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敛财人生[综]. > 1339.重归来路(17)三合一
  重归来路(17)

  这个时候, 林雨桐就觉得这个宁国府真真是奇怪的很。而且也不合常理。

  贾家人对秦可卿好吧, 那是真好。秦可卿跟贾珍这个那个的,这事有没有?应该是有。贾蓉那么一个见了女色就迈不动步的,可对秦可卿如何呢?用秦可卿跟王熙凤说的话来说, ‘婶娘的侄儿虽然年轻,但也他敬我,我敬他’。除了这个, 再没有年轻两口子相互有交集的话。贾琏和王熙凤还有闺房之乐的描述呢, 为什么到了贾蓉和秦可卿这里偏没有。要是因为这两人中间掺杂了跟贾珍之间的不可描述的事,但是贾蓉又是为什么‘敬’秦可卿呢。

  这已经结亲了,以贾家的尿性,这看中秦可卿, 就没有不看中人家娘家的道理。可秦可卿嫁到贾家几年了,荣国府的人竟然没有见过她弟弟。

  如果王夫人的妹妹家薛家算是贾家的老亲的话, 那邢家呢?还不是把邢家那上不得台面的叫邢大舅!

  连刘姥姥这种, 只是女婿的祖上跟王家连了宗的,上了贾家的门都能得到银子接济,那秦家因为没银子上学……难道秦可卿的娘家连刘姥姥都不如?

  所以, 秦钟在宁国府的人眼里, 一定是有一个不能叫人知道的身份的。所以, 一直藏着。

  贾珍、尤氏包括贾蓉, 只怕都自以为是知情人, 认定秦钟的身份。

  可他们未尝不是被秦可卿骗了。

  而且, 秦可卿的打算, 估计跟其他三人的打算是不一样的。从秦可卿积极的给宝玉和王熙凤引荐秦钟这事上就能看来。人家姐姐说叫见见,可尤氏和贾蓉偏偏反对。贾蓉平时都不敢违逆凤姐的,结果那天推三阻四。

  从这里说,是不是两方就有些事上,出现了分歧。或者说,两方的目的其实是不一样的。

  这么一想,好像就更能佐证秦钟是假遗孤。秦可卿想一步一步把秦钟推到人前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可宁国府的其他三人不知道这是假的,瞒这都来不及,哪里再敢牵扯上。打那时候起,秦可卿就应该意识到了,这些人根本就靠不住。

  若是如此,真要是查下来,贾家会保她吗?

  她不忧思谁忧思?

  救她?

  救不了的,死路是自己选的,谁也拦不住。

  这话也就是两口子缩在被窝里能说的话,等闲都不说这些忌讳的话题。贾家有帮着忠顺王办事的人,也就说明在各个府里只怕都有细作。如今家里虽没进新人,但谁能保证之前的人就没有细作呢?

  林雨桐身边的丫头都是从贾府带出来的,谁能保证就一定是干净的?

  当然,只要这细作动了,林雨桐自信瞒不过她的眼睛。可就算是看出来了,能怎么着,你还不得好好的留着,假装不知道的继续用。要不然呢,叫人家病逝?这不是擎等着人家注意你呢嘛。

  四爷又不是种|马文男主对秦可卿怀着别样的情愫,是死是活谁去多管?

  他这会子想起贾敬,然后冷笑一声:“怪不得缩到道观里。他倒是机灵。”

  如果尤氏都是‘知情人’,她又是那么大年纪嫁到贾家的,反推回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贾敬的点头,贾珍续弦也不可能找了尤氏。

  林雨桐点头,就问:“要去玄真观吗?”

