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敛财人生[综]. > 1425.烟火人间(59)三合一
  烟火人间(59)

  林雨桐干脆没给四爷手机, 既然不是什么正事, 四爷很快就会回来。

  果然,前后十分钟都没到, 四爷回来了。不见曹海, 想来是直接走了。

  “刚才有事?”四爷急忙问道。

  林雨桐愣了一下:“你看见我了?”难道曹海也看见了?自己来了又走,只怕曹海也会很尴尬。

  哪里看见了?

  四爷就说:“听见你的脚步声了……”

  其实走路算很轻巧了, 四爷还是听见了。

  “还以为他找你有什么要紧事……”说着,就指了指手机,“忘带这个了。”

  四爷一笑,就知道桐桐为什么走了, 她心里还是有点看不上曹海的吧。他就道:“人之常情。人到了一定岁数,就开始怕死了。没几个人是幸运儿,生命能循环不止。都知道命只有一次, 大半辈子了,为父母活,为儿孙活,为世人的眼光活,发现没多少活头了,就想为自己活一回。”

  所以, 凉薄也好,自私也罢,得承认:人都是畏惧死亡的。

  四爷就说:“老年人, 只要不是儿孙太拖累, 手里的钱一半都是花在买药上了……”

  所以, 在药品和保健品这个行当了,老人是很大的一个消费群体。研究所那边药品的研发不能停,但未必不能拓展其他项目。

  四爷是想说这个吧。

  人类的终极目标总结起来也就是:健康、快乐、长寿。

  快乐不是医生能管的事,但不健康和短寿,必然是不能快乐的。

  真正的保健品,应该是真的能提高人的免疫力,从而使人体少生病,延长寿命。

  嗯!这是一个方向。

  不管多少计划,都得一步一步来。而最紧迫的就是,两个孩子开学了。

  开学的时间重合,都是这几天。

  大学新生报名,一共三天时间。因为家离的近,头一天一大早就去了。这些大学孩子们都来过,上小学初中的时候就到这边逛逛。在市里没有多少好的公园休闲的时候,大学校园就是最好的休闲场所。像是到了每年樱花盛开的时节,校园里樱花大道,落英缤纷的,特别漂亮。两所大学,都是国内数得上的大学,在省城,这样的地方孩子们可喜欢了,也来过不知道多少趟了。暑假的时候,知道被录取了,两人没事就过来溜达,连那栋楼是干啥的都清楚。

  四爷和林雨桐带着孩子报名,还得他们带路。

  如今的校舍还好,都盖了新的了。听说南郊那边正在规划大学城。大学也要搬迁,今年要是不开工明年都得开工了。但校区要能住进去怕是得三四年之后呢。那时候他们也该毕业了,想是不要想了。

  如今的宿舍楼是新的,里面有了电视。宿舍里也给配了座机,买电话卡就能打电话,但接听是免费了。里面也带了卫生间,虽然不能洗澡,但至少上厕所不用出去了。四个架子床,要住八个人的。床没法挑,因为每个床上都贴着名字,床上连床上用品也一块发了,不用另外去领。所以,报名比以前省事,基本没什么要带的东西。

  因为连热水壶脸盆刷牙用的杯子,擦脸用的毛巾等等,都是发下来的。上面都印着数字,这数字怕是学号吧。各人是各人的,谁也别乱。

  因缘就皱眉,感觉到了军事化营房一样,“这要是丢了坏了怎么办?”

  手里拿着一大串钥匙的宿管从外面伸进个头来:“一般丢不了,谁要你的也不敢拿出来用。要是坏了没法用了,就拿你的学生证,到宿管来。那里有卖的,号码我给你盖上就行。”

  还能这样吗?

  见对方要走,因缘赶紧追出去:“阿姨,学生证还没有呢。我想要多几条毛巾……还有暖水壶……”

  “那你报完名拿着凭条过来买就行了。”那边回了一句。

  这生意做的好厉害!

  因缘就说:“在学校里搞垄断……”肯定赚钱!

