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灵鼎 > 第三百六十二章:离别!
  朝阳升起,新的一天,墨麟的心情也是从未有过的好!

  墨麟脚踏着他那黝黑的枪型法宝,漂浮在石壁上柳月影昨日进入的洞府之外,墨麟新智能是从未有过的振奋,他感受到了柳月影的气息仍旧在洞府之中,也就是说柳月影并没有耍什么花样!

  下一刻,一名白衣胜雪的女子,从洞府之中飞了出来。

  柳月影脚踏发丝漂浮在了墨麟的面前,其一张绝美的容颜之上满是冰冷之色,但其中又是又比以往多出了一丝红润,一身的气质也有了很大的转变。

  “你……你竟然破了处子之身,老子杀了你!”

  凭借墨麟的实力怎会看不出如今柳月影已经破了处子之身,如此她的风灵之体对自己也就没任何帮助了。

  墨麟当即便是暴怒起来,脚下黑色长枪陡然一震,朝着柳月影极速飞去,同时右手之上幽黑色灵力凝聚翻滚,化为了一个巨大黑色光掌丝毫不留情的朝着柳月影轰去,墨麟感觉自己被人耍了,此时对柳月影已经起了必杀之心。

  “你,有这个胆量吗?”

  就在那黑色光掌将要轰击到柳月影身上的瞬间,柳月影淡淡一语,手中一块漆黑如墨的令牌挡在了身前,令牌之上‘天辰’两个大字笔走龙蛇!

  “什么?”

  墨麟登时瞪大了眼睛,那黑色光掌立刻消散开来,其脸上满是惊恐之色身体都是有些颤抖了起来,道:“你,你是天辰宫之人!”

  “不错,你应该明白这块令牌的意义是什么,我走后,你必须将他安全送回翼州,否则,我便踏平你聚妖城,鸡犬不留!”

  柳月影声音之中带着无比强大的气势,这与实力无关,是一种身份的镇压。

  “你……”

  墨麟堂堂金丹期大圆满的强者此时脸色惨白之极,两缕额头的冷汗,如泉涌一般,身体不断地颤抖着。

  到达了墨麟这个时候层面,多少回会了解一些上面的事情,大陆十三州,青州不过是下五州排名第三,也就是总排名第十一的州,而幽州乃是上三州第一州,总排名第二的大州,而天辰宫更是幽州的顶尖势力。

  可以说,如果不是一些规则的限制,只要天辰宫愿意,随手就可以将整个青州都灭了,在这等恐怖势力的面前,整个青州都是蝼蚁般的存在,又何况是自己这小小的聚妖城主。

  墨麟能纵横青州这么多年,也不是平凡之辈,其缓了缓神色,立刻一脸郑重道:“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姑娘,还请姑娘原谅,听闻天辰宫宫主大人的小女儿神秘失踪,想必就是姑娘吧!”

  说到此处,墨麟都感觉脊背发寒,天辰宫宫主小女儿失踪一事早已闹得沸沸扬扬,据说,天辰宫宫主都已经找遍了所有的仇家,震怒之中,血流成河,无数金丹期强者尸骨全无。

  “算你有些眼力!记住我说过的话,否则,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死!”

  柳月影淡淡一语,说着手中出现了一张带着繁杂的符文的青色符箓。

  青色符箓飞天而起,符箓之上各种符文漂浮而出,交错组合,眨眼之间便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八角形青色阵纹。

  “空间灵符!”

  墨麟顿时脸色大变,能够制造空间灵符的修者,都是元婴仙境之中对于炼符造诣无比之深的修者,这柳月影能够随手便拿出空间灵符,可见其绝对便是那天辰宫宫主之女了。

  接着阵纹之上青光大放,虚空变换,一道身着青袍,一道身着白袍,两道老者身影显现而出。

  “元…婴…仙境!”

  墨麟一时只感觉头皮发麻,二人的身上没有丝毫的气息流露,但他却仍旧能够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气息,甚至这股恐怖的气息,还在自己的师尊之上。

  “影儿,你总算是肯捏碎虚空灵符了,你知不知道你爹都快急疯了,影儿,你!”

  青袍老者脚踏一个碧玉圆盘,直接飞到了柳月影的身旁,突然其脸色一变。

  “老青,你真是,影儿,你…你的风灵之体……”

  白袍老者道,驾驭着一柄白玉飞剑瞬息到了柳月影的身旁,然而当其察觉到柳月影身上的气息之时脸色同样巨变道。

  “这是我自愿的!”