  “不去!”四爷给林雨桐把被子给盖严实:“咱们都能想到,别人怎么会想不到?去了反而是惹眼,只当什么都不知道。要是秦可卿活着,贾敬的日子还能好过点。要是秦可卿死了,他要真知道什么还罢了,要是依旧什么也不知道,那他离死也不远了。”

  这个话题就到这里,至于贾敬是怎么招惹上人家的,这个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四爷偏就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了。

  晚上两人睡的不算晚,也不能晚,四爷天不亮就得起来上班去。比起现代的朝九晚五,如今可不仁道多了。大臣们大朝的时候得半夜起来,他们没那么夸张,可五点起来时间算是紧的。这还得是自家住的地方离衙门不算远的缘故。起来之后洗漱了,随便塞点早饭。要是遇上没有刮风下雨的好天,四爷都是骑马去的。赶上天要是不好,坐车去,那得提前一个时辰起来。而且这路上会堵车。

  一个个大小官员都这个点上衙门,能不挤得慌吗?

  林雨桐就寻思着搬家。

  一是觉得这里离宁荣街太近了,偏忠顺王还打发人盯着这里,大事小情的都得从人家眼皮子底下过,这种感觉叫人不自在。二是来往的人多了,这地方确实也是狭小了。摆个宴席,都紧张。三是,这一边是贾府带族人,一边是武官,偏跟文官离的远。这对四爷融入整个文官体系是不利的。

  于是,这就得操办搬家的事。

  说实话,她觉得理想的搬家模式就是收拾好之后,一家子搬进去就完。可如今真不能偷摸干这事,这叫乔迁。是大喜事。别说活人得通知,就是死人也得通知啊!得告诉祖宗,说这一支的子孙,因为什么什么原因,要搬到哪里去住。您老人家若是有灵,就跟我回去看看云云。

  因此先叫人收拾,然后安置东西,再请吉日,发请帖,这一番忙下来,赶在入冬能搬进去就算不错了。

  林雨桐忙活着这些好像永远也忙活不完的琐事,而四爷那边呢?猛不丁的,被太上皇给想起来了,然后又被太上皇叫到宫里去,顺道给四爷换了一个四爷压根就不是很想换的工作。什么工作呢?

  制诰兼御前行走。

  这里两个官位。制诰就是帮着起草诏书的,是文官。可这御前行走,却是武职。

  况且这个御前,不是皇上的御前,而是太上皇的御前。

  帮太上皇制诰,然后还能御前行走……御前行走就是说能带着刀来来去去的晃悠。可见其信任。

  如果说制诰这个官职,是太上皇想找个信得过的新人来干的话。那这御前行走就是释放出的政治信号。意思是:老圣人还是更相信老臣啊!

  只要攥在手里的富贵不想丢开,那谁在位对这些老臣更有利?

  一朝天子一朝臣,肯定是老圣人啊!

  想来,这个消息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人家要欢欣鼓舞了。

  太上皇就问:“怎么?不乐意?”

  愿意不愿意的,这都得接着吧。只怕正隆帝也巴不得了。可算是在太上皇的身边,扎下一根钉子了。太上皇的任何想法,四爷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可这个工作并不好干。

  林雨桐是知道整天跟着皇上晃悠的官员如何的战战兢兢的,就皱眉问:“那这以后……都在宫里了?”

  “嗯。”四爷熟悉这一套流程:“放心,出不了岔子。”

  太上皇许是觉得这样释放信号还不足以表达他的态度,结果第二天,宫里来了女官请林雨桐,说是太妃娘娘召见。

  如今能被称为太妃的,就是甄太妃了。

  得!人家叫了就走吧。

  晃晃悠悠的二进宫,结果这甄太妃住在坤元宫的偏殿里。

  不管是从宫殿的名字上,还是从它在皇宫的位置上来说,都不难判断出,这坤元宫该是皇后的寝宫。从太妃不住正殿就又说明了这一点。

  住在这里,说明地位尊崇。不住正殿,那是她不敢僭越。

  甄太妃是个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美妇人,瞧着林雨桐就笑:“过来,好孩子别怕。我跟你外祖母的交情是极好的。”

  可看起来明显是差着辈分的。

  林雨桐行了礼起身也就顺势过去:“常听外祖母念着您。瞧您身体康健,不见岁月之痕,只怕外祖母得去还愿了。”

