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320章 太子遭斥
  “不必了。溪桑介绍的大夫,做事应该是靠谱的。不必要没事反而招来皇帝的疑心。”百里敬想了想,眯了眯眼道,“西北那边,听说已经到了京城?”

  百里辰恭敬道:“是。此刻怕是已经入了城门。拓跋猎一早已经过去迎接了。”

  “让猎小子给他爹带个信,今晚子时,邀他父子过来一见。”

  “喏。”

  镇北王拓跋宏抵达京都了。对此,皇帝关起门来,表示十分愤怒!

  太子屠昌、中书令李缁、礼部尚书康鼎、当值中书舍人闵圭,御前见驾。

  景泰帝把镇北王觐见的折子摔在了龙案上:“镇北王难道就不是藩王?他不但是藩王,还是大周境内兵马最广、权势最大的藩王!朕并无诏命,镇北王拓跋宏竟敢私自离境入京!”

  太子面容平静无波地站在左侧首位,闻言只淡淡地看了皇上一眼。并没有什么反应。右相李缁瞧着皇上发怒的样子,眉头皱了皱,也没有开言。

  礼部尚书康鼎偷偷地瞧了站在他对面的闵圭一眼,见闵圭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言不动,原本准备好的几句话也悄悄地咽进了肚子里。

  最近,皇上的性情越发地暴躁了,能不说话还是不说话吧,自古出头的椽子先烂。

  皇帝见他们一个个都锯嘴葫芦一般不说话,捞起折子发怒地砸向了太子身上:“一个个地都哑巴了不成?嗯?当朝太子,遇事就如此畏畏缩缩?”

  礼部尚书和闵圭的嘴巴闭得更紧了。

  一个月来,皇上的精神越来越差,处理朝政的精力跟不上,脾气也越来越让人摸不着头脑。好多事自然而然地大家能找太子处置的就尽量都去找太子。谁知,这却又犯了皇帝的忌讳。

  皇上无缘无故地突然朝着太子发怒,这已经是这半个月以来的第三次了。听说连后宫里的皇后娘娘都遭到了皇上的训斥。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制衡皇后娘娘,本来已经被禁足的淑妃娘娘又被皇上免了罪,说皇后娘娘打理后宫忙碌,让淑妃娘娘替皇后到太后宫中侍疾,以此来将功补过。

  太子乃是嫡长子,已经正位东宫多年,皇上初现老态,却忽然看重起汴王的生母淑妃娘娘,且似有超越中宫皇后之宠的意向。宫中风向如此诡谲,大臣们怎敢不噤若寒蝉。

  被奏折砸到的太子平静地走了出来,捡起奏折看罢,脸上依旧一片冷淡,没有什么表情:“父皇动问,儿臣不敢畏缩不言。只是父皇之言,儿臣一时不解,还请父皇解惑。”

  景泰帝瞪着他,没说话。

  太子停了一停,问道:“这封请求觐见的奏折上,镇北王说得清楚,一月前,父皇曾亲笔御书,置信于镇北王,告知其东亭郡王爱慕嘉熠郡主,以至于胡闹妄为一事。说父皇在信中言道,请镇北王亲自对东亭郡王予以管教约束。镇北王正是以此为由,视此信为父皇诏他进京的明令。父皇,那封信儿臣并未见过,不知镇北王所言,是否确实?”

  礼部尚书和闵圭都没有参加圣上写信那次的商议,此时便都不吭声。李缁却是当日商议的重臣之一,闻言不由心下暗叹。

  这件事镇北王做得的确孟浪了些。可皇上白纸黑字的亲笔信也的确抓在他的手里。因此这镇北王到底算不算是擅自离京,硬扣帽子也不是不能扣,可毕竟有栽赃陷害之嫌。

  皇上最近的精神状态真的很不对劲。镇北王虽然为了小儿子的婚事亲自上京了,可人家的世子可还在西北镇着呢。人都到京城了,发这么一通火气,这传出去是要交好呢,还是要交恶呢?

  说来说去还是上次的那句话:朝廷与西北,至少目前,不能开战!

  景泰帝盯着太子的目光怒火更甚,但却咬着牙,不说话。

  太子又问:“就儿臣所知,镇北王此次离开西北边境,并未隐藏行迹,奏报至少在半个多月前就已经直报给了父皇。儿臣记得,当时父皇还曾召儿臣到御花园,聊起镇北王前来京城若要求娶嘉熠,当如何应对。儿臣不解,当日父皇并未觉得镇北王来京有何不妥,何故今日突发雷霆之怒?”

  “雷霆之怒?朕何时发什么雷霆之怒了?不过是叫太子和几位爱卿过来商议明日觐见的仪程而已。”皇帝忽然语气中什么火气都没有了,仿佛刚刚发怒的那个人根本没有存在过,“几句玩笑话,试试你们而已。还当真了?行了,礼部尚书,说说明日镇北王觐见预备的仪礼。”

  题外话

  下班了,我要一刻不停地码字,零点前完成7更,没有空回留言,都别怪我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