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617章 需要教训
  高玉敏哭泣的动作猛地僵住,惊愕地转头看向丈夫。

  什么?他在说什么?丈夫平时这种时候不都是出面维护她吗?现在他在说些什么?

  雪儿指使婆子给三弟院子里下药?雪儿才八岁,她以后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他是雪儿的父亲啊,怎么能把这种事不跟她这个妻子说,而是轻易地就当着公婆的面说出来?

  拓拔谨却没有看她,只冷冷地说了下去:“今日,为了确认婆子是否已经动手,雪儿带人去了三弟的院子查看。并未通报身份,直直往里闯。

  刘长史拦住了她。她张口就骂刘长史是狗奴才,还说这里是西北,是拓跋家的地方,不是刘长史这样从京都来的狗奴才嚣张的地方。

  刘长史身为朝廷四品大员,雪儿身上并无位份,一介民女辱骂朝廷命官,罪当下狱。更何况刘长史身为长公主驾下属臣,雪儿骂他狗奴才,就等于辱骂长公主,辱骂整个屠氏皇族。

  西北虽是藩地,但也是大周疆土。雪儿身为藩王嫡长孙女,口出狂言,把拓跋家置于皇家之上。其罪已足够株连整个拓跋氏。

  父王,雪儿现在的确就在三弟的院子里。刘长史已经把她和她带去的人统统拿下了。儿子没脸去要人!”

  拓拔谨说完,一个头重重地磕下去:“家风如此不正,乃至祸连全族!儿子没脸继续忝居世子之位!请父亲上奏朝廷,重立世子!”

  “不!”高玉敏一声尖叫,扑上来抱住了拓拔谨的胳膊:“小孩子不懂事而已!我教她就是!大不了我狠狠地罚她!没有那么严重的!不可能有那么严重的!那可是世子之位,怎么可能因为小孩子几句话就换人!不!除了你,别人没有资格!”

  拓拔谨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眼神冷漠:“有你这样的妻子,又替我教出那样的女儿,我能留一条命就是万幸了!”

  一根根地掰开她的手指,甩开。

  昏厥过的世子妃被下人抬了回去。屋里伺候的下人都被屏退,只剩下镇北王拓跋宏、王妃孙氏和世子拓拔谨三人。

  拓拔谨站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疲倦地叹了一口气。

  拓跋宏烦闷地拍了桌子:“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搞的!净做些没名堂的事!谨儿,若是如此她都还不彻底悔悟,休妻吧!”

  孙氏也累得揉头:“王爷说得简单!休了她容易,三个孩子怎么办?将来养大了,身在王府,心里却惦念着生母。偏这生母又是个偏执的,到时候生出事来,比现在还麻烦!”

  镇南王烦躁地道:“所以我就说,府里女人就不能多!我为什么从没想过纳妾?女人啊,娶一个省心的就够了!想当年父亲还在时,家里上上下下就你一个女主人,和和睦睦多省心!

  现在你看看,多一个女人就多了一堆麻烦!孙女还是自己家养出来的,都养成了个歪脖子树!咱们这王府,就不该生女儿!若生的都是儿郎,我跟谨儿从小就带在身边教养,断不会养成这副模样!”

  拓拔谨苦笑道:“父亲也莫要一竿子打沉了一船人。大抵还是我这个当父亲的不会教养吧。”

  王妃摇头:“你父亲不过说句混话罢了。若论教养,你常年不在内院,倒是我没帮着你把孩子们看着教好。”

  镇北王敲着桌子:“现在说这些顶什么用!明晚猎儿和溪桑就要回来了,现在这事儿怎么办?”

  拓跋猎仰靠在椅子上,无力地道:“看看我那世子妃是个什么反应再说吧。那刘长史不会没有分寸的。雪儿那丫头心性已经走偏了,这回真是错得太离谱。能有人让她狠狠地吃个教训,对她才是好事。”

  孙氏叹一口气:“也只能先这样了。这母女两个,我是没精力管了。你们爱怎样怎样吧。”

  百里芸跟拓跋猎悄悄回来的当晚,刘晋悄无声息地来到两人的房间,向两人禀报了这一个月院子里发生的事。

  出于对王府的尊重,百里芸特意交代,不能往院子外面派暗卫。所以王府其它地方发生的事,例如拓跋瑞雪试图给院子里下药什么的,刘晋当时并不知道。

  不过抓了人之后既然没人来要,刘晋也就很淡定地一直扣着人没放。

  就一直在柴房里关了两天。

  头一天晚上每人给了一个馒头一碗粥。拓跋瑞雪发脾气把粥碗打了,然后她被单独关在了一间柴房,什么吃的都没有了。

  刘晋面无表情地说完,百里芸都懵了!

  题外话

  看到你们对世子妃和拓跋瑞雪的评论,我心里大概有数了谁还有想法赶紧留言啊,现在还来得及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