  这是说贾母在菩萨面前祈求她康顺。

  这孩子很会说话。

  “你外祖母是个会调|教人的,钟灵毓秀全叫她调|教出来的女孩儿得去了。”说笑着,就叫人奉茶来。跟林雨桐说话:“昨儿老圣人跟状元郎说了半天的话,我就好奇说着谁家的孩子。一问才知道是故交家的子侄,还心说这么好的孩子得有个什么样儿的女子来配呢。再一打听,这依旧是自家的孩子。我就说,见见吧。可惜,甄家那么些个姑娘,愣是没有一个我瞧着有眼缘的,且又不像你这般福缘深厚。”

  甄家的姑娘送来了两个,也折进去两个。一个是太子侧妃,如今还在冷宫呆着呢。一个是南安王妃,可惜也去世了。这都是甄太妃的亲侄女。

  这好端端的,提起这两个死人,说起福缘不福缘的话来。可人家就是死了,那也是王妃娘娘。是一般的命妇能比的吗?

  闹不清楚她到底想说什么,目的是什么,林雨桐也不好说话,只抿嘴害羞的笑,显得有些拘谨不安。

  然后这甄太妃人家又不说了,闲聊了两句家事,就说累了。给林雨桐赏了不少的东西,叫人送她出宫。都到了宫门口了,送她出来的嬷嬷突然道:“刚才出门的时候,娘娘又叮嘱了。说请孺人记得替她向贾府老太君问好,切记切记。”

  这话一出,林雨桐上了轿子之后,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那些话哪里是跟自己说的,分明是叫自己给贾母捎话呢。甄家的一个侧妃没了,一个郡王妃也没了。甄家没有姑娘送到京城来,但贾家有。她要推贾家的姑娘一把,这是叫贾母承情呢。所以才说什么福缘不福缘的话。

  林雨桐冷笑一声,甄太妃以为可以操纵元春,那才是真真小看了元春了。

  不过是捎句话而已,林雨桐没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贾家。怎么召见的,怎么问话的,怎么答话的,临走是怎么交代的,一字一句的都给倒出来了。一点修饰也没有。

  屋里只贾母和王夫人两人,话说完了,两人浑身就跟颤抖起来一般。

  林雨桐也不多话,福了福身,就默默的退出去了。

  王夫人听见门又关上了,马上起身,坐在贾母身边:“老太太……苦尽甘来了……”

  贾母笑着点头:“有娘娘的这话……事情有一半的胜算。但这话得叫元春知道……传话的事,桐丫头不行,这有些事,还是不能叫她过手……”

  在这一点上,王夫人跟贾母的意见是一致的,低声给贾母说了一个人:“王太医。”

  “嗯?”王夫人低声道:“原也是世交,偏那个小夏太监来的时候说了一嘴,元丫头夏里中了暑气,王太医一剂药便吃好了。如今女官们瞧病,多是找他的。”

  是说跟元春见面方便,还不容易惹人怀疑。

  贾母便点头:“有些小症候,也便请人家来吧。不拘多少银子。”

  “是!”王夫人应着,就又低声道:“今年给甄家的礼,怕是不能马虎。”

  “不光是不能马虎……”贾母就叹气:“另打发可靠的人去,带上五万两的银票子。如今,是咱们求着他们的。”

  王夫人又应了一声,下去找王熙凤商量。

  王熙凤心里咯噔一下,“五万两?如今……从哪里能弄五万两?”

  王夫人低声把事情说了,“这事只要成了,多少个五万两回不来?”

  “可这一时半会子的,也凑不出来这么些银钱来。”王熙凤低声道:“老太太那……”

  王夫人摇头:“老太太要是愿意出这银子,当时就会说了。”

  那老太太都不出,王熙凤心说我上哪弄这些银子去。就是把自己的嫁妆全典出去,也凑不出来。

  王夫人就低声道:“金陵那边的田亩地契……”

  王熙凤就明白这个意思了,一想也成啊!反正那边的田亩,多是委托给族人打理的。可这每年的租子,是一年比一年的少。不是这一边遭水灾了,就是那一片被虫给吃了。反正就没有好的年景过。谁知道那银子都去了哪了?

