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726章 长兄之喝
  听说女儿前些日子跟嘉熠长公主比过箭法,竟然平手了!要不然等这事儿过了,他也跟怀化将军比比?

  此刻的朝堂上,跟百里敦一样生气的还有人。不过,并不是人人都像百里敦一样冲动。

  百里辰就没有像他爹那样直接扑上去要杀人。他也冲上去了。不过不是灭那个御史,而是要拦着他爹。

  百里辰两年前就已经升任了中书舍人,正五品上的关键性要职,但级别不显。在朝堂上的站位在中不溜,不远也不近。

  姓左的御史在朝堂上大声奏报那恶毒流言的时候,百里辰站在队列里也气得拳头都快捏碎了!可他跟他爹不一样。他爹一辈子带兵打仗,是个彻彻底底的武夫,可他身手虽从未落下,却从十几岁一入朝堂时就做的是文官。

  从当年少年时明明一身正派,却要在做景泰帝的符宝郎时装成不中用的纨绔。到后来青年时新帝登基,闵圭扯了他到他手下做名义上是文职散官、实际上跑断腿、忙坏嘴的朝议郎。再到如今人到中年,他已经跟着闵圭的脚步踏入内阁两年,早把朝中文人肚子里的那些套路玩得门儿清。

  父亲愤怒地跟那御史争吵的时候,百里辰满肚子怒火升腾,目光却是迅速地在几个关键人物身上扫了一圈。

  皇上龙袍下的身躯纹丝不动,冕旒下的容色看不清楚,但明显没有喜怒。似乎对于近日朝堂上的突发状况并无意外。

  自己的顶头上司、国舅闵圭脸色沉冷,修长的手指紧扣笏板,身子朝后微侧,跟他一样在冷眼观察着下面的朝臣。看起来也无意外。

  左相闵冬青和右相李缁的脸色都很难看。

  闵相的脸色发黑,脸上好像压抑着怒火。但这怒又不是百里敦那样的冤屈之怒,而更像是对于朝堂上突发如此动荡的一种隐怒。

  而年近七十的右相李缁,苍老的沉稳老脸上更多的是深沉的隐忧。

  百里辰的心往下沉了沉,立刻判断出,今日之事绝非寻常。

  那御史之言如此可恶,前排的父亲的暴怒简直就是必然。百里辰在第一时间就拔腿往前跑,只可惜中间挡路的人太多,没能赶得及。

  幸亏,关键时刻,羽林营统领穆铁锤及时出手,挡住了父亲的必杀一击!

  父亲飞身而起的那一刻,百里辰在忍不住大呼了一声:“父亲且住”!待见到穆将军铁塔般的身影飞起挡住了父亲,百里辰奔跑中腿一软,差点给穆将军跪了。

  穆铁锤什么人?皇上在武将之中的第一心腹啊!

  至此,百里辰完全确信了:皇上是早知此事,并且坚定站在妹妹这边的!

  反正腿也软了,人也已经冲到前头来了,百里辰顺势一撩袍子跪在了那位左御史的身旁,大声道:“大周储君遭人诬陷!皇室长公主无端受辱!家父身为武将,不会跟文人理论。可他素来忠介耿直,宁肯身死也无法忍受皇室蒙羞、太子受辱、大周长公主遭人构陷诟病!一时激愤之下,竟忘记了我百里氏已非屠氏家奴!家父一片忠心,还请皇上体察!”

  满朝文武都被百里辰的无耻给惊了!左白柏更是瞠目结舌地看着百里辰,简直不能相信这么明摆着就是瞎掰的话,百里辰是怎么理直气壮、一脸沉痛地说出来的!

  明明怀化将军是因为人家说了自家女儿的坏话,所以气急败坏当廷杀人好吧?这是罔顾朝廷律法、罔顾官员体统、罔顾人命、罔顾龙椅上没吭声的皇上的大罪!这是按律足以罢官革职、当廷杖责、甚至斩立决的!

  可到了百里辰嘴里呢?

  他爹生气是因为有人往皇家身上泼污水!他爹是忠臣,无法忍受皇室蒙羞、太子受辱、大周长公主造人构陷诟病,所以才“一时激愤”!

  而且,百里辰说了,他爹说不过是因为身为武将,斗不过文官的嘴皮子,而不是理亏。

  百里辰还说了,他爹不是目无法纪,目无皇上,而是忘了自己已经是朝廷三品大员,还当他们百里氏是屠氏家奴!

  我操!要按百里辰的这个逻辑,他爹得是有多忠心!这番当殿杀人的举动得是有多让人感动!

  简直是皇室家奴的典范、世间忠臣的楷模啊!

  满殿鸦雀无声。左白柏却气得脸都挣红了:“舍人这是仗着三寸不烂之舌,妄图混淆视听?怀化将军明明是”

  百里辰根本不让他把话说完,口舌中内力微微鼓荡,舌绽春雷,对着这货的耳朵“咄”地一声威严大喝,瞬时就把近在咫尺的弱鸡左御史给震得脑震荡了三圈!

  题外话

  再给自己赞一个!喜欢这种哥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