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285章 妾身冤枉
  淑妃一见此情此景,噗通一声也跪了地,惊怒哀伤不已地朝着景泰帝跪爬过去,抱着景泰帝的双腿,仰头悲声道:“皇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且不说卞氏这段时日一直侍奉在臣妾面前,极是乖巧、待人接物从不曾有所遗失错漏,便是卞氏再有不是,她也是汴王府的人,怎可随意让人如此糟蹋?更何况还是当着浏儿的面!皇上,汴王府如今竟遭人欺凌到如此地步了么?皇上,您今日定要给盟儿和浏儿做主啊!”

  屠浏也搂着卞侧妃的脖子嚎哭不已:“娘!娘!浏儿怕,浏儿怕!”

  卞侧妃歪在地上,一手撑地,一手搂着儿子,极尽哀切悲伤地看着一旁震惊不语的德妃:“姑母,您也看到了,刚刚冀王妃是如何对待缅儿的。缅儿是冤枉的!缅儿真的是冤枉的!”

  德妃忍不住上前一步想要扶一扶自小看着长大的亲侄女,一步之后却又犹豫着停步,扭头看向朝着卞腼冷笑的儿媳妇。

  漂亮、刚硬、霸道。

  百里柔这个儿媳,从开始她就不是很喜欢。性格太强、太硬。偏偏奕儿为了她什么也不顾,甚至发誓今生至此一妻也在所不惜。比起自己之前她为他定好的正妻人选卞腼,柔软、体贴、善解人意,德妃表面不说,但始终觉得儿子受了莫大的委屈。

  德妃没有吭声,但也没有顺着卞腼去指责百里柔。她再不喜欢儿媳妇,这也是她们婆媳之间的官司。卞腼再合她的心意,她也是淑妃的儿媳。

  谁是自己人谁是外人,她还不至于糊涂。

  见德妃没有行动,卞腼哭泣着的眼睛垂了垂,手底下悄悄用力,把屠浏往皇帝那边推了推。

  屠浏小身子一顿,转身朝着景泰帝跑去,抱住景泰帝的另一条腿,用自己最大的音量扯着嗓子放声大哭:“皇祖父——皇祖父救我!皇祖父——”

  景泰帝两条腿一条被淑妃抱住,一条被屠浏抱住,整个人被吵得头都快昏了,抬头严厉地瞪向百里柔:“冀王妃!不管卞氏有何错处,你如此罔顾皇家颜面,是否有些过了?”

  身侧不远处有人轻声咳嗽,景泰帝扭头看去,就见闵圭恰好放下掩着嘴的拳头,无声地给朝着一旁奋笔疾书的起居郎看了一眼。

  多年的帝王瞬间秒懂。

  是哦,他差点忘了自己的一言一行还有史官在记录着。这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还没问呢。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他可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随便表态,最后留在史书上让人抓住小辫子,说他是个昏君。

  景泰帝顿时镇定了容色,厉言斥道:“你们也是!帝后面前,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都给我起来好好说话!”

  淑妃、卞侧妃不意忽然被帝王呵斥,哭声都是一滞。只有屠浏哭得太大声太专心完全没注意皇上在说什么,还紧紧抱着皇帝的腿,扯着嗓子嚎哭不已。

  淑妃一把抱过屠浏,匆忙拍哄道:“浏儿不哭,皇祖父都生气了,可不敢再哭了啊。”

  屠浏小孩子家家的演技转换不到位,哭声顿时一停,不解地看看祖母,又看看娘亲,挂着泪水的小脸一脸懵逼。

  百里柔嘲讽一笑:“浏儿这说哭就哭、说停就停的本事,倒是跟了卞侧妃。”

  卞腼顿时一脸委屈,默默落泪。淑妃抱着孩子怒道:“莫非浏儿乖巧听话,竟也能招了冀王妃的眼么?”又搂着屠浏膝行退后两步,委屈行礼道:“皇上,您也常常见到浏儿的,知道他最是孝顺,尤其喜欢听皇祖父的话。”

  景泰帝烦道:“行了行了,小小孩童知道什么。来人,先把浏郡王带下去休息。”

  帝后在主位并肩而坐,一拨人抹泪的抹泪、黑脸的黑脸、沉默的沉默,各自起身依序站立,景泰帝瞄了一旁终于写完一段抬头看过来的起居郎一眼,威严地道:“后宫及女眷事务,原本该由皇后主理。冀王妃,朕先问你,你与汴王侧妃不睦,不到中宫裁决,却闹到朕的面前来,是何道理?”

  皇后也看着冀王妃,等着听她的解释。

  “父皇容禀。今日之事,儿臣原本也没想惊动父皇。甚至,本来连母后也是不必惊动的。然而小妹笈礼之时,行礼的厅堂门外,卞侧妃口口声声汴王如何、冀王如何,绝口不提她与儿臣之间的尊卑高下,字字句句都在汴王与冀王之间挑拨离间。”

  百里柔从容跪地行礼:“厅堂之中亦有朝臣,更多的是官家内眷,字字句句,多被听闻。事涉两位王爷兄弟之情,儿臣岂敢擅专?父皇您也知道,儿臣乃是武将之女。义愤填膺之下,难免暴躁了些,处置卞氏稍嫌粗鲁,还请父皇宽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