  金陵老宅的管家,又是老太太的人。鸳鸯的爹妈就在那边,这每年平白少了的银子要是到了老太太手里,倒是真不敢动。可老太太那边是鸳鸯管着钥匙的,老太太怕是自己都不晓得自己有多少家当的。中间不知道被人昧下了多少。

  既然得不了利,难道还留着喂饱旁人去?

  卖了干脆!

  王夫人忙道:“只这事要悄悄的办,暂时别叫人给知道了。得可靠的人去……”

  王熙凤嘴里应着,可这要找人,能找谁去?还不得贾琏去处置。

  可贾琏却不想大冷天的往南边跑,吃酒的时候拉了余梁,悄声把事情说了。

  因着余梁给贾赦置办奇石一点没贪污的事,贾琏觉得很可靠。又是知根知底还得仰仗自家的自己人,替自己跑一趟,那是最好没有了。

  余梁被唬了一跳:“当真全都卖了?”

  贾琏就道:“一年没几个银子送回来,留着做什么?喂的一个个肥头大耳的都要反噬主子了。还是卖了干净!”

  余梁对这种逻辑表示不是很明白。家里有老鼠不说逮老鼠,却想着把家里的米缸里的米全给卖了饿死老鼠。这都是什么逻辑。

  回来了就跟林雨桐和四爷商量,南边的好地,可是不容易碰到的。

  林雨桐就嗤笑:“贾家的老鼠都是有主子的。老太太养的老鼠,比别人尊贵,等闲也不敢伤了。”

  余梁对此都不想发表看法了:“要不,咱两家想办法吃下。”

  那些庄子,怎么着也得值个八|九万两。余梁那边只能拿出两万,买下来也是放在邵华的名下。而四爷这边呢,更不会放在自己的名下。他还是贾家的族人呢。因此,就只说都放在林雨桐的名下。把余梁要的两万两的地除开,剩下的四爷和林雨桐都要了。这事得办的低调不能叫人知道,还真得余梁亲自跑一趟。

  林雨桐又叫人把客院收拾出来,接了邵华和孩子过来。家里男人不在,林雨桐不放心她一个人带着孩子。

  余梁当然也不放心家里,去的快回来的更快。

  没占贾家的便宜,按照如今的市价,给了八万六千两。

  贾琏自己都愣了一下:“这么多?”

  “多什么啊?”余梁就道:“如今这卖地,当真不划算。这要是来年春上,别管好坏,撒下一千两的种子下去,这地平白多卖一万多两银子是轻松的事。”

  “这就行了。”贾琏喜的什么似的,“这不是家里急用嘛。”

  说着,从里面抽出一千两硬塞给余梁,低声道:“你二嫂子那里……”

  明白,这是给自己的封口费?

  余梁就叹气:“行!我不说出去就是了。”他压根就不想人知道这事里有他什么事,所以答应的特别利索。不用问都知道,自己去忙了,贾琏也忙着假装去南边了,其实不知道在哪里快活了这么些天。想了想又问贾琏:“万一漏了陷,你得叫我兜底别说漏了吧。”

  “七万六千两。”贾琏觉得余梁上道,他也正想昧下一些呢。就道:“好兄弟,你是知道你那二嫂子的厉害的,这男人在外面应酬,没银子傍身真不行。”

  行吧!这一千两属于不收不行的,收了贾琏就安心了。

  他再一次刷新了对这些膏粱子弟的认知,没有这么为了瞒着媳妇把家里的银子往别人兜里塞的。

  想想自己家里为筹那两万两买庄子的钱,已经掏空了。这年节又到了,还真就差钱。他收了,却说贾琏:“只这一次,下回这事,可别再找我了。”

  那是那是!肯定肯定!应的特别好。

  王熙凤不防备竟然拿回来七万六千两,心道这有零有整的,怕是把几千两都扣了。她顺手就把一万六千两从里面抽出来往自己的怀里划拉:“可行?”

