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敛财人生[综]. > 1391.烟火人间(25)三合一
  烟火人间(25)

  四爷和林雨桐还没出门呢,因大姐先来了。原因是因大姐在小区里碰见老爷子了, 见他一大早的跑过来, 又翻腾去年剩下的碳, 这是想干啥啊?

  跑过去问了,人家说了:“我一个人过挺好的。”

  那哪能叫老爷子一个人过呢?她好说歹说, 几乎是强拉着老爷子上她家先呆着去了, 然后自己骑个自行车, 直奔这边而来。

  她当然知道不可能是弟弟和弟妹两人对老人不好,要是这样, 出来的就不是老爷子一个,而是老两口子了。再者,这两人一忙开,家里指着保姆肯定也不行的!还是得要老人在家看着人才放心些。

  不用问,肯定是老两口又叨叨了。

  她进来就奔着老太太:“妈, 您这又是干啥?咱们都快成厂里的西洋景了, 看着咱家的热闹, 人家都能就两碗干饭吃。你看你这一出一出的,欺负我爸咋还没够了?”

  这也就是亲闺女敢说这样的话,换儿媳妇试试?老太太一准要恼的。

  林雨桐之前不就好话说着嘛, 想先把老爷子叫回来再说。婆媳关系处的再好,这跟亲闺女都是不一样的,说话办事还是得过脑子的。

  她把大姑子叫进来, 给盛了一碗热豆浆递过去, 低声问说:“爸在大姐那边呢?”

  “在呢。”因大姐应了一声, 就朝林雨桐眨了眨眼,又虎着脸坐到老太太跟前去了:“你这是想干嘛?那家里那么长时间不住人,水管子都冻住了。要吃的没吃的,要喝的都没有热乎的,您这是跟我爸拌嘴呢,还是想要我爸的老命啊!您说,您俩这过了一辈子了,有什么深仇大恨的,非得这么着把我爸往绝路上逼啊!”

  把老太太气的啊:“谁把你爸往绝路上逼了。你爸住那边,你们不会过去给把炉子升起来,把热水给烧好,一天送上三顿饭,难为你们了?”

  “哟!合着这是打算推给我们呢。”因大姐抱着豆浆一口一口的喝着:“我家的豆浆可就是外面卖的那些个兑了水的,喝进去一嘴豆腥味的。可不是小弟这边这种……”她砸吧着嘴品了品,“里面放了五六七八种配料吧。什么芝麻核桃大枣蜜豆的。你说我爸喝的惯不?我家也没有顿顿的这肉那肉各种的鲜菜什么黄瓜豆角茄子青椒的搭配着吃,就是萝卜白菜白菜萝卜,要不然再就是半斤白豆腐。我可舍不得油炸豆腐片的,我记得我爸最不爱吃的就是白豆腐了。您确定叫我爸跟我们吃饭。我们家顶好的菜就是土豆丝,一周吃一次肉,还爱吃大肥肉片子……饭后也没水果……条件不行这些就先不说,只说一个人住在那边,这晚上家里可是炉子,去年的炉子烟囱今年露烟不露烟我可不知道,万一这中了煤毒……”

  老太太气的把闺女往出推:“去去去!你就不是我生的。”

  “哟!感情您是我爸后娶回来的。”因大姐半点也不怵,跟老太太在家呛呛起来了,“您就别裹乱的行不行。小弟这边能住的开,我家那边真住不开。两居室的房子,俊文放假回家了,丽文如今都高三了,眼看又是高考。我爸住我那边不是不行,可这就得孩子在地上打地铺。这大冷天的,打地铺这是要作病的。我二妹那边,住的也不宽敞不是?又是在五楼,上上下下的摔上一跤算谁的。大弟那边,看着不够闹心的。您说,大年下了,我们也都挺忙的。本来我们四个都该轮着照看你跟我爸的,但这不是条件不允许吗?别人家是没地方没办法,咱家这是有地方了却作的不行。您还整天说人家,好好的日子都给作没了。您当您现在不是作啊!”

