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狼王的娇宠 > 第275章 初次见面
  屠果又问:“那熟人呢?还有别的熟人吗?”

  下人想不出:“应该……没有了吧?小的未曾听说。”

  闵圭侧眸,清楚地看到屠果脸上明显失望的神色。

  范氏当年做太子人事宫女时便已成人,比太子大两岁,如今虚岁已三十三,正是女人成熟雍容的年纪。好好休息了一晚,再精心精意地打扮起来之后,端庄华美,倒是颇有几分精美高贵。

  只是不知为何,她自觉自己谦虚恭谨地对太子和太子妃做足了礼数,大礼参拜诚心诚意,丝毫也没有失礼。太子和太子妃二人却是反应十分平淡。太子说了句免礼,太子妃道了两句辛苦,便什么多余的叙话都没有了。

  范氏心中甚为忐忑,原本想提一提自家兄弟千里送亲的辛苦,也不敢开口了。

  但,范氏袖子底下的手捏紧了帕子。她还有儿子,她未来的依靠比太子妃还坚实有力。她只需忍得一时。

  门口传报说闵大人、果郡王和范家少爷一起到了时,范氏眼神隐忍而殷切地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三个人逆着光走了进来。看着是一起,实则依序前后各差了一步。闵大人是老师,果郡王落后他一步。而范家少爷论身份还是一介白衣,还要再落后果郡王一步。

  一步之距,从正面看过去并不是太明显。然而,所有人的目光还是不约而同地忽略了最后那个微微弓着腰、有些巴结的身影,齐齐落在了前两人的身上。

  没办法,太好看!

  闵圭依旧是一身如常的素白锦袍,偏偏公子如玉、温润生光,哪怕批一条麻袋片子恐怕也比最后的那位好看。偏又礼仪极佳,范夫人一身霞彩生光地站在那里,他是一眼都没有扫过去,只淡定自如地向太子和太子妃拱手:“太子、太子妃。”

  太子脸上这才露出温和笑意:“舅兄何须多礼。请坐。”

  一岁多的小郡主在奶娘怀里扑腾了两下,奶声奶气地喊:“舅舅!”

  闵圭坐下,朝着小外甥女露出温柔笑意。

  太子妃也笑道:“哥哥如今跟我也见起礼来了!可是郡王今日不乖,惹了哥哥不快?”说着,含笑戏谑地看向屠果。

  屠果脸色不好看,闷闷地抬手道了声父亲母亲,便到一旁自己的位置站着了。奶娘怀里的小郡主怯怯地叫了一声“哥哥”,他也没理。

  “果儿,这里站着这么大个人,难不成你没看见?”太子妃柔声道,“这便是你的生身母亲,还不快过来拜见?”

  屠果抬头看了那一脸殷切地看着自己的女人一眼,走过去行礼:“见过郡夫人。”

  虽也行的是晚辈礼,却没有跪拜。

  范夫人脸上的表情一僵,一时竟没有反应。

  一直被忽略的范少爷急了,忙插口道:“姐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扶起郡王?”

  这个时候发什么愣啊!你再封了高位也是侧室,太子妃那么大个嫡母就在那儿坐着呢,还能朝着你跪拜叫母亲不成?

  范夫人这才恍然回过神来,赶忙上前两步扶起儿子,顺势就按了按眼角难过出来的泪:“是我欢喜得都傻了,郡王莫怪。”

  屠果不着痕迹地脱开她的手,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初次见面,无妨。”

  闵圭抬眸又看了他一眼。

  食不言,寝不语。一顿饭安安静静地用完,范氏姐弟告退。太子妃请了余下的几个人一起移步花厅用茶。

  周围没了外人,太子这才歉声道:“今日果儿深思大约有些不宁,让舅兄受累了。”

  闵圭眉梢一挑,看了眼明显有心事、心事又明显不是生母的屠果,又看了眼自家妹妹:“我原以为是因为郡王生母之事。如今看来,另有其因?”

  屠果烦躁,扭过头谁也不想搭理。

  太子妃好笑,轻拍着怀里好奇又有些小怕地看着哥哥的女儿,道:“哥哥有所不知,昨日除了范氏进京,还有一个人也回京了。今日得蒙皇上和皇后娘娘召见,此刻正在宫中。”

  闵圭心神一动,看向低头郁闷抠桌子的屠果:“莫非是嘉熠郡主?”

  那位郡主对屠果的恩惠,闵圭是知道的。

  闵家世居岭南,素来做的是纯臣。当年,妹妹闵虫儿对太子一见倾心,宁愿一辈子没有宠爱,也要嫁给太子做当时的皇长子妃。等事后他和父亲得知缘由后,无可奈何之下,已经是木已成舟。

  随即,皇上正式册立皇长子为太子,他们闵氏的女儿成了太子妃。

  事已至此,就算是闵家想做纯臣也不可能做真正不偏不倚的纯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