  贾琏就笑:“难不成我不知道跟自家的媳妇亲,平白的去告发你?”

  “那这办事人的嘴?”王熙凤点了点贾琏的嘴唇:“谁去替我封了?”

  贾琏伸手从一万六千两里抽了一千两出来:“使唤人可没有白使唤的。”说着,蹭一下就把这一千两银票给塞怀里了,人也从榻上跳下去就往外走:“只管安心,剩下的事我去办便是了。”

  “无良鬼!”王熙凤哼了一声,叫平儿收了一万五千两,这才把剩下的六万两给王夫人送去了。还跟王夫人叹气:“要是等开春,怎么的也能卖给八万两的。如今咱们催的急,也就顾不得了。”

  王夫人把银票接了:“你去忙吧。多早晚给甄家送礼去,你提前告诉我一声,也好安排人。”

  谁知道王熙凤跟贾琏还真是两口子,这往南边去了。贾琏必须得去不算,王熙凤还专门上了余家的门,请余梁陪着贾琏走一趟,“这事要紧的很!我们那位爷你们也是知道的,那是油锅里的银子都敢捞出来花的。虽然这五万两对家里来说不算什么,可要是真叫他挪出去用了,没的坏了太太的事。所以,不论如何都得送到甄家手里。”

  王熙凤真不知道这中间卖祖产的是余梁,要不然万万说不出‘这五万两不算什么’的话来。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知道为了筹措着五万两,贾家付出了什么。余梁也就答应了,保准一准送到甄家人手里。

  林雨桐这才恍然,原来甄家收着贾家的五万两银子是这么来的。用人的时候送的礼,转脸不用人了,就给翻脸了。

  把人送走了,邵华还说:“死要面子活受罪。”

  是!为了面上的光鲜亮丽,这当家人背地里是没少筹谋算计的。

  林雨桐要乔迁新居,余梁也不在。他们十一月下旬出发,给甄家送年礼去了。足足拉了三船的东西,扎眼的很。

  而十一月二十九,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这日子乔迁,在新宅子那边摆起了宴席。因着四爷如今在太上皇跟前行走。好家伙,老牌勋贵们基本都上门了。不是要紧的人,哪怕都只是家里的小辈也是够给脸的。又有像是皇后的娘家承恩侯府,人家也正儿八经的登门了。

  王熙凤尤氏是先来的,帮着林雨桐在后面料理。见这客人的派头,忙打发人回去了,然后贾母王夫人邢夫人又都到了。

  像是北静王南安王西宁王府这些人家,人没到,倒是礼到了,还都不薄。

  一整天的喧闹下来,外院一间院子的屋子连同院子都被贺礼给占满了。

  光是礼簿,就厚厚的三本。

  四爷又叫人誊抄了一份,然后找了个机会给忠顺王送过去了。什么都不用说,这里面什么都有。能送礼来的,八成政治倾向都有点问题。

  这东西摆在正隆帝的御案上,那真是越看越头疼:“真要硬来,是要出乱子的。没关系,朕有的是时间……”

  腊月初一的晚上,正隆帝临幸了贾元春。

  也是这个晚上,不过已经过了子时,应该算是初二了,宁国府的秦可卿吊死在了天香楼。

  林雨桐和四爷正睡着呢,就听到外面有敲门的动静,是丫头的声音:“夫人,东府里来人了,来报丧的,说是小蓉奶奶,殁了。”

  得!又不得清闲了。

  秦可卿算起来是小了一辈的人。作为长辈,顶多穿件素服,过去上一炷香。然后缝七的时候,再过去烧一炷就算行了。

  四爷和林雨桐就是这么打算的。四爷露了一面,因着要进宫的,所以也没多留,也不敢有人留。因着四爷不在,林雨桐难免就得周到一些。

  毕竟,四爷考中了状元,这跟当时贾敬的提携是分不开的。如今人家府里有事了,面上是不能马虎的。

  她就直接去了后宅,前面男人商量棺椁的事。而后院的女人,原是要商量着穿戴的事的,再如何,亲近的女性亲眷总得瞧瞧这拾掇之后是个什么样的吧,该给陪葬什么东西,这都该是有数的。