  说着说着,就把老太太给说哭了:“我就知道,你们一个个的都是白眼狼,都向着你爸爸……他在外面跟那白老师……”

  “什么白老师。”见林雨桐去厨房了,她赶紧低声道:“您又说,那要不叫给孩子换个老师,我看您就是好日子过的……我弟妹对您不好还是咋的,给孩子请了家教回来您都能生出这么个事来。知道的说您是真那么想的,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冲着儿媳妇去的呢。这也就是桐桐人家大度,你换个儿媳妇试试,看看做婆婆的一天到晚这么闹腾,人家烦不烦?以前,为了这个操心为了那个操心,顾了这个顾不到那个的时候,日子不是好好的吗?如今这是啥都不要你们操心了,能过消停日子了,你们自己偏不消停。您说,您想干嘛?要是离婚,现在就离,立刻马上!我们做儿女的凑钱,给我爸买个房子,要是真跟那老师有意思,娶回来就是呢。您要是乐意跟我们过,那就过。不过也行,也给您买房子,您再找一跳舞的老头子去。省的你跟我爸两看两相厌!”

  “你这是诚心想气死我是吧?”老太太指着大闺女直喘气,“混账成这样了你!”

  “妈,我也是做人媳妇的。易地而处,您说,您叫儿媳妇怎么看您?”因大姐就说:“这也就是我是亲闺女……桐桐是再不会这么说您的。”

  那得忍着,心里不满意也不会露出来。

  这边说着,那边四爷带着因缘和因果就出门去了,接老爷子回家。连哄带骗的,把人给弄回来了。

  因果要把卧室让给爷爷,他自己睡小客厅的沙发。老爷不让,“我睡沙发,我起的早,一起来吵的我孙子都睡不成懒觉了。”

  但这回来是回来了,老两口却不说话。吃饭的时候,几个孩子轮换着给老爷子送到楼上。吃完饭了,再把餐盘端下来。反正楼上电视啥的也不缺,老爷子还挺自得其乐的。

  四爷又给几个孩子添了电脑,这下老爷子更有事干了。坐在电脑跟前,这不是能玩麻将和象棋这样的游戏吗?有人能对战,一天到晚占着电脑,玩的不亦乐乎。

  这边一有电脑,像是丽君,像是林雨枝家的两个小子,都过来了。一群孩子挤在二楼,两三个霸占着一台电脑,年前家里一直是吵吵嚷嚷的。保姆感觉得多做一倍的饭。

  年前四爷是各种的会议,区里的市里的,一般都是他出面。林雨桐在外面的时间和家里的时间是一半一半。早上去厂里安排,差不多赶在两点回家。两点回来之后,谁愿意跟着,就带着谁一块去办年货。老爷子老太太是不爱动的,外面太冷的。几个孩子恋着电脑,也就因何每次都跟着,主要是想着帮林雨桐拿东西。

  哪里真用孩子拿东西,但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她还是尽量叫孩子做主。选哪种,买多少东西,价钱叫她去跟人家讨价还价,这种小东西贵贱在其次,就是叫孩子学嘛。

  各种干果水果的,因何最钟情的还是柿饼。这玩意称起来死沉,一斤也没几个。但价格却比一半的干果都贵。她就犹豫的问:“买上五斤?”

  那就买五斤,这玩意吃了不好消化。

  娘俩在批发市场转悠,一转悠就是半天,车里塞一车兜子就回家。

  今年这边地方大,肯定是一大家子在这边吃好几天。从除夕过来团圆,吃到初二回娘家。怎么也得吃三天的吧。保姆帮着把大菜都做出来,放在冰箱里冻着,吃的时候热一热就行。

  眼看过年了,林雨枝还过来跟林雨桐商量说,看今年这回娘家是怎么回,还回吗?

  正说不行就去一趟林雨柱的铺子就行了,结果不等姐俩拿定主意,那边林大嫂打来电话,说是今年就免了拜年了,他们怪忙的,不好招待。

  林雨桐就明白了,人家是觉得划不来接待。自家这边四个孩子,林雨枝那边俩孩子。可林雨柱那边才一个孩子。给压岁钱相互给成一样的吧,肯定觉得觉得不公平的。可要是不给成一样的,又怕觉得抠门。人家林大嫂来了这么一招,你们别拜年,我们家孩子不要你家给的红包,我也不给你们家孩子红包。我也不吃亏,也省的一个不好便成了自家抠门。平时来往就行,过年大家可以不来往嘛。

  呵呵!

  生的多被人嫌弃的林雨桐无话可说,毕竟只自家最占便宜。自己给人家孩子一百,人家给自家孩子一人二十五确实是好说不好听。那就算了,遇上这样的娘家大嫂也就这样了。

  要过年了,因琦是给老两口还有几个孩子准备了两人新衣服,这就算是心意了。

  因大姐给二老一人织了一个棉马甲,给四个孩子也一样,春天里的时候就能穿了。

  因二姐的日子过的最紧巴,二姐夫还是在批发市场里拉人力车呢,给二老能准备啥?只二姐夫老家那边的香油,是那种磨坊里现磨出来的,一次性提了十斤过来。他们家美萍今年后半年就要实习了,说起来的时候,因二姐就说呢:“当时念书的时候,说的好好的。可结果呢?现在是不包分配,得自己应聘去。就是实习单位,也得自己去找。我说实在不行,就去职工医院那边实习算了。离家还近!”

