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老婆大人听你的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行不行
  第一百八十四章行不行

  严参谋长啧啧了两声,大惊小怪地说道:“刚开始我也不相信,怀疑首长,但是现在看来,首长的决定没有错,这个疯婆子,还真有那么两把刷子!”

  小吴被整得一愣一愣的,思索了一会儿,又问严参谋长:“咱不是提倡相信科学,反对迷信吗?首长这分明是在搞迷信啊!”

  严参谋长摇摇头,煞有其事地看着小吴:“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这档子怪事儿,以前我就听说过,但是一直不相信;没想到这次亲眼见着了。虽说军队不允许搞迷信,但是现在容不得我们不信啊!”

  小吴看看一脸信服的严参谋长,再看看把这些士兵整得团团转的疯婆子,默然不语了。

  严参谋长观看了一会儿台上的表演,试探地向小吴提议道:“小吴通信员儿,要不你上去试试?只要你上去试试,这疯婆子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不就知道了?”

  小吴很想上去试试,但是又怕万一这个“古德毛”要是真有两把刷子,他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的身份全倒出来了会招来杀身之祸,便忙唯恐避之而不及地摆摆手,对严参谋长说道:“算了算了,我就不上去自毁形象了!万一一会儿跟他们一样一大口白沫儿喷出来,那不是要丢人现眼?”

  严参谋长表示非常理解,点了点头。

  操蛋的招魂师“表演”终于结束了,按照彩排的流程,下面开始有人让安心进行更深入地调查了。只见君慕白郑重其事地走上台去,看着一本正经的“招魂师”,使劲儿绷住想要发笑的冲动。

  “招魂师,我这次请您来,是想让您帮我审问一个尸体,问出他的同伙是谁。”君慕白毕恭毕敬地询说道。

  严参谋长看着也很想笑,首长还从来都是趾高气昂的,哪怕是在一号面前也不改本色,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首长这么毕恭毕敬呢。

  他也只有对安参谋才会这样吧!

  “古德毛”妆模作样地收起了自己的招魂设备——一面用超短裙改小的黄色旗帜,上面用中马双语写着“招魂”二字,还有一只用扫帚把儿改造的招魂棒。

  “今天不行了,今天发功过度了,我得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吧!”

  “古德毛”一面慢吞吞地收好自己的东西,一面佝偻着腰,晃晃悠悠地转身离开。刚走没两步儿,“古德毛”又强调似的对君慕白说道:“我能让活人变死,也能让死人变活。但是记住,要保持死者舌头的完整性,如果没了舌头,他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这句话全场的人都听到了——包括小吴。

  这场戏演完了,所有的人都散场了,小吴也跟在人群中,慢慢地散开了。他一面心事重重地回忆着刚才的事情,一面皱眉思忖:天下竟然真有这样奇怪的事情?!

  不行,他得回去搜索一下!

  这边小吴前脚刚一离开,君慕白随后就把严参谋长叫到了办公室。

  “立刻吩咐负责计算机小组的成员,联系搜索引擎的负责人,将‘古德毛’的信息上传上去,顺便再杜撰一些关于她的奇闻异事,我要在今天晚上七点之前看到你们的成果!”

  “是,首长!”严参谋长接到首长命令,立刻转身出去了。

  君慕白冷峻的表情还没收起来,只听到一个欢快的声音传来:“君哥——”

  这个熟悉悦耳的声音刚传到耳边,君慕白立刻收起了首长的架子,一脸慈爱地张开双臂,任由安心小鸟儿般飞扑到他的怀中。

  “君哥,我刚刚的表现怎么样?!”安心已经卸完了妆,她对自己刚才的表现非常满意。

  “丫头,你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太让我惊喜了!”君慕白对安心刚才的表现赞口不绝,一把将安心抱在了腿儿上,大手不停地在她腰间摩挲。

  安心傲娇地攀住了君慕白的脖子:“那是,也不看看你老婆是谁!”

  君慕白哈哈一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行嘛,丫头还傲娇起来了?!”

  安心骄傲地扬了扬脖子,一阵淡淡的香气顿时不经意间飘入君哥的鼻翼……

  呼吸陡然间变得急促起来。

  “丫头……”君慕白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深邃的双眸火热地注视着安心的小脸儿,大手从她的腰间开始逐渐地向她的衣内探索。

  安心被摸得一阵痒痒,忍不住隔着衣服握住了君慕白火热的大手,嬉笑道:“君哥,你又饥渴了?”

  君慕白凝视着安心的小脸儿,恨不能一口将她吞下,俯身含住了她的唇,声音情不自禁地沙哑低沉:“那你能不能给君哥解解渴?”

  “不能!”安心媚眼儿如丝。

  被安心这勾人的小眼神儿一瞧,君慕白的七魂儿六魄顿时都被安心勾走了,粗重的呼吸热烈地落在安心的脖颈儿。

  软香在怀,君慕白热血涌动,大手不由分说朝桌儿上一挥,“哗啦”一声将上面的东西全部挥在地上,不由分说便将安心摁倒在桌子上,俯身便火急火燎地朝她脖子里一阵乱亲。

  安心身上顿时一阵酥麻,脑子空白了一下儿,刚回过神儿来,裙子已经被撩到了腰际,男人的一簇热火正不由分说地在“城门”前燃烧……

  安心忍不住叫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城门失守,安心猛然间想起了什么,“腾”地一声从桌子上做起来,一把推开了迫不及待的君慕白,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君哥!”

