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六零时光俏 > 第四四七章 背后(五更 求票票~)
  周阅海只要不笑,就给人很严肃很冷硬的印象,如果他把身上的气势故意外放,很少有人能扛得住。

  对张苦菜来说更是如此。

  周阅海即使一直厌恶她,也从来没有故意用气势压过她,直到此刻。

  周阅海身上巨大的气势让他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个动作,都像重重敲在张苦菜心上的石头,而他手里的那一沓钱更像一根根提线,牵到哪里她就动到哪里,再没有一丝反抗。

  没用两下,张苦菜就老实了。

  周阅海请所有随行人员都出去,一个人听完了张苦菜交代的事。

  刘强根的战友不止一个给她写过慰问信,但其中官儿最大的就是周阅海,所以他的这封信对张苦菜来说意义非同一般,经常要拿出来显摆一下。

  去生产队要轻省活计拿着周阅海的信,去大队要救济粮拿着周阅海的信,去公社多要补助也拿着周阅海的信,甚至跟邻居吵架撒泼,也把周阅海的信拿出来。

  幸亏周阅海给当地拥军部门写过一封信,请他们善待烈属,但更要严格遵循国家政策。

  他写给张苦菜的信也让大家看过,只是告诉她,如果遭遇不公平待遇了可以找他,别的并没有多说,才不至于让他这封信造成更大的影响。

  周阅海早年做侦察营营长的时候多次深入敌后,跟各色人等都打过交到,处事比绝大多数的军官都周到,当然不会让他这封信留下什么话柄给别人,更不会给人拿着这封信狐假虎威的机会。

  但给张苦菜一家撑腰,保证不会有人亏待他们的作用肯定是达到了。

  这封信被张苦菜一家珍之重之地保留至今,刘家老爷子甚至计划着,等孙子们大了,拿着这封信去找周阅海,让他给安排当兵,以后留在部队出人投地。

  实际上,如果刘强根的孩子长大,真的拿着信去找周阅海,他肯定会尽力帮忙,好好培养。

  可谁都没想到这封信会在这个时候用到这种地方。

  事情还得从十多天前开始说起,张苦菜在放羊的时候遇见邻村的桂花婶,两人说着说着,话题就提到了烈属和部队上来,张苦菜就又一次拿部队的大首长给他们家写信的事显摆。

  桂花婶就扯着张苦菜打着补丁的衣襟感叹,有这么大的干部给他们撑腰,她的日子过得还这么苦,真是不应该,要是那脑子活泛的,早就巴上去给自己捞点好处了!

  听说人家那大首长一个月就能挣一百多块钱!手指缝露出来一点,就够他们一家子吃香的喝辣的了!

  再说了,人家谁对战友遗孤不是尽力照顾!

  多少部队上的都给接去身边养活,要是他们家两个小子从小生活在首长身边,跟城里孩子一样,以后不更得出息?

  桂花婶感叹一番就走了,张苦菜的心也开始活动起来。

  她也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傻!刘强根有这么厉害的战友,他们娘儿仨凭啥还窝屈在这个穷乡僻壤受苦受累?

  把孩子给他送去!不要也得要!人家别人都这么养活战友遗孤的!他一个大首长能敢说不养活?到时候唾沫星子就能淹死他!

  再每个月给他们生活费!那她不跟刘强根在世时一样享福了?

  张苦菜心里活动了两天,又在放羊的时候看到了桂花婶,桂花婶无意中就给她透漏了一个用无数巧合来死死抓住周阅海的好主意。

  最后桂花婶嘱咐她,“婶子可都是为了你好!这也是瞎说的,听不听的在你,成不成的你可不能怨我,更不能把我说出来!婶子不图你回报,你享福我也不能跟着去,你可得有良心!”

  最后又嘱咐她,“越大的干部越要脸面,咱光脚的就不怕穿鞋的!就是不成你也是回来放羊,还能咋地你了?你就啥都不用怕,就去死命闹腾!

  把部队给他翻个个儿地闹腾!越多人知道越好!先让大家都误会他是陈世美,时间越长对你越有好处!到时候为了压住这事儿,咋地他都得给你好处!”

  张苦菜回去先说服了婆婆,知道张老爷子不会同意,婆媳俩瞒着他去开了介绍信,张苦菜又去跟桂花婶讨了一回注意,就这样信心满满地来到了沛州。

  甚至在沛州火车站还遇上了好人,一路把他们带上了公交车,送到了军分区大门口。

  有了这根藤,周阅海就能很容易摸到根子了,他把钱交给张苦菜,把他写给他们家的那封信要回来,当场烧掉。

  “张苦菜,看在刘强根的份上我这次不追究你,但以后不要说认识我了。我不认识你。我们所有的战友我也会通知到,你也不用再去找别人了。”

  但在走之前,还是单独跟拥军人员嘱咐,“他们是烈士刘强根同志的遗孤,他们该得的东西一点不能少,该有的待遇必须落实到位。你们工作辛苦了,我代表部队感谢你们,也代表刘强根的所有战友郑重把他们托付给你们了。”

  张苦菜当天就被带上了回乡的火车,兜里揣着将近一百多块钱,却再没有了那封能让他们全家踏实的信。

  周阅海也开始着手调查那位桂花婶和她背后的人。

  周小安听说张苦菜后来的事,并没有为她的贪婪吃惊。

  这跟王腊梅之流比真的已经算是很弱的贪婪无耻了。

  她比较吃惊的是小叔对张苦菜一家的态度。

  她虽然一直都没发表意见,但心里还是觉得小叔最后肯定不会就这样不管他们,没想到他竟然就真的不管了!彻彻底底地不管了!

  周阅海第一次对别人解释自己的行为,“人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她是军嫂,就得有这个心理准备,不能遇到坏的情况就让别人为她的选择付出代价。”

  就如他一样,他知道他有了牵挂,不能再无私无畏地为国家牺牲,所以放弃了在作战部队升迁的机会,来到地方,守着他最重要的东西,日子过得舒心适宜,心安理得。

  周小安不想让小叔这么严肃,故意逗他,“我还以为您会说,‘我们家的小孩太多了,已经养不起了’呢!”

  绷着脸学周阅海讲话的样子可爱又伶俐,让人看了就心生欢喜。

  周阅海哈哈大笑,“我们家哪里有别的小孩,不就只有你一个吗?”

  然后揉揉她的头发,“我以后就只养你一个,你是不是也只让我一个人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