  也没有后台,不给学校后勤分润一点,这事也办不成。

  反正学生就是摇钱树,谁都想着从他们身上捞一笔。

  林雨桐给孩子铺床,她爸带着他闺女去楼下买东西了。结果差不多的东西都多买了一个到数个。

  像是床单被罩,一个不行,至少得两套换洗。暖水瓶至少得两个,要不然热水不够用。脸盆一个不行,这得洗脸洗头加上洗脚,各是各的。毛巾更是,干的湿的洗脸的洗脚的,她爸一次性就给她买了十条,够这一学期的。毛巾用的时间长了得换,要不然对皮肤不好。

  柜子里的下层就塞这些备用品了,上层放几件衣服就行。反正想回家就回家,不需要使劲往学校塞。如今时间自由了,比上高中回家频繁多了。

  剩下的就不用管了,也没什么要管的了。收拾好就回家,回家把这些要用的床单被罩带上,洗了再拿来套上铺上,新的不洗一水老觉得心里不得劲。但回去之后洗完晾干拿到学校,一看更不得劲。人家都是崭新的,颜色亮的很。可这下了一水的,颜色掉了一层。看着浅了很多。检查宿舍的都不免多看一眼,觉得宿舍不齐整了。在正式上课之前,宿舍开会,推选一个年纪最大的当舍长,舍长说不行就买几块大方巾,然后被子叠完用方巾盖着。

  真是……很有想法啊!

  因缘觉得叫人家因为她破费了,晚上又给买了一堆的零食水果回去。

  因果跟因缘不一样,因缘是急着报名,因果是一点也不急。那天先给因缘报了,出来之后这小子就说高中同学要走了,得去送送云云,然后颠了。这都到了报名的最后一天下午四点半了,才回来往学校赶。这个点也不用排队,人家报名点都快收摊了。各种的程序办的贼快。然后去宿舍这就住下了,准备上课就好。宿舍楼里的人多了,林雨桐就不好进去了。只四爷跟上去看了一眼,就算完了。

  林雨桐还急着问:“住宿条件怎么样?”

  “男生宿舍……都那样。”去的时候宿舍都七个人了,一个个的脱了鞋在宿舍,一开门,一股子臭脚丫子味儿。

  等给孩子报完名,因大姐家的儿媳妇婉平生了,在中医院的产科里,是美萍帮着联系好的。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虽然是三个的病床,但病房里只安排了她一个人。这就已经是给了很大的方便了。

  之前一直在县里上班,快到预产期了,请假回家了。本来在县上生也行的。但是婉平的妈却觉得县上的医疗条件不行,要到市里。因大姐就说行,在西泽这也好照看。

  刚转到西泽,检查了一下,说是之前脐带绕脖一圈,如今是两圈了,问要不要考虑剖腹产。

  一说要动刀子,婉平妈又觉得在西泽也不行,眼看的羊水都破了,非要说去省城生。

  这边婆家要签字,说在市里就行的,来不及了,路上出事怎么办?

  娘家就乐意,当妈要阻拦,医院也不敢给手术了。

  没法子,用救护车,高价请了俩大夫跟着车,又提前联系美萍叫帮着安排。到了医院没半个小时就生了,顺产生下来的。

  生下个六斤重的女孩。

  这边的大夫就说:“多悬啊!进了城区要是赶上堵车,有时候堵的救护车都过不去,只剩下在路上哭了。”

  林雨桐过来的时候因大姐耷拉着脸坐在病房外面,她才要说话,就见因大姐朝里指了指。然后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我生了你……你奶奶就跟你婆婆的脸色一样……黑沉黑沉的……你也是……咋跟我一样也生了个闺女……”

  这话把因大姐都气的发抖。

  打心眼里说,因家真没有重男轻女这毛病。当年原身先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也不见公公婆婆不喜欢。更何况因琦家的丽君,老两口也是心肝肉一样疼的,要不是两口子出了变故,为了安丽君的心了,哪里会大龄再生个小子的?老两口说啥了?这样的父母就不会说影响的子女重男轻女。看看因大姐因二姐,因大姐是先生了小子,才生的闺女。因二姐是干脆一个闺女就不多要了。那个年代多要几个孩子很正常的,还没到计划生育的时候。所以,家里一点也不重男轻女。

  不光是因大姐这个婆婆如此,便是李家也没有说重男轻女的。那李老婆子再不好,对她亲闺女没二话的,比对儿子都好。

  所以儿媳妇给生个孙子,这孙子其实代的就是孙子\\女。因大姐两口子心里不知道多高兴,隔辈亲啊!见到另一辈人,心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因大姐的恼,不是因为孩子。是因为生孩子这前后七七八八的事,嫌弃儿媳妇的娘家胡乱插手,如今还在里面蹿火。

  林雨桐就叹了一声,低声道:“省里要排遣干部跟南方省份的干部做交流,也就两年的时间。你要是舍得,叫俊文两口子都去。你也跟着过去照看孩子去。两人要上班,你肯定也舍不得孩子给别人带。孩子离了父母也不是好事,要不,你跟大姐夫跟过去算了……过两年肯定是要调回来的……”

