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468章 嚎啕大哭
  过了一会儿,胡大夫来了。百里芸没有多说,只平缓呼吸,把手腕放在了脉诊上。

  胡大夫并不知百里芸和拓跋猎新婚洞房之事,是以平常心来的。算算日子,来的路上他倒是首先就猜测是不是百里芸有喜了。

  然而,搭了一会儿脉之后,他意外地挑了挑眉,他又让百里芸把另一只手换上来。

  这次,胡大夫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疑虑不定。他再一次让百里芸换手,又重新搭了刚才那只手腕的脉。

  百里芸的心情也随着胡大夫脸上的微表情变化而起起伏伏。

  诊完脉,胡大夫犹豫地看了百里芸一眼,似乎有些为难不知该怎么措词。

  百里芸心里一沉,果断道:“采蘩,让所有人都退到屋子外面去。你也出去,亲自在门口守着。”

  “喏。”

  百里芸这边异常的动静很快就有暗卫飞报拓跋猎知晓。郡王早就交代了,凡是关于长公主殿下身体的任何异样,都要立刻来禀。

  现在长公主殿下不但叫了大夫,大夫进去一会儿之后还把所有人都撵出来了,心腹女官亲自守门,这不是异样是什么!

  拓跋猎正在东校场亲自带着郎风练兵,一听暗卫的禀报,风一样地就闪身不见了。

  郎风一边赶忙自动接替拓跋猎的位置,一边忍不住吐槽。自家郡王明明惦念媳妇儿惦念得要死,偏偏每天白天晚上躲得远远的。这不自己找罪受么?

  也不知道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愿这回能好起来吧。

  拓跋猎冲回后殿的时候,胡大夫已经走了,采蘩亲自去送。但殿中伺候的人还都在院子里站着。

  现在是本来换班了的采苹守在门口。没有殿下的命令,谁也不敢进去。

  采苹只看到眼前人影一闪,一抬头就见郡王已经到了殿门前。还来不及行礼问安,郡王已经推门进去了。

  这速度……

  拓跋猎的耳朵极其灵敏,一进门就隐隐听到里面的哽咽声。如此,他哪里还能稳得住,仿佛一道残影就冲进了内殿:“溪桑,你怎么了?”

  百里芸本来是一个人抱着双膝,坐在婚床上,小声压抑地哭泣的。听到声音一抬头看见拓跋猎紧张地冲过来,一下子更难过了,小脸往膝盖上一埋,“呜呜”地哭出了声儿来。

  拓跋猎真个人都慌了,什么都顾不得了,鞋子一甩就上了床,一把将百里芸抱在了腿上,手足无措地搂着她,乱七八糟地抬起袖子给她擦脸:“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溪桑,溪桑你别哭,有什么事儿你告诉我啊!”

  百里芸一把抱住拓跋猎的脖子,嚎啕大哭:“啊啊啊——呜呜呜——”

  拓跋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像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笨拙地抱住她,让她盘在自己身上,哭个痛快。

  媳妇儿哭,他就给她拍背、摸头,嘴里下意识地哄着:“溪桑没事儿啊。不怕不怕。有猎哥哥在呢啊……”

  殿外,门口的采苹也听到百里芸的哭声了。想问候一声或者进去看一眼吧,想想又算了。

  殿下是从郡王进去以后才哭起来的。这一个月,殿下外面看着没事儿,其实情绪一直不好,还不都是因为郡王。

  就让她哭哭吧。有心事憋着总不好。说不定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就好了呢?

  百里芸的确是哭痛快了之后就不哭了。只不过还是有些抽噎,一时半会儿收不住:“我头发,头发是,是不是,都乱了?”

  拓跋猎一看,的确,早就哭成个鸡窝头了。

  拓跋猎二话不说,直接给她把钗子、簪子什么的都拔掉扔到一边儿,让她长长的头发垂下来,随手一理:“好了。”

  百里芸看了一眼,瘪着嘴又问:“我眼,眼睛是不是,是不是都肿了?”

  拓跋猎抬起袖子又给她擦擦,睁眼说瞎话:“一点儿也没肿。”

  百里芸嘴一扁:“你骗人!我都,都快睁不开眼了,肯定肿,肿得很难看。”

  拓跋猎面不改色:“不难看,一点儿都不难看!水灵灵的,特别好看!”

  百里芸委屈哒哒地揪了揪他胸前的衣服:“都哭湿了。”

  拓跋猎毫不犹豫地把外袄脱了。他不怕冷,里面就一身中衣:“水都浸袄子里了,里头干着呢。”

  百里芸抬起手臂看看自己的外衫:“我袖子也湿了。”

  拓跋猎立刻给媳妇儿脱了湿衣服,裹上被子抱自己怀里:“没事儿。”

  百里芸小娃娃一样揪着拓跋猎的衣服在他胸前窝了一会儿,不那么抽噎了:“猎哥哥,我想躺下。你抱着我。”

  ------题外话------

  我看到了你们的评论。我在想,那些没留评的人,内心里其实是暗搓搓怎么想的呢?嗯,接下来我要去找一个大大的锅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