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628章 他的逆鳞
  拓跋猎环顾一周,在座的,有他的父亲、母亲、大哥、大嫂。人人都看着他。

  拓跋猎环顾一周,冷笑的目光寒若冰霜:“你们是不是以为,因为我是拓跋家的人,所以我就肯定会护着拓跋氏?我拓跋猎的女人,就可以任由拓跋氏的混账崽子欺负?”

  王妃越发后悔了!

  老了老了,真是脑子都糊涂了!

  雪儿纵然受了伤吃了苦,可说到底是雪儿她心思不正试图加害猎儿和溪桑,还当面辱骂皇室。她做老人的,怎么能不先给猎儿和溪桑致歉,反而先心疼作恶的孩子呢?

  王爷不让他们去猎儿的院子里看孩子,她应该听的!

  若是家里人能坚决地首先站在猎儿和溪桑这边,维护他们。以那两个孩子的心性,又岂会不依不饶、恼怒至此?

  可是她和世子都做了什么?

  猎儿和溪桑受了委屈,他们急忙忙跑去维护的却是犯错的人!

  因为犯错的人是他们的孙女、女儿,受了苦,他们就很心疼。心疼得都顾不上是非对错。

  可是这也不就等于说:他们并不那么疼爱猎儿夫妻俩!至少,不像疼爱雪儿那么疼!

  那么急急忙忙地跑去护着,也是等于说,他们不信猎儿夫妻,害怕他们真把孩子怎么样。

  这是伤了那俩孩子的心啊!

  王府里的人都这么待人家,人家干吗不走?

  自己的媳妇都被人下药了还没人护着,猎儿岂能不怒!

  王妃后悔得眼睛都红了:“猎儿……是阿娘糊涂!”

  拓跋猎冷睨着母亲:“所以呢?”

  王妃悔恨地说不出来,求助地看向丈夫。

  镇北王沉默地看着拓跋猎。没有责备,也没有劝阻。看了一会儿,目光落向长子身上。然后身子往后一靠,端起一旁的茶盏,缓缓喝茶不语。

  王妃,王府冢妇。世子,整个西北今后的继任者。脑子太久没人磨,摔几个跟头醒醒神,挺好。

  不是都心疼孩子吗?不是明知道猎儿会生气也要去看吗?

  那就好好承受自己行为的后果!

  孩子不是一个人宠出来的。这个安稳了太久、高高在上让人捧了太久的家,谁都有责任。

  他自己也有责任,所以儿子发火,他听着。被儿子怪,他也不恼。但他也没打算接手处置这件已经变得很严重的事。

  还是那句话,他虽然老了,但脑子还没老糊涂。身为世子,自己犯下的错,自己担着。

  拓拔谨此时也已经意识到自己错在了哪里。

  今夜,从自己不听父亲的警示,和母亲一起去看雪儿的时候起,就错得离谱。

  去看雪儿也就罢了。还态度很强硬地跟溪桑手下的长史发生了冲突。

  明明,之前他自己还在这屋子里跟父母亲说,雪儿那些辱骂刘长史的话有多过分、性质有多严重。

  可是真正见了那被女儿辱骂的长史,他真当自己女儿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去对待了吗?

  没有。

  现在回想起来,他不过是压着火气说了几句道歉的话。更多的,是发火,是恼怒对方的“目无尊上”。

  可其实他是犯下严重错误的那个孩子的爹啊!孩子胆大包天地辱骂皇家的长史是“狗奴才”,他这个当爹的,是凭着什么底气,嘴上说着道理,其实没把这事儿放在心里?

  不就是正如三弟一针见血所说,仗着有三弟在,弟妹再生气也不能真怎么样么!

  可他却是忘了,他都会心疼女儿,猎儿更加心疼受了委屈还没人护着的溪桑!

  溪桑一进府就被雪儿打了,之后还被雪儿辱骂她的属下是狗奴才,雪儿还想给溪桑下药!

  溪桑,那是三弟的逆鳞啊!

  拓拔谨愧悔地看着怒气阴冷得直冲天际的三弟,许久,缓缓地站起身来。

  拓拔谨来到拓跋瑞雪面前,蹲下:“雪儿,你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吗?”

  拓跋瑞雪若不是刚刚吃喝了一点东西,这会儿都要再次晕过去了。她害怕地抱着母亲的一条胳膊,说话的声音带着哽,小身子一颤一颤的:“知……知道了。”

  拓拔谨平静地看着她:“说说看,你都错在哪儿了?”

  “不……不该给叔叔婶婶下药!”

  “就只有这个吗?”

  “还有……还有不该……不该扯坏婶婶送我的……东珠福袋。”

  “嗯,还有吗?”

  “不该……不该打婶婶。”

  “还有吗?”

  “不……不知道了。”

  拓拔谨伸手,怜惜地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还有的错,你想不到,就慢慢想。平常,是爹爹教导你太少。今天,爹爹先教你第一课:无论是谁,做错了事,都要付出代价。”

  题外话

  接下来9天都只能3更,拼命存稿,积攒17号晚上的大爆。所以写到这种只看片段肯定会被骂的章节时,我都没招了,只能3章一起更。尽量让情节多进展一点。

  我顶锅盖了,请不用给我寄刀片!

  友情提示一下,我最近的名字叫“峰回路转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