  调的远了,也省的啥事都插一手。

  因大姐能怎么办呢?之前瞧着亲家挺本分的一家人,怎么在孩子的事上是这么一种态度呢。挑拨的孩子跟婆婆处不好关系,到底于她有什么好处。

  孩子一满月,连满月宴都没办,因大姐一家,只留下还在西泽上大学的丽文,其他的都走了。在那边是单位的房子,两室一厅,孩子小的话是基本够住的。过两年就回来也没想着置办产业,就图以消停。

  走的时候都帮着去送了。这带着孩子带着行李的,不好走。那婉平的妈哭的像是生离死别,都哭出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了,机场的人都朝这边看。

  婉平全程拉着脸,没去看她妈一眼。

  四爷交代俊文:“到了那边,不要掺和人家的事,你在那边呆不长,就是看看,听听,攒资历。”

  俊文明白,是说去了是挂职干部,给什么活干什么活,千万掺和到争权夺利的事里面去,犯不上。他一一应着,一句一句都答应了。

  四爷又给了几个电话:“去了之后,带上礼过去拜访一二。礼我都给备好了,叫你媳妇收好,什么人该送什么心里要有数。”

  那边因大姐是不放心老两口,林雨桐就说:“二姐和二姐夫把铺子租出去了,过去照看爸妈了。放心吧!”

  不放心也不行啊!因大姐就说:“反正我跟你姐夫一月得换着回来一回,回来我就过去看看……”

  李国槐的妈李老太还在乡下呢,他当然得定期回来的。

  但把人送走回去之后家里的老两口还是道:“人啊,心都是向着子女的多,向着父母的少……”

  人老了之后就开始感慨了,而林雨桐回过头来,猛人见发现,四爷晚上在家的时候越来越多,而且家里也很少再像是以前一样高朋满座了。

  她心里正琢磨,最近省里是不是有什么大事的时候,四爷突然提议说:“要不去京里住几个月?shanghai也行。”

  这倒是想要避出去一样。

  “怎么了?”她就问,好歹得知道缘由吧。

  四爷指了指南边:“走私窝案,说到底是官商勾结……”

  哦!那自家这种和很多体制内的官员走的很近的人,还是避开一些的好。风口浪尖上呢,别太惹人注意。

  住就住,去哪都行。

  先给因唯打电话,结果因唯一听,先是欢喜,然后才道:“算了,你们还是去我姐那边吧。”

  对她姐她好像总也不能放心。

  然后因缘和因果周末肯定还回家,但家里没爸妈。保姆还正常在家,帮着收拾收拾,周末给他们做饭洗衣服。

  临走之前,四爷接到电话,是郝丰打来的,笑的特别爽朗:“因哥,带着林姐过来吃顿饭,老爷子有请。”

  郝安|邦叫了。

  那这就得去。

  也就是保健品带两样,就能上门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家里还有别人。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姑娘,二十七八的年岁。白白净净的。郝宁在一边介绍:“秦泉,军医院的大夫。”

  林雨桐接收到郝宁的信号,就明白了,这是郝丰的对象吧,“你好……你好……”

  分别握手寒暄,林雨桐顾不得想为啥这婚事瞒的这么紧,她这会子想的是郝安|邦这么安排是几个意思。

  儿子的对象上门,看样子应该是第一次,因为这姑娘看着虽然大方,但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说了没两分钟话,郝丰进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小伙子,林雨桐也没见过。但肯定是军人,年纪还不大,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四爷倒是多看了这小子两眼,却没有说话。

  郝丰看跟四爷和林雨桐笑:“因哥,林姐,我去接这小子了。”

  介绍了才知道,这小伙子是秦泉的侄儿秦岭。

  小伙子很有礼貌,叔叔阿姨的叫,然后看向四爷:“因叔叔我曾经见过。”

  林雨桐就看四爷,四爷朝秦岭点点头:“上次还没好好谢你。”

  闹了半天,是因为之前因唯学车的事,有过一面之缘。

  家里郝安|邦的夫人不在,说是去南边疗养去了。今儿根本就是郝安|邦第一次见儿媳妇。

  他回来的比较晚,进门先跟秦泉道:“今儿回来的晚了,都饿了吧。”然后看秦岭,“小伙子越来越精神了。”

