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老婆大人听你的 > 第两百三十二章 绝望
  第两百三十二章绝望

  剩下的那群逃命的就更加悲催了,被严参谋长追上一个死一个,追上一个死一个,不出半个时辰,地上已经遍地都是人头!

  强烈的愤怒和仇恨让严参谋长大开杀戒,她从来没有这么肆无忌惮地杀过人!就在严参谋长一路追杀之际,忽然头顶上方一阵窸窣声,接着一个死神般的黑影便从天而降!

  能有这等伸手的,必定是雷欲!

  严参谋长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只见半空中,雷欲面色冷峻,满脸杀气地直冲严参谋长而来!

  严参谋长躲闪不及,胸前正中雷欲一拳——这一拳,似带着无尽杀机,无限的仇恨!雷欲的伸手本来就难以预测,就连君慕白都会败在他的手下,何况是严参谋长!

  一拳打下来,严参谋长踉跄了后退了几十步,重心不稳地摔在了地上!

  一阵强烈的疼痛在身体里翻滚,五脏六腑都似乎在剧烈的摇晃!严参谋长脸色陡然变得苍白,捂着胸口,“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雷欲的拳头,果然不是人人都能接得住的!

  雷欲黑色的身影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地上,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一片黑色的头颅!雷欲琥珀色的眸子中,那股愤怒燃烧地越来越强烈。

  tg的小厮们终于看到雷老大出现了,个个儿都送了一口气,不再四处逃命了。有了雷欲给他们撑腰,他们瞬间变得趾高气昂起来,完全忘了自己刚才被严参谋长打得屁滚尿流的场景。

  雷欲冷觑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的严参谋长,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可真是不知道好歹!我好心放你走,你却敢回来杀我的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严参谋长忍着身体的痛,恨恨地说道“我今天就是来送死的!就算跟贼人同归于尽,也不要苟且偷生!”

  雷欲冷笑一声,咬牙切齿地说道:“好一个同归于尽!你来送死,我岂有不答应的道理?!”言毕,雷欲一变脸,冷声喝道,“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吊起来打,打到她昏迷为止!”

  话音刚落,两个小厮立刻应声而出,不由分说地便冲到严参谋长身边,一人抬着一边儿的胳膊,将严参谋长拉扯到了行刑的房间。

  严参谋长因为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再加上刚刚被雷欲这一拳打出了内伤,所以全然没有反抗的力气。

  这两个小厮将严参谋长送到刑房之后,便立刻从里面关上了房间的门,将严参谋长双手吊了起来。

  那两个小厮扬起鞭子,朝严参谋长的身上狠狠地抽了下去……

  严参谋长从容地闭上了眼睛。

  今天,她杀了一百多个敌人,如今就算死在这里,她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啪——”

  重重的一鞭下去,整个房间里都在回荡着可怕的鞭响!

  然而,严参谋长身上却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疼痛!

  “啪——”

  另外一个小厮扬起鞭子,又是重重的一鞭子下去,然而严参谋长的身上,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竟然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疼痛?!难道是被雷欲刚刚那一拳头打得连痛感都消失了?!

  如是想着,严参谋长讶异地挣开了眼睛。

  她却惊讶地发现,那两个人正扬起鞭子,重重的一鞭下去,却并没有抽到她身上,而是抽到了她身后的那根柱子上!

  严参谋长诧异地看着这两个小厮,眼中满是疑惑:究竟怎么回事儿?!

  那两个小厮一面不停下抽鞭子的动作,一面压低声音向严参谋长说道:“严参谋长,是我们!二十七军的战士,您不记得了?!”

  严参谋长惊讶地长大了嘴巴,仔细辨认了一番,才发现:这两名战士果然是二十七军的同志!

  一阵激动瞬间在严参谋长心头涌了上来!她激动地抓住那两个战士的手,低声说道:“同志,真是太好了!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我还以为,我今天会死在这里!”

  那两个战士向严参谋长敬了个礼,低声说道:“我们就是为了保护您才及时冲出来的!如果您落在tg的人手中,结果可就不敢想象了!tg的人心狠手辣,分毫不差地听从雷欲的命令,一定会真得把您打晕过去不可!”

  严参谋长怪不上谈论这个话题,一心担心首长的她忙问道:“首长呢?首长他现在怎么样了?!”

