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老婆大人听你的 > 第四百五十七章 黑玫瑰
  第四百五十七章黑玫瑰

  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窦雪梅,严参谋长的眉头已经紧紧地皱了起来。这根本不是窦雪梅的水平,但是她忍住了,没有吼。

  安心用力地捏了捏窦雪梅的肩膀:“雪梅,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窦雪梅用狐疑的眼光看着安心,,没有说什么,准备打第二枪。

  第二枪很好,中了十环。

  接着,第三枪,又偏了。

  一场射击下来,窦雪梅之中了百分之五十多一点。窦雪梅沮丧地趴在地上,脸上的表情透着强烈的自责。

  其他战士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她,这根本不是窦雪梅的水平。

  严参谋长已经忍无可忍了,脸色铁青,窦雪梅每打偏一靶,她心中的怒气都更胜一层。

  终于,等到窦雪梅把枪打完,严参谋长已经火冒三丈了。大步走过来,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地逮住窦雪梅就是一通责骂。

  “窦雪梅!你注意力跑哪儿去了?!别以为这是练习你就心不在焉!三次测试不合格,你一样会被踢出特种部队!别以为我会因为你是老兵就给你特殊照顾,我告诉你,绝对不会!你生病,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别希望我会同情你!上了战场,敌人一样不会同情你!身体扛不住,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但一旦拿起枪,你就不是病人,你是一名战士!战士你懂吗?!”

  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向来脾气火爆的窦雪梅,这一次,面对严参谋长的愤怒,却出奇的平静。

  她还趴在地上,保持着射击的姿势。沉默了一会儿,她扛起枪,拍了拍膝盖上的泥土,从地上站起来,然后疲倦地说道:“我已经尽力了。”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窦雪梅,你——”严参谋长气得说不出话来。

  安心和其他几个战士望着窦雪梅的背影,心情都有些沉重。

  严参谋长强行压回了胸中的怒火,板着脸说道:“其他人,准备下一项测试!”

  好不容易休息两天,安心一回到家里,就要去把儿子接回来。

  君哥不让她去,自己去接君宝。

  安心只好在家里,忙着给君宝张罗好吃的。自从在军队负责女兵的事情之后,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儿子了。

  君哥原本也不让她做菜,但这毕竟是自己亲儿子,她要做给自己亲儿子吃!

  这些天一直都是席战和薛佳人照顾君宝,安心心里真是责备自己,想,自己这个当妈的,真不合格。

  安心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凌沫沫得意地哼着曲子窝在沙发里玩手机。短信一条接着一条,叮铃铃的声音不断地响起。

  安心一边往桌子上端菜,一边忍不住笑着问凌沫沫:“跟谁聊呢,这么兴奋。”

  凌沫沫说道:“还能有谁啊,自然是黄权!”

  安心皱了一下眉头:“这真邪了门儿了,你跟那个黄权还没断啊!”

  凌沫沫不开心地撇了撇嘴,说道:“嫂子你能不能盼我点儿好?什么叫我跟黄权断了?我们俩好着呢!我告诉你,在你走的这段时间里,我跟黄权之间的关系那可是突飞猛进!都已经到谈婚论嫁了!”

  安心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跟他……谈婚论嫁?”

  凌沫沫兴奋地点了点头:“是啊。我跟他已经稳定下来了,马上就走到那一步了。”

  “好吧。但是你还是要多观察一下,不要再跟大卫一样。”安心叮嘱道。

  凌沫沫点了点头,正在这时,她手机“叮”的一声,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我想去你家看看。我们交往这么久了,你从来没有带我去过你家。”

  凌沫沫回复道:“改天好吗?今天真的不方便。”

  黄权:“如果你真这样不信任我的话,我看我们还是分了吧。你从不肯把我介绍给你的朋友,每次和我约会都在酒店,好像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你,却从不知道你生活在一个的什么样的世界里。”

  凌沫沫迟疑了,她被黄权感动了,黄权想要了解她,想要了解她的全部。

  “好,今天晚上,我带你来我家。”凌沫沫回了一句。

  不一会儿,君哥把君宝也给接过来了,君宝一看到安心,就迫不及待地飞了过来,扑到她怀中:“妈咪,我好想你!”

  然后就啵啵儿地在安心的小嘴巴上亲个不停。

  君哥站在一边看着就怒了,一把把君宝提溜开了:“小鬼,我警告你,你妈咪是老子的,你不要胡作非为,目无章法!”

  君宝亮晶晶的眸子望着君哥,奶声奶气理直气壮地说道:“爹地,你这是过河拆桥!想当初,我在妈咪面前说了你多少好话,你才能有今天!可是你呢,竟然用这种态度对待你儿子!”

  一提到这个君哥就有点儿头疼。这小子就记住以前的事儿了,每次训他他都把这些个陈年烂谷子的事儿给提溜出来,讲了一遍又一遍,君哥的脑袋都大了,这小子却还乐此不疲。

  “小子我告诉你,这事儿都是过去的事儿,咱都是爷们儿,爷们儿就不能把过去的事儿老挂在嘴边,听明白了吗!”君哥冷声道。

  君宝背着自己的小书包,理直气壮地往屋里走,丢下一句话:“爷们儿还不忘恩负义哩。我们书里学的,只有中山狼才做这种事儿。”

  君哥气得牙都咬得咯蹦咯蹦响。

  兔崽子,竟然说他是中山狼!目无章法!