  三个职工医院合并成一个了。如今是纺织总厂的职工医院。可就算是合并了,这职工医院一年到头,也就是有几个感冒咳嗽去吊吊针的人,等闲都没人去的。在这样的地方实习,这以后的工作怎么办呢?

  林雨桐就说:“不行叫因瑱去找人问问,别的地方不行,这中医院应该是可以的吧。”一家子围在餐厅大圆桌上包饺子,她把手里的饺子放下就看坐在沙发上正跟两个姐夫说话的四爷,四爷也看过来,还问:“怎么了?”

  “说美萍实习的事呢。”她就说:“上次不是听程老说如今中医院开那个什么中西医结合科室嘛!也有那个检验科之类的地方,不如去问问,好进不好进。”

  四爷当即就打电话,两分钟后给挂了:“检验科暂时不行,不过输液科可以。”

  输液科感觉是比较轻松的科室了,就是不需要住院但需要输液的病人,坐在输液室里面,给把针扎上,然后注意着换药就行了。要是有病人,就是陪着。要是没病人,就是歇着。最麻烦的问题就是遇到给孩子打针,还有那些血管不好找的病人,一时半会的扎不进去。但这护士嘛,可不就是这么一步一步学来的。

  美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才知道还有半年呢,她的实习地点都定了。省中医院,也不是那么好进的。

  这孩子不是不知好歹的,忙到林雨桐跟前:“谢谢舅妈。”

  程开秀就羡慕,“这要是当初丽君考上中专就好了。”也有她叔帮忙安排,如今学习也不用那么辛苦了。说起这个中医院,她也不管别人爱不爱理她,只问林雨桐:“中医院的专家,不好挂号。要是方便,桐桐你帮我联系一个中医,我想给丽君看看。”

  这话把人吓了一跳,孩子的两姑姑先问:“孩子咋了?”

  程开秀这才道:“一把一把的掉头发,晚上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这半年我是把能想的办法都给想了,什么口服液,什么神功元气带,都给试过了。到医院也检查不出来毛病,医生说挺好的,可她晚上就是睡不着。在宿舍能说是不适应,可这回家也一样。在床上一晚上一晚上的翻来覆去的。一到考试的时候,就犯晕。头晕眼花,还吐。”

  那你们也真是,怎么一直也不言语。

  林雨桐就问:“你还给吃什么药了?”

  “没敢给吃药。”程开秀谨慎着呢:“红酒倒是给喝半杯,迷迷糊糊的,好歹能睡下去。”

  “去医院检查了吗?”老太太赶紧问。

  “检查了,没查出毛病人才急。”程开秀苦着脸:“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都乖的很,没叫人操心过。这一年真是……”

  几个人都忍着没说那句‘还不都是你作的’。

  美萍就道:“我倒是听过有人是那种考试恐惧症。平时学的挺好,一考试就犯晕,是真晕!越是到考试跟前,就越是睡不着。”

  程开秀停下手里的活,这个听起来倒是有点靠谱。

  可林雨桐听着,感觉这不单纯是考试恐惧症,其实这孩子是多少有一些抑郁症的症状了。

  因着这孩子的身体,老两口也顾不上闹矛盾了。过了大年初一,到了初二的时候,四爷和林雨桐,带着因琦两口子和孩子,上了程老的门。上门来求医了。

  因着关系不错,之前因为那两株药材,叫程老有了别的机缘,如今也算是省保健组的特聘顾问了。四爷登门,是为了给侄女求医的。

  程老二话不说就带着人往书房去,桌子上摆着脉诊,林雨桐拉了丽君的手给放在上面,程老闭着眼睛号脉,前后都得有五分钟吧,这才收了手。

  程老看看几个大人,没急着说话。林雨桐就把车钥匙给丽君:“你先下去在车里等着,我跟你爸妈一会子就下来。”

  打发了孩子,程老这才道:“孩子是郁症。”

