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742章 与之同伤
  当时身处公子和翻倒的太子上方、毒水下方,首先用身体接住了大部分毒水,伤得比太子还重些。那毒水腐蚀性颇强,当场就把石公公给疼惨了!

  吉公公颇有急智,一边急传太医,迅速带人冲进优容长公主府,把太子和石公公浸入府内的荷花池中,稀释毒液的作用。期间他不慎手上沾染了太子身上的毒液,手指也被腐蚀到了。

  只有拓拔元贞,毫发无伤。

  被毒液腐蚀后背,太子也是痛得几度昏死过去。但待那最初最痛的时候过去,他趴在床上侧首看着一直撅着嘴守着自己的拓拔元贞,心中却是极甜。

  弟弟说要护着他。果然,是弟弟坚持召来的云烈卫及时赶来锁定了胜局。

  他也早在弟弟出生时就暗暗地发誓要一辈子护着弟弟。关键时候,他也做到了。

  初平帝却是在东宫儿子的床前守护一整夜之后,默默地看着在儿子身边困倦睡去的儿郎想:果然,前任钦天监乐老大人的临终之言是泄露的天机。

  大周的气运系在太子身上,而太子的气运,却奇异地系在此子身上。

  “近此子,太子与之同伤。无此子,太子无后暴毙,大周……亡。”

  受伤与无后暴毙、大周王国相较,还是让两个孩子受点伤吧。

  只是……初平帝有些不解。按乐老大人的临终遗言来看,应该是太子和贞儿会受一样的伤,怎么结果却是太子一个人受伤了,贞儿平安无事?

  不对,不是太子一个人受伤,的确有一个人跟太子一起受了同样的伤。只不过不是贞儿,而是石公公。

  初平帝站在窗前,对着黎明的微光细细思忖。

  石公公原本是不会受伤的,因为他扑向的是那弯刀。关键时刻各为其主,石公公舍命要护的是太子,而不是元贞。

  所以,原本,贞儿是会跟太子一起受伤的。

  只是,关键时刻,贞儿背后多了一个吉公公,一脚把准备给太子挡刀的石公公给踹过去给贞儿挡毒水了。

  吉公公心里没有皇权,关键时刻,他只把自己主子的命看得最重。这个临危应急的反应,骗不了人。

  初平帝眉眼低垂,传令于庸招吉公公进宫问话。

  姬明叩见初平帝的时候很平静,没等初平帝怎么问,就坦然承认了自己当时心中的确没想到太子的安危。说完,跪伏于地,甘愿领罪。

  置太子于危境,等同于谋害太子。吉公公知道自己必死,没有任何侥幸。

  初平帝手里继续看着一封奏折,时不时地批阅两个字,淡淡道:“当时是朕做主栽培你,让你得以入得嘉熠的府上。如今看来,你表现得如此忠心,倒像是优容留下的暗棋。”

  姬明猛地跪直身子,刚要怒目抬头才想起忘了规矩,重新跪低了身子。声音却难免染上了几分决然:“奴才谢陛下给奴才机会入了主子府上。但奴才绝不敢存此心思!奴才自知此次情急之下置太子于险地,罪该万死,奴才决不求生!”

  说他什么行,反正他腌臜了半生,谁说什么他早都不在乎了!可说他是优容的暗棋,他纵然再腌臜,也觉得这是对他的侮辱!

  初平帝在龙案后头微微抬眸瞟了他一眼,声音没什么波动:“死,自然难逃一死。但死法有待商榷。”

  砍头是死,凌迟是死,寿终正寝也是死。他这话可没说错。

  姬明却是理所当然地被皇帝故意误导了。

  实在是自经历磨难的他太明白,千古艰难惟一死。死也有无数种死法,皇家若要惩治他这样蝼蚁不如的人,让他生不如死的折磨手段多得是。

  但皇帝的话既然表明有希望能死得痛快些,他自然也想要挣扎。遂垂顺道:“不知陛下想问何事?”

  嗯,是个足够聪明的人。

  初平帝放下朱笔,抬眸看着他,平淡道:“抬起头来。”

  姬明知道皇帝是要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跪坐起来,遵命抬头,只眼帘规矩地垂下。

  初平帝道:“说说你对嘉熠的看法。仔细些。”

  “喏。”姬明依旧答得规规矩矩的,脸色也无甚变化,但一旁的于公公眼见地看到,他的胸腔微微地起伏了下,显见得其实是悄悄地深吸了一口气。

  “嘉熠长公主殿下于奴才,其恩就好比……”一直对答流利的吉公公第一句就卡了一下,头一回找不到合适的词汇。一急,脑门子上就有点冒汗。

  初平帝也不催他,就那么居高临下地淡静地看着他,看着他脸色急得渐渐涨红,却没有轻易用一个不够准确的词汇来让自己摆脱窘境。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说手机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