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老婆大人听你的 > 第三十二章 力排众议保护她
  第三十二章力排众议保护她

  一觉晕晕乎乎地醒来,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

  安心只觉得漫长得快过了一个世纪,头脑还有些昏昏沉沉的。

  “少奶奶,您醒了?!”

  乔佳珍急匆匆地跑过去来,忙扶着安心从床上坐起来,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背后。

  安心揉了揉发胀得太阳穴,忍不住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乔佳珍忙倒了温开水过来,将药递和水杯一起放在安心身边的桌子上,说道:“您可把少爷给我给吓坏了,您发烧了自己都不知道?”

  “发烧了?”安心的确现在脑子里一片糊涂,除了隐约能够记起昨天晚上自己一直觉得很累。

  就着水杯把药喝下了,安心缓了一缓,渐渐感觉好了很多。

  乔佳珍跑着前前后后的忙碌,给安心端上了一碗热气腾腾得汤。

  “来,我扶您起来,您先喝点儿汤吧!医生叮嘱了,让您这两天注意休息,饮食要清淡,所以少爷一大早就让我出去买时鲜青菜去了。”乔佳珍边殷勤地说着,边扶着安心起来。

  见乔佳珍对自己这么热心,安心忍不住多看了亮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佳珍,少奶奶。”乔佳珍一面微笑着,一面说道,“我看啊,我也比您大不了几岁,您叫我佳珍就行了,以后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安心感激地看了佳珍一眼。

  她以前在家的时候可从没享受过这么高级的待遇。

  安心将汤喝完了,浑身发起热来,又觉得好了很多。忍不住问道:“席慕白呢?”

  那乔佳珍一听到这个,顿时笑了起来,羡慕地说道:“少爷知道您病了,一夜没合眼!确定您没事儿了,才出去了。刚不久前还打电话来问呢,我说您烧已经退了,少爷才放心下来。少奶奶,别看我比您还大这么几岁,我可真羡慕您呢!”

  安心听了,难免心里又觉得一阵温暖,想起席慕白,唇角不由自主地轻轻一扬。

  安心和乔佳珍聊着聊着,两个人渐渐也就熟络了。

  正好找到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又能说到一起话儿,安心也就山南海北地和乔佳珍聊了起来。

  那乔佳珍先话锋一转,试探地问道:“少奶奶,我听说,少爷在部队里可是个首长,一等一的军官。少爷那么爱您,一定给您说过很多部队里的事儿吧?”

  安心想起前几天的经历,差点儿连命都没了,忍不住叹气道:“他们那儿的事情可没那么好玩儿,你还是不知道得为好,否则,准吓坏!”

  乔佳珍一听便来了兴致,继续追问道:“我小时候可没少听鬼故事!难不成比鬼故事还可怕?”

  安心使劲儿点了点头:“你说的鬼,那是假的,害不了人的;可军队里的‘鬼’,是要命的——”安心说着,放低了声音,心有余悸地说道,“现在他们在查的,就是这么一个‘鬼’!”

  “那可真够可怕的!”乔佳珍拍了拍胸口,“少奶奶,那现在有眉目了吗?”

  “目前……”安心说到这里,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疑惑地反问道,“佳珍,你对这个感兴趣?”

  乔佳珍一愣,忙笑着说道:“这个啊……我从小就羡慕那些军人,所以对军人的事情特别感兴趣!只可惜啊,我没机会成为一名军人,也只能听您跟我说这些事情了!”

  安心一听,开心地抓住了价乔佳珍的手:“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你不知道,我从小的目标也是当一名军人呢!”

  安心一打开这个话匣子就激动得停不下了,让薛姨去把自己的包包取来:“前几天,我正好在书店买了一本军事小说,我闲着没事儿,读给你听!”

  乔佳珍开心地点了点头。

  薛姨把包包拿了过来,乔佳珍一看到安心的包包,便羡慕地脱口而出:“少奶奶!这可是最新款的限量版爱马仕包包,一个要六七十万呢!是少爷给您买的吧?!”

  安心正打算拿书的手停在了半空。

  她抬起头,诧异地盯着乔佳珍:“你不是乡下来的么?你认识这个包包的牌子?”

  乔佳珍明显地一愣,随后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前不久在电视上见过这个包包的宣传广告,所以……所以记住了!”

  安心迅速地追问道:“哪个电视台的?几点钟的广告?谁代言的?”

  “我……”结巴了一会儿,乔佳珍红着脸说道,“我当时只是留心了这款包,并没有留意其他的……”

  说着,她忙起身陪笑道:“您先好好休息,我先去做事儿了,不然薛姨一会儿看到会骂我的!”