  林雨桐到的时候王熙凤被尤氏拦在外头,“……她那么个体面人,你就叫她体体面面的走吧……”

  死拽着都不撒手!是说死的模样不好看。

  王熙凤冷笑一声,猛的推了尤氏一把,把尤氏惯在地上,就骂道:“谁知道你们干的都是些什么勾当。”

  尤氏先是挣扎了两下,听了这话,就果断的眼睛一闭,朝后倒去。这活人总比死人要紧,都围着尤氏转呢。王熙凤哪里不知道秦可卿身上有猫腻的事,如今既然被拦了,这就得用大被子盖着,把丑给遮起来。兀自对着屋子的方向抹了一把泪,瞧见林雨桐朝这边走来,她倒是先迎过来,拉着林雨桐就往外走:“你年纪轻,怎么也过来瞧这个。她最是自爱的人,如今病的只剩下一把骨头,我看了都觉得心酸的不行。你就算了,别瞧了,上柱香,她知道你的好就罢了。你先回去,歇着去吧。等那上门哭丧的人来了,少不得还得咱们这些本家的奶奶陪着。你又是诰命,原比我都体面些的。”连说带哄的,把林雨桐给搓出来了。要不是她耳朵尖眼睛明,站在拐角处听了半晌,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码子事。

  既然人家想瞒着,那林雨桐就不往上凑了。从这边出来,就直接回家了。还能补个觉。

  而四爷那边,日子就有些不大好过了。

  下了早朝,正隆帝求见太上皇。太上皇呢,正把四爷叫到身边,叫四爷拟旨呢。这不是快过年了吗?过年了,给一些勋贵老臣,该赏些什么,都得赏下去。尤其是不在京城的,如今紧赶慢赶的送,时间只要能来得及就算是不错了。

  太上皇手大,要赏什么只管叫内务府去办。可这皇上年前也要赏人。那些人就是劈成八瓣,这也不能说是都给办的尽善尽美。别小瞧这小事,这小事的不满积攒的多了,那就是天大的事。

  太上皇也愁呢,说今年赏什么啊?

  四爷就给出谋划策,像是不在京城的,您或是赏个扇子,或是过年给赐个‘福’字,都是成的。在京城的,人家祭祖的时候,赏些祭拜的东西,年夜的时候,赏一碗御膳。

  太上皇就拍手,说这个主意好。

  惠而不费,还显得亲近。

  但这名单,还有要给臣下说的话,也得他说,四爷拟旨不是?

  这边正说着呢,然后正隆帝求见了。太上皇脸上的笑意当时就没了,坐回去叫人进来,四爷给正隆帝见礼之后,自然就要告退。而正隆帝这个时候却拦了,直接问说:“听说贾家有了丧事了?”

  这就是要把秦可卿的事挑到太上皇这里。

  四爷只做不知道秦可卿的身份:“是一个小辈的女眷,哪里敢叫圣上动问。”

  正隆帝也笑:“你年纪轻,不知道也是有的。”他就朝太上皇边上走去,然后挨着太上皇坐了:“您还记得熙平十八年下江南的事吗?”

  太上皇就道:“朕还没老糊涂,这才多少年的事,怎么会不记得了?”

  “是!没多少年,十八年了而已。”正隆帝就道:“当年,儿子和大哥陪着父皇南下,就住在甄家。”

  太上皇恍惚了一下:“是!这都十八年了。”怅然了一瞬,继而又不解:“这跟贾家的丧事有什么关系?”

  “您别急啊!”正隆帝捧茶递过去:“那年,住在甄家。甄家给儿子和大哥都准备了几个伺候的人。儿子当时年纪小,也没理会。也以为大哥跟儿子一样,却不想,大哥临幸了甄家准备下的伺候的婢女,这婢女还怀了胎,生下个女儿。”

  这样的事甄家早该报上来的,为什么不报呢?又不是什么大事?!