  没管四爷和林雨桐,这就是当自家人的态度。

  在四爷要避嫌的时候,他专门叫来吃饭,想表达的态度已经在这里。他想说的是:你帮我办的事,我心里都有数。别人怕忌讳,但我不怕,是什么就是什么。别人说你们是我郝安|邦的人,是我的晚辈。那就是我的晚辈嘛!有什么要忌讳的。

  这人是个很有领导魅力的人。大有那种你跟着我,我就保你的劲儿。

  吃饭的时候四爷也解释:“……在书法协会认识一位明道先生……这位老先生的字很得京里的一些老人家喜欢……这次也是受这位老先生之邀……前去切磋学习的……”

  这是说,也不是单纯的要避开什么。明道老先生的字被京里的老人家喜欢,这些老人家身份只怕不简单。而他受邀,又是跟谁学习跟谁切磋呢。

  郝安|邦吃饭的动作慢下来,一口饭在嘴里嚼了二十多下,咽下去之后他才道:“那就好好学习……老人家的心胸气度到底是不一样的……”心里对这个晚辈倒是越发的喜欢起来了。一届的任期快到了,有些事该运作的也该提前走动的运作了。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他这一次,理解为替自己探路也未尝不可。

  吃完饭,他起身往书房去,叫了四爷:“因瑱跟我来吧。”

  在办公室坐下,郝安|邦说了几个人,“替我去看望看望……至于带什么东西我是不管的,你看着准备……”很不见外的样子。

  林雨桐心里本来还挂着这事,但不大工夫听见郝安|邦爽朗的笑声,就知道两人在里面谈的很好。

  郝宁看书房看了一眼,就道:“也就是你家这位来能叫老爷子这么笑。别人来了,三五分钟的就被打发出来了。”

  秦泉朝林雨桐好奇的看了两眼,也搭话道:“听说林总在新源惠民药厂的基础上,成立了惠民研究所……”别看名字土气,可在圈内很有名呢,据说那里有不逊于国外一流水平的实验室和实验器材,“……我都想去看看了。多少搞研究的都想去见识见识。”

  “欢迎之至。”林雨桐说的很认真,“研究所永远缺人才。”

  秦泉被说的有些动容,如今肯下真功夫在这方面做研究的,多是那些国家扶持的单位,国家给经费的那种,像是这种自己搞研发的,不说独一无二的,但绝对算是屈指可数的。她是内行,真说起来倒是跟林雨桐有不少话题。

  要走的时候,郝宁又叫住了,“等等,我给几个孩子买了衣服。因缘和因果的改天我自己给他们送去。因何的你们带去……是我叫一个朋友从法国捎回来的……”下来的时候带了两个不小的包,一个塞给林雨桐,一个却塞给秦岭:“你不是要回shanghai,帮我送一下。”

  当着人家爹妈的面,叫一个大小伙子给人家闺女捎带东西。也就郝宁能干的出来。谁都没说叫孩子们认她当干妈,但她时刻摆着就是干妈的谱。对孩子也是真好!出门在外面吃了好吃的,都会给俩小的送一份。以前两个上高中的时候不能出校的,结果她就叫人给送到学校。送东西的次数比林雨桐给孩子送东西的次数都多。因何跟因唯呢,是化妆品衣服包包帽子,凡是她觉得好的,就给孩子买了。

  林雨桐说了几次别破费,险些把人说恼了。她冷着脸:“我这一辈子都没孩子,就稀罕打扮孩子。别人家的孩子我还不爱搭理,打扮也打扮不出来……还是朋友呢,这点心愿都不能满足我?”

  这倒是叫林雨桐没法说话了。

  图展堂那边倒是有个闺女,但那孩子先是把保姆当妈,却不知道保姆是仇人。如今呢,亲姥姥又整天带着,给孩子灌输的思想都是那种保姆不是东西云云的话。孩子不认为保姆是好人了,但三观也碎裂了。很难轻易相信谁。那辛家的老太太也是一能人,如今靠着女婿,而外孙女还得靠着图展堂这个亲爸,倒是想着为图展堂开始谋划了。之前还跟图展堂提过,说我也不反对你跟那什么郝宁结婚。但就是一点,结婚可以,要孩子不行。

  图展堂压根就没应,只说:“不结!以后不要再提我结婚的事。您跟孩子安心的过日子就好……”家里其实已经一团乱了,抱养来的儿子养了那么多年,上了大学却不怎么愿意回来了。老太太对那孩子好不起来。但人总得有取舍。那孩子抱来的时候是稚子无辜,但如今已经是成年人了,是非他心里该有才行,要是想不通,那就随他去吧,缘分算是散了。

