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老婆大人听你的 > 第三百二十章 山西煤老板
  第三百二十章山西煤老板

  安心独自站在原地,看着严参谋长的备用,也放弃了把事情跟她讲清楚的打算。还是等到晚上回去打电话跟她说清楚吧!

  想到了君宝,安心皱了一下眉头。她现在都快出门一个下午了,不知道君宝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调皮?有没有逃跑?

  想到这里,安心打算在这里再逗留一会儿,然后就回。

  在安心自己做母亲之前,有很多事情她都无法体会;直到自己做了母亲之后,很多东西才会体会得如此深刻。

  一个母亲会为自己的孩子而担心,会为自己的孩子奋斗,会无条件为自己的孩子奉献出自己最好的一切……

  在她做母亲之前,她自然难以想到这一层。直到现在她做了母亲,这种感觉才会油然而生。

  虽然她并没有在口头上表达自己多么地爱君宝,但是事实上,她确实很爱这个孩子,胜过爱自己。

  这是一种幸福的爱,是一种自愿而心甘情愿的爱。也许君宝现在年纪还小,他很难体会到这一切,但是安心相信,等到君宝长大的那一天,他一定会明白的。

  沿着二十七军,安心再度四处走动起来。无意间走到自己曾经住过的宿舍,安心伫立在宿舍门前,看着那扇紧闭的门。

  心中,一股异样的情绪却莫名地在心中涌动起来!这里的一切都是这么的熟悉,这些熟悉的地方承载了她太多的回忆!

  这里是她正式穿上军装成为一名军人的地方,这里见证了她和君慕白的爱情,这里见证了她从一名一无所知的菜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特种兵。

  这里见证了她的青春!

  宿舍的那扇门紧闭着,在那个宁静的下午,他就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就那样地毅力在安心面前,沉默着。

  安心缓缓地走过去,慢慢地伸出一只手,推开宿舍的门。

  宿舍里的摆设仍旧干净整洁,然而空气中却弥漫了一股尘土的味道。阳光从木质窗的竖栅栏中照了进来,投下几道金黄色的光柱,打在沉默了许久的地面上。

  空气中,微小的尘埃在光书中落寞而尽情的起舞,如同,在舞台灯光下的演员,他们尽情的表演,然而台下,却没有一个观众。

  已经离开这里太久了,连这里的一桌一椅都似乎能通晓人情,都在安静地沉默着。

  看着这房间里熟悉的一切,安心感觉那股情绪在自己的心底翻滚得越来越猛烈,越来越猛烈,如同一壶被烧得滚烫的水,热烈地翻滚着,吞噬着她的心脏。

  安心乌黑的眸子中闪烁着一抹晶莹,她缓缓地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那张宅宅的小木床。

  单人小木床上整齐地摆放着一个军绿色的棉被,一套整齐的橄榄绿军装,叠得四方工整,摆放在棉被的上面。

  在军装的正上方,摆放着孤狼特种军的军帽,帽徽上,一只孤独的狼仰天长啸,孤傲而壮烈。

  在军队的那些日子,如同电影般一幕幕在安心的脑海中回放起来!她记得所有那些流汗留血的时候,她记得那些并肩奋战的日子,她记得那些在钢与铁的磨练中,逐渐蜕变一新的自己……

  安心走过去,小心翼翼地伸出颤抖的手,轻轻地抚摸那身军装。在她的心目中,早已经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特种部队,军人身份的象征,比她的生命还要重要!

  这身衣服,阔别了五年,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在她的内心深处,从未忘记过!

  安心颤抖地拿起那身军装,站在镜子前,认真地比在自己身上,心中的激动,一如五年前。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远处,传来了步兵们正在整齐喊号子的声音。安心轻轻地擦了擦眼角,将那身衣服重新叠好,放回自己的床上。

  她的表情重新恢复了冷峻。

  因为这次从国外秘密回来,她瞒过了所有人。做卧底是一项很危险的工作,所以她不能够被任何人察觉。

  虽然她很想和曾经并肩作战、阔别许久的战友一起见个面,但是现在她却不能。为了确保安全,在有人认出她之前,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透过宿舍的窗子,安心看到严参谋长还在打电话,于是便也没有来得及跟严参谋长告别,压低帽檐,转身离开了。

  刚走出基地没多长时间,安心的手机便响了起来。看着上面那个陌生的号码,安心皱了一下眉头——

  这个电话时谁的号码?她刚来帝都,知道她手机号的并没有几个人,会是谁在给她打电话?