  柳月影脸色红了起来,却是昂起了头坚定道。

  “影儿,你这,如果被你爹知道,在下五州这等偏僻之处,会有什么年轻俊杰,你怎么这么冲动啊!”

  青袍老者一脸苦瓜色,有些怜惜也有些甚怪道。

  “青叔,月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的命便是被他救的,并且他多次为了我舍身忘死,我们”

  “影儿,既然是你自愿的,为叔就不多说了,不过想要过你爹这一关,却是无比之难,如果这小子没有对应的本事,那么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件坏事!”

  白袍老者打断了柳月影的话,语重心长道。

  “白叔,你放心,加以时日,他必可缔造巅峰!”

  柳月影言语坚定道。

  “好,既然我们影儿对这小子这么有信心,那么青叔也想看看这小子何等优秀,能有如此大的福分!”

  青袍老者知道柳月影一向稳重,不是个随意的女孩子,心中倒是对这个神秘的小子产生了兴趣。

  “是啊,为叔多的帮不了,但多少也可以给他一些机缘,让其以后能更加容易一些,带为叔去见见吧!”

  白袍老者见青袍老者如此之说,顿了顿道。

  “两位叔叔,你们相信月影的眼光,他是我见到的男子之中最为出色的,见暂时就算了,你们也不要为难月影了!”

  柳月影道,他知道即便楚岩有再大的潜力,但此时实力低微,自己的两个叔叔绝对看不上眼,这个时候还是不见为好。

  青袍老者道:“好,那为叔就不为难你了,对了,柳月影,这三年多,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娘现在每日郁郁寡欢,日渐憔悴!”

  “当年我被正一剑派那帮杂碎偷袭重伤,之后便是逃亡之下……”

  柳月影将随即将这四年来的事情一一讲诉了一番。

  “正一剑派这帮道貌盎然的狗杂碎,看来这么多年来是我天辰宫太过低调了!”

  青袍老者脸上一片阴霾,声音冰冷道。

  “不过影儿,你说是因为那小子,你的心境才得到突破的!如此来说那小子还真是有些不凡之处,方才一开始焦急没有注意,现在倒是发现了,你这丫头的气质真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心境出尘,影儿你这天赋绝对是我天辰宫首屈一指了!”

  白袍老者再次细细观察了柳月影一番,最后一脸欣喜道。

  “那小子,能将二百年寿元的寿灵果毫不犹豫的给了你,也说明此子对你的真心!”

  青袍老者也是有些赞叹道。

  柳月影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心中却是留着甜蜜。

  其实柳月影在实力恢复到金丹期的那一刻,也就是在鬼墓试炼之前,便已经可以开启空间灵符,她知道自己的家人在担心着自己,他知道自己应该回去,但她却一直托着。

  但就是因为楚岩,她一直没有,可以说如果不是这青州之行事情闹得如此地步,柳月影恐怕也不会做出如此决定。

  “月影,这小崽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他欺负你了,叔叔扒了他的皮拆了他的骨泡酒喝!”

  说了半天白袍老者才看向眼前的墨麟,眼中满是冰冷之色。

  自从这两名元婴仙境强者出现,墨麟便是胆战心惊,一直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此时一听白袍老者如此话语,立刻脸色惨白到了极点,自己可是曾经重伤过柳月影,如果这件事被这两个强者知道,就算自己的师尊来也绝对保不住自己。

  “没有,白叔,青叔我们走吧!”

  柳月影说到‘走’字一张绝美的容颜变得暗淡了起来。

  “不向那小子告个别吗?”

  “不了!”

  柳月影叹了一口气,心中是满满的不舍,如果真的道别,她怕自己难以离去。

  “走吧!”

  白袍老者淡淡一语,与柳月影和青袍老者共同登上了那仍旧在空中闪烁着光芒的八角形状青光阵盘。

  墨麟见况大呼了一口气,终于要离开了,在这等强势的威压下,墨麟根本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就仿佛自己的生命不是自己的随时都有可能被别人夺走一般。

  却见柳月影突然转头道:“记住我说的话!”

  “一定,一定!姑娘吩咐小的一定照办!”

  墨麟大气都不敢喘,急忙道,哪里还有一城之主的样子。

  柳月影望着那洞府之处,两行热泪倾洒而下,青光阵盘光芒闪烁,下一刻,三人身形消失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