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六零时光俏 > 第八零九章 缘由
  沈玫在厂里给沈市长和沈阅海打了电话就回去了,周安也回尚家花园,她确实不想参与沈家的事。

  可她还没走到尚家花园就被沈阅海开车拦住了。

  他接到电话没去沈玫家,而是先追过来找周安。

  周安不用他什么,把自行车交给梁,乖乖上车。

  沈阅海仔细看了一遍她的表情和身上,没现什么异样,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一点,“安安……”

  周安抱住他一只胳膊打断他,“叔,你知道吴玉仙吗?以前她就看我不顺眼,我刚进厂那会儿她跟我要包子,还不直接要,拿二斤糠皮子让我给她做两大锅白面包子!有意思吧!”

  周安不给叔插话的机会,自顾自下去,像只叽叽喳喳的黄鹂,“后来土豆知道这事儿了,不知道怎么就让她消停了!你是不是那时候她就跟楚谈上了?让土豆给抓住把柄了?这子可真是厉害!”

  “哎呀!那时候楚还是学生呢!这个吴玉仙可真厉害!这个新闻可真是够劲爆的!叔,你让他们明天就宣布咱俩的事儿吧!风头不能都让他们出了呀!让他们看看,一个一个的都我找不着好对象,我找的对象是全沛州全中国最好的!羡慕嫉妒……”

  还没完就被紧紧拥进怀里狠狠吻住。

  周安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放松自己去接受他的炙热急切,微笑着闭上眼睛,嗯,不止人是最好的,接吻技术也是最好的!

  沈阅海来到沈玫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把安安送回尚家花园,陪她吃完晚饭又跟周靖远汇报了今天的事。看着安安跟饭团在钢琴上叮叮咚咚地玩了一会儿,确定她是真的心情愉快才放心告辞。

  入夜的秋风已经初现寒凉,沈阅海在大门口回头,看着大落地窗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屋里暖暖的灯光和欢声笑语在这个秋风萧瑟的晚上显得更加温暖珍贵,他站了很久才转身离开。

  沈玫家里的气氛却几乎要降到了冰点,陈景明和保姆阿姨一人抱着一个孩子躲到保姆房,把家里都留给沈玫和沈市长还有姚云兰。

  就这样还不够,不时还是能听到沈玫愤怒的大吼声。

  保姆阿姨给乖喂着奶,担心得不行,“明,得让玫吃点东西,也不能让她这么生气,万一回了奶可咋整!”

  陈景明抱着坏脾气的猪猪一动不敢动,祖宗吃奶粉吃得不高兴,换个姿势就可能惹她哇哇大哭。

  “没事儿,粥和鸡蛋羹给她温着,她把气撒出去想吃再吃。回奶了就喂奶粉,您别在玫面前奶水的事。”

  沈玫这样的暴脾气来了火气要是不让她出去,肯定得憋坏了。为了喂孩子让她憋着气,他舍不得。

  而且玫一向要面子,这种时候他要是插手,她可能脾气都不顺畅,所以他对她最好的安慰就是给她空间,让她把心里的郁气泄出来。

  沈阅海进门的时候姚云兰依然在哭,实际上从沈玫和沈市长进门她就一直在哭,沈玫在冲她不知道第几遍怒吼,“什么叫你是沈家的人?什么叫你不能看着不管?你算哪门子沈家人?人家早把你休了!沈阅海认你吗你就去管人家的事?你管他也就算了,你凭什么管安的事?你这是犯法你知不知道?”

  看到沈阅海进门,沈玫勉强压住火气,重重坐在椅子上把烂摊子交给了沈市长。

  沈阅海倒是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而且还先跟沈玫打了招呼,“我从安那过来,她很好,晚饭吃得挺香,还念叨着明天中午让尚贵给你做南瓜盅。”

  沈玫从知道沈阅海跟周安的关系起,最满意的就是他这一点,任何时候任何事,他都会把周安放在第一位,她高不高兴,她心里舒不舒服,她情绪和生活上的一点点事他都当成最重要的事来看待。

  今天更是,接到电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沉得能压死人,出的话都带着冰碴子,可还是第一时间去看周安,去把她哄高兴了才过来处理。

  沈阅海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非常平和的状态,沈玫觉得他是去哄周安了,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是周安在安慰他。

  只要跟她待在一起,他心底的戾气和愤怒就会慢慢流失,身体里的血液都温热起来。

  这种整个人都暖融融的状态只有跟她在一起才会有,所以即使见到非常不想见的人,他也不想破坏这种感受。

  沈阅海平静地坐下来,“沈市长,你有什么意见?”语气平淡得像在谈一件公事。

  沈市长非常愧疚,“对不起,我答应了不会再打扰你们却没能践诺。请替我向安道歉,她对这件事有什么要求,我一定尽量满足。”

  沈阅海不去看一直盯着他的姚云兰,自进门起余光都没扫过她,“安没什么要求。”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这种龌龊的事也没必要让她去费心。

  姚云兰狠狠松了一口气,只要周安不揪住不放,这个家里的人骂她再狠也没事!

  他们是她的丈夫子女,就是真的生气也不至于要把她怎么样!

  沈市长看姚云兰情绪稳定一些了,也不怎么哭了,把刚才问的话又问了一遍。

  他要给沈阅海一个交代,就必须做足姿态,让姚云兰当面跟他清楚这是最基本的尊重。

  “姚大姐,前几天咱们刚谈过,你已经答应过不再管沈将军的事,为什么又偷偷去给安介绍对象?”

  上次她去沈阅海家训斥周安,沈阅海就是坐在今天这个位置,明明白白地对她过,“以前我把你当朋友家的长辈来尊重,现在,我把你当破坏我生活的人。但是我要是对你做什么安安会心里不舒服,所以,以后我们当做不认识,见了面都不要话。”

  这么决绝的话都了,谁知道她还敢去管周安和沈阅海的事!

  今天一进门沈市长就问过姚云兰这句话,可她只是哭,吓得一句都不能回答,现在知道周安不会追究了,她的胆子也大了。

  “我,我,长生,你不让我管老大的事,我,我再揪心都不管了,他啥事儿我都不插手……我,我只是给周安介绍个对象,她要是看上别人了,咱家老大就不用娶个二婚的了……”

  沈阅海的脸上瞬间一丝表情都没有,沈玫怦地一声拍着桌子跳了起来,“你以为你是谁?你是安什么人你就有资格偷偷给她介绍对象?你还想利用我!你让我以后怎么在安面前做人!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姚云兰不敢看沈玫,把一块沾满眼泪的手绢捏成了抹布,“我给她介绍的也是个头婚伙子,长得好还有文化,也不委屈她……”她个二婚的,还想找啥样的?还能真让她嫁个年轻有为的大干部不成?

  她周安要是真有脸,婆家的态度都明摆着呢,就不会还把着老大不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