  乔佳珍说完,匆匆地转身离开了。

  安心陷入了沉思。

  从刚才乔佳珍的反应来看,她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正在思索,恰好薛姨给安心准备了衣服上来。

  “少奶奶,少爷今天说您今天晚上要和他出去吃饭,让我特意给您准备了一件衣服。您看看喜不喜欢。”

  安心感激地看了薛姨一眼,自从来到席宅,她可以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甚至连走路都省了。

  简直是她这样一个忙得累死累活的小白领做梦都不敢想的啊!

  而这一切,都是谢谢席慕白!

  而此时,在二十七军的办公室里,罗忠福正冷着一张脸坐在席慕白的位置上,好像谁欠了他二百块钱似的。

  距离罗忠福不远处,某位爷的脸比罗忠福还冷。虽然一宿未眠,但那双鹰隼般的双眸依旧杀伤力十足,仿佛随时随地准备开炮。

  空气沉默得如同世界末日。

  莫为本来有事情要向席慕白汇报,还没进门儿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硝烟味儿,为避免惹祸上身,也不敢进来,只在旁边不远处提着一颗心转悠。

  远远地,莫为看到严参谋长愁眉苦脸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份文档,上面贴着“绝密”二字。

  莫为看了一下四周,迎了上去,拦住严参谋长:“我刚才去看了,里面形势紧张着呢!两边儿火药都备足了,就差开战了!你确定现在要进去?”

  严参谋长苦笑一声,叹气道:“这件事情都怪我!我本想这样替首长开责,没想到反而引来一场斗争!现在不去也得去,罗少将赖在首长办公室不走,等得就是这份儿结果呢。”

  说着,严参谋长晃了晃手中的绝密文件。

  莫为扫了一眼严参谋长手里的文件,皱眉问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指纹验证结果。手机上面应该留下使用者的指纹,根据检查结果,应该能知道使用者的身份。”

  “哦……”莫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希望这件事情和嫂子没关系。”

  严参谋长苦笑一声,说道:“谁知道呢?‘绝密’的意思就是只能首长亲启,等一下吧,一会儿就知道结果了。”

  莫为点了点头,又对严参谋长说道:“那你快去吧!”

  惴惴不安地进入席慕白的办公室,严参谋长将手里的文件交给席慕白,席慕白还没接过来,罗忠福就“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抢先一步将文件抢了过来。

  迫不及待地看完检查结果,罗忠福将文件递给席慕白,“啪”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吼道:“现在检查结果出来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手机上面只留下了两个人的指纹,一个叫舒语,另一个就是安心!而且,她们两个还是好朋友!”

  席慕白迅速地扫了一眼文件,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

  看来手机的主人似乎已经提前做了准备,将自己留下的指纹擦出掉了。

  这样一来,事情就麻烦了:没有第三个人的指纹,安心和舒语就难脱干系。

  席慕白将文件扔在桌子上,面无表情地说道:“关于这件事情,我会继续调查的!”

  罗忠福勃然大怒,吼道:“结果已经摆明了,无可非议!这个舒语和安心就是作案嫌疑人!这两个人一天不抓起来,军内的保密安全就一天得不到保障!”

  席慕白也火了:“我已经说过,这件事情和她们没关系!”

  “你这是包庇!”罗忠福吼完,命令旁边站着的两个士兵,“立刻过去,把这两个人给我抓起来!”

  那两个士兵听了,便立刻打算往外走。

  罗忠福话音刚落,席慕白也吼道:“我今天看谁敢迈出这里一步!”

  那两个士兵听了,吓得脸色苍白,又止住了脚步,退了回去。

  心里不住地暗暗叫苦:这确定不是在整我们吗?!

  罗忠福见那两个士兵又退了回去,更加窝火,拍着桌子吼道:“我的命令你们没有听到吗?!去抓人!”

  两个士兵你看看我,你看看你,却没一个人敢动。

  罗忠福见办公室里的两个士兵不动,气得直点头:“行啊,你们两个有种!”

  扭头又冲着门外把守的两个士兵吼道:“他们两个不去,你们给我去!”

  门外的那两个士兵也立刻面露难色,看席慕白脸色紧绷,都一动不敢动。

  罗忠福气得来回踱步,牙咬得咯嘣咯嘣响,伸手一指席慕白:“行,席慕白,你有种!”

  眼看着他堂堂一个少将在席慕白的地盘发号施令不管用,罗忠福不得不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老子告诉你,不是看在你爸和你爷爷的份儿上,老子现在就办了你!老子这就回去向上面参你一本!看你还拽不拽得起来!”

  罗忠福说完,两手往后一背,怒气冲冲地大步走了出去。

  严参谋长看到罗忠福走了,终于大松了口气:“罗少将终于肯班师回朝了!”

  席慕白冷眸利剑般射向严参谋长,忽然厉声吼道:“严参谋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