看出了门道来,原来赵普是将计就计。

  对方利用十几个黑衣人分散逃脱的方法,让赵普他们没法分清楚哪个是苏图录那些个是随从。

  但随从就是随从,如果其中有主帅一起逃走,手下多半会照顾主帅安全。就算事先安排好了,但人有本能反应的么。赵普就是用的这招!

  那些黑衣人落到屋顶上后,发现突然多了那么多,必定会寻找自己的主帅……如果没有犹豫转身就跑,表示这一波里头,根本没有苏图录,大可以放走了,等下一波。

  公孙暗暗点头——赵普不止脑筋快,还猜到了苏图录逃脱会用在招数,果然不容小看!

  没一会儿,又有几个黑衣人朝四面八方逃窜,这次,衙役们和刚才一样假扮的黑衣人上了房,就见其中有几个黑衣人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想朝一个方向并拢。

  赵普冷笑一声,“在这儿呢!”

  说完,他一跃上了房顶,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苏图录,你爷爷在这儿呢!”

  赵普话出口,就见其中一个黑衣人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立刻就追了过去。

  欧阳少征在屋檐底下跳着脚骂街,“赵普,你他奶奶滴辈分错了,占爷我便宜啊!”

  公孙在屋檐底下捂嘴笑。

  正开心呢,突然一个黑衣人落到了他眼前。

  公孙一惊,想跑,身后一个黑衣人窜出来一脚踹飞了那人,就有接衙役扑上来将人五花大绑。

  公孙认识那黑衣人,正是新来的影卫,黑影。黑影一直在他身后没走,似乎是赵普留下来保护他的。公孙抱着胳膊点头,赵普某些时候还是靠谱的,虽然不靠谱的时候居多。

  此时琴阁里边已经乱作一团,不断有黑衣人逃出来,但是无论怎么逃,落脚的地方都有赵普布置的衙役。

  黑衣人只好逃上房,一上高处,立刻弓弩伺候,一扎一个准。

  公孙拍手,赵普这招多打少用得妙!黑衣人之所以穿黑衣服是为了融入夜色之中不被发现,然而赵普不让他买从房顶上下来,就是不让他们融入夜色中。今天月光很亮,一身黑站房顶,不是靶子是什么?

  一转眼的功夫,房顶上就只剩下一个黑衣人,在跟赵普对峙。

  赵普抱着胳膊,光从身形上就认出来这人是谁了,冷笑了一声,“苏图录……或者说,杨采生?”

  那黑衣人沉没了片刻,伸手摘下头上的黑色披风,一张苍白的脸出现在众人眼前,盯着赵普看了良久,开口,“很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不过,你赵普还真是阴魂不散,我都到中原来了,还能碰见你。”

  赵普一笑,抱着胳膊点头,“这就叫菩萨保佑,孙儿啊,做人要上进不要总想着干坏事!”

  苏图录早就习惯了赵普胡说八道,下边欧阳少征可不干了,赵普拐弯抹角还比他高一倍,跳着脚骂,“赵普,你个没口德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