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352章 该不该杀
  知道父亲被汴王的人扣押在勤政殿后,屠果毫不犹豫地把找皇上的事扔给姚矢志和晕过去的皇后,带着黄鸣吉就往勤政殿跑。

  他对皇后其实半丝感情都没有,他管她去死!他现在要赶快去找他的父亲!他要救出他的父亲!

  黄鸣吉带着禁军一到,刘晋遥遥看了他们一眼,竟然二话不说招手就让自己的人撤了。

  黄鸣吉有些不明所以,一时竟分不清刘晋到底是不是汴王那边的叛贼了。不过殿门打开,里面被关押的朝臣们倒是齐齐对他一片骂声。

  黄鸣吉看看自己手下以为会一番血战、结果却没有损伤一兵一卒的弟兄们,看了这些大臣们一眼,没有吭声。

  带着太子一系的禁军前来解救了众位大臣的皇长孙屠果受到了所有人真心诚意的感激。

  只不过,屠果完全没有心思理会。听说太子被左相带人追杀,他立刻带着人一路追了过去。

  几名武将自告奋勇跟着他一起去解救太子。还有人主动领着人往其它的方向去找太子和冀王、汴王的踪迹。

  半个时辰后,太子还没有找到,一个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的消息先报了回来:有一队找人的武将遇到了一伙仓皇逃窜的叛军,叛军被擒后供出一件天大的事——皇上还活着,但是汴王被杀死了!

  关于这一日的情形,后来的史书只留下了一句简单的记载:景泰二十一年九月初八,圣驾突发恶疾,汴王逼宫,帝杀之。

  帝都变乱之后,景泰帝依旧嘴角留涎、四肢颤抖、囫囵话都说不出来一句,虽没有立刻咽气,但显然是无法再临朝理政了。

  冀王、襄王、右相、六部尚书一起到圣驾前请命,让身子渐渐愈可的太子监国。

  景泰帝呜呜了几声,大家就都当他准了。

  景泰二十一年九月十六,病愈的太子重新监国理政,开始大刀阔斧地整顿朝纲。

  之前宫变中所有参与叛逆的人,该抓的抓、该关的关、该砍头的砍头、该抄斩的抄斩。刑部、大理寺天天忙得脚不沾地,连京兆府和宗正寺都跟着忙了个一塌糊涂。

  这天,宗正寺卿常禄伯费伯爷的夫人携礼物上门致谢,聊了一会儿费半月出嫁以后的情况,又聊了两句费伯爷最近忙得整天抱怨的事儿,顺嘴便提到了朝堂上如今吵得不可开交的一件事。

  这件事,就是对前左相之子、神武军前副统领刘晋的处置。

  前左相刘房洲是这次宫变附逆的首罪之人,虽说已经死在宫变之中,但全家上下满门抄斩那是绝对少不了的。可在他的儿子刘晋该不该杀的问题上,朝堂上的意见却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分歧。

  绝大部分朝臣都觉得刘晋该杀。因为刘晋当日擅自带兵围困勤政殿,关押满朝文武官员,并且杀了不少禁军中反戈的将官和兵士。他的罪责一点儿也不必他父亲刘房洲轻,不但该杀,而且应该判以腰斩、车裂之类的重刑,以儆效尤。

  但负责审理此案的刑部尚书闽东青闵大人却觉得此人不该杀。因为根据当时现场众人的口供,刘晋除了手下禁军突然生变时杀了人、命令手下与反戈军进行了血战以外,没有说过一句叛逆的话,也没有伤害过殿内任何一位大臣。

  在那场宫变中,的确有好几位大人在跟着太子突围时被乱箭射死射伤,但放箭的命令不是刘晋下的。相反,真正听从刘晋命令的将官都没有执行刘房洲之令。相反,那些被流箭所伤的朝臣,都是刘晋及时安排太医诊治的。

  除此之外,闽东青还有一个之所以坚持不该杀刘晋的理由:皇长孙带着黄鸣吉赶到勤政殿的时候,如果刘晋丧心病狂,他完全可以以满殿的朝臣当人质。可实际上他那么做了吗?没有。

  刘晋不但没有挟持任何人质,相反,他毫不迟疑地带着人离开了,实质上相当于把所有人直接放了。

  闽东青甚至当着太子的面毫不客气地说:根据刘晋当日的表现,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假如不是士兵哗变、太子带人突围,刘晋其实可以做到把殿中的所有人毫发无伤地交到黄鸣吉的手上。

  虽然,刘晋被捕入狱后一个字都不肯说。但闽东青坚持认为,根据一切已经调查到的证据来看,刘晋不是逆贼,相反,他是宫变中保障了绝大多数朝臣人身安全的有功之臣!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闽东青简直就是个牛板筋!这么脑子一根筋、只认法理不认主君的货,到底是怎么在官场上一步一步做到刑部尚书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