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713章 中秋之前
  礼部尚书来劝太子选妃,太子可以拿这是私事,他父母健在,不劳尚书大人操心来堵他。宗正寺卿来劝他尽早大婚,太子又可以拿此事事关天下,并非私事,宗室也做不了主的话来撅回去。可闽东青亲自出马,太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于公,闽东青是当朝左相,太子无后是大事,理当上谏。于私,闽东青是太子的外祖父,操心过问外孙子的婚事也是理所应当。

  闵老丞相清瘦的面孔严肃地扳着,站在太子的对面,不容回避地直视着太子的眼睛:“太子无后,天下不安。之前您说自己选,皇上既然允了,老臣也不问。如今,距离您说要自己选妃已经过去了三年,您所谓的择选却全无动静。殿下,老臣也不问您何时大婚,只请问殿下一句:这人,您到底选了没?”

  太子黑着脸,没答话。

  说选了,结果他拿不出来。说没选,当下他就要交代不过去。

  对这位十分令人敬重的外祖父,太子没法像对待别人那样对待。老人家身上有种正气凌然的厚重光辉,太子在他面前,不自觉地对人生都会多几分郑重。

  在跟外祖的对峙中,太子最终败下阵来。张嘴几次,最后心一横,咬牙道:“已经在选了,至多……至多到中秋节宴,便有分晓。”

  那时,姑姑应该已经回来了。他抓点紧,这几日就赶紧给姑姑去信,姑姑一定会给他想办法的。

  他这个外祖父认真起来连父皇的面子都不给,但太子知道,若是姑姑开口,则不一样。

  当年宫变,闵家从未托付,姑姑却果断出手护下了闵府阖府老幼,事后还不居寸功,从不主动提起。外祖父在外也不多说,但太子知道,老人家对姑姑的为人是十分赞佩的。

  若是连姑姑说话外祖父也不听,大不了,就让姑姑快快给他选一个就是了。虽然他现在是真心不想娶妻,但若是姑姑选的女子,大约他能忍下。

  闽东青眼睛一亮:“太子当真?”太子迟迟不肯选妃,已经成了大周的一大隐患。偏偏谁劝都不听,而皇上又不肯逼着,闽东青也是忧心已久。但老人家轻易并不肯开口。

  太子无后,无论于公于私,最急的应该都是皇上。连皇上都不愿硬逼着,他并不愿让太子觉得自己仗着身份试图逼迫太子。

  要不然也不会开口一次隔三年。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次一开口竟果然如儿子所料,太子给答复了!

  儿子到底是怎么料定这次来劝,太子不会如往日般推搪的?

  瞧着老人家眼中的惊喜,太子真是感受复杂,心头无比窝憋:“当真。”

  闵老丞相满意地带着礼部尚书翁大人告辞离开。费伯爷笑眯眯地说还有点儿小事跟太子说,主动留下了。

  老丞相一走,太子窝火地抬脚踢碎了一张椅子。

  费伯爷笑眯眯地站在一旁看着他踢。太子踢东西准着呢,不会殃及无辜。这一点,费伯爷很有经验。

  待太子殿下发泄过了,宫人们扫了渣滓去,费伯爷才微笑道:“殿下,听说前些日子嘉熠长公主带着一双小儿女回宫了?不知如今可好?”

  太子动作一顿,虽是斜着眼睛扫过来,面部表情却是明显比刚刚的气恼平缓多了:“费伯爷何故问起?”

  费伯爷一张发福的胖脸笑成了一朵菊花:“太子殿下怎如此问?想小女在闺阁中时,与嘉熠长公主交情极好,常来常往不在话下。以至于就连驸马爷也因时常送嘉熠长公主过府,与我成了忘年交。嘉熠那孩子,我是极喜欢的,懂事儿、会玩儿、凑趣儿,又有一副急公好义的热心肠,好孩子啊!”

  太子的表情彻底愉悦了,也不拿斜眼扫他了,与费伯爷对面入座,上茶对饮:“姑姑的为人,平常人是比不上的!”

  费伯爷很真诚地笑着点头:“确然!那般的好孩子,也不知我家那闺女上辈子修了什么福气,竟得以与之相交。殿下,听说嘉熠长公主的一双孩儿如今住在宫中?不知是何模样,可长得像长公主殿下么?”

  费伯爷很自家人地道:“殿下好歹跟我说两句,我回去也好跟我家那不成器的闺女学两句口。殿下是不知道我那没出息的闺女,都嫁了人生了子,可一听见长公主的消息,还跟小时候似的,恨不得肋生双翅飞过来瞧瞧!”

  太子的嘴角越发勾起来了,眉目间颇多得意地道:“我姑姑自来就是他们那帮孩子的头儿,那是谁也代不了她在大家心里的地位的!”

  平素里,太子是不乐意任何人随便打问关于拓拔元贞兄妹俩的事儿的。但费伯爷这人是真心宽,太子知道此人心里素来是真欣赏百里芸百里止姐弟俩。

  加之此刻心情好,太子也就难得没那么护食了,满脸得色地跟费伯爷说了两句:“至于我姑姑的孩子,这么着说吧:你就只管拼命地去想象一个小儿郎和一个小姑娘,能有多聪颖、能有多漂亮,你就想得多聪颖、多漂亮。但无论你怎么想,总之结果比之事实总是不如的!”

  费伯爷嘴角抽抽了。殿下,您这是夸那两位太出色呢,还是在贬损我没脑子呢?

  正说着,就见一个小太监匆匆跑过来:“启禀殿下,小公子刚刚睡得动了动,约莫是要醒了。”

  费伯爷就见对面正坐在案后喝茶的太子殿下噌地放下茶盏站了起来,脸色一急,抬脚就往里头走。

  费伯爷有点儿懵,下意识地站起身抬手呼唤道:“哎,太子殿下!”我这么大个客人还在这儿呢,多少也算个没什么分量的长辈,好歹安顿一下!哪怕让我先告退也是个话!

  太子脚步微微一顿,扭头看了他一眼,下巴略抬:“费伯爷今儿个运气好,稍坐会儿喝会儿茶。小公子若是醒了肯赏脸,让他亲自瞧你一眼。”

  太子一阵风地刮走了。费伯爷傻在原地。

  他一个堂堂伯爷,宗正寺卿,被一个一个无爵无职的五岁小儿接见,还要人家肯赏脸?

  这脸赏的!

  ------题外话------

  火车站候车时在德克士写了一章,上车后实在写不了了……到家已经累得不行,又写了一章实在没体力也没精力了,就这样吧。明天按编辑要求还要爆一天,到时候看明天工作情况吧。要是实在忙得顾不上,差个一章两章的后面会补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