  郁症是中医上的叫法,其实还是抑郁症。

  程老指了指心和脑子的位置:“孩子小,不建议用药。这心病还得心药……但这病不用药不意味着不要紧……”他说着,就从后面的书架子上翻出国外的杂志,“咱们国家如今还没这方面的统计,但在国外,因为这个抑郁症自杀的人数,是不断增长的。”

  程开秀脸都白了:自家孩子真就自杀过,差点没给淹死了。

  这一年的时间了,以为这事就过去了,谁知道埋下了这么一个根子。她嘴上不声不响的,可愣是给作下病了。

  程老的意思:“密切的关注孩子,不要大意。常跟孩子说说话,她其实还有些轻微的孤独症。如果父母干预了,情况还是没有好转,你们带着孩子再来,咱们再想办法,看是吃药还是别的手段干预治疗。”

  因琦连忙应了,一声接着一声的,可出来之后下台阶的腿都有些软,不扶着边上的扶手都下不来。

  偏还是上了车之后还得假装若无其事,安慰孩子:“不就是晚上睡不着,考试害怕吗?”他马上做了决定:“咱也不上什么重点了,下学期就转学,还上咱们厂的附中。”

  附中虽不是省重点市重点,但也是区里的重点学校。关键是这么着晚上能回家,能随时注意到孩子的情况。在这边学习压力小了,不用总想着要考好从特长班往平行班去,许是对孩子畏惧考试这一点,会有些帮助也不一定。

  这么想也有道理。

  孩子也不说话,回来后照样上二楼玩去了。

  老两口急的什么似的,见孩子都上去了,才指了指客厅,叫人都过去坐。

  一圈的沙发,一家子的大人都坐的下。

  老爷子先叫因琦说孩子的情况,因琦也没敢瞒着,有什么就说什么。

  说完了,老太太就哭了:“我就说,你们这么着不行。孩子都那么大了,根本就瞒不住。倒不如你们好好的跟孩子说,不管什么事,掰开了揉碎了,给孩子说清楚了,虽然一时不好接手,但时间长了,总就过去了。”有些话老太太没说,像是这样的情况,厂里也有,她也见过。不外乎是孩子学坏了,在外面胡闹,但不管怎么胡闹,总得叫孩子有个发泄的地方吧。闹完了,这事也就揭过去了。就怕这样的,啥也不说,都藏在心里。可不作病吗?

  这才这么大点的孩子,还是女孩子。“再过几年,上大学了,大学毕业了,孩子就该考虑结婚的事了。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给孩子的影响只怕不是那么一星半点。我跟你爸到底是比你们多了几年的见识……”

  老太太就说起她年纪还不大的时候见过的事,“那时候我还小,我家那隔壁家,有个比我大两岁的姑娘,这姑娘……她妈当年是挂帘子的妓|女后来从良的,嫁给他爸生了好几个孩子,最后得了一个她。可因着她妈出身不好,他爸是想起来就把她妈打一顿,别人也不管,只说肯定是那女人老毛病又犯了,勾搭男人这一类的话。后来,我们都大了,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这姑娘就说了一个小伙子,那边条件不咋好,她又运道不济,结婚当天,新郎官被疯马给踩到□□里了,踩到稀巴烂了都。人的命是救回来了,可这显然,这辈子都是不中用了。人家都说别嫁了,连那新郎官家都说,不用嫁过来了。可她偏不!要从一而终,死活都不退婚。嫁过去了,两人就那么过日子。可你想啊,一个大小伙子,没了那玩意了,人那心就变坏了,整日里打媳妇,身上那鞭痕是一道一道的,还拿火钳子往媳妇身上烫。可就是那样,她也死活不离婚。最后身上烂的不成样儿,临死的时候,她才说,好歹这辈子干干净净的,没人像是骂她妈一样骂她,活的比她妈干净……”

  这事说完,因琦和程开秀两口子浑身都冒冷汗了。

  这是什么,这便是心病了。

  每个孩子的情况不一样,两口子明显是低估了这件事都孩子的影响。

  老爷子也说:“你们俩的事,到底是打算如何?还继续这么瞒着孩子?”

  程开秀的手攥着衣角,攥的紧紧的,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因琦好半天没有言语,等老爷子要再催的时候,因琦道:“我跟秀秀我们……打算复婚!”

