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357章 一直宠你
  “郝餮的娘和奶奶好不容易把他养到两三岁,海贼上岸了,屠了村。他小叔叔抱着他钻在水井里才躲过一劫,他娘和奶奶却都死了。”

  “郝餮的小叔叔那时候才十二岁,带这个三岁的小侄子,无依无靠,只能背着他到邻村求人带他出海。可一个出不了大力的半大小子,还背着一个更小的,谁也不肯出海的时候带这么个累赘。偏偏,郝餮从小就特别能吃,寻常三岁孩子两三倍的饭食都养不活他。”

  “也是因为他的饭量特别大,后来到这里落户时,青峰便给他取了个餮字做他的名字,他原来的名字其实叫铁蛋儿。”

  “郝餮的小叔叔实在没办法,只好带着郝餮到城里去乞讨。可还是吃不饱。眼看三岁的小侄儿饿得哭都哭不出来,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城里的小倌馆高价买他那样长相清秀的少年,便跑到小倌馆去,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小倌馆的日子,说好过也好过,说残忍也残忍。郝餮的叔叔撑了五年,十七岁的时候,在馆子里被几个出了名的有怪癖的贵人给生生折磨死了。死之前,他知道自己可能回不来,把五年来卖身得来的所有银钱全都给郝餮包上,把他送走了。”

  “等郝餮发现情况不对,跑回来找他叔叔的时候,他叔叔已经是乱葬岗上一具浑身布满凄惨伤痕、被野狗咬得乱七八糟的残尸。”

  “郝餮那时候才八岁,他疯了一样地冲进小倌馆,见客人就杀,见贵人就砍,力气奇大无比,竟然被他真的杀死杀伤了十来人。其中就有害死他叔叔的那几个。”

  “登州知州盼了郝餮斩立决。行刑的那天我恰好在登州,听说了这桩街谈巷议颇广的奇事,也见到了满脸血污、眼神平静死寂地站在囚车里的那个孩子。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小,穿过来也才三年多,实在见不得这种事,就让青峰偷偷地给囚车上的孩子弹了一缕假死药。等他到刑场的时候,看起来已经死透了。”

  “官府的仵作验过,说人已经死了,行刑自然也就免了。等他的‘尸体’也被扔到乱葬岗的时候,我就让人把他捡了回来。”

  拓跋猎有些后悔问起这些,把两只手里提着的东西倒在一只手,腾出一只手来,心疼地握住了她的小手。这些年来,他大略听她讲过一些经历,知道她见过很多事也救过很多人,但如此细致地听她讲她救下的每一个人的过往,这还是第一次。

  郝餮如今已经十七八岁了,那时他家小狼才多大?六岁,还是七岁?穿过来三年多,应该是七岁。

  才七岁啊……

  感受到身边男人的心疼,百里芸侧过头,对拓跋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不用这样啦,那时候我主要是对于这个时代平民百姓的痛楚一时接受不了。谁让我这辈子出身优渥,去登州之前又一直被某个狼人甜甜蜜蜜地宠着呢?没办法,落差太大了。”

  拓跋猎见她反过来安慰自己,心里越发地酸软了,干脆身子一弯、长臂一伸,单臂就把她托着腿弯抱了起来。

  百里芸猝不及防被他单臂抱起,惊呼一声弯下腰,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脑袋:“哎呀!你干嘛?”

  拓跋猎一手拎着一大堆东西,一手稳稳地抱着媳妇,长腿迈开,稳如泰山地大步前行:“溪桑,永远都不要担心难过,你今后的这一辈子,有我。我会一直宠你。一直宠下去。”

  百里芸愣了愣,心里酸酸又甜甜,任他托抱着她走了好一段路,要上山崖时才扭着身子闹起来:“人家都这么大了,不要娃娃抱啦!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夕阳在海面上撒下浪漫的余晖,两人投在地上的身影被缓缓地拉长,分不出是一个还是两个。

  此时的两人,谁也没有回头去看,便都没有发觉,在他们的身后,刚刚离开的那个小渔村里,每一户家门前都站立着静默的人们,他们望着两人离开的方向,眼睛里全都是温暖的笑意。

  百里芸的崖顶小宅风景极好,左右都是天然的椰子林,林中野花自由地开着。林中开得最绚烂的要数那些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三角梅,生长得足有椰树的三分之一那么高,大多是深紫和浅紫的颜色,为整个椰林渲染除了非常烂漫的色彩。

  小宅的院外也特意移植了不少当地的花木,粉色、红色和紫色的花朵大串大串地从石质院墙的镂空花纹里爬进爬出,充满了活泼泼的生机和意趣。

  ------题外话------

  狗粮好比暗器,发射完一波还有一波!一不小心又被砸到的举手!

  不举手的投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