  那两个战士面面相觑了一番,叹了口气:“首长现在已经被雷欲折磨得痛不欲生了!放你们走后,雷欲后悔了,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首长身上。他对首长实施了酷刑,雷欲亲自监刑,首长现在已经是遍体鳞伤,被关在冰窖里了……”

  严参谋中猛地吃了一惊:“冰窖?!”

  这么寒冷的天气,雷欲这个变态,竟然把首长关在了冰窖?!

  那两个士兵难过地点了点头:“雷欲想要亲眼看着首长慢慢地被冻死。只可惜,我们两个,能力有限,在tg也完全不受重视,只能当两个小喽啰,眼睁睁地看着首长受罪,却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那两个战士说着,强烈的自责和愧疚溢于言表!

  严参谋长心情沉重,安慰那两个战士道:“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你们,你们已经尽到最大的努力了。但是,我现在必须想办法去冰窖营救首长!”

  让首长继续在那种地方呆下去,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那两个战士连忙说道:“严参谋长,万万不可!冰窖现在实施全面监控,里面的一举一动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如果您这样贸然进去,不但您自己会陷入危险的境地,就连我们两个也会跟着一并暴露!”

  严参谋长急了:“那怎么办?!难道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首长在里面受苦,却对此不闻不问?!这不可能!”

  更可况,首长的枪伤未愈!

  那两个战士低声说道:“严参谋长,眼下的权宜之计,就是在我们行刑之后,您先假装昏迷过去!雷欲见您昏迷了,肯定会送您去冰窖,届时我们再商量对策!”

  严参谋长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好,那就先照着你们说的做,等我到了冰窖,再见机行事!”

  三个人一拍即合,一顿狠狠地“刑罚”完毕,其中一个战士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红色的液体,涂抹在严参谋长的脸上和身上。

  严参谋长诧异地看着那瓶红色的液体,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战士回答道:“一种特质的药剂,涂抹在身上之后,等到干了,看起来跟真得血痕一模一样!这样,可以避免雷欲产生怀疑!”

  严参谋长点了点头,那两个战士便将红色的液体涂抹在严参谋长身上。他们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低声对严参谋长说道:“严参谋长,时间差不多了,现在您可以假装昏迷过去了!”

  严参谋长点了点头,便“昏迷”了过去。

  虽然双目紧闭,然而,她的脑子里,却片刻也不肯停歇!她一直在策划,到底用什么样的方法才可以吧首长从这里救出去?!

  零零七同志和唐盛泽同志都已经牺牲了,在tg的卧底中,已经没有能够起到关键作用的线人了;要想里应外合,救出首长,真是困难重重!

  思来想去,严参谋长忽然想到了舒语!舒语和安心是死党,她们两个之间的友谊,严参谋长不止一次地见识过!

  也许可以接着安心这层关系,来说服舒语,让她当内应,协助救出首长!

  可是,这是一步危险的棋子,因为现在严参谋长已经完全不了解舒语,她不知道,现在的舒语是不是已经死心塌地地跟着雷欲了?

  如果舒语已经彻彻底底是雷欲的人了,一旦她求助于舒语,舒语不但不会帮助她,还会把这件事情告诉雷欲,这样一来,她和首长的处境,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如是寻思着,严参谋长开始有些举棋不定了……

  此时,在tg老巢的冰窖里,君慕白和安心正在忍受着前所未有的寒冷的折磨。冰窖的温度极度寒冷,而君慕白和安心身上的衣服却少得可怜!

  安心很快便冻得瑟瑟发抖,眉毛和睫毛上都结上了一层冰霜!肚子里的小家伙儿也似乎承受不住这种强烈的寒冷,开始在安心的肚子里不安分地动了起来。

  君慕白望着安心,热泪止不住地掉下来了,紧紧地将安心搂在怀中,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她。

  他这一生最宠爱的女人,他又如何舍得肯让她受这种苦!

  安心紧紧地依偎在君慕白的怀中,浑身上下不住地打哆嗦,断断续续地说道:“君、君哥,我冷……冷……”

  “丫头,你一定要挺住,有君哥在,君哥一定会想办法!”君慕白紧紧地抱着安心,大手不停的在安心身上来回搓,他想用这种方式来保持温度,但是他很快发现这种方法不会奏效——在这种极低的温度下,他的手都是冰凉的,又怎么可能给安心取暖!

  君慕白抬眼望向四周,到处都是一片苍茫的寒冰!他深邃的眸子中掩饰不住的绝望滚滚而来,强烈的绝望淹没了他的心,就像在黑夜里,看不到一丝光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