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老婆大人听你的 > 第三百三十七章 邪恶了
  第三百三十七章邪恶了

  好了,她现在该去办正事了!现在,她要去隔壁的卧室找夜墨寒!第一次见面,她一定要给夜墨寒留下好印象,只有这样,她才能够不断地接近夜墨寒!

  安心整理了一下衣服,面带微笑,迈着从容的步子走到了隔壁的房间——刚一走进去,她就被里面的巨大、奢华给惊艳到了!

  如果说,她住的卧室已经足够大了,那么,她的卧室跟现在这个卧室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整个卧室都装扮得金碧辉煌的,满目都是闪闪发光的钻石、白象牙和镶嵌的铂金,刚一走进这个房间,那种感觉就像是走进了古代帝王的皇宫!

  好吧,有钱人的生活果然是她不能够想象的!

  在房间的正中央,一个套间的房门将这个卧室一分为二。安心没有看到夜墨寒,便很自然地想到夜墨寒很有可能就在套间里,她正打算走过去敲门,却没想到,从里面竟然隐隐地传出了女人的笑声!

  安心眉头瞬间一皱,心里暗自寻思道:“尼玛,这是怎么回事儿?!”

  想着想着,她便慢慢地向着那扇门靠了过去,随着她的慢慢靠近,里面隐隐约约的声音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

  “轻点儿嘛,你弄疼人家了!”

  “你懂什么,这种事情,越疼才越好嘛!唔……”

  “啊……哦哦……不要啊……”

  竟然是三个不同的女人的声音!

  紧接着,又传来了夜墨寒的声音:“一起玩这个,受得了么?!”

  “受得了,受得了,嗯……好舒服……”

  三个女人立刻整齐一致地回答道。

  安心顿时感觉自己心理像是有一颗炸弹炸开了,把她从里到外雷得里嫩外焦!尼玛四个人一起玩,够放得开啊!

  真不知道这个夜墨寒以一敌三,真是够yd的!

  “一群不要脸的男女!”安心低声咬牙切齿,正在这时,门忽然从里面被狠狠地拉开了,安心原本正侧着身子贴着们偷听,这个突入起来的开门,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一时间没有反映过来,竟然一个趔趄,头碰到了一个男人结实的腹肌上!

  哦,不,确切地说,是一个男人的腹部,而且,这个男人还穿着西装。但是尽管如此,安心还是用自己的额头准确无误地感受到了男人西装里面结实的腹肌,只有有力量的肌肉,才可能产生这么狠狠的碰撞感!

  安心呲牙咧嘴地捂着额头,怀着一种不祥的预感,慢慢地抬起头来,只见夜墨寒那双冷漠而深不见底的黑眸,正居高临下地冷盯着她,目光中满是疑惑。

  “啊……”安心也顾不上额角的疼痛了,一面尴尬地笑着,一面悄悄地把身子往后缩,“你们玩,你们玩,嘿嘿……”

  “玩什么?!”

  夜墨寒眸子中的疑惑越发凝重,不等安心退到她自以为安全的地带,夜墨寒那双有力的大手就已经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她的衣领,如同一只铁钳般,毫不留情地将她再度拎到了他面前,那种轻而易举的感觉,就像是在拎一只犯错的小猫儿。

  安心心里嘀咕道:尼玛这是不给活路的节奏啊。撞见了青龙帮的老大玩内个,怎么着也不会有好下场吧?

  可是在现在这种时候儿,她不能够跟夜墨寒闹僵!因为她还要利用夜墨寒找到狡猾的何守琼啊!

  想到这里,安心只好连忙跟夜墨寒说sorry,一个劲儿地解释:“对不起,夜先生,我真不是有意要打扰你们的,我发四,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话虽如此说,但是一想到那种银乱的场面,安心的胃里就忍不住一阵作呕!

  在安心慌张、杂乱且毫无头绪的解释当中,夜墨寒仿佛逐渐明白了什么,那双黑如深潭的双眼,一股好笑的情绪闪过。

  “如果你想玩加入一起玩的话,我也不介意。”夜墨寒饶有兴趣看着慌乱如一只小猫的安心,调侃道。

  这个女人,可真够蠢的!

  安心连忙将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我就不用了,还是你们玩,你们玩!”

  她忽然发现,在这一刻,她把头当拨浪鼓摇动的频率竟然跟她那个宝贝儿子一模一样!

  omg,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却没想到,安心头顶却传来夜墨寒忍俊不禁的笑声。

  这男人,就脸笑声,仿佛都是富有磁性的,如同带有魔力般,这么容易就能蛊惑女人的心。直到听到夜墨寒忍俊不禁的笑声,安心才慢慢地从刚才的慌乱中回过神来,惶恐未定的水眸再度在夜墨寒身上打量了一眼,忽然定格在他那身整洁的西装上——

  如果里面发生的情况真得如他所想,夜墨寒现在不是应该穿着西装,而是应该光着!