  这事图展堂跟郝宁提过,郝宁也确实是不会考虑婚事。

  但从心里来说,就是觉得造化弄人,这天意啊……顺着走了,可到底是意难平。

  这事郝宁跟林雨桐提过,晚上的时候两人还一块喝酒了,且喝了不少。

  郝宁不觉得不结婚有什么不好,但老是遗憾没孩子。如今她自己挣的钱,一半都拿出来资助贫困学生和捐款给孤儿院了,光是资助的孩子,就有八十多个,分布在全国各个地方。还有孤儿院里的孤儿,她会定期去看,但却没有一个孩子是养在身边的。

  她自己也不止一次的说过:“那时候要不是我妈拦着,说不定我跟展堂的孩子也跟因何和因唯一样大了……”

  每次这么说的时候,她又特别像是一个病人。

  如今当着孩子亲爸亲妈的面,又来这一套,能拒绝吗?

  这个叫秦岭的小伙子出身绝对不是普通家庭,品行各方面倒是不用担心。既然这样,那就叫捎带吧。只当给孩子介绍一朋友,对吧。

  送林雨桐上车的时候,郝宁趴在林雨桐耳朵边上低声道:“……郝丰和秦泉是两人接触了半年,觉得可以,才定下来了,之前谁也没说……”

  这是想说秦泉家的来头不小,在没成之前,郝家很谨慎,连风声都没往出传过。

  林雨桐脚步就顿下了:“那你是什么意思?”

  郝宁好像是想撮合因唯跟秦岭。但林雨桐和四爷并没有拿孩子们的婚事联姻的打算。

  “这我能不知道你们的想法吗?”郝宁凑到林雨桐跟前:“秦岭那孩子真挺好的……也不是你们想的门第有多高多高……你没发现这孩子的年纪比他姑姑只小那么几岁?”

  这个林雨桐见的多了,倒是没多想。

  郝宁这才道:“这孩子是私生的……秦家的老三早年插队的时候,跟一女知青生的孩子……倒不是秦家早年不认……是秦岭的亲妈不知道秦老三的身份,她当时先有机会回城,就回来了,压根没告诉秦老三。结果回来了发现怀孕了,再去找秦老三的时候秦家已经把秦老三塞到部队了……”说起来也是唏嘘的很,那都是七七年的事了,眼看回城政策就下来了,结果弄成这样了,“两人联系不上了,秦岭的妈不敢回单位生孩子,就又回到插队的地方,把孩子生在农村,然后交给一老太太养,老太太是烈士家属,把孩子养到十六就送到部队了……结果第二年那个县弄了活动,把当年的知青都请回去,商量什么发展大计,秦老三回去了一趟,去了原来的村子,才知道还有一孩子……人家就认了,这孩子在基层呆了半年就上了军校,这才刚毕业……”

  林雨桐还好奇:“你怎么对这孩子这么热心。”

  便是秦家门第高,郝宁也不屑的搭理的。如今这一份操心的架势,不像是为了因唯,倒像是为了这个秦岭更多些。

  郝宁点了点林雨桐:“你这人真是……”她实话实说:“收养秦岭的老太太,是我妈的表姐……隔得远了……但是那个年月里……也就是这个远房姨妈,敢搭把手给我们送点吃的用的……这些年我也寄钱过去,她也不要,也没啥事求我们,唯一一次求我们,还是觉得她年岁大了,管不了秦岭了,叫把孩子送部队去……”

  剩下的林雨桐就知道了。秦岭当兵,是郝家出力了。秦家找到秦岭,自然就知道谁运作的安排了这孩子。郝家和秦家的缘分就是这么来的。以至于现在秦家和郝家还要联姻。

  可这一联姻,郝家和秦家的关系是密切了,然后秦岭这孩子,背后连一点更亲近的关系都没有了。郝宁看中因唯,也看中四爷和林雨桐,觉得有他们,就能庇护这孩子。

  想想章泽成那个二世祖在家的处境,再想想这么一个身份尴尬的孩子在秦家的处境,只怕更难。

  郝宁就说:“我爸年岁到底是大了,能撑多少年了?我们家属于是后继无人的。说真的,你不是外人,因唯更是好孩子,正因为关系好才提醒你们一句……往后多看两步……秦家……你知道的不详细,你回去问问你家那位就知道……哪怕两个孩子不成,也没关系,小辈们多些交情,是有好处的……”

  是说郝家当不成永远的靠山石,也是提醒自家,找另一把伞未尝不可。

  作为郝家人,她能说出这话,林雨桐还怎么怪她自作主张?