  君慕白登时明白过来:怀孕了不能内个,他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眉头狠狠地皱了一下,君慕白有些扫兴地重新穿好衣服,眼看着安心就像是一块儿香喷喷的肉,只看得却吃不得,心情懊恼得不行。

  想起这个,君慕白忽然有些痛恨安心肚子里的小家伙儿,竟然敢违背他的旨意!想到这里,君慕白忍不住咬牙在心里暗自骂道:“小子,等你出来了老子再好好儿收拾你!”

  安心长舒一口气,以为自己解放了,却不想君慕白仍不肯放她走,恋恋不舍地把她抱在怀里。

  安心调侃地说道:“君哥,你还是先放我下来了吧,免得我在你怀里坐着,一会儿你又克制不住了!”

  君慕白不肯答应,心里真觉得好不甘心好不甘心!皱眉思忖了一会儿,君慕白终于试探地问道:“丫头,既然不能内个,让君哥摸摸行不?”

  “额……”安心额前冒出了三根黑线,很艰难地向君慕白解释道,“君哥,不是我不让你摸,我只是怕你摸了待会儿又克制不住自己……”

  君慕白立刻信誓旦旦地向安心保证:“你放心,我对国旗和军旗发誓,只摸不做!”

  “额……好吧。”看着君慕白如此诚挚的样子,安心也只得答应君慕白了。

  君慕白立刻将安心抱在怀中,让她躺在自己的臂弯里,大手立刻一寸寸地探入安心的衣领,一点点细致地摩挲起来……那样子就像一个贪玩的小盆友见了一个自己最喜欢的玩具,恨不得把每一寸都抚摸过来……

  安心原本是看着君慕白可怜,想借着这个机会给君慕白一点儿小恩惠,却不想她竟然高估了自己的意志力……

  君慕白的大手如同带了电般,摸她哪儿,哪儿就有一阵电流袭过,弄得浑身又痒又麻,呼吸都逐渐变得不均匀了。

  尤其是身下,更是被某个雄壮的武器顶得难受,身子变得越来越热起来,安心忍不住从鼻腔里哼了起来。

  两个人的情绪都越来越高涨,呼吸越来越急促,几乎可以清晰地听得到彼此逐渐加快的呼吸声。君慕白涨红着脸,大手逐渐向下探入安心的腰间,逐渐向下……

  “唔……”安心难受地喘息了一声,一把抓住了君哥的向下探索的手,红着脸看着满脸涨红的君慕白,小声请求道,“君哥,要不……咱做吧?”

  尼玛实在是痒得浑身难受好不好!估计是个女的都受不鸟,更何况她这个“玉”女正处于一个女人雌性荷尔蒙最旺盛的阶段!

  君慕白已经大汗淋漓了,气喘吁吁地问道:“丫头,我倒是想,但这样会不会影响到孩子?”

  安心这会儿已经彻底地那啥焚身了,也不管孩子不孩子了,随口说道:“没事儿,这个孩子很顽强,不会有事的!”

  君慕白也已经克制不住了,两个人都有做的打算,安心一松口,君慕白立刻顺水推舟:“我也觉得这个孩子很顽强,咱要是轻点儿,应该没事儿吧?”

  安心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轻点儿应该没事儿!”

  君慕白已经迫不及待地解开了腰带:“那咱就轻点儿?”

  安心连连赞同地点头:“恩恩,轻点儿轻点儿……”

  两个人毫无分歧地达成了一致协议,安心这边儿话音刚落,久旱逢雨的两个人立刻水深火热起来……

  尼玛说好的轻点儿呢?!

  深夜,基地已经是到处一片安静,小吴却仍旧坐在自己的宿舍,看着平板电脑,眉头紧皱。

  他刚刚搜索了关于“古德毛”的信息,从这些信息中得知,“古德毛”确实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招魂师,她利用神秘的招魂术,能够让死去七天之内的人开口,成功地让很多死者的家属知道了他们临终前没有说完的话。

  “古德毛”有着这样神奇的能力,唯一一个不让死者开口说话的办法,就是割掉死者的舌头——只有这样,死者才会因为没有舌头而不开口。

  合上军用平板电脑,小吴的心里七上八下。若在以前,他是断然不相信一个疯婆子会让死者开口,但是他却亲眼目睹了这个疯婆子的能力。

  有句古话儿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那个疯婆子真得用“招魂术”让顾源开口了,那他的身份岂不是就要暴露了?!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着月黑风高,去把顾源的舌头割掉,以绝后患!

  军区医院的路他已经很熟悉了;顾源所在的太平间他也故意多留了个心眼儿。医院那边因为没有什么重要事情,所以防守很薄弱,尤其是晚上,除了一直在打瞌睡的值班医生外基本上没有什么人。

  现在正是动手的最好时候!

  下定决心后,小吴关了平板电脑,在腰间别了两支枪,蹑手蹑脚地向军区医院的方向走去。

  而小吴不知道的是,在监控室里,君慕白正悠闲地坐在监控屏幕前,深邃锐利的目光中流露出十足的自信。

  在他的身后,严参谋长表情紧绷,双目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监视器的屏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