  迟疑了一下,安心还是接通了电话:“哪位?”

  电话那头,一个夹杂着四川口音的中年男人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喂,你是安娜小姐不?听说你是个国外回来的心理医生啊,我对你很有兴趣,咱们六点半在叉叉西餐厅见面好不?”

  安心皱了一下眉头,电话里的男人声音听起来有些陌生。

  “你是谁?”

  电话那头的那个男人嘻嘻一笑,说道:“你先不用急着知道我是谁,等咱见了面不就知道了吗?”

  安心再度皱了一下眉头,最终却还是答应了:“好,西餐厅见!”

  挂断电话,安心大步朝着叉叉西餐厅的方向走去。她在帝都的手机号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男人是从哪里找到她的手机号的?难道,是有什么重要的情报或者消息?

  安心正疑惑地地想着,一抬头,已经到了西餐厅的门口,她敏锐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只见在靠窗的位置,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叼着一根烟卷,翘起二郎腿,一脸悠闲地吞云吐雾,仿佛正在等人。

  安心朝着那个男人走了过去:“你就是刚才给我打电话的人?”

  男人咬着烟卷,抬起头上上下下地把那些安心大量了个遍,一双色眯眯的眼睛中露出了猥琐的笑:“你,就是安娜小姐是吧?”

  安心冷漠地点了点头头。

  男人忙将手一摆,对安心说道:“安娜小姐,快坐!”

  “不用了,”安心谨慎地打量着对面的男人,“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我说安娜小姐,我们这才见第一面,谁都不了解谁呢,你怎么就听起来这么不耐烦呢?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许文强,出生在四川,现在在山西,是个煤老板。这个,我要说有钱吧,也不算有钱,小小几千万儿吧;要说没钱吧,那是瞎话,别墅、宝马我可是都有。”

  中年男人说着,得意洋洋地吐了吐烟。

  一股子呛鼻的烟味儿让安心反感地蹙了一下眉头,她伸手将男人咬着的烟拿掉,隔着窗子扔了出去:“这里不许抽烟,难道你不知道?”

  中年男人先是一愣,然后拍这手,亮眼放光地看着安心:“够味儿,俺喜欢!”

  安心有些反感地看了男人一眼:“你刚才是什么意思?你有多少钱,跟我有什么关系?!”

  正在这时,服务员端着两份牛排上来了,另外一个服务员手中还拿着一份红酒。

  一个服务员将其中一份牛排放在中年男人面前,中年男人立刻拿着一张餐巾垫在脖子底下,向服务员伸了伸肥厚的手:“可以了。”

  服务员将盖子先开,一份热气腾腾的牛排摆在了中年男人面前。

  服务员又端着另外一份牛排走到安心身边,微笑着对安心说道:“对不起,小姐,请让一让,现在给你上牛排,您用餐巾纸遮一下,不要溅在身上了。”

  安心冷声道:“不用了!”

  服务员犹豫了一下,最好还是掀开了盖子。

  另外一位拿着红酒的服务员急忙给男人和安心各自斟上一杯红酒。

  男人得意洋洋地用胖胖的手指敲着红酒瓶,炫耀地对安心说道:“看到了吗,安娜小姐,这是这里最好的红酒,一般人都买不起的!”

  说完了,他又从脖子里拽出一条很粗的金链子,仍旧得意洋洋地对安心炫耀道:“看到了吗?这个,一般人是买不起的!”

  然后,他又开始炫耀手上金戒指:“这个,一般人也是……”

  安心皱了一下眉头,冷扫了中年男人一眼:“很抱歉,我不认识你,如果你打算在我面前炫富的话,我没兴趣。”

  言毕,安心冰冷着一张脸,转身就要离开。

  “诶,安娜小姐——”中年男人立刻从座位上站起了身子,肥腻腻的手不由分说地拽住了安心的手,笑嘻嘻地说道:“你现在不认识我,没关系。只要我们两个多接触接触,不就认识了吗?兴趣是慢慢培养起来的,别着急啊。要知道,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主动往我怀里投怀送抱的,我都不稀罕。”

  中年男人顿了一下,又自问自答地说道:“为什么?因为这些女人看上的都是我的钱,不是我的人。我已经四十多岁了,离异还有一个女儿,你有一个儿子,我们两个刚刚好……”

  直到这会儿,安心才明白过来这个男人原来是个相亲男!

  她转头回去看了一眼,只见那个男人体格肥胖,肥大的身躯上悬挂着一块跟他巨大的体格完全不相符合的白色餐巾纸,看起来幼稚的可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