  这边叽叽咕咕说话,那边秦岭先给四爷开车门,把四爷送车上。然后站在一边,等林雨桐过来,又将车门打开,等林雨桐坐上去才说:“阿姨再见!”

  全程没有多余的话,沉默的很。

  等车子走远了,郝宁就招手叫秦岭到身边:“……好好的把东西带去,那姑娘是个好姑娘,你奶奶把你的终身大事交给我,我自然是给你挑最好的。”

  秦岭苦笑不得:“阿姨,我不急。”

  “你不急,老人家急了!”郝宁就说:“前儿我去看老人家,她还说早知道就等你十八岁的时候给你讨个媳妇回来再送你去当兵……”

  秦岭没说话,只苦笑了一下。等不到十八岁,就会跟秦家的人碰上,所以,这些也就是想想而已。他收敛心神,就道:“您这么着,就跟逼迫人家一样……”

  “胡说!”郝宁摆手:“他们知道我的为人,自然知道我的心意。再者,我给你找的岳父岳母,任他是谁也逼迫不了。别说你岳父了,便是你岳母,那也是护崽子的。只要你孝顺,谁敢对你伸爪子,她就能剁了对方的爪子拿来做馅给你包饺子。所以,要是觉得人家姑娘好,就要好好的对人家,知道没?”

  林雨桐是不知道郝宁已经张嘴闭嘴的岳母了,她跟四爷倒是没太往心里去。

  郝宁这样的,要是她办的事不顺你的心意了,你完全可以把她当病人,别搭理就完了。两人第二天就直接飞bj了。因着是周五的下午,宁海也没什么课。管杨坤借了他家的车,开车接了因何,然后奔着机场来了。

  林雨桐刚从飞机上下来一开机,因唯的电话就来了:“安全到了吗?”

  到了到了!

  行李四爷拉着呢,林雨桐跟因唯叮嘱了几句:“下周我跟你爸要是没事的话就过去看你去,住两周我们再过来……”

  因唯对着电话能说啥?还不够折腾的呢。但也只能说:“……好啊!这边开了两家很好的海鲜馆,可就是太贵,我也没舍得去,这次叫我爸请客……”

  挂了电话,因唯就对着送上来的报表愣神,说实话,挣钱是愉快的,但是工作一点也不愉快。她如今在学校是名人,别说跟同学有距离感,就是跟辅导员也有距离感。宿舍早已经不回去住了,每天里独来独往的。辅导员有事也单独通知她,她不好意思,上次买了一块还算不错的手表送给老师表示感谢,谁知道老师来了一句:“这块表我一年的工资也买不起……”

  她才知道,辅导员的工资一月不到三千。

  自从送了那块表之后,在学校很多事情都变的方便了很多。于是,她学会了四时八节的送老师礼物,送校领导礼物。反正是礼多人不怪!

  于是,她觉得在学校更自由了。上学期的期末考试之前,她请了三天假,然后辅导员就给她一份课堂笔记,是他帮着记下来的。上面圈圈重点啥的,都在考试范围之内。所以哪怕是忙,她的课业成绩也总能过关。当然了,老师上课确实是圈重点的。但有些人会听课,能标注出来。有些人不会听课或者压根不听课,那自然就找不到重点在哪。但是辅导员属于特别会听课的一类人,他也是助教,常帮老师备课的。所以,过年前,她又大规模的送了一拨礼。到了这个学期,周五上午上完课,她就走了。下午的课,老师绝对不会点她的名就是了。

  她自己也苦笑,不知道这世道本来就这么市侩呢,还是她自己开始变的市侩。

  正愣神了,前台的电话打过来,说是老朋友,北省来的,没有预约。

  老家的,还是老朋友,她就说:“请进来吧。”

  等人跟着助理进来,她真吓了一跳,想也不想的就叫了一声‘兵哥哥’,然后赶紧起身,一脸的惊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不等对方搭话马上就道:“还说好好谢你呢,结果也不知道你是谁……对了,吃饭了吗?要不咱出去吃饭去……”

  秦岭被拉着,都有些僵硬。他想提醒着姑娘,自己对她而言其实是个陌生人。见到陌生人多少应该有戒备之心的。

  他的表情因唯读懂了,她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不是信你,是信你身上的这身衣服,是信你头顶的国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