  难道,事情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

  可是她明明听到了呀!

  想到这里,安心疑惑地站起身来,抬起头向里面一望——只见三个**岁大的小女孩儿正躺有说有笑地躺在床上,三个人正在相互捏脚!

  安心脸上顿时一脸窘态,人家不过是三个小女孩在玩捏脚,她竟然yy到了这种不健康的地步!

  想起夜墨寒刚才意味深长的笑声,安心的小脸“刷”第一下红到了耳根!

  尼玛,这也太囧了吧?!

  夜墨寒看到她窘迫的样子,反而更觉得好笑,深潭般的黑眸中,那股笑意愈发浓烈。

  这个女人,真是太蠢萌了,不过,好像……这种蠢却没并不让他感到讨厌!

  夜墨寒努力掩饰着眼中的笑意,故作冷静地对安心解释道:“这是我的三个小侄女,她们有时间会过来看我。”

  果然不出乎夜墨寒的预料,安心的樱唇好看地张成“o”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只是脸上的囧意还没消去,让她的脸颊看起来像是红透了的水蜜桃,白里透红,水分充足,让人看了……

  忍不住想咬一口。

  夜墨寒发现自己内心竟然产生了这种荒谬的想法,不禁觉得有些讶异。他很快便让自己恢复了冷酷,看着安心惊讶的样子,又在后面加了一句:“我非常讨厌小孩,所以刚才,只是路过跟她们三个随口说了一句话而已。”

  事实确实是这样,他非常讨厌吵闹的小孩,所以他只是在房间里路过而已,然后就出来了,却没想到,就是这么短暂的路过,竟然被这个女人给瞧见了。

  他原本没有任何必要解释对任何人解释任何事情——他一贯的性格也是如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女人面前,他忽然很想把自己撇清关系。

  他不想让她误以为自己是个有“恋童癖”的变态,所以先是强调那三个小女孩都是他的侄女,然后又补充说他讨厌小孩。

  他是有心理疾病,但,他不是变态。

  心理疾病跟变态是两码事,让眼前这个女人弄清楚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真对不起,夜先生,我并不是有意要误会你……”安心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她在心里祈祷,但愿这个夜墨寒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辞退了她才好!

  夜墨寒想开口跟安心说没关系,但是话还未出口,他忽然发现今天他的举动已经超出了他能够忍受的极限!

  他从来不会对女人微笑,从来没有耐心听女人说话,更是从来不会跟女人说没关系!女人对于他而言,如同衣服,他的衣服从不重复,女人,也一样。

  翻了错的女人,必须立刻从他面前消失!

  可今天,他竟然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把这几条规则都打破了!这到底是为什么?!是因为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蠢、这么萌,还是因为她脸红起来像诱人的水蜜桃?抑或似乎因为她像是他曾经见过的某个人?!

  夜墨寒一时有一些思绪混乱。

  他强迫自己回到冷漠而高高在上的状态,语气也开始变得冰冷:“今天我不需要你,没别的事情的话,回你的房间随时等着伺候我!”

  安心虽然心里碎碎念,表面却一脸谦恭:“是,夜先生。”

  就在安心刚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头顶又传来那个富有磁性却冷得毫无温度的声音:“还有,以后你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擅自出入我的卧室!懂么?!”

  声音,宛若南极冰天雪地里的空气。

  就连夜墨寒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地用这种冰冷的口吻跟她说话,他并未生气,但是话一出口,他的语气却冰冷得要命。

  或许他只想用这种方式来提醒她,他是高高在上的,跟她根本不是同一个阶层的,她不值得他破例。

  然而,夜墨寒却清楚,其实,他只是在提醒自己。因为,他忽然间发现,在面对她慌张失措的样子时,他忽然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和平时那些围绕在他身边那些虚荣、狡猾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所以,他才会产生这样不一样的反应——这可是个不好的开端!他绝对不能够爱上任何女人!

  夜墨寒在心中如是提醒着自己。

  所以,他用那种冰冷和高傲的语气跟安心说话,提醒他自己记得,她不过是一个雇佣的临时心理医生,过不了几天,他就会厌倦地将她更换掉!

  绝不爱上任何女人——这是他的座右铭!

  夜墨寒却没想到,他如此冷淡的语气,却只换来安心淡淡的一句回答:“明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