  他在大帝都横行这么多年,谁敢对他说过一个“不”字儿?

  这小子倒好!当初他非让安心把这小子给生下来,没想到到头来给自己生了个情敌!

  君哥一想到再过二十年,自己就年老色衰了,然后这小子就像是现在的自己,意气风发了,然后挽着安心上街,开车带着安心满世界跑,他心里就醋溜溜的。

  现在就跟他抢老婆,将来那还了得!

  安心被这对儿奇葩父子逗得忍俊不禁,忍不住对君哥说道:“君哥,咱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干嘛这态度呢?他就是一小孩子,你何必这么计较呢?”

  君哥盯着君宝的背影,愤愤地说道:“小孩子?我看这小子心里可清楚着呢!我看他现在可是什么都懂了!丫头啊,你不能那样惯着他啊,该严厉的时候儿就得严厉,知道么?”

  安心连连点头:“恩知道了知道了。”

  可是吃完饭,君哥一走,安心马上把君哥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那么长时间不见到儿子,不亲才怪哩。

  两个人躺在床上,将着学校里的趣事儿。哪两个同学又打架叫家长啦,哪个女生又把送给他礼物啦,老师又教了什么新歌啦。

  听着儿子的叙述,安心想象着儿子的生活,儿子的世界,对儿子的一切都感到开心。

  “妈咪我好想你。”君宝像一只小猫似的钻到安心怀里。

  安心的心里一阵温暖。她真得好爱好爱这个小小男子汉。自然,这是跟君哥不一样的爱。

  “妈咪也很想你。”安心抱起君宝,忍不住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亲。

  然后君宝就开始跟安心亲起来了,从嘴巴到脸颊,把她啵得满脸口水,安心被痒痒的哈哈大笑。

  估计被君哥看到又得抓住君宝一通好训了。

  安心想,亲就亲吧,现在不抓紧时间一亲儿子的方泽,将来这小子长到十七八岁了,有自己喜欢的姑娘了,她也变成老女人了,到时候儿想亲都亲不到了。

  跟儿子腻歪了半天,君宝忽然把自己的小书包翻出来,对安心说道:“妈咪,我有样东西要给你看。”

  安心笑眯眯地说道:“什么东西呀?”

  君宝从书包里翻出一张照片,递给安心:“是我在学校的时候,一个阿姨交给我的。”

  安心的眉头皱了起来:“阿姨?”

  然后,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儿,她的表情就彻底地严肃起来,冷静下来了。

  完全恢复了一个军人特有的警惕和严肃。

  只见那照片上面,正是九件国宝的照片!在一个有十二个格子的匣子里,其中三个格子是空着的,剩下的九个格子,摆着九件国宝!

  这就是安心和严参谋长要找的东西!可是,这个人是怎么找到君宝的?!

  安心再看看那照片背面,只见照片的背面上,赫然印着一朵黑色的玫瑰!

  “黑玫瑰——”安心喃喃自语,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君宝诧异地问道:“妈咪你怎么了?什么是黑玫瑰?”

  “哦,没事”,安心抚摸了一下君宝的脑袋,对他说道,“儿子,最近你都呆在家里,不要去学校了。”

  君宝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我不能旷课的。”

  安心笑着说道:“放心,我会跟你们老师解释的。好啦,现在你要午休然后做功课啦,一会儿见。”

  安心故作平静地跟儿子再见之后,关上儿子房间的门,然后就急忙走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给严参谋长打电话。

  这事儿必须不能让君哥知道,如果君哥知道了,一定会拦着她的。所以她只能暗中和严参谋长联系。

  严参谋长的电话很快就通了,安心把那张照片的事情告诉了她。

  “这消息应该是真的,另外九件国宝的收藏者已经知道你的底细了。”严参谋长低声说道。

  安心点了点头:“我现在只是担心君宝的安全,让他留在家里,最近不去学校。”

  “让你担惊受怕了。”严参谋长抱歉地说道,“但,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说起照片后面那朵黑色的玫瑰,我倒是有印象,多年前,我们这里曾经有个卧底,叫黑玫瑰。后来,她背叛了祖国,但是身手十分了得。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安心盯着照片后面的那朵黑玫瑰,迟疑了一下,说道:“我现在立刻赶到基地,把这张照片带过去,核实一下。”

  “好,尽快。”

  挂了电话,安心换了一套利落了衣服,火速赶往基地,直奔严参谋长的办公室。

  她把那张照片拿出来,然后把那张照片的黑玫瑰拿给严参谋长。

  严参谋长盯着那朵黑玫瑰仔细研究了许久,然后严肃的点了点头:“应该是她。当初她被派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了掩饰她的军人身份,特意在她肩膀上面留了一朵黑玫瑰的刺青,和这个一模一样。”

  黑玫瑰,很久之前,军队里的一个传说。

  而那个时候,安心还是一个替父亲打理公司的白领,还不认识君哥,自然也就无从知道关于黑玫瑰的消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