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灵鼎 > 2652.第两千六百五十二章:斩杀!
  就在两人气势爆发到极致,准备对楚岩出手之时,楚岩淡笑,随手一挥。

  “吼!”

  雷光耀眼,一股属于万象大圆满的气息瞬间爆发而出。

  正是雷龟!

  此刻,一个雷图虚影,在雷龟的头顶之上浮现而出!

  意境!

  雷龟当初突破六阶,便是有万象后期的实力,而后在堕仙岛三百年,楚岩领悟意境他跟随身边也是得到了不小的造化。终于意境有成,修为也是突破到了万象大圆满之境。

  这等战力,不断面对虎森还是残剑任何一人,即便他们神通不俗,也都可以不相上下。

  虎森和残剑见况,面色骤然一变,他们怎么也不会相当,当年这雷龟,也达到了万象大圆满之境。

  然而,这还没完。

  “呼!”

  这一刻,阴风咆哮,同样属于万象大圆满的气息爆发而出!

  一道身影浮现而出。

  正是第二仙尸!

  “仙手大师!”

  两人目光骤然一变。

  “不对,这不是仙手大师,这是炼尸,仙手大师竟是被其炼化了!”

  虎森这一刻,瞳孔一缩,面色大变。

  也在这一刻,第二仙尸周身之外,一块块仙石虚影浮现而出。

  “这,平常炼尸不会保留神通,这是冥域尸尊一脉尸仙诀内的仙尸之术!”

  这一刻,残剑的面色也是骤然一变。

  他们没想到,出了堕仙岛,楚岩竟然还这么强,这已经强到了可怕的地步,一个万象巅峰灵兽,一个万象巅峰仙尸,这是何其的恐怖。

  楚岩这些家底,来容易,但对于常人来说却是困难之极。

  仙界之中,因为有妖族的存在,所以其他各域根本就无法随意猎杀抓取妖兽,若是随意抓取妖兽,那便是与妖域为敌,甚至可能引起大战。

  唯一可以抓取的地方,就是仙海了,而仙海之中,何其混乱,其中妖兽极为难以驯服,除非有皇级尊级高手亲自降临强行驯服。仙海分为内外海,外海之中凶险,妖兽实力太过恐怖,即便皇级尊级强者也不能随意而行。

  而内海之中,都多有天然阵法阻碍。

  所以说,这高阶妖兽,十分难得,楚岩能得到雷龟认主,也是机缘巧合帮助其渡劫,若非如此,雷龟绝不可能认主。

  至于仙尸,首先炼尸乃是冥尸尊一脉的独有神通,其他各域修者知晓不多。即便他们知晓,炼制出的炼尸也只是普通炼尸,只是拥有强横的肉身,神通宝物之类都不能施展。

  但楚岩修有是尸仙诀,如此可以炼成蕴含神通的仙尸。

  这一刻,残剑和虎森震动是震动,但今日一战,已经无可避免,残剑杀向第二仙尸,虎森杀向雷龟,直接便是战在了一处。

  残剑和虎森,虽然没达到万象大圆满,但也是万象后期高手,且均为天骄神通不凡,一时间两方战得不相上下。

  楚岩幕,也不言语,盘膝而座,脑海之中,浮现之前在那修者洞府之中三阵之内最后走过的古血之阵。

  “化……”

  楚岩咬破指尖儿,一滴精血飞出。

  下一刻,这一滴精血直接扩散,化为一片血雾,随即楚岩将领悟的本源古纹打入其中,这一片本源古纹立刻化为血色,极速扩散开来。

  这扩散的速度极快,虎森和残剑根本没反映过来,便是将他们二人笼罩。

  两人血色阵纹不凡,但此刻在雷龟和第二仙尸的纠缠下却是难以脱身。

  “融生烟……”

  楚岩手中浮现出一个白雾光团,直接一甩。

  “这是什么……”

  残剑和虎森均是,这白色光团有诡异,但此刻这白色光团瞬间爆裂,他们闪躲已经来不及,便是被一片白雾吞没。

  那白雾,很快便是钻入了两人的七窍之中!

  “定!”

  楚岩开口。

  当即,残剑和虎森,身体猛地一震,这一刻,他们只感觉自己的身体瞬间就要失去控制权。

  “该死,这是什么神通,祖血!”

  虎森此刻咆哮,体内祖血爆发,但即便如此,他也仅仅是保持住了灵智没有被控制,身体彻底失去了控制权。

  “剑道之血!”

  残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操控当即便是一声怒喝,其眉心剑道止血闪亮了起来。

  这是他一生领悟的剑意融合的精血所在。

  然而,其也仅仅保住了灵魂没有被操控,保住了神智,但身体的控制权也是被剥夺了。

  融生烟配合古血之阵,平常修者,根本难以抵挡,当初若非楚岩修有七窍炼魂术,恐怕也难以抵挡。

  “这神通也太变太了吧!”

  龙小悠有些傻眼,直接将人控制,还是控制如此天骄强者。

  “师兄越来越强了!”

  冰小柔这一刻,不禁脸上带着笑意。

  同时镇压仙界之中,排名前五的两位天骄,这等手段,不愧是自己父亲的弟子。

  雷龟和第二仙尸在楚岩一声令下,纷纷后退,到了楚岩身旁。

  “鬼凌,你好生卑鄙,竟然偷袭于我!”

  此刻,残剑怒吼。

  “鬼凌,如此,你胜之不武!”

  虎森也是咬牙道。

  这一战,打得太憋屈了,连楚岩的衣服边儿都没碰到,便是如此惨败。

  楚岩走到残剑面前,冷声一语:“公平?何为公平?你们剑南宗以势压人,便是公平了?若非我有一身神通在,恐怕早已身死尔等之手!这,就是你口中的公平……”

  话语之间,楚岩右手之上,散发出了岁月魔气的狂暴的气息。

  朝着残剑逐渐靠近。

  这一刻,残剑面色瞬间化为惨白:“你,你敢杀我,我可不同鬼剑和石剑,你若杀我……”

  “杀一个是杀,杀两个是杀,杀三个,还是杀,又有何区别!”

  楚岩冷语,随即靠近残剑的耳边:“就如我在神魂界,立下葬剑碑一般,你认为,我会怕剑南吗?道魔之斗开始时,我与你剑南宗,早已行同水火!”

  “你……”

  这一刻,残剑脑中瞬间阵阵轰鸣,双眼瞬间瞪得老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