  正隆帝就叹气:“父皇怕是忘了,那个时候正是甄太妃入宫的前后。而大哥……又刚被父皇斥责,令其闭门思过。”

  老子训儿子,谁还记得哪年哪天训了。

  可这皇上训太子,只怕是有记录的。这事上皇上不会说谎,他说有,那必然是有了。

  训斥来训斥去的,不外乎那些话,有说骄奢淫逸的,又说耽于美色的,大概就这样吧。那要是说了这样的话,甄家再把这怀孕的婢女报上来,那不是害太子吗?自然,这事就这么被隐下来了。再说,又是个女儿,只要安排的好,不需要节外生枝。

  想明白了这一点,太上皇‘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正隆帝这才道:“熙平二十一年,父皇再次下江南。儿子没有随侍,只有大哥伴驾左右。那一年,工部从江南抽调了一批人,这里面有个营缮郎秦业,也来了京城。两口儿膝下只有一女,后又添一儿子,女儿及笄,便许配给宁国府贾敬嫡孙,婚后三年无出,昨儿晚上去了……”

  平铺直叙的话,太上皇却把里面的意思全都听懂了。

  贾家知道那是皇家女,所以娶进门以后便是宗妇。可这突然没了,是因为老大去了,觉得那孩子成了绊脚的了?

  “怎么去的?”他到底是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自缢!”正隆帝瞧见太上皇的眼神变的不善,赶紧道:“贾家对这孩子……不说有多好……但要说到叫这孩子死的胆子,该是没有的。死是她自己选的……为的什么,父皇不明白吗?”

  太上皇不糊涂,很快便从之前的话里找出了症结,那便是熙平二十一年,老大又伴驾下了一次江南。之后,秦业出现在了京城,还有这么一个女娃。其实,秦业出现在京城跟老大伴驾指间该是没有联系才是。可老四如今这么说,那必然还是有些关联的……这么一想,他就恍然,第一次能留下沧海遗珠,那第二次难道不会又留下种?那时间算,这要是女娃,早跟着头一个似的嫁到好人家去了,可如今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头一个女娃又选择死。那就是说,老四怀疑……怀疑老大留了个已经成年的儿子在外头?

  这才是真真的祸根!

  他这是告诉自己,那些勋贵,未必就信的过。这些人投奔的不是自己这个太上皇,而是可能遗落在野的那个孩子。要是为了天下承平,可不能给这些老臣这个念想!

  太上皇的脸上青白交加,那边正隆帝起身,悄悄的退出去了。

  良久,太上皇才回过神来,看还守在一边的四爷:“……在你看来,贾家如何?”

  “不想丢了祖上留下来的泼天富贵,偏没有与野心匹配能耐和胆量。”四爷说着就看太上皇:“就算是有忠心,那又能如何呢?于家尚且无益,于国又能如何呢?”

  言下之意:您留这群废物,又能怎么样呢?他们不添乱就不错了,还能指望什么?

  这话何其大胆?

  太上皇抬起头来,眼神有些莫测:“那是你的家族!”

  四爷坦然的抬头,一句辩解的都没有。

  太上皇怔了一下,良久之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声气:“是朕糊涂了!于家无益,你都能舍。于国无益,朕却有什么不能舍的?”说着话,他的手都不由的抖了起来。

  四爷明白,说出这话,太上皇便是要砍下自己的臂膀了。

  这种疼痛,谁人能懂?

  四爷眼里闪过一丝不忍,他过去,搀扶他,然后攥着他发抖的手,轻轻的揉了起来。

  太上皇僵硬了一瞬,眼圈却突然红了:“……朕还以为是朕的二皇子回来了……”

  二皇子没有成年就夭折了,四爷低着头,眼圈也红了。

  他想,那没成年的二皇子只怕就是‘自己’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