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351章 暴雨绿花
  太子猛烈地咳嗽了一会儿,才忍住了咳意,竟是笑了笑:“左相这是暗示孤,会赐孤一个体面的死法吗?”

  刘房洲冷漠道:“微臣不敢。但太子若愿意,微臣自当为太子效命。”说着,一摆手,一个亲兵立刻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药瓶递了过来。

  刘房洲拿过小药瓶,看着太子道:“太子殿下投毒弑君,皇上震怒,特赐殿下鸩酒。”

  太子笑了起来。笑声又引发了咳嗽,这次咳了许久才停歇。

  刘房洲压抑着不耐烦,盯着太子:“殿下,一声咳嗽并不能拖延多少时辰,何必呢?”

  太子仰头无声地露出了一个说不出是什么意味的笑容,转过头看着刘房洲时,神情颇有几分嘲弄:“左相大人,你为了帮汴王夺位,如此殚精竭虑地操劳,甚至不惜动用太医院多年的暗线,引导皇上一步步地服食虎狼之药而上瘾,是否想过……若此刻皇上尚在,而汴王却突然死了,左相大人该当如何?”

  “太子殿下莫要信口开河!”刘房洲猛地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驳斥道,“汴王春秋正盛,又不曾服食虎狼之药,如何会突然就死了!”

  “呵呵呵……左相大人只急着反驳汴王之事,看来孤猜得不错,父皇那虎狼之药,果然是刘相提供的方子。左相大人,孤有一事未解,若左相大人能为孤解惑,孤不但自愿服下鸩酒,还愿意留下认罪书一封,只求换果郡王一条性命,给孤在这世间留下一点血脉。左相大人以为如何?”

  刘房洲闻言双眸顿时精光一闪。

  汴王登基,史书上难免留下骂名,弄不好他也是一样。但若是皇帝有诏书、太子又有认罪书,那就大不一样了。到时候太子就是铁板钉钉的真谋逆。而一个逆贼的遗孤,他杀与不杀,已经死了的太子又从哪里知道呢?

  刘房洲脸上容色不动:“太子请问。”

  太子又咳嗽了起来。这一次咳得相当长久。但刘房洲为了拿到太子的认罪书,这次倒是耐心地忍了。

  太子咳得站不住,最后不得不坐在了地上,两名银面暗卫赶紧一左一右扶着他。另一名暗卫在太子身后以内力推掌在太子背心。太子好不容易止住了咳,说话还是带着严重的喘息:“当年……当……”

  刘房洲有些着急,忍不住靠近了些,往前走了几步:“太子说什么?可否大声些?”

  太子喘息着道:“当……当年……”

  刘房洲眉头皱起,忍不住又往前走了几步:“太子说,当年什么?”

  太子又咳嗽了起来,便咳嗽边艰难地道:“当年……嘉熠……嘉熠及笄……曾经……送给父皇一个……一个……”

  咳得实在厉害,太子哆嗦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帕子双手举着放在唇边。

  刘房洲有些听明白,又有些不明白,嘉熠及笄,和太子的疑惑不解有什么关系?他想了半天想不明白,蹙眉道:“太子殿下到底在说什……”

  一抬头,看到太子双手捂着帕子,深吸了一口气,双眼直直地看着他。

  刘房洲这辈子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太子那张帕子上沾着的血迹和血迹中突然爆出的一大片细碎碧绿的幽光。

  满殿之人,只除了太子和他身后的三名银面暗卫,无人幸免。

  太子沾着血的手迅速地拍向身后的一处墙砖,脚下的地面突然翻转,四人一起掉了下去。四人落下之后,那一块地面翻转了一周,自动严丝合缝地恢复原状。

  等殿外的叛军冲进来,只见满殿死尸,而太子和他的暗卫都不知去向。

  地下的暗道中,太子伏在暗卫的背上,颠簸中咳嗽得仿佛像是在笑什么一般:“……嘉……嘉熠的点子……果然都是很好用的。可惜……可惜了我的暴……暴雨绿花针用掉了,不能留……留给果儿了。”

  地面之上,屠果找太子找得简直要疯。

  父亲的身体其实并不好。早在他出生那年,太子被幽禁时就伤了身子,这些年情思郁结,又整日里忙着朝政,身子就没有彻底舒坦过。

  最近几个月,父亲还动不动就被皇祖父罚跪。整夜整夜的寒气侵袭,第二天还不让休息,伤的不仅是双腿,还有他的双肺!

  姑姑悄悄请来的医生都给父亲说了好几次了,他必须休养、休养!可父亲根本休养不下来。

  皇祖父一个劲儿地打压父亲,父亲若还要休养,整个东宫的人可能都要没了活路!

  屠果突然觉得好恨,好恨!恨那个被称作皇祖父的老东西老而不死!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从来都是阴暗诡谲的地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