  别说其他人惊讶,及时程开秀也惊讶极了,紧跟着她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起身直接去了卫生间,怕会失态吧。

  这复婚,便意味着原谅,意味着谅解,意味着家还是孩子熟悉的那个家,过去的那点事,他想彻底的翻篇过去。

  老太太脸色都变了,指着儿子要骂,被老爷子一把拉住了手,给拽回去了,“行了行了,做晚饭吧,孩子们都饿了。我跟你妈歇会子去,饭好了再叫我们。”

  老太太是看见大儿媳妇就堵心,一千个一万个的不愿意叫复婚,可老爷子道:“他都奔着四十的人了,什么道理他不明白?他觉得能过,那就能过。咱谁也别说话。”

  事实上,民政局一上班,因琦和程开秀真去复婚了。

  复婚之后,两人又做了一个决定,然后很小心的跟丽君商量。因琦拉着闺女就道:“我跟你妈,打算再给你添个弟弟或是妹妹,你看,人家都是兄弟姐妹的一大串的,就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我跟你妈再要一个,我们保证,肯定还是最爱你。”

  说完,两口子就盯着孩子,小心翼翼的看。

  丽君几乎是不敢相信:“你们要再生一个?”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离婚证藏的再严我也翻出来看了。你们不是在我面前做戏吗?这生孩子可做不了戏……这是真的和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吗?

  因琦摸了摸闺女的头:“这段时间是我跟你妈不好,我们俩都太冲动了。爸爸妈妈虽然是大人,但是大人也会犯错。我们如今知道错了,也反省了,以后肯定不了。等过几天,咱们也去看商品房,也买个大房子,给爷爷奶奶预留一间,给你一间,再给弟弟或是妹妹一间,行不行?”

  行吧!“我没意见,可这不是计划生育吗?”

  “我和你妈都没公职,也不怕谁约束。”因琦把闺女当大人一样沟通,“去职工医院做个证明,证明你妈的身体不适合流产。生下来之后,再托人塞上一两万块钱,上个户口而已,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计划生育是严,但超生户也还总有。到现在为止,户口这一块还算是比较混乱的。一个人拿几个户口这样的事也有。不过是给超生的孩子办个户口,没想象的那么困难。当然了,前提是你有钱,且能找到疏通的门路。

  两人真像是用这样的办法证明他们和好如初一样,真的就开始备孕了。

  出了正月,真就传来好消息,程开秀怀孕了。

  年纪大的产妇,住那么高上下楼也不方便。因琦十八万买了一套三室两厅一百四十平的房子,是人家装修好的样板间。按揭买下来的。

  然后他又叫人改了一下,一百四十平,均摊面积还不是那么过分的年月,那面积是真不算小了。客厅也很大,完了叫人给客厅里隔出来一个七八平米的地方,能当书房用,也算是给二老留了个房间,想过去住也行的。

  这法子,在给孩子转学之后,两口子在家近距离的观察了孩子之后,发现应该是有了好转的。最起码,晚上孩子肯定是睡着了。

  而且,这两人现在不逼着孩子学习了,放在学校,考成什么样儿都行。周末的时候,还给孩子找了个音乐老师,叫她学架子鼓去了。觉得那玩意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踢里哐啷的敲上一会子,能发泄情绪。周末这些要是都填不满时间,因琦就拉着孩子去店里,帮忙卖衣服。若是留在家里,程开秀也拉着,给布置婴儿房之类的,或是产检的时候,都放在周六。一般医院周六还是上班的,叫她陪着去产检。

  反正是一点也不给她自己留下胡思乱想的时间。

  如此,孩子睡的着了,成绩没掉下去,反而是上来了。

  可孙女好了,老太太像是抑郁了。她觉得老爷子要出轨,大儿子的日子过的憋屈,偏谁都说自己错,看着孙女好,她也不好说大儿子什么。于是,倒是显得郁郁寡欢起来。

  这事还是因果先发现了,晚上过来偷偷跟林雨桐说的。

  林雨桐又偷偷观察了两天,也不敢说老太太是短期的心情抑郁,这短期的心情不好,发展成心理疾病的情况也不是没有。

  怎么办呢?

  原来食品厂那边的楼如今也盖起来了。原本那块就是要盖一栋写字楼,一个酒店的。

  那如今,酒店那边可以开始装修了。装修的时候四爷给改了改,酒店里带上餐饮部,带上卡拉ok,如今,四爷又给弄了一个室内健身中心。

  这健身中心除了各种的运动器材之外,还带了个游泳馆。

  这个游泳馆是对外营业的,只在里面住宿的客人,可以免费享受这个健身游泳的待遇。其他人进来,得花钱。

  四爷就是觉得老太太太清闲了,他给老太太找了个营生:“……游泳馆里带着卖泳衣泳帽泳镜,像是泳圈,这个可以租的。我爸那边就不给他去花钱办别人家的卡了。咱自家的场子,免费只管进就行。”

  以后老爷子游泳,全在老太太的监视下,这下总该放心了吧。

  “那不会再把卡送给什么人吧?”老太太还不放心的问。

  “不会!”四爷给保证。

  林雨桐看过四爷的设计图,心说,人家白老师要是自己花钱去办卡,这个谁也拦不住吧。自家的游泳馆,可着全市找去,也找不到比自家的规模更大的,设施更完备的。

  自家几个孩子的热情,不在游泳馆上,而在于卡拉ok,因缘还问:“有舞厅吗?蹦迪的那种!”

