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322章 漏夜相见
  “问她什么?问她愿不愿意?万一她不愿呢?万一哪出出了纰漏,或者西北那边出了什么幺蛾子呢?”

  皇帝看起来有些暴躁,站起来走来走去,速度很快:“迎冬宴上,嘉熠对闵圭和刘晋显然都有好感,朕赐婚给她,她敢不愿!去,你现在就亲自去百里府,给嘉熠说:闵圭和刘晋,让她立刻给朕选一个!去!立刻就去!”

  镇北王拓跋宏此行带着千人卫队,后面还另有队伍护送着一大溜的行李,进京后理所应当地往礼部递了觐见折子,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入住镇北王府。

  上午进驻王府,下午,父子俩又轻车简从,从镇北王府移驾到了东亭郡王府。

  进了东亭郡王府稍事休息,停留了半个时辰左右的功夫,镇北王又坐来时的车驾回返,东亭郡王送到门外而返。

  以上是皇上得到呈报的消息。

  而真实情况是:马车上坐着的不过是一个替身。金甲卫也无法溜进去窥探的东亭郡王府里,真正的镇北王拓跋宏大马金刀地坐在厅中,听着儿子条理清晰地讲述着进京之后的所有情况,和目前京中的态势和朝局。

  拓跋宏听完之后,夜色早已降临。但看看时辰,距离百里老将军约见的时辰还有两刻钟,便挑眉道:“猎儿,刚才所说的那些,都是你自己凭本事看出来的?还是有谁帮你?”

  如此条分缕析、冷静细密,像是猎儿打仗的风格,却不像是他对待朝事政务的风格。以往,他一贯对这些事是不屑一顾的。

  拓跋猎的脸色称不上多好看:“不就是细致些、用心些,找准疑点派合适的人去查,查回来之后再小心整理?旁人能做得,本王自然也做得!”

  一个月的时间,他发狠地把把那两个该死的中书舍人和禁军副统领能做的事儿都尝试了,他没有一样做不好!

  论本事、论武功、论他对她的心思,世上的男人谁也别想超过他!

  拓跋宏眉头跳了跳。还“本王”!这是又跟谁憋气呢?

  过往十年的经验证明,能把他这个小儿子气成这样还憋着火发不出来的,世上唯有一人。可,这不是两家都暗地里谈婚论嫁了么?这小子又闹什么?

  “你跟溪桑又闹别扭了?”男人跟男人说话,就是这么一针见血。

  “谁闹别扭了!你不要乱猜!”拓跋猎顿时炸毛,“待会儿要是见了人,不要乱说话!”

  拓跋宏忍不住鄙夷他一脸!

  就这德行,还说不是!

  夜半三更,当朝镇北王和东亭郡王飞跃过两府间那道高高的围墙,迎面见到了黑暗中安静无声站在那里的辅国大将军百里敬、怀化将军百里敦。

  双方见面,默默无声互揖一礼,两位百里将军转身,护卫亲兵默默打起两盏灯笼,一行人脚步沉稳往后院的书房而去。

  拓跋猎走到拐弯处时眉头微微一蹙:“祖父,怎么是去后院?”以前都是在前院的。前院的百里老将军的书房守卫严密,最适合此刻父亲过去谈事,怎么突然往后院走了?

  拓跋宏在前面跟百里敬并排而行,闻得拓跋猎一声“祖父”,全身都是一震。回头惊怔地看到拓跋猎眼睛直直看着百里敬,这才明白过来他这是跟着媳妇那边儿喊的,心里忍不住一阵无语。

  不过,这百里府的情况他不清楚,猎儿却是清楚的。猎儿从不做无谓之事,对待溪桑的事儿上又特别敏感,他忽然这么问,是不是这路走得真有什么不妥?

  拓跋宏的脚步不由停了下来,疑惑地对百里敬道:“老将军?”

  百里敬转回头,看了他们父子一眼,平静地继续向前走去。

  拓跋宏眉头皱了皱,瞪了拓跋猎一眼,抬步继续跟上。

  拓跋猎的眉头却比刚才皱得更紧了。

  直到来到了后院同样守备森严的百里敦的书房,双方落座,下人上了茶之后退下,百里敬才一语惊人:“太子在前院,奉皇帝旨意,劝溪桑在闵圭和刘晋二人中择选一人。皇帝要抢在镇北王为郡王求亲之前,圣旨赐婚。”

  现场:……

  百里敬说得没错,此刻的前院厅中,太子奉旨劝谕,单独面见百里芸,正在说今日宫中之事。

  太子说话的语气还是那么不疾不徐,但神色却绝不是面对皇帝时的淡漠:“……嘉熠,拓跋猎那人,皇兄未曾深交,不好妄加评论。但此人性情暴戾应当是真的。毕竟他当年宫中行凶,你和母后都是亲眼所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