  那肯定是没有。

  如今的卡拉ok,以后的ktv,都是正儿八经的娱乐场所。不管是家庭聚会,还有朋友同事聚会,都行。消费不会很高,那些大老板们要玩的那种高档东西,肯定自家这边没有。

  因果还说:“我们班那谁寒假过生日,就在歌房,叫我去我没去。”

  为了怕孩子们好奇而在那些地方胡混,四爷和林雨桐专门找了个周六的晚上,叫上几家人一起,去了一次。几个孩子倒是会玩,鬼哭狼嚎的,不管在没在调上,都唱呢。大人呢,除了喝点啤酒饮料,吃点水果,也没别的。

  多了这么些个地方,大人们对孩子晚上出门,越发不放心了。

  都叮嘱孩子呢,以后要玩,咱自家就有地方,不许跟同学出去乱跑,要是敢去这些地方打断了腿云云。

  这段时间,四爷和林雨桐腾出点钱,又开始在郊外偏远的一点地方,开始买地。酱菜厂的酱菜卖的很好,可卖的最好的,其实是林雨桐自己做的那个拌饭的酱料。今年三月份,石总杨总那边又下订单的,跟上次比,几乎是翻了一番。可见在国外卖的好,这绝对不是假话。

  既然卖的好,那么就得扩大生产,干脆把厂子单独拉出去,专精的只做一样。

  那另一边呢,之前在工人文化宫那边盖的大楼,也得催着叫加快速度了。

  其实林雨桐还另外有想法,她想在农村大规模的承包土地,自己做农庄,自己产无公害的粮食。以后自家的宫廷御品,只用自家产的原材料。

  她把这事跟罗胜兰提过一句,不想她倒是跟林雨桐不谋而合:“这个主意好啊!我看咱们可以合作嘛。我这边正愁没有噱头呢,你的点子就很好。”说着,她就掰着指头算,“你看看人家,都是古代就有记载的名酒,咱们这虽然是收购了人家的厂子,但说到名酒,咱只能算是地方名酒。既然在这方面争不过,咱就得有一点别人没有的。比如说这酿酒的原材料,我们也可以要求无公害嘛。你看人家的葡萄酒,就是自己的庄园产葡萄,然后直接酿酒,我看,我这边也可以走这个路子。不管是粮食还是果子,我们都自己来种,推出几款果子酒试试销路也好。”

  她这么一说,倒是把林雨桐跟她合作的心给勾出来了:“罗总是只打算做酒吗?酒的市场是不小,但更大的其实还是饮料……我是做食品的,这饮料说起来也是食品的一种,我其实一直是有这种想法的。而你那边是做酒的,还想做果酒,这果酒果汁做起来,谁也没比谁复杂到哪里去……你要是愿意,咱们可以做饮料……”

  真要是做起来,这些麦麸果渣之类的东西,完全养的起一个饲养场。里面的猪都是纯粮食残渣喂养,不含饲料。再用这样的猪肉做香肠火腿这些副产品,同样打上宫廷御品限量供应的牌子,比市面上的东西卖出十倍以上的价格都是能的。

  两人嘀嘀咕咕的一合计,觉得这事能干。

  于是,各自去筹备资金,只要有钱,说干就能干起来。

  罗胜兰的家底厚实的很呢,又是跟林雨桐合作,拿出来的钱有数,人家不犯难。

  可林雨桐这边呢,是摊子铺的太大,处处都用钱。这个时候还得这么一大笔,她都不好意思朝四爷张嘴了。

  可这不管想干嘛,这还是绕不开四爷的。晚上围着他转悠,她上厕所都守在门外面跟他说这说那的。

  四爷实在是受不了的:“你就说你要多少?”

  很多很多呢!

  林雨桐都想过模仿雍正爷的字弄个赝品去圈钱呢。

  四爷:“……”不就是要钱吗?你学爷的字体